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隽早 全部

关灯
护眼
    第629章 隽早 全部

    梅彦鹏也不是吃素的,立即还手和梁隽邦厮打在一起。

    付海怡生怕梁隽邦吃了亏,上前想要拉开梅彦鹏,“你让开,别打他……住手啊!”

    “你给我让开!”梅彦鹏手一扬,便将付海怡掀翻在地。付海怡吃痛的蹙眉惊呼,“啊——”手肘伤立时被蹭破了。

    “海怡!”

    梁隽邦一怔,下手越发狠了。梅彦鹏被他压在身下,没了还手的能力。

    早早左手摁住右手虎口处,慢慢走过去,脚步轻盈听不到脚步声,他们都没有察觉到她是什么时候来的。早早睫毛轻颤,缓缓开口,“住手。”

    梁隽邦扬起的拳头蓦地僵住了,所有人齐齐转过去看向她。

    “早早……”梁隽邦神色一慌,立时收回手松开梅彦鹏站了起来,“你……你怎么来了?”

    梅彦鹏同样也很吃惊,“早早,你……这……”怎么看起来,早早和梁隽邦的关系很不一般?

    早早艰涩的扯了扯嘴角,她是想要努力挤出个笑容来的,可是,她笑起来却比哭还要难看,胸口好像堵了块大石头,她从来没有这样难受过。

    “隽邦,你……在干什么?”

    早早不敢相信,‘金屋藏娇’这种词汇怎么会和梁隽邦扯上关系呢?他喜欢的人,难道不是她吗?

    “我……”梁隽邦懊恼的拧眉,走向早早,“早早,你别胡思乱想,我只是在帮海怡……海怡她——”

    “哼!”

    梅彦鹏在一旁看出大概来了,原来梁隽邦竟然攀上了韩希瑶!不过,被他攀上可不是什么好事。梅彦鹏冷笑着,哼道,“早早,你可别被这个男人给骗了!还是我来告诉你吧!”

    “你给我闭嘴!”梁隽邦焦躁的朝梅彦鹏低吼,他嘴里还能说出什么好话来?

    可是,早早却抬头看向了梅彦鹏,“你说,我听着……”

    “早早……”梁隽邦真是着急了,他没有想到会被早早撞个正着,他虽然是问心无愧,但是难免早早不会胡思乱想。

    “你别说话。”早早拦住了梁隽邦,直视着梅彦鹏,“你说吧!”

    梅彦鹏瞥了梁隽邦一眼,得意的一勾唇,“付海怡是我老婆,我们夫妻之间不过是拌了两句嘴,梁隽邦倒好,把我老婆给金屋藏娇藏到自己的别墅,这是什么意思,还用我说吗?”

    “……”

    早早只觉得胸口‘嘭’的被人猛烈撞击了一下,脚下一片虚浮,险些要摔倒。

    “早早!”

    “早早!”

    梁隽邦和梅彦鹏一起伸手扶住了早早,梁隽邦瞪一眼梅彦鹏,恨到,“松手!”

    “嘁!”梅彦鹏冷笑,“凭什么?我和早早从小一起长大,她得管我叫一声哥,你算她什么人?”

    “我是她……”

    “别说了!”早早厉声吼断了梁隽邦,双眼含泪的看着他,“梁隽邦,你混蛋!”说完,扬起手,狠狠扇了他一耳光!‘啪’的一声脆响,让周遭瞬时安静下来。

    “早早!”

    梁隽邦急急拉住早早,拧眉摇头,“不是,你听我解释……”

    “解释?你不用跟我解释,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应该解释的对象,是梅彦鹏!”早早奋力挣脱梁隽邦,转身狂奔而去。她不能留在这里,她没有勇气面对这一切!

    “早早!”

    梁隽邦随即追了上去,一刻也没有耽误。

    “隽邦……”付海怡见此情形,慌忙也要跟上,却被梅彦鹏拦住了,“你就省省吧!没看出来吗?梁隽邦那个小子心里已经没有你了!你和韩希瑶之间,是个男人也知道怎么选了?!清醒清醒吧!不自量力!”

    深夜,狂风大作,天空突然下起雨来。

    早早不管不顾,一味迈着步子往前奔跑,梁隽邦紧随其后,好几次要拉住她,却都被她逃脱了。

    “早早,小心看路!”梁隽邦急不过,却又实在拿早早没有办法。

    “你走开啊!”早早转过身朝他大吼,挥舞着手臂,“我不想看见你!你走开啊!骗子、混蛋!”她一边说一边往后退,哭着擦眼泪,委屈和心酸一股脑涌上来。

    “早早,别后退了,过来!”梁隽邦把手伸向早早,想要拉住她,“小心后面……”

    可是,早早这时候哪里还听得进去他的话,只一味的哭着倒退,突然脚下一空,发出一声尖叫,“啊——”

    “早早!”梁隽邦扑过去,却也没能拉住早早,她已经一脚踩空了坠落下身后的井洞。

    “啊——”

    早早掉在井洞里,摔的可不轻,梁隽邦趴在洞口听到她的惨叫声,想也没有想就跳了下去。“早早,别怕,我来了……你摔着哪儿了?”

    “嘶……”早早直坠落下来伤着了腿,疼的厉害,直吸着气,却不肯让梁隽邦看,“别碰我!我不要你碰!”

    “早早!”梁隽邦可不由着她,强硬的抱起她,这里这么脏,怎么能让她坐在地上?“别乱动,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还乱动?快给我看看,摔伤了没有?”

    早早这次却是真的生气了,别扭的就是不理他,“都说了不要你碰!你抱过付海怡,就不要来抱我!”

    她嘟着粉唇,委屈十足的样子,看的梁隽邦又是心疼又是心痒。他蓦地的捧住早早脸颊,一言不发的低下头,稳稳的吻住她,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唔……”早早一惊,伸手推拒着,“放……唔……”

    她哪里是梁隽邦的对手?一张嘴就被梁隽邦横冲直撞的闯入了,这下子是彻底沦陷了。气息完全被梁隽邦控制住,倒在他怀里

    第629章 隽早 全部

    没了半点反抗力。

    确认怀里的人不再挣扎了,梁隽邦才结束了这个吻。

    “……”早早睁着大眼睛瞪着梁隽邦,神情是迷糊的。

    梁隽邦却忍不住笑了,“呵呵……傻丫头,胡思乱想什么?真觉得我金屋藏娇?”

    早早粉唇嘟着,嗫嚅着,“不是吗?都被我看到了!”

    “当然不是!”梁隽邦低下头,抵住她的前额,“海怡是被梅彦鹏打了,才会离家出走,我是看她的确伤的厉害,她又不想回家,所以我才把别墅借给她住,我跟她什么都没有。”

    “……”早早现在冷静了些,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真、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梁隽邦感慨的抱住早早,“我都有你了,还会惦记别人吗?对我而言,没有比你更好的……可能你觉得我夸张,但是早早,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你这样爱过我,我有感觉的。”

    一句话,成功让早早嘴角上扬了。

    “那你以后,要是遇到这种事,要告诉我,不许瞒着我。”早早环住梁隽邦的脖颈,提出了要求。

    望进她澄澈的眼底,梁隽邦心上暖意融融,这样单纯善良信任他的早早,他没有理由不爱。

    “来,我们得上去,这里不高,我托着你,嗯?”梁隽邦尝试着把早早托出去,可是,早早的脚扭伤了,根本不能动。

    “嘶……不行,我走不了。”早早无奈的摇摇头。

    梁隽邦无法,只好拉过早早的说环在他腰间,“抱着我,别松开,只是这么点高度,我背着你上去,千万别松开。”

    “嗯。”早早点点头,环住梁隽邦的腰身不放。

    两个人一身泥泞的爬出来,都已是狼狈不堪。梁隽邦故意一松,往地上一趴,“哎哟……”

    “嗯?怎么了?隽邦你怎么了?”早早信以为真,以为他伤着哪儿了,“要不要紧啊?”

    梁隽邦没忍多会儿,便笑了,“呵呵……你好重啊!压死我了。”

    “……”早早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嘲笑自己,扬起手捶他,“讨厌、讨厌死了!敢说我重,我哪儿重了?”

    梁隽邦趁势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开玩笑的,你轻的像羽毛一样……起来,我背你回去。”说着,背着早早站了起来,慢慢往回走。

    雨势减小,细密的雨丝落在两人身上。

    “隽邦。”早早趴在他背上,抿着嘴笑了,“你会这样一直背着我吗?”

    “嗯,当然。”梁隽邦轻笑着点点头,“你还想走?还想换个人背?”

    早早默默抱紧梁隽邦,靠在他耳边低声说着,“隽邦,我只有你了……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全部。你千万、千万……”她没有说完,也不想再说下去了。

    “你也是我的全部。”梁隽邦眨眨眼,眼眶有点酸。

    两道身影,在雨夜里拉长……

    梁家书房里,梁老夫人和梁骆还在商量事情。

    “老夫人,少爷和少奶奶刚才才回来。”

    梁老夫人点点头,看向梁骆,问到,“你有这个把握吗?韩承毅可是让他这个女儿一无所有的出了长夏,你觉得,她当真有这个本事?”

    “是。”梁骆点点头,肯定的回答,“我肯定,只要是为了少爷,那丫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做的。至于韩承毅,他最宝贝的就是这个女儿,他放她出来,无非就是想知道梁家究竟想做什么,那我们就斗上一斗吧!”

    梁老夫人点头应了,“好,明天,等隽邦出门了,我自然会找她!韩家,等着吧!”

    7uLI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