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隽早 生气

关灯
护眼
    早早放了学,在书店里买新一期的专业书籍,顺便等雷耀辉。他们约好了一起吃饭,晚上去雷耀辉那里拿东西。

    “早早。”

    雷耀辉匆匆走进书店,对着早早轻笑着,“等了很久了?没办法,刚回来有很多事情要做。”

    “没有,正好我可以多看一会儿书。”早早不在意的摇摇头,把手上的书放回书架,“可以走了吧?书我已经买好了……”

    “走吧!”雷耀辉一手搭在早早肩膀上,两个人一同往外走。

    早早抬头看他一眼,“你……这个没什么意思吧?”

    “呃……没什么意思。”雷耀辉摇摇头,神色有些尴尬,“你要不喜欢,我拿开。对了,今天约了很多朋友,大家都认识的,你不介意吧?”

    早早笑了,“不介意,人越多越好,走吧!”

    帝都最繁华的娱乐城。

    雷耀辉和早早到的时候,里面一帮朋友早就到了,热闹早已开场。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彼此之间很是熟稔。早早不是很喜欢这么热闹的场合,吃了东西想出去透透气。

    一出去,便不小心撞上了人。

    “不好意思。”早早没看清来人,本能的开口道歉。

    “嘁!”

    岂料对方理都没有理会她,冷哼一声径直走开了。

    早早一头雾水,跟着她往前走,很不巧,她们都是要去洗手间。

    “哟,是你啊!”

    到了洗手间门口,早早意外的看见上次那个在梁隽邦家里出现过的女人,她今天依旧画着浓妆,衣着则要比上次暴露的多。她面对着早早的方向,而她身前站着个男的,身形很熟悉。

    早早一惊,这不是梁隽邦吗?他们之间还有来往?这个想法让她心上一刺。虽然她是决定放弃了,可是想起来还是会痛。

    “你让开。”梁隽邦拧眉,声音冷冰冰的,“我不认识你。”

    “哟,梁先生,你可真健忘啊!”那女的浑然不在意梁隽邦的态度,大笑着,“哈哈……怎么,今天来这里玩儿?要不要点我的台子?我最喜欢你这种客人了……”

    早早听不下去了,转过身就要走。

    可是,那女的却继续说道,“像你这样出手大方,却什么也不要做,只是演场戏给人看的客人,多多益善是不是?梁先生,你今天不需要吗?”

    “……”早早蓦地顿住了脚步,回过头盯着梁隽邦的背影,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见梁隽邦生硬的拉开那女人,低吼道,“我让你走开,离我远点!”

    “嘁……”

    早早嘟嘴笑了,好你个梁隽邦!为了赶我走,竟然这样骗我!一点都不高明的手段、真是笨死了!早早悄然走近,站在梁隽邦和女人面前,露出甜甜的笑容。

    “你好,好久不见。”

    梁隽邦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早早,大吃一惊。

    “一个人?”早早现在已经什么都明白了,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梁隽邦垂了垂眼睑,瞥了眼一旁的女人,一把将她拉过搂在怀里。“不是一个人,和朋友一起来的。”

    “噢。”早早认真的点点头,“是嘛?来这里干什么?”

    梁隽邦反应迅速的笑笑,低头看了眼女人,“你说呢?你看我这样,像是来这里干什么的?”

    “嘻嘻。”早早笑的越发开心了,内心里却是恨的咬牙切齿,好你个梁隽邦,我要是不让你急的跳脚,我就不叫韩希瑶!不是韩承毅的女儿!

    “是嘛?这里不只是女人不错,男人也不错。”

    早早抬起手朝梁隽邦挥了挥,“那你好好玩,我点的人还等着我呢!拜拜。”

    说完,转过身施施然走了。

    梁隽邦怔在当场,没反应过来早早的话是什么意思。她点的人?这丫头是来干什么的?梁隽邦低头看向画着浓妆的女人,低喝道,“你们这里,还有像你这样的男人?”

    “嗯?”女人点点头,好奇怪的表情,“当然有了。现在这个社会,有需要女人的,自然也有需要男人的,而且点男人的更多,男人点、女人也点……”

    “呼!”

    梁隽邦气急败坏的吹了口气,刘海被他吹的直飘!拳头握的紧紧的,青筋瞬间暴起!有没有搞错,早早居然学人家来这里点男人?她一定是觉得好奇、好玩,一定没有真的想做什么。

    等等,就算是好奇、好玩,那也不行啊!一个小姑娘,哪能做这种事?上流社会的公子、千金,好玩的都玩腻了,开始玩这些了吗?

    梁隽邦气的头疼,捂住太阳穴,那么单纯的早早,他宁肯被梁骆打死也舍不得玷污、舍不得拉她进罪恶的深渊,她却来学坏?早知如此,他还不如留着……

    不行,不能让早早学坏!

    梁隽邦今天是陪着客户一起来的,可是一整个晚上他都心不在焉,借口身体不太舒服,提早出来,在门口守着,生怕错过了早早。他足足等了两个小时,抽了一包烟,才把早早等出来。

    早早远远的就看见梁隽邦坐在车里,还开着车门、猛抽烟。

    哼,让你谎话连篇,让你赶我走!让你受不住一点点压力!气死你!非要气死你!

    “耀辉。”早早咧嘴笑着,张开双臂抱住雷耀辉的胳膊,“我头有点晕,靠着你走行不行?”

    雷耀辉怎么会拒绝?笑着点点头,“求之不得,你抱好了啊!”

    “嗯。”早早笑的灿烂,眼角余光里,梁隽邦的脸色越来越臭。

    早早居然跟个男的靠的那么近!还抱着他的胳膊!这男的倒是长得眉清目秀,不过再眉清目秀也不是什么好人,也不知道干净不干净?梁隽邦使劲晃着脑袋,越想越乱。

    “哼!”

    眼看着到了车旁,早早不高兴的嘟着嘴冷哼,梁隽邦居然还没有追上来?还是不够刺激?

    “耀辉啊,我口渴了,你去帮我买杯咖啡好不好?”早早抬起头来,带了点娇嗔的意味央求雷耀辉。

    雷耀辉点点头,“好,那你在这儿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嗯。”早早答应着,靠在车门上等着他。

    雷耀辉买了咖啡很快回来了,“早早,给……”

    早早却不去接,而是笑着,“你帮我尝尝,烫不烫?味道怎么样。”

    “噢……”雷耀辉听话的照做,“嗯,还可以,稍微有点烫,你慢点喝。”一边说一边把咖啡杯递到了早早嘴边。

    此时不远处的车里,梁隽邦瞳仁一缩、手上的烟被他猛的折断,怒意飙升,早早竟然跟那个男人喝一杯咖啡?这和接吻有什么区别?太不像话了!

    早早当然没有真的喝,她巧妙的转过身子,挡住了梁隽邦的视线,端着咖啡杯坐进了车里。“既然还烫,那我等会再喝,上车吧!去你家。”

    “这么晚了?”雷耀辉有些犹豫,“要不改天吧!我先送你回去。”

    “我说去你家,就去你家!”早早面色一沉,发号施令,“你不听我的话吗?”

    “不是。好,去我家。”雷耀辉无奈的点点头,他习惯了被早早差遣,看她不高兴了,哪儿敢违抗她?

    雷耀辉开动了车子,可是梁隽邦还是没有上来抢人。早早从后视镜里看着后面,气的嘴巴都要翘上天了!没想到梁隽邦这么沉得住气?刺激的不够?

    事实上,梁隽邦跟在他们后面,气的不轻。双手握紧了方向盘,骨节处高高凸起。越往前开,他就越沉不住气了,这条路明显不是开往长夏的。

    这么晚了,早早跟个那种男人从那种地方出来,居然还不回家?准备去哪儿?早早真的学坏了!

    “哼……”早早看着后面的车,轻声笑着,还不是乖乖的跟上来了,有你着急的时候!

    车子开到雷耀辉家小区门口,早早让雷耀辉停车,“就在这里停吧!我在这里等你……我就不进去了。”

    “也好。”雷耀辉解开安全带正准备下车,一扬手一不小心将早早手里的咖啡给打翻了,洒了早早一身咖啡。“呀!这怎么办?真是不好意思,快擦擦!”

    雷耀辉手忙脚乱的抽出纸巾递给早早,有几下甚至想要替她擦。

    从梁隽邦这个角度看过去,两个人的身子重叠在一起,就好像在做什么脸红心跳的事情!怒意飙升到极点,梁隽邦解开安全带下了车,直直走向雷耀辉的车。

    面对着车窗玻璃,扬起手臂一拳头狠狠砸了下去,‘嘭’的一声巨响后,他怒吼道,“下车!”

    早早和雷耀辉都吓了一跳,但早早很快便露出了了然的笑意,终于是来了!就说嘛,梁隽邦怎么可能不在乎她?雷耀辉则是一脸懵懂,“你谁啊!”

    “下车!”

    梁隽邦近乎咆哮着,他们要是再不下车,他大有砸烂车窗玻璃的趋势。

    早早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了车。张了嘴正要说话,“我下来了,怎么……”

    “闭嘴!”梁隽邦狠狠剜她一眼,脸色铁青,他真是气坏了,也担心坏了。这副凶狠的样子,让早早登时就闭上了嘴,不由缩了缩脖子。

    “一会儿再收拾你!”梁隽邦朝她低吼着,瞪向雷耀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