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隽早 推开

关灯
护眼
    

    第614章 隽早 推开

    因为那个噩梦,早早很担心梁隽邦,第二天很早便赶到了梁隽邦家。

    梁隽邦当然并不在,摁了半天门铃没有人开门,早早拨通了他的手机,手机提示已经关机。

    “出了什么事?”

    早早感到不安,昨晚分开时,他们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这样了?早早没法就这样放着不管,随即又赶去了梁隽邦的公司。可是,公司的人说,他今天并没有来。

    不在家,又不在公司,电话也打不通,还不是有事?

    早早没有其他办法,立即去找大哥韩希朗。

    “大哥。”早早去了D·s总部。

    韩希朗正在忙,看到早早这么着急的冲进总裁室,立即放下了手上的事。“你们都出去——早早,怎么这个时候跑来了?脸色这么差,有什么事要大哥做?”

    对于早早,韩希朗是疼爱的紧。

    早早神色焦急,拉着她大哥拜托,“哥,隽邦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我找不到他,电话也打不通……我觉得他一定是出事了,大哥,你帮我找找他!”

    “啧!”

    韩希朗一听这话,微微一挑眉,又是梁隽邦。自从早早和这个梁隽邦在一起,他总是觉得不妥。“早早,你听大哥说,梁隽邦这么大的人了,即使是一时联系不上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你知道吗?”

    “不是的,大哥,我昨晚做了噩梦,直觉很不好!”早早紧张的拉住韩希朗,直摇头,“大哥,你相信我!帮我找找他啊!”

    因为一个噩梦,早早就紧张成这样?

    韩希朗觉得不能明着拒绝早早,只好答应道,“好,大哥去找,你别着急,先回家等消息好不好?”

    “……嗯,大哥你要快点啊!”早早点点头,由保镖送回了长夏。

    早早才一走,韩希朗就吩咐了司马昱去找梁隽邦。他并不是单纯的因为答应了早早,而是他也很想知道这个梁隽邦在玩什么花样!照目前早早对他的紧张程度来看,梁隽邦还真不能有点事。

    然而,梁隽邦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哪里都没有他的消息,他似乎是放下了所有的一切、割断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凭空就这么消失了。

    这个时候的梁隽邦却在受着折磨——

    “呃……”

    梁隽邦被关在地下室里,浑身都是伤。连日来,梁骆没有放松对他的惩戒——所谓的梁家的家法,他从小到大经历过无数次了,这一次最为严重。

    因为,这一次他不肯妥协,梁骆要他做的事情,他做不到。

    “把门打开!”

    门外传来梁骆沙哑低沉的声音,梁隽邦虚弱的抬起头,他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

    梁骆走到他面前,垂眸看着他,冷笑道,“少爷,该说您的骨头硬,还是该说……您为了个女人脑子进了水?”

    “哼……”梁隽邦摇头轻笑,“骆叔,您什么都不用说了,打死我,我也不会做的,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我不会用伤害她的方式!你要对付的是韩家、是韩承毅,这不关早早的事!”

    梁骆顿了两秒,点点头,“好,少爷说的明白,属下也清楚了。”说着,手一挥,“来人,把少爷松开!”

    下人们走上前来,替梁隽邦松绑,梁隽邦遍体鳞伤,被众人扶住,眼里很是疑惑,“骆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少爷受苦了。”梁骆挥挥手,“带少爷回房,找医生来给他处理伤口——”

    “是。”

    梁隽邦不明白梁骆这么做的用意,“等等,骆叔,我是不会伤害早早的……”他的言下之意是,不管梁骆对他来硬的还是来软的,他都不会妥协。

    “是,属下明白,少爷不用多想,好好养伤。”

    梁骆了然的笑笑,吩咐下人带走了梁隽邦。

    “哼……”梁骆看着梁隽邦的背影冷哼,“你不想伤害那个丫头?只怕现在这个情况由不得你了,韩希瑶那丫头要是知道你伤成这样,会放着你不管吗?”

    “骆叔。”下人走上前来,靠近梁骆。

    梁骆冷声吩咐,“少爷的伤处理完之后,就送他回去——另外,传消息给韩希瑶,告诉她少爷被家里打了,快去!”

    “是。”

    粗略的处理完身上的伤,梁隽邦被立即送回了帝都。梁骆的态度让他觉得很奇怪,他想不透他究竟想做什么。但无论梁骆想作什么,梁隽邦已经决定,以后再不去招惹早早。

    那么单纯美好的早早,实不该和他再有任何瓜葛。

    梁隽邦躺在床上养伤,睡得迷迷糊糊,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给吵醒了。

    “会是谁?”梁隽邦皱了眉爬起来,走到一楼去开门,却在显示频里看到了早早。顿时,他便清醒了。早早这么快就来了?梁隽邦拧眉,略一思索,就知道这一定是梁骆的手段!

    梁骆拿他没有办法,就从早早身上下手。

    只是现在,他该怎么办?早早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等着他开门,神色看上去很着急。梁隽邦咬咬牙,有些话他必须对早早说。抬起手,将门打开了。

    没多会儿,早早进来了。

    “隽邦!”

    早早小跑着冲进玄关,看到梁隽邦便扑了过来,一把将他抱住,“这么多天,你去哪儿了也不说一声。我都担心死了……你下次别这样,回家也要说一声啊!”

    梁隽邦蹙眉,早早说他回家了?果然是梁骆通知的她。

    梁骆这个人太危险了,他不能再让早早牵扯进来。

    梁隽邦抬起手,狠心将早早拉开,语气更是冷冰冰的,“你现在看

    本书爱看小说网首发记住网站www.akxs6.com首发,请勿转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