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隽早 情愿

    医院里。

    早早的情况并没有大碍,睡了一觉便醒了过来。

    她蓦地睁开眼,韩希朗、韩希茗和杭宁黛都坐在床边守着她。杭宁黛一看她醒过来,欣喜的说到,“早早,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早早匆忙摇摇头,撑着胳膊从床上坐起来,第一句话就是问梁隽邦。

    “隽邦呢?他在哪儿?”

    韩希朗和韩希茗对视一眼,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早早心往下一沉,掀开被子要下床,“我要去看他,他在哪儿?”

    “早早。”韩希朗上前来将早早摁住,蹙眉劝道,“你先躺下,你的身体还很虚弱,先不要管这些了……我和你小哥都在,梁隽邦那边我们会处理。”

    “处理?”早早不明白大哥为什么用这样的词眼,很是不解,“你说什么,处理什么?我现在在问隽邦有没有事啊!”

    韩希朗蹙眉,迟疑着看了眼韩希茗。

    韩希茗点点头,对早早解释道,“早早,这次的事故不是意外,你们的游艇被人动过手脚……种种迹象都表明,是有人要害你……”说到这里,韩希茗顿住了,没有继续往下说。

    “所以呢?”早早看看两位兄长,心里有些明白了,“所以你们现在是什么意思?”

    “早早。”韩希茗看早早神色不对,生怕她会激动,极力劝解着,“你听小哥说,这游艇是梁隽邦的私人所有物,除了他自己没有人可以接触到。”

    “哈?”早早失笑,“所以,你们的意思是,是他想要害我?”

    “早早……梁隽邦是梁家的后代,梁家和我们韩家有几代的仇怨,你无法理解,但是……”韩希茗蹙眉,这种事情真不知道该怎么向单纯的妹妹解释。

    “我知道。”

    早早却打断了他,让韩希朗和韩希茗都吃了一惊,早早都知道了?

    早早点点头,“你们说的事,隽邦都有告诉我,就因为这一点,隽邦上次才会跟我分手,他怕会让我为难啊!他是绝对不会伤害的我的。如果他要伤害我,就不会吧唯一一件救生衣给我穿,就不会把我先推下海!”

    早早显得有些激动,失望的摇头看着两位兄长。

    “我知道,你们始终都不喜欢他,可是……我现在能好好的和你们说话,是隽邦救了我!那么危急的时刻,你们觉得,他会是在害我吗?”

    她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脚下步子有些趔趄。杭宁黛忙扶住她,“早早,小心。”

    “嗯。”早早虚弱的点点头,“我要去看隽邦,宁黛,你陪我去。”

    杭宁黛点头答应,“好。”

    “早早……”韩希朗仍旧试图拦住早早,杭宁黛回头朝他轻轻摇摇头,“大宝哥哥,你别说了,我也觉得,梁隽邦不像是想要害早早。”

    无奈之下,韩希朗和韩希茗只有眼睁睁看着早早出了病房。

    “你怎么看?”韩希朗问弟弟韩希茗。

    “嗯。”韩希茗沉吟,“看起来,梁隽邦确实不想害早早,不过大哥,你还记得父亲说的小时候早早被绑架那一次吗?这一次的情形和那一次很像。”

    “你的意思是……”韩希朗顿了顿,双生子心意相通,不需要说出口就明白了彼此所想。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叹道,“看来,是要请父亲回来了……”

    相对于早早,梁隽邦则伤的比较重,他还在深切治疗部里,因为身上的伤谢绝探视。早早只能隔着玻璃,站在门口看着他。

    “隽邦……”早早掌心贴着玻璃,刚一开口,眼泪就掉了下来。

    杭宁黛伸手轻拍着早早,“别哭,医生不是说了没有生命危险吗?”

    “呜呜。”早早靠在杭宁黛肩上小声的抽泣,“宁黛,你不知道,他这样为了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他总是这样护着我,大哥小哥都不理解,隽邦真的对我很好。”

    “好好,我知道、我相信!”杭宁黛安慰着早早,耐心听着早早说她和梁隽邦以往的故事……

    梁隽邦在两天后转到普通病房,他已经醒了过来,早早留在他身边一直陪着他。

    早早担心了这两天,眼睛一直是红彤彤的,梁隽邦看到她,觉得既心疼又温暖,止不住笑着调侃她,“怎么了,怎么把自己弄的这么丑?我好容易才醒过来,你是打算把我再吓晕过去吗?”

    “嗯?”早早一愣,听出来他在开玩笑,扬起手敲在他胸口,“讨厌死了!知不知道我都担心死了?每次都是这样,为什么要让我哭?”

    梁隽邦一把握住早早的手,贴在胸口,双眸灼灼的看着她,低低说到,“因为,我不想换成你躺在这里,而哭的那个成了我……我很脆弱,受不了这个。”

    “……”

    早早一怔,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她蓦地张开双臂,扑进梁隽邦怀里。

    梁隽邦薄唇轻抿,伸手抚摸着早早的发丝,叹道,“早早,我喜欢你,是真的。”

    “嗯,我知道。”早早靠在他怀里,闷声点头答应。

    早早不能24小时留在这里陪着梁隽邦,韩希朗和韩希茗都不同意她这么做。通常她都是很晚回去,第二天清晨再过来。这天,早早还没来,梁骆却出现在了病房里。

    “骆叔。”

    梁隽邦见到梁骆,下意识的蹙了眉。这次他破坏了梁骆的计划,已经做好了梁骆会来找他算账的准备。

    “哼!”梁骆森冷的一笑,“骆叔?属下可担不起这声称呼,少爷您现在本事了,可以独当一面了,属下说的话,你还会放在心上吗?”

    “骆叔,你为什么一定要伤害早早?她是无辜的!”梁隽邦蹙眉,表示不满,“你要对付就对付韩承毅。”

    “无辜?”梁骆冷笑,“哈?在韩承毅心里,还有无辜这个词?他伤害的无辜的人,难道还少了吗?我就是要他尝到这种痛!”

    梁骆双眸赤红,闪耀着疯狂的色彩,梁隽邦心生疑窦。

    为什么,梁骆会这么恨韩家?确切的说,是恨韩承毅?

    梁骆慢慢平静下来,看着梁隽邦,随即笑了。

    “少爷,你是梁家的希望,从小教育你、培养你,为的就是让梁家恢复到曾经的光彩,你可不要辜负老夫人对你的期待……难道,你想出入各种场合的时候,被那些富家子弟看不起吗?”

    梁隽邦狐疑的看着梁骆,不明白他又想怎么样,“骆叔,你……”

    “少爷,你和韩家小姐,是真心相爱的,既然是真心相爱,你还怕什么?怕流言蜚语?如果是这样,你既辜负了韩家小姐,也没有尽到梁家子弟的责任。”

    梁骆眼中精光一闪,笑容诡异。

    梁隽邦隐隐明白梁骆的意思是什么,现在他和早早这种情况,早早是绝对离不开他了,就算他再提出一次分手,早早也一定不肯。梁骆这一计够狠,要么除掉早早,要么让早早对他死心塌地。

    “骆叔……”

    “少爷,如果韩家小姐是真心喜欢你,属下相信,她不会介意用她的身份助你一臂之力!”梁骆打断梁隽邦,把想说的话都说完了,“少爷,没想到兜兜转转,最后你还是选择了原来的路?很好,这样更好!这样就对了,费劲心机的接近她,不就是为了这一天?”

    清晨时分,早早已经赶到了医院,她今天来的有点早,是以梁骆和梁隽邦的对话,她都听的清清楚楚。

    早早只觉得一阵透心凉,让她从房门口退了出来。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对话,可是那些词汇拼凑在一起,她怎么可能还听不明白?韩家小姐、身份、助他一臂之力、费尽心机的接近!

    从病房出来,早早心口仿佛被人剜去了一大块。

    原来哥哥们说的没有错,梁隽邦对她真的是不单纯的?不、不、不!早早抱着脑袋使劲的摇晃着,她不相信!梁骆的话,梁隽邦每一次为了她奋不顾身的场面在她脑海里混成一团。

    一个是处心积虑、对她有所图的梁隽邦,一个是深情款款、为她可以舍弃生命的梁隽邦,究竟哪一个才是真的?

    韩希瑶,身为帝都最尊贵的名媛千金,无论嫁给谁,对方都是高攀!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会成为一个男人成功的垫脚石!早早捂住眼睛,掌心潮湿了。

    “小哥哥,小哥哥……”

    早早呢喃着,心底有些动摇了。她昨天才说过相信梁隽邦是真的喜欢她,可是现在,她却不那么确定了。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喜欢他。

    深吸一口气,早早站了起来,如果小哥哥希望她成为他的垫脚石,那么……她愿意。

    调整好状态,早早转身回了病房。

    “隽邦。”早早面带着微笑走向梁隽邦,梁骆已经走了。

    “早早,过来。”梁隽邦把手伸向早早,轻轻握住她。本来是恋人之间极为亲昵的小动作,可是,早早却觉得掌心、指尖都是一阵刺痛,不被他真心喜欢的想法如鲠在喉,搅的她呼吸困难且疼。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