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隽早 拉丝

关灯
护眼
    雷耀辉被梁隽邦上下看的心里直发毛,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

    “哼!”

    梁隽邦斜勾唇角,抬起手解开了颈间的领带,‘唰’的一下将领带扯了下来,而后抬起右手,一圈圈的在右手上缠好,步步逼近雷耀辉。

    早早发现情况不对劲了,梁隽邦浑身上下充满了杀气!她是要惹他吃醋的没错,可是没有要他使用暴力啊!

    “隽邦,你要干什么?”

    早早慌忙冲到雷耀辉身前拦住他,摇摇头,“你别乱来啊!你听我说……”

    “让开!”梁隽邦斜睨她一眼,薄唇一勾,丝毫不容商量。

    早早浑身一震,感觉到这次玩大了!

    梁隽邦抬起左手拉开早早,迅疾抬起右手狠狠砸向雷耀辉,雷耀辉躲闪不及,被他一拳头打翻在地,嘴角顿时撕裂、渗出血来。

    “耀辉!”早早吓坏了,也觉得很对不起雷耀辉,急忙扑过去再次拦住梁隽邦,“别打了!你干什么啊?为什么做什么事情都是这样?你问过我吗?为什么每次都是自己做决定?”

    “哈?”

    梁隽邦冷笑,早早护着雷耀辉的样子彻底惹怒了他。

    “韩希瑶!”梁隽邦压抑着怒吼,指着地上的雷耀辉,“你真是……让我怎么说你好?我以为你长大了,和小时候不一样了,我以为你天真单纯,却没想到,你还是这么任性、骄横、胡作非为!和小时候完全没两样!”

    早早懵了,茫然的看着他,“你说什么呀?”

    “说什么?”梁隽邦气的脸色都变了,语调了陡然拔高,“你喜欢玩是吧?居然还跑到那种地方,找这种不入流的男人!韩希瑶,你是名门千金,你母亲那么温柔、端庄,你怎么连她的一星半点都没有学到,臭毛病倒是一身!你给我让开,我先打死这个臭男人,再好好教训你!”

    “他不是啊!他是我朋友,是雷家的小公子!”早早急了,没想到会把梁隽邦气成这样,要是再不说明白,梁隽邦真要把雷耀辉打出好歹来可怎么办?

    梁隽邦抬起的拳头蓦地顿住了、悬在半空,狐疑的看向雷耀辉,他是雷家的小公子?难道不是早早说的……她点的人?

    “耀辉,起来。”早早扶着雷耀辉站起来,很不好意思的向他道歉,“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我朋友会误会,他这个人冲动了点,不过他是为了我好,你别怪他,怪我吧!真的对不起。”

    雷耀辉抬手擦擦嘴角,看了看早早,又看看梁隽邦,心中有些明白了,立时便觉得失落起来。

    “呵呵,没关系……既然是你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雷耀辉大度的一笑,朝着梁隽邦伸出手。“你好,我叫雷耀辉。”

    梁隽邦淡淡瞥了他一眼,没有伸出手。

    这个人若不是早早‘点的人’,那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早早看来和他的关系很好,靠在一起靠的那么近,还挽着胳膊,刚才还喝同一杯咖啡!

    雷耀辉的手尴尬的悬在半空,讪讪的笑笑收回了。

    早早抬眼瞪着梁隽邦,没想到他这么小气,他打了人,居然还这种态度?

    “梁隽邦,你道歉!”早早抬起头朝梁隽邦命令道。

    “嘁!”梁隽邦斜勾唇角,不屑的笑笑,胸中窝火的厉害。他冷冷扫了两人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过身往车边走,打开车门坐了上去,准备要走。

    早早一看,傻了眼,这个人怎么这样?

    “耀辉,我今天不拿东西了,你先回去吧!改天见!”

    说完,朝着梁隽邦的车边跑了过去,拉住车门用力拍打着,“开门!开门!快下车啊!”

    梁隽邦眉心紧蹙,他不能下车,刚才他太冲动,差一点就绷不住要向早早投降了。他要是停了车,再被这丫头搅和几下,那他这些天所做的一切都会白费了。

    可是,早早岂是那么容易放弃的?

    梁隽邦固执的发动了车子,早早心一横冲到的了车头,张开双臂将车子拦住,“你开!有本事你就开!梁隽邦,让我看看,你够不够胆量!”

    车灯刺眼的光芒射向早早的眼睛,可是她却没有眨眼。

    梁隽邦握着方向盘,脚下却在犹豫,如果踩了刹车,他无法想象会不会抱着早早一同跳下深渊,可是踩油门?早早就在前面拦着他!心中一番天人交战……

    ‘嘎吱’一声响,千钧一发之际,梁隽邦踩下了刹车。

    “哈哈……”早早一点也不紧张,她就知道他会停车的!他怎么可能从她身上碾过去?早早咧嘴大笑,站在原地,保持着张开双臂的姿势。

    梁隽邦心跳急速加剧,推开车门下了车,一边朝着早早走过去、一边骂她。

    “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为什么这么任性?你就是个被惯坏的千金大小姐,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想要做什么就一意孤行!真是个骄纵的坏丫头!”

    “嘻嘻……”早早还是笑着,这个时候不管他怎么骂她,她都听不见,她只看见他朝着她走过来!

    梁隽邦走着走着,突然小跑起来,冲向早早。

    “隽邦!”早早大喜,朝着梁隽邦蹦了过去,一下子跳在他身上,“哈哈……我就知道,你喜欢我、喜欢的不得了!你才舍不得我,是不是?”

    梁隽邦只是紧紧抱住早早,他现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违背了自己的意志,竟然拥抱了早早!

    “早早。”梁隽邦托住早早,虔诚的仰望着她,却是欲言又止。

    “别说,我先说。”早早抿嘴笑着,“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好好珍惜。你要是这次再轻易放手,我真的就跟别的男人好了……你看到了,我不是没人要,我很抢手的!”

    梁隽邦沉默不语,他还下不了决心。

    “看着我和别人在一起,你不会难受吗?”早早一边问一边扯着他的脸颊,咬牙切齿的哼道,“你想清楚了再回答,我就是个刁蛮的千金小姐,你要是回答的本小姐不满意,我撕烂你的嘴!”

    “哈?”

    梁隽邦失笑,被她一本正经的可爱模样给逗乐了,“哈哈……你这是逼迫!”

    “那我不管,快说!”早早嘟着嘴,等着他回答。

    “早早。”梁隽邦蹙眉叹息道,“跟我在一起,可能会很辛苦的,有些事你还不知道,我们梁家和你们韩家,上一代有些恩怨,只怕你父亲不会同意。”

    早早很是茫然,没想到梁隽邦会这么说,她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事。

    “恩怨?什么恩怨啊?生意上的恩怨吗?”

    梁隽邦沉着脸,点点头,也算是吧!其实具体的他也不清楚。

    “那关我们什么事呢?你不是说了,那是上一代的事吗?我爸爸不会分开我们的,他是好人!”早早摇着头,并不同意梁隽邦的担忧。

    梁隽邦也不好再争辩,在早早心底里,父亲韩承毅当然是最好的,韩承毅在女儿面前呈现的当然也都是柔情的一面。不过这一点,也正好是梁隽邦所期望的。

    他要和早早在一起,但绝对不是梁骆所期待的那样。早早是那么单纯,那些复杂而罪恶的事情,他不想让她知道,所有的一切他都会自己解决。

    “走,送你回家。”

    “嗯。”

    梁隽邦把早早放进车里,掉头回长夏。

    早早一直托着下颌看着他笑,今晚上她出来,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之喜。

    梁隽邦把车子停在距离长夏有段距离的地方,估计从这个位置,长夏的门卫应该看不见。这一次重归于好,彼此的心境都有些不同了。梁隽邦握住早早的手,还舍不得松开。

    “我要进去了。”

    “嗯。”梁隽邦答应着,却没有松手。

    早早抿着嘴笑,“那你松手啊!”

    “早早。”

    梁隽邦拉过早早,将她轻轻拥入怀里,“也许我们在一起会有些辛苦,不过,你相信我……我会好好对你,不会让你受委屈,嗯?”

    “嘻嘻。”早早趴在他肩头粲然的笑着,“我相信啊,一直都相信,你也要相信……我不会让你受委屈。”

    “进去吧,明天给你电话。”梁隽邦松开早早,再不舍的也要舍得了。

    早早点点头,突然抱住梁隽邦,在他唇上亲了一下,迅疾松开下了车往长夏大门跑过去。

    梁隽邦怔忪,看着她跑远的身影,唇上的触感还残留着,不由抚唇笑了,他和早早不是不可以在一起的,只要他不伤害她,有什么不可以?

    看着早早进了长夏大门,又等了会儿,梁隽邦估计着早早应该到房间了,给她拨了电话去确认,“早早,到房间了?嗯,我就走了,晚安……”

    甜蜜如拉丝,缠绕彼此。

    此时的梁骆处。

    “骆叔。”

    “怎么样?”

    “如您所料,少爷和韩家小姐重归于好了。”

    梁骆挥挥手屏退下人,得意的勾了勾唇。哼,年轻人就是喜欢折腾。折腾吧!现在越是折腾的厉害,将来受罪的时候才会更加刻骨铭心,不是吗?

    梁骆举起手里的杯子,手指一用力,竟然将杯脚生生折断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