第613章 隽早 舍身

    

    第613章 隽早 舍身

    第二天一早,早早在梁隽邦怀里醒了过来。

    梁隽邦闭着眼,还睡着。

    早早突然舍不得动,生怕吵醒了他。这么近距离的看着梁隽邦,觉得他真是好看啊!睫毛那么长,好像女孩子一样。早早好奇的抬起手伸向他的眼睛,抚摸着他的睫毛。

    手退回来时,梁隽邦突然张开嘴,一口将她的手给咬住了。

    “啊——”早早吓的大叫,“啊啊啊——”

    意识到这是梁隽邦在逗她,气的拍打他,“咦!你坏死了!吓死我了……”

    “是吗?吓着哪儿了?我看看。”梁隽邦笑着去挠早早痒痒肉,逗的她咯咯直笑。

    “哈哈……痒死了,别闹了!哈哈……”早早笑成了一团,上气不接下气,梁隽邦这才松开了她。

    两人都喘息着,彼此靠在一起。

    “隽邦。”早早突然张开双臂将梁隽邦牢牢抱住。

    “嗯。”梁隽邦不明白她怎么了,“怎么了?”

    早早埋在他怀里低低的说着,“你真好,虽然我一直知道你是个正人君子,不过,经过昨晚我更坚信了。”她仰起脸来,看着他,“其实,你可以要我的,是不是?”

    “……”梁隽邦扯扯嘴角,生涩的笑笑。

    “隽邦。”早早微微笑了,一脸的神往,“我会和家里说的,我们结婚吧,等到我们结婚了,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好。”梁隽邦惭愧的避开早早的视线,他不好,他没有她说的那么好!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浑身上下都浸透在了罪恶里,这样的他,有哪里值得早早对他这么好?

    早早欣喜的松开梁隽邦,起了床,“起来吧!我饿了,我们去吃早饭啊!”

    “嗯。”梁隽邦点点头,看着早早进了浴室。

    他掀开被子下了床,突然想到了什么,蓦地的看向床单。梁骆那个人,心思慎密,既然说了要他昨晚一定要办到,就一定会来验证。根据梁隽邦这么多年对他的了解,可以想象到他会怎么验证。

    梁隽邦拧眉,走向茶几,拿起果盘里的水果刀。举起手,用刀子割破了手指。手上血管丰富,鲜血涌出来,梁隽邦一刻不耽搁,全都滴在了床单上。

    如果不出所料,梁骆一定会来查验,这样一来,就可以交差了。

    趁着早早还没出来,梁隽邦取出医药箱,迅速将手包好,早早粗心大意的,随便搪塞一下,她是不会起疑心的。

    两个人收拾好了一同出门,正好清洁员来收拾房间。

    梁隽邦悄然回头看了一眼,果然那个清洁员看到沾了血迹的床单什么话也没说——看来的确是梁骆的人无疑了。幸好,他的动作够快,要是稍稍晚一点,就难说了。

    假期很快结束,尽管早早还没有玩够,可是梁隽邦却必须带着她回去了。

    “嗯……”

    早早坐在回去的船上,神情恹恹的。

    “怎么了?”梁隽邦笑着捏捏她的鼻子,“还没玩够啊?以后等我有时间,我们还会经常来的,别苦着脸,又不是回去就见不到了,我们还是天天见面啊!”

    “唔!”早早噘着嘴,拉着梁隽邦说,“回去我就告诉大哥,我要和你结婚,我要天天和你在一起!”

    “结婚?”梁隽邦一怔,虽然这正是他的目的,但他此刻却有些慌乱,“可是,你父母不是都不在吗?”

    早早点点头,“嗯,不要紧,我大哥能找到他们的……他们要是听说我要结婚,肯定立即就会赶回来了。你不知道,我爸爸是帝都最英俊的男人,我妈妈是帝都最漂亮的太太!哈哈,你以后见到他们就知道我不夸张了……”

    梁隽邦敷衍的笑笑,想想会见到韩承毅,心下不由发虚——他真的能对付得了那个男人吗?从来没有人在他手上讨到过半点好处,更别说赢他了!

    他低头看看早早,这是他唯一可以战胜韩承毅的筹码。以前,他只想着赢,现在他不但要赢,早早他也要!

    梁隽邦一直把早早送回长夏,才回了自己的住处。

    可当他掏出钥匙开门,才发现——门是开着的!

    “?!”

    梁隽邦大惊失色,有他家钥匙的,只有梁骆!难道梁骆又来了?心头一沉,梁隽邦迈开步子进了玄关。

    “回来了?”

    双脚才踏上地板,梁隽邦就听到了那熟悉的冰冷的声音。梁骆的声音不止冰冷,而且低沉、沙哑,很苍老的感觉,若是头一次听到,是会害怕的。

    梁隽邦从小就是在这种恐惧中长大,现在已经习惯了。

    “骆叔。”梁隽邦站在梁骆面前,梁骆端坐在沙发上,“少爷,请坐。”

    “不用了。”梁隽邦摇摇头,“骆叔您来有什么事吗?”

    梁骆勾唇淡淡笑着,从茶几上拿起一份文件递给梁隽邦,“你看看吧!”

    “这是什么?”梁隽邦疑惑的接过,翻看起来。那是一份血液样本检测,各项指标都很正常,梁隽邦看不出所以然来,“骆叔,我不明白什么意思。”

    梁骆腾地一下站起来,面目狰狞的逼向梁隽邦,扬起手朝着他狠狠扇了一耳光!

    梁隽邦脸一偏,尽管嘴角顿时渗出血来,可他却站立着岿然不动,眸底一抹倔强的姿态。这一巴掌之后,他不用梁骆解释,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份血液样本是他的!

    “不明白什么意思?”

    梁骆迅速抓起梁隽邦的左手,怒视着他缠着胶布的手指,眸光阴狠,“现在你明白了?梁隽邦,你好大的胆子!让你做的事情,你不但不做,而且还糊弄我?

    本书爱看小说网首发记住网站www.akxs6.com首发,请勿转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