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隽早 生机

关灯
护眼
    韩希朗发现,这两天早早心情特别好。作为大哥,当然替她高兴,以为她已经走出了失恋的阴影。

    休息天一大早,韩希朗和早早在一起用早餐,早早却显得很着急,往嘴里不停塞着东西,还不忘回头吩咐厨子,“我要的东西装好了没有?快点,我马上吃好了!”

    “小姐,已经装好了。”

    “嗯嗯。”早早急急点着头,被噎住了,忙拿起咖啡灌了一大口才缓过劲来。

    “啧!”韩希朗皱眉,“早早,慢点,着什么急?让厨子打包吃的干什么?跟朋友约好了要郊游?跟谁一起啊?宁黛吗?”

    早早直摇头摆手,“大哥,你问题怎么这么多?问的我都不知道该从哪一个回答起好。我不是约了宁黛啦!也不是郊游,我是去找隽邦……不说了,我吃饱了!”

    说着,站了起来,冲向厨房,拿起打包好的饭盒往外走。

    “大哥,我走了。”

    韩希朗怔住,眼睁睁看着早早一阵风似的跑没了影,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早早刚才是说她去找梁隽邦吗?他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怎么早早还去找他?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他竟然一点也不知道!

    而更让韩希朗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父亲韩承毅亲自给他打了电话。这在他们父子之间是鲜有的,一般来说,都是母亲和他们的联系比较多。

    “爸,我是希朗。”韩希朗接过父亲的电话,内心有点忐忑。

    “嗯。”父亲韩承毅的声音响起,“早早的事情,你是怎么办的?为什么她在跟梁家的人交往?”

    “这个……”韩希朗心头咯噔一跳,父亲人不在帝都,但却是什么都了解的清清楚楚,“爸,我有要他们分开,不过,早早的性格您是清楚的,她向来是我行我素。”

    韩承毅静默了片刻,吩咐道,“这次不能由着她,不管是谁都好,这个梁隽邦不行,我怀疑他是另有所图……你做大哥的,必要强硬的时候要强硬。不要让早早受伤,你妈要是知道了,会难过。”

    “是,儿子明白了。”韩希朗低头答应了,挂上电话,神色凝重。

    父亲已经这样说了,他就不得不分开早早和梁隽邦了,父亲做事情总有他的道理,韩希朗从来都是无条件服从的。只是早早……为了她好,也没有办法了。

    韩希朗没有立即去带早早回来,他决定等早早回来再说。

    早早和梁隽邦此时却正在海上,他们约好了一起出海。

    今天阳光特别好,海风吹在身上很舒服。“哇……”早早伸了个懒腰,舒适的哼了一声,“真舒服。”

    梁隽邦从舱里出来,笑着将她从后拥抱住。“开心吗?”

    “嗯,特别开心。”早早转过身,靠在他胸膛上,“你呢?”

    梁隽邦郑重的点点头,眉宇间笼上一股忧伤之色,“我当然是,我长到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早早,谢谢你。”

    早早看出他心情低落,想起小时候和他在一起的经历,她现在还隐约记得,那些人口口声声叫着他少爷,可是对他的态度却并不像是对待少爷。

    “隽邦,我以后都会让你这么快乐的。”早早拥住他,希望能够温暖他。

    “嗯。”梁隽邦点点头,两个人静静的偎依在一起。海风微微浮动,脚下也在轻微的摇晃。

    突然间,船身剧烈摇晃起来,两个人一时没防备,齐齐向着甲板跌落。

    “啊……”早早吓的惊呼,牢牢拉住梁隽邦。

    梁隽邦抱住早早滚落在地,掌心护住她,但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好好的船身会摇晃起来?难道是触礁了?现在可怎么办?为了和早早二人世界,他今天是和早早单独出来的。

    “早早,你别害怕,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你乖乖待在这里,不要动。”

    梁隽邦安抚着早早,早早靠在他怀里摇头,“不、不要,我要跟你在一起。”

    “早早……好。”梁隽邦拧眉,早早把他的手握的那么紧,他只好带着她一起站起来,可是船身依然摇晃的厉害。如果不是依靠着梁隽邦,早早根本是寸步难行。

    梁隽邦正带着早早往里走,口袋里手机却响了。

    掏出来一看,竟然是梁骆!梁隽邦直觉不是好事,接了起来,“喂?”

    “少爷,你听着,不用费劲了……船已经触礁,导航系统是我故意破坏的。而且,船上没有小艇,你也就不用费力找了。船上只有一件救生衣,少爷你自己穿上,凭你的本事,是一定可以游回来的。你明白我的意思了?”

    梁骆的话,让梁隽邦惊愕万分,怎么会这样?

    “你……你要干什么?”梁隽邦侧过身子,压低了声音朝梁骆吼着,“你疯了?”

    “哼!”梁骆冷笑,“我没有疯,疯的是少爷你。我看你对那个丫头是下不去手了,索性,今天我就替你下手了!相信韩家接到韩希瑶葬身海上的消息,这个打击也足够大了!”

    “你别乱来!”梁隽邦蹙眉,心急如焚却毫无办法。

    “少爷,我提醒你,船上绑了定时炸弹,还有五分钟就要引爆了……除了扔下韩希瑶,你别无选择!”梁骆根本不同他废话,“少爷,我在家里等着你的好消息。”

    说完,便切断了电话。

    “喂、喂!”梁隽邦低吼两声,那边已经没了回应。

    “隽邦,怎么了?”早早疑惑的问着他,她虽然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可是看他的样子好像很着急。

    梁隽邦心急如焚,却不能在早早面前表现出来。他随即给救生队打了电话,“喂,你好……是,我们这里发生了触礁事件,暂时没事……好,谢谢。”

    打完电话给救生队,梁隽邦找出了救生衣……果然只有一件!梁骆太狠了!

    梁隽邦不动声色的替早早穿上,抚摸着她的脸颊,郑重说到,“早早,我记得你水性很好的,是不是?我已经打电话给救生队了,你先跳下去,要坚持到救生队来,嗯?一直往前游,不要回头!”

    “噢,我们要跳海吗?”早早点点头,还没有意识到只有一件救生衣。

    “对。”梁隽邦拉着早早往甲板上走,“时间不多了,快跳!记住,不要回头!”

    “那你呢?”早早疑惑的看着梁隽邦,为什么他不穿救生衣?这里是茫茫大海之上,就算是水性再好,没有救生衣,想要挺到救生队来,体力未必够用。

    “你先跳,我马上来!”梁隽邦催促着,不等早早再说话,托着她的身体,将她推下了船,“早早,小心!”

    只听‘噗通’一声,早早已经跳进了海里,梁隽邦松了一口气,在这种生死关头,他竟然露出了笑容,“早早,你要坚持住!对不起,一开始我是骗了你,可是现在,我是真的喜欢你。”

    梁隽邦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还剩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视线里是一片广阔的海域,没有救生衣、炸弹又即将爆炸,他是绝无生还的可能了。

    ‘咣当’,船身剧烈摇晃,‘嘭啪’,一声震天响,伴随着火光四射,船身终于爆炸!千钧一发之际,梁隽邦飞身越下海面,身子被巨大的冲击力给扔出去老远。

    他能感觉到一股火烧火燎的感觉将他包裹,梁隽邦在有意识的瞬间,想着……幸好不是早早,这么疼,她怎么受得了?他来不及想更多,已然失去了直觉,朝着海面以下坠落。

    早早跳下海就一直听梁隽邦的话,不停的往前游。身后传来的巨响却让她停止了动作,转过身看过去。之间漫天的火光在海面上蔓延开来,这是什么情况?

    随后,她便发现,她是一个人在海上,说了马上就跳下来的梁隽邦根本没有踪影。

    “隽邦、隽邦!”

    早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慌乱的在海面上划着,四处寻找梁隽邦的身影。可是,无论她怎么就呼喊,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隽邦,你在哪儿啊!”

    早早换了方向,不断往回游。可是,船身已经全部烧着,到处都是散落的船身残骸,火光伴随着浓烟,早早根本无法靠近。

    “咳咳……咳咳。”早早被浓烟呛着,却还在哭喊着,“隽邦,你在哪儿啊?你在吗?你答应我一声!”她现在想起来了,刚才隽邦没有穿救生衣,她没有注意那么多。

    难道说,船上只有一件救生衣?而隽邦给了她?

    这么想着,早早不由哭的更加凄惨了,“梁隽邦,你怎么这么傻?”每一次都是这样,他总是把生还的机会留给她!无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

    她不断地靠近,浓烟不断钻进她肺里。早早终于支撑不住了,两眼一闭晕了过去。不过,她穿了救生衣,即使是晕过去,人也是浮在海面上。

    救生队迟迟赶来,将早早捞了上来。

    “咦,是个女的。”

    “打电话的是个男的啊!那就是还有一个,快,搜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