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隽早 父亲

关灯
护眼
    长夏后院停机坪,Bobardier私人飞机缓缓降落。

    韩希朗面上露出一丝笑意,上前去迎接。

    机舱门打开,韩承毅从上面走了下来。

    “爸。”韩希朗朝父亲微微低下头,举动带着自然而然的恭敬。

    韩承毅狭长的桃花眼淡淡扫了儿子一眼,眸光中几丝赞许,但却难掩担忧。他此次匆匆回来,为的是女儿韩希瑶的事情。韩承毅儿子有不少,可是女儿却只有一个。

    从小,早早和三个儿子便是不一样的。

    用妻子的话说,他对早早的宠爱简直过分。这一点,韩承毅承认。但父亲对于女儿,总是会难免宠爱,理智往往无法阻止他这么做。韩承毅骄傲的以为,他的羽翼之下,足够让女儿终身享受这种宠爱。

    直到……得知早早开始恋爱。

    “早早呢?”韩承毅眉心微蹙,他这一生能够让他皱眉的女人,就只有两个,一个是妻子,另一个便是他的宝贝女儿。

    “去看梁隽邦了,已经让人去接了……早早知道您回来,一定会很高兴的。”韩希朗在前面带路,“不过,爸,一会儿您见了早早,说话的时候可要注意。”

    “嗯?”韩承毅回头去看儿子,眸光带着审视,讥诮的勾着唇角,“我跟我女儿说话,还需要小心?”

    韩希朗顿了顿,迟疑着点点头,“您不清楚,早早对这个梁隽邦,真的很不一般。”

    “唔。”韩承毅沉吟了一声,眉心蹙的更紧了。

    女儿像妈妈,早早就跟小雪一样,认定了一样东西就会一辈子……对象要是对了,那就是痴情专一,对象若是错了,就是死心眼。

    “先去书房,把事情原原本本、详详细细的跟我说一遍。”

    “是。”

    风尘仆仆的赶回来,韩承毅没有时间休息,便和儿子韩希朗一起回了书房。书房里,韩承毅详细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陷入了沉思中。

    “爸,您看这种情况,要怎么阻止早早?”

    韩承毅还没开口,书房门便被推开了。

    早早从门外冲了进来,大声叫着,“爸爸!”

    韩承毅一看到宝贝女儿,眉目完全舒展开了,从书桌后面转了出来,朝着女儿张开双臂。“早早!”

    “哈哈……”早早大声笑着,扑到父亲怀里,“爸爸,你回来啦!早早可想你了……咦,爸爸,怎么只有你,妈妈呢?你不是妈妈的影子吗?怎么只看到你?”

    韩承毅宠溺的揉揉女儿的脑袋,笑道,“你妈妈没回来,和你静姨在一起,爸爸是回来看你的,听说我们早早有喜欢的男生了?”

    “……嗯!”早早顿了片刻,重重点了点头,“爸爸,你最疼早早了,不会像大哥小哥一样讨厌,是不是?”她一边说,还一边瞪了韩希朗一眼。

    韩承毅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凝视着女儿,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早早,爸爸认为,这件事情,你大哥小哥说的没有错。”

    “……”早早愣住了,没想到连一向对自己有求必应的父亲也会说出这种话来。

    韩承毅索性把话说明白了,但他怕伤着女儿,说话已经尽量温和,“早早,爸爸不是看不起梁隽邦,但是,他想要借由女人来让自己成功,这种男人是绝对靠不住的。”

    “……”

    早早松开了父亲,垂眸沉默了许久。

    韩承毅和韩希朗对视一眼,继续劝着早早,“早早,趁现在你还没有陷的太深,及时了断,爸爸会给你找个最好的对象,适合你的、会一辈子对你好的,你不是一直都很羡慕你妈妈吗?梁隽邦绝对不是和爸爸一样的男人啊!”

    早早又是沉默了许久,但眼眶已经开始泛红。

    “早早,你几次三番被这个梁隽邦所救,绝对不是巧合……”韩承毅一语中的,他是何等精明的人,这些看似惊险又能让女人死心塌地的伎俩根本瞒不过他。

    “爸爸。”

    早早终于开口了。

    “嗯,你说。”韩承毅心疼女儿,“不要难过,能够给你的,爸爸都会满足你。”

    早早抬起头,眼眶里已经湿润了,“爸爸……从小到大,只要我要的,你都会给我,这一次,我希望也不要例外。”

    一句话,让韩承毅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韩承毅蹙眉急道,“早早,这个梁隽邦绝对不简单!他未必是真的喜欢你,他看中的无非是你韩家小姐的身份,你太单纯,爸爸怕你吃亏上当啊!”

    “爸爸,我愿意!”

    早早打断父亲,斩钉截铁的低喝着。

    “什么?”韩承毅一怔,以为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说我愿意!”早早坚定的重复道,“我总是要嫁人的,不管我嫁给谁,对方都是高攀!韩家的女婿,怎么都是要沾韩家的光,爸爸,我愿意这个人是梁隽邦!你这么爱我,就请接受我爱的人吧!这份荣耀,给隽邦不行吗?”

    早早的话,让韩承毅震惊。

    他原先以为,早早是被完全蒙在鼓里的,可是现在看来,早早很明白,她这样明白却还坚持要和梁隽邦在一起。

    如今看来,好好说是不行了。

    韩承毅狠下心,转过身去背对着早早,“不行!我不答应,这份荣耀既然是我赋予的,我就不会随随便便给任何人!梁隽邦绝对不行,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

    早早和韩希朗都懵了,早早长到这么大,父亲从来没有给过她一个冷脸,更别说这么重的话了。

    早早慢慢低下头,握紧双手毫无预兆的朝着韩承毅双膝一软跪了下去,那‘噗通’一声,直撞在了韩承毅心坎上,韩承毅转过身看着早早,惊痛万分。

    “早早,你这么干什么?快起来!”韩承毅伸手去扶早早。

    “不。”早早拉住韩承毅的手一个劲的摇头,“爸爸,我知道我是你的心头宝,让你这么生气,是早早不对,早早应该跪!可是,爸爸,早早长大了,不能什么事都由爸爸做主。早早就是喜欢隽邦!很喜欢很喜欢!”

    “哎……”韩承毅无奈的摇着头,“傻孩子,梁隽邦不是你的良配啊!”

    “是与不是,不是别人说的,是我自己感受的。”早早说着说着,已是声泪俱下,“爸爸,你救救隽邦,他为了救我,身体还没有好就要关在里面接受审查。”

    “好,爸爸救他,但是你们不可以在一起!”韩承毅到底是心疼女儿的。

    “不。”早早毫不犹豫的摇头拒绝了,哭的双眼红肿,“爸爸,你成全我和隽邦吧!就算今天换了个人,你就敢保证,对方没有沾韩家光的念头吗?至少,我对隽邦是心甘情愿的!”

    女儿已是铁了心,韩承毅怎么劝也没有用了。

    “希朗,带你妹妹出去,我累了,头疼的很。”韩承毅没有办法答应女儿,只好狠心将她赶走。

    韩希朗怔住,父亲这次态度如此强硬,妹妹长到这么大还真的是第一次。

    “早早,起来……”韩希朗依言扶着早早起来,“爸刚下飞机,还没有休息,你先起来让爸休息一会儿。”

    “爸爸!”早早被韩希朗扶起来往外走,可她还是不忘表明自己的立场,“我只要隽邦,不管你能给我多好的,那只是对你而言,却不是我眼里最好的!”

    韩承毅脸色已经很不好看,韩希朗慌忙拉走早早,“早早,快走。”

    “……”

    韩承毅跌坐在沙发椅上,抬手扶额,没有想到事情头疼到了这个地步。早早还这么小,但这股单纯又执拗的脾气和当年的小雪简直是一模一样。

    好言相劝根本不管用,该怎么办?

    “爸。”

    韩希朗重新回到书房,“您别生气,早早的情况就是这样,她对梁隽邦真是死心塌地。”

    “嗯。”韩承毅点点头,修长的手指拂过浓眉,抬眼看向儿子,“梁隽邦在哪儿?安排我见他一面……”

    “是。”韩希朗答应着,“爸,您还是先休息会儿吧!”

    韩承毅点点头站了起来,边往外走边问着儿子,“梁隽邦犯的什么事?很难捞出来吗?”

    “那倒不是,我和希茗就能办妥,不过知道您要回来,所以在等您示下,看要怎么做。”

    “很好。”

    韩承毅在长夏休整了一天,因为记挂着女儿早早的情况,当天晚上他便起身离开长夏,准备去会一会这个让他的女儿死心塌地的男生。经过楼梯口时,听到女儿在砸门。

    “放我出去!关住我干什么?关住我也没有用的!放我出去!”

    韩承毅拧眉,女儿长大了,脾气也跟着一起长大了,真的是不太好管了。现在想想,还是妻子的话对啊,即使是女孩子,太娇惯了,也是不太好。

    “走。”

    狠狠心,韩承毅装作视而不见,往楼下去了。

    连夜,梁隽邦被提审。提审只是明目,他走进审讯室,见到的人却是整个帝都视为神话一般存在的男人……韩承毅。

    韩承毅远远坐在沙发上,修长的身形拥有着完美的比例,他一臂展开搭在沙发背上,一臂闲适的置于双膝之上,淡定从容的样子仿佛鄙睨苍生的王者,这种与生俱来的气势让人只看了一眼,便不由恭敬起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