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隽早 抉择

    梁隽邦站在这个男人面前,迟迟不敢做出任何举动。

    韩承毅静默的打量着他,只一眼,就能看出对方是个心思深沉的人,和他单纯的宝贝早早比起来,不知道要复杂多少倍。韩承毅朝着梁隽邦抬抬手,“坐。”

    梁隽邦依言坐下。

    “知道我来的目的?”韩承毅扬声问道,多一个字都懒得说。

    “嗯。”梁隽邦点点头,“知道……要我离开早早。”

    韩承毅不经意的勾了勾唇,聪明人。“然后,你的回答呢?”

    梁隽邦直视着韩承毅,目光笃定,“抱歉,我做不到。”

    这个答案,显然也在韩承毅衣料之中,韩承毅不紧不慢的摇摇头,“你想怎么样?想从早早身上得到什么?不如,你现在开个价,我现在就可以一次满足你!”

    “韩总!”

    梁隽邦陡然拔高了声音打断了韩承毅,“你这么说,是在侮辱我,还是伤害早早?”

    “哼……”

    韩承毅勾唇冷笑,“话说的倒是冠冕堂皇!没错,我是在侮辱你,可是不要扯上我的早早!天底下,没有人比我更疼爱早早!小子,你还太嫩了。”

    “韩总……”梁隽邦败下阵来,气势不像刚才了,“我是真心喜欢早早,希望您给我一次机会。”

    韩承毅讶然,不知道该发怒还是该嘲笑,“真心喜欢?梁隽邦,这种话你在我面前也要这么说吗?你敢说,不是因为看中了韩家女婿这个身份!”

    “……”梁隽邦顿住,一开始的确是,而直到现在梁骆也是打的这个主意,但是,这并不是他的想法。

    “不说话?默认了?”韩承毅站了起来,走向梁隽邦,慢慢逼近他,“梁隽邦,你有点本事,把我的女儿骗的团团转还死心塌地,但是,你骗不过我的!”

    “先生……”

    审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司马昱走了进来,神色焦急。

    “什么事?如此慌张。”韩承毅不悦的拧眉。

    司马昱走到韩承毅身侧,靠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话,韩承毅大惊,瞥了眼梁隽邦,没有说什么,带着司马昱匆匆离开了。梁隽邦一脸茫然,直觉是早早出事了。

    “韩总,是不是早早?早早!”

    可是,韩承毅已经走远了,根本不能回答他。

    “究竟怎么回事?家里那么多下人,竟然都没看住小姐?”韩承毅一边走一边骂,气急败坏的样子。

    司马昱低着头,连声说着,“是、是属下疏忽,谁也没有想到小姐会跳窗户……”

    “啧!”韩承毅不耐烦的打断司马昱,“现在怎么样了?”

    “听说伤的不是很重……”

    韩承毅带着司马昱匆匆赶回长夏,早早正在床上躺着,右腿已经打上了石膏。早早砸门砸不开,便从窗户下跳了下去,幸而没有摔断腿,只是韧带拉伤加轻度骨裂。

    “早早,怎么样了?怎么胆子这么大?连窗户也敢跳?你跳窗户想要干什么?”

    一进房门,韩承毅便冲着女儿一通的大骂。

    早早噘着嘴,知道父亲心疼自己,但她丝毫不买账。“哼……摔断了也不要你管!”

    “你……”韩承毅气结,他拿女儿真是没有一点办法,“早早,爸爸是担心你!”

    早早心里有点发虚,哼唧着,“那你为什么要我和隽邦分手?早早就是喜欢他,要和他在一起!你关着我也没用,这次伤着腿,下次我还是会再跳的。”

    “早早……”

    “哼……我要睡觉了!”

    早早一拉被子,转过身背对着父亲。什么人劝都没有用,任何想要阻拦她和隽邦的人都是敌人。

    韩承毅只得退出了早早的房间,韩希朗正在门口等着他,看到父亲脸色凝重,韩希朗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如果连父亲也没有办法,那早早就只能跟梁隽邦在一起了吗?

    “希朗。”

    “是。”

    韩承毅凝神沉吟,“尽快把梁隽邦捞出来,越快越好。”

    说完,转身回了房。韩希朗一怔,父亲的意思,难道是同意了早早和梁隽邦吗?但既然父亲发了话,就只有按照父亲的意思做了。有了韩家的帮助,梁隽邦那边很快撤销了调查,被放了出来。

    梁隽邦从门口走出来,长夏派了司马昱来接他。

    “梁先生,请上车。”司马昱一指门口的车子,梁隽邦了然,这是韩承毅要见他。

    梁隽邦被接到长夏,原以为要见的人是韩承毅。然而,到了长夏,司马昱却先是将他带到了早早房间。

    “梁先生,这是早早小姐的卧室,她前两天从窗户跳下去,伤了腿,所以今天不能去接你……您请进……”司马昱推开卧室的门,对梁隽邦比了个手势。

    梁隽邦微怔,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那天韩承毅突然匆匆离去,是因为早早跳了窗户。

    “早早!”

    想到早早伤了腿,梁隽邦一阵心焦,疾步走了进去。

    早早躺在床上,正无聊的翻看着平板,见到梁隽邦进来了,欣喜若狂的扔了平板,大笑着,“哈哈……隽邦!我在这儿,你怎么来了?”

    “早早。”

    梁隽邦将早早抱进怀里,小心翼翼的避开她的伤腿,低声责骂着,“怎么还跳窗户?胆子这么大?幸好没什么事,万一出大事了可怎么办?”

    “嘻嘻。”早早咧嘴笑着,俏皮的吐吐舌头,“这不是没事吗?就是打着石膏看着吓人,其实我一点都不疼。”

    “是为了我对吗?”梁隽邦托起早早的下颌,双眸灼灼的凝望着她,“我能这么快出来,也是因为你,是不是?”

    早早只看看着他笑,并不说话,她心甘情愿为他做所有的事情,但并不是为了让他感激。

    “傻瓜。”梁隽邦感慨的将早早抱住,在她耳边低喃,“值得吗?为了我,真的值得吗?”

    “嗯。”早早伸手搭住他的肩膀,点点头,“值得……隽邦,我认为值得。但是你要答应我,要让我永远这么认为……所有人都不看好你,可是,我还是相信你。”

    “早早……”

    两个人正依偎在一起,房门却突然被推开了,韩承毅从门外走了进来。

    早早下意识的往梁隽邦怀里钻了钻,梁隽邦轻拍着她的肩膀,低声说到,“没事……我会好好跟你爸爸说。”

    韩承毅挺拔的身子屹立在两人面前,垂眸的样子高高在上,不言不语便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他的视线在早早和梁隽邦身上游移,最后落在了早早身上。

    “早早,爸爸再问你一次,一定要跟这个小子吗?”

    早早握紧梁隽邦的手,点点头,“嗯。”

    “哎……”韩承毅发出一声叹息,朝梁隽邦抬抬下颌,“你……跟我来。”

    “隽邦。”早早不放心的拽住梁隽邦。

    梁隽邦朝她点点头,“放心,没事。”

    韩承毅将梁隽邦带进了书房,书房门关上,里面只有韩承毅、韩希朗和梁隽邦。

    “你……带我女儿走吧!”韩承毅沉稳的嗓音,听起来有一丝不真切。

    梁隽邦以为自己听错了,韩承毅居然让他带早早走?

    “你没听错。”韩承毅勾唇轻笑,“我是让你带早早走……梁隽邦,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何在,但我现在能肯定的是,早早相信你、认定了你,无论我怎么反对,结果只会适得其反,所以,我让你带她走。”

    梁隽邦垂下眼眸,感激到,“谢谢……”

    韩承毅蓦地抬起手,阻止他继续往下说,“不用感谢我,我的话还没说完……有两个条件,你必须答应我。”

    “是,您请说。”梁隽邦恭敬的朝韩承毅微微弯下腰。

    “第一,你带她走,沾不到韩家任何好处,我要看到你的实力、看到你对她的真心,才可以决定韩家女婿这份荣耀能不能给你。”韩承毅抬起手伸出一指。

    梁隽邦眼眸一抬,缓缓点点头。

    韩承毅伸出两指,“第二,早早还小,她还不满二十岁,在她满二十岁之前,我希望你不要动她。”

    梁隽邦顿了顿,还是点了点头。

    “我……可以相信你?”韩承毅直视着梁隽邦,梁隽邦眸光丝毫不躲闪。

    “是,我梁隽邦虽然不能跟您想比,但是……我答应的事情,一定能够做到。”

    “好。”韩承毅极缓的点点头,“那你可以带早早走了,从你带她走的那一刻起,她就不是韩家小姐,你们的一切和韩家无关,走吧!带她走吧!”

    “是。”梁隽邦朝韩承毅鞠了个90度的躬,而后转身离去。

    书房里,气氛凝滞。

    “爸!”韩希朗拧眉,很是担忧,“这么做,合适吗?早早她,没有吃过苦,也没有经历过伤痛……”

    韩承毅目光游离的看向窗外,“正是因为没有,所以她现在才会这么任性……吃过苦、撞得头破血流,未必不是件好事。你,让人继续跟着早早,行踪要随时报告。”

    “是。”韩希朗点点头,“那,真的要早早离开长夏?”

    韩承毅没有直接回答,“梁隽邦的目的是什么,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至于早早,只有看清这一点,才能够清醒……让你的人守护好早早,不能出错。”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