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隽早 烧伤

    第626章 隽早 烧伤

    梁家本宅。

    梁老夫人端坐在首位,状似不在意的上下打量着站在梁隽邦身边的早早。

    她的眼神很精明,透着一股世故的沧桑感,早早觉得有些害怕,不由握紧了梁隽邦的手。梁隽邦手心紧了紧,抬眼看向祖母,“奶奶,让早早给您请安,我要去公司,早早也还要去上学。”

    梁隽邦拉过早早,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早早点点头,朝梁老夫人微微弯下腰,“奶奶。”

    许久,梁老夫人才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嗯……去吧!”

    梁隽邦和早早都松了一口气,转过身准备要走。可是,他们才一转身,就被梁老夫人叫住了。

    “回来,我是说隽邦可以走了,你……不能走。”

    早早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只是下意识的拉住了梁隽邦,她在梁家唯一能依靠的就是梁隽邦了。

    梁隽邦微蹙了眉,看向祖母,“奶奶,早早还是学生,她还要上课的。”

    梁老夫人勾唇讥诮的笑着,“学生?上课?那她跟你来梁家做什么?”

    “……”梁隽邦怔住。

    梁老夫人冷笑道,“她既然跟你来了梁家,那么就等于默认是我们梁家的人,是你的妻子——丫头,我说的错了没有?”梁老夫人后面这句话,问的是早早。

    “呃……嗯!”早早慌忙点点头,“是,奶奶您说的没错。”

    梁老夫人满意的点点头,朝梁隽邦挥挥手,“隽邦你还有事情要做,你先走吧!你媳妇留下来,我还有很多事情要教她。”

    “奶奶。”梁隽邦迟疑,很不赞同,“您要教她什么?”

    “啧!”梁老夫人已经有了怒意,瞪着梁隽邦,“隽邦,这不是你该管的事,男人有男人该做的事情,家里的小事就不用你操心了。还不走?”

    梁隽邦眉心紧蹙,看着早早很不放心。

    早早见梁老夫人生气了,忙朝梁隽邦挥挥手,无声的动着口型,“你快走啊!我不要紧。”

    “嗯?还不走?”梁老夫人扬声,再次对着梁隽邦。

    早早也朝着他点点头,示意他放心。无奈之下,梁隽邦只好离开了。

    梁隽邦一走,偌大的客厅里,就只剩下梁老夫人和早早。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因素,早早突然觉得家里的气氛变得阴森森的。

    “奶奶,您要教我什么?”早早努力挤出笑容,这个人是隽邦的祖母,为了隽邦她做什么都是愿意的。

    梁老夫人站了起来,淡淡笑着,“你认为呢?你一个千金小姐,会的有什么?我们梁家不比你们韩家,我们家的女人也没有你们韩家的女人尊贵,你给我记清楚了,在梁家,你要学会做所有女人会的一切!”

    “……”早早懵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梁老夫人这话里的意思。

    梁老夫人却高声喊道,“张嫂!”

    “哎,是……老夫人。”一名中年模样的妇人走了过来,束手站着。

    梁老夫人指一指早早,“从现在开始,她就跟着你,你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不要把她当成主人,该她学会的东西,一样一样都给我教好了、教仔细了!”

    “是,老夫人。”张嫂看了早早一眼,轻声说道,“跟我来吧!”

    早早怔忪,梁老夫人这是要她干下人干的活吗?可是,梁家不是分明有下人吗?这是……存心在刁难她?

    “少奶奶?”张嫂在前面催着她,“您快点儿!”

    “……噢。”早早回头看看梁老夫人,她已经转身上楼了。早早一肚子的委屈,也只能尽数吞下。算了,只不过是干活,她不相信自己做不好。

    这一整天,梁隽邦在公司里都魂不守舍的,满脑子想的都是早早现在在做什么、早早怎么样了?祖母会不会为难早早?

    因为太过牵挂早早,不到下班时间,梁隽邦就收拾了准备提前回去。手机却在这时响了,梁隽邦以为是早早,可是掏出来一看,却是付海怡。

    梁隽邦拧眉,迟疑了片刻,还是接了。

    “喂,海怡。”

    “隽邦!”付海怡却在那一头大哭着,“隽邦,我想见你!”

    梁隽邦一惊,付海怡怎么哭了?于是脱口问道,“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隽邦……”付海怡听到梁隽邦这么问,哭的越发伤心了,“我现在在你公司楼下,你在上面吗?”

    梁隽邦拧眉,“你别哭了,我在……你先上来再说。”

    挂上电话没多久,付海怡上来了,冲进办公室,直扑到梁隽邦怀里。梁隽邦来不及推拒,也不忍心,付海怡真的是很难过的样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隽邦……”付海怡一边哭喊着梁隽邦的名字,一边止不住的浑身颤抖。

    梁隽邦只好任由她抱着,等着她慢慢安静下来。

    “海怡,你怎么了?”梁隽邦轻轻拉开她,才发现付海怡脸上有不少淤青。梁隽邦一惊,瞳仁微缩,低声质问,“这是怎么回事?”

    “隽邦!”付海怡一闭眼,眼泪又掉了下来,咬着下唇缓缓说道,“他打我!”

    “……”梁隽邦惊愕,什么?“梅彦鹏?他居然打你?!”

    付海怡点点头,双手紧抱着,眼中透着惊恐,“我没有想到他是这样的人,结婚之前,我只以为他是脾气不好,可是结婚之后,我才发现,他喝了酒就会打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打我了!他昨天喝酒,喝到今天天亮才回来,睡到下午,醒了就开始打我!”

    梁隽邦腾地站了起来,双拳紧握,“你就任由他打吗?没有告诉你父母?”

    付海怡

    第626章 隽早 烧伤

    哭着摇头,“我怎么会没有说?可是,说了有什么用?我们已经结婚了,父母除了让我忍着,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呼!”梁隽邦长吐一口气,拧眉低喝,“忍着?这是什么父母?这种事情怎么忍?他既然是这样的人,以后你还能有好日子过吗?看看你,都被打成什么样了?”

    “呜呜……”付海怡擦着眼泪,看梁隽邦这样着急,心里越发不是滋味,是她选错了,可是现在后悔还有用吗?

    “哎……”梁隽邦叹息着,“你等着,我去拿医药箱。”

    梁隽邦取来医药箱,蹲在付海怡面前,替她处理身上的伤。这么一来才发现,她不止脸上,胳膊上、身上还有很多处,这个梅彦鹏简直不是男人!

    替她处理完伤,梁隽邦的脸色也阴沉到了极点。

    付海怡憋着嘴,低低的说着,“谢谢你,隽邦。”

    梁隽邦沉着脸,不说话,拎着医药箱站了起来。

    “隽邦,对不起。”付海怡拉住了他的衣袖。

    梁隽邦愤然将医药箱掼在地上,朝付海怡低吼,“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帮不了你了!”

    “……对不起。”付海怡咬着下唇,后悔不已,“我知道,当初是我在父母面前说要离开你……对不起,隽邦,我知道那时候是我伤了你的心……”

    “别说了。”梁隽邦闭上眼,不想再提过去的事,“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回家吗?”

    “我……”付海怡期期艾艾的摇摇头,“我不敢回去,我怕他还会打我。”

    梁隽邦胸口一阵憋闷,“那你能去哪儿?”

    “隽邦,你帮帮我,除了你,我没有人可以相信了。”付海怡紧紧拉住梁隽邦,“我那些朋友、还有我们付家的地方,我都不能去,他会找到我的!”

    “那你要我怎么帮你!”梁隽邦瞪着她低吼,“你不要忘了,你现在是梅太太!我帮不了你,你走吧!”

    “对不起……”付海怡静默了片刻,咬着牙站了起来,“那我……我走了,刚才还是谢谢你帮我。”说着,便转过身往外走。

    看着她的背影,想着她那一身伤,还有回去后即将面对的丈夫的殴打——梁隽邦终究不忍心。

    “回来!”梁隽邦蹙眉低喝,“……跟我走!”

    “隽邦!”付海怡欣喜的转过身,仰望着梁隽邦,“我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

    梁隽邦拿上车钥匙,扶着满身是伤的付海怡,驱车前往他在郊外别墅区的一处房产。

    “你暂时住在这里,这里生活用品都齐全,你还需要什么……打电话告诉我,我改天给你送过来。”梁隽邦扶着付海怡在沙发上坐下,把钥匙放到她手上。

    付海怡感激的看着他,点头答应。

    “那我先走了。”梁隽邦抬手看看腕表,时间不早了,本来说要早点回去看早早,现在反而比平时还要迟了。

    “哎,隽邦!”付海怡去拉住了他,“你不……留下来吗?我们一起吃晚饭,好不好?”

    梁隽邦还没答应,手机却又响了起来。这一次,是梁家本宅打来的。

    那一头,传来下人紧张而急促的声音,“少爷,少爷……您快回来吧!少奶奶出事了!”

    “什么?出什么事了?”梁隽邦神色大变,来不及跟付海怡说话,立即站起来狂奔向门外,“早早怎么了——什么?烧伤?怎么会弄成这样?”

    挂上电话,梁隽邦上了车,车速飙到最大,朝着梁家本宅疾驰而去。

    24h0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