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5章 隽早 倾诉

    第645章 隽早 倾诉

    梁隽邦穿着崭新的制服,躺在椅子上悠闲的很。

    店长横他一眼,“您干嘛来了?干活去!”

    “干什么活?”梁隽邦打了个哈欠,“别吵,昨晚没睡好,让我眯一会儿——”

    店长嘴角抽搐,就知道招惹了个祖宗来。

    过了午后,梁隽邦才似乎是缓过劲来了,两手插在兜里在店里徘徊,不时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心想着,已经下午了,早早怎么还不出门?

    接着又想,就算早早出门,也不见得会来这里。

    眼看着时钟指向四点,梁隽邦丧气的垂下脑袋,看来今天早早是不会来了。

    “啊……”打了个哈欠,梁隽邦开始解制服的扣子,白白在这里耗了一整天,明天再来吧!

    扣子刚解开两颗,店门被推开了,早早纤细清丽的身影出现在了店门口。梁隽邦精神为之一振,迅速将扣子扣好。回头去找店长,低吼道,“快快快,找点活给我干!”

    “呵呵……”店长干巴巴的笑着,祖宗,你现在想起来要干活了?

    苦大仇深的时刻终于要结束了!店长阴恻恻的笑着,“把所有的笼子给我清理一遍!”

    “?!”梁隽邦眼珠子一瞪,臭小子,逮着机会报复他了?“你——”

    ‘找死’两个字卡在嗓子眼没吐出来,因为早早进来了,怀里抱着嘟嘟,正看着他。梁隽邦脸色铁青,硬生生的转为柔和,“好,我这就收拾!”

    撸起袖子,梁隽邦装模作样的开始清理笼子,浓眉立即皱成一团——这味道!

    身后脚步声在慢慢靠近,早早柔声、怯怯的开口,“Berg。你……好忙是不是?”

    “没有。”梁隽邦迅速转过身来,对着早早咧嘴大笑,“我不忙啊!你来了?”

    “嗯。”早早理了理发丝,看梁隽邦戴着手套,“你在打扫笼子吗?你好有爱心呐……”

    梁隽邦弯着嘴角,“没有,我的工作而已——对待小动物,就是要有点爱心,是不是?”

    一旁的店长听到这话,心里简直呕出血来,还有爱心!还有比这家伙更恶心的吗?有爱心不错,不过是对姑娘不是对小动物!

    “你今天怎么来了?是不是嘟嘟有什么不对?还没有到打针的时间啊!”梁隽邦低头看着早早,手上的活早就丢到一边了。

    早早脸上有些发热,垂下眼眸,“我……我想给嘟嘟买点吃的,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挑……我,脑子笨。”

    “胡说!”梁隽邦面色一沉,低喝到,“谁说你笨?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会笨呢?一看就特别聪明。”

    “……”早早先是吓了一跳,眨了眨眼睛,随即笑了,“我……我漂亮吗?”

    梁隽邦弯下腰身,配合着早早的身高,专注的看着她,“对,你很漂亮,没有人跟你说过吗?”

    “嗯……”早早想了想,摇摇头,“没有。”

    “怎么这样!”梁隽邦脸一唬,佯装不高兴,“明明长得这么漂亮,怎么会没有人夸奖呢?我看啊,你身边的人都是笨蛋!都看不到!”

    早早一着急,拽住了梁隽邦,“不不、不是的,他们都,对我很好。”

    “呵呵。”梁隽邦抬手揉揉她的脑袋,“我开玩笑的,我们给嘟嘟挑点好吃的吧?”

    “嗯。”早早脸颊绯红,怎么被他揉了下脑袋心跳就这么快?家里人也没少这样对她啊!还有,Berg长得真好看,那么挺拔,五官也漂亮。

    像这样侧着身子,在货架上选东西,侧影也很好看。

    “这些好不好?”梁隽邦拿了篮子,选了狗粮递给早早看,“嘟嘟还小,这些适合它。”

    “……”早早盯着他看,一时看的出了神,根本没听到梁隽邦在问她什么。

    “早早?”梁隽邦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发呆了?”

    “啊!”早早回过神来,脸颊涨得通红,“好,我不懂,你帮我吧!”

    “好。”

    梁隽邦拎着篮子到前台去打包,用袋子装好,递给早早,“拿好了——”

    早早没有接,低下头去掏钱包,却被梁隽邦一把摁住了,“不用钱,我给嘟嘟买的。”

    “可、可以吗?”早早犹豫,这样总拿不给钱不好吧?

    梁隽邦摇头笑笑,“可以,你给我钱,我会不高兴的。”

    “噢,谢谢。”早早抿着嘴笑着,接过袋子。

    可怜的冤大头店主,在一旁抽着嘴角!又不给钱,凭什么不给钱?那都是进口狗粮,贵着呢!必须用眼光杀死这个祖宗!

    梁隽邦横他一眼,低声说到,“行了,别摆脸色,回头多少钱,我一起算给你——”一边说,一边送早早出门。

    可是,早早却站在门口停下了。

    “怎么了?”梁隽邦疑惑不解。

    “我……”早早指指门外,“司机送我来,我要等人……在这里等,可以吗?”

    梁隽邦抬眼往外面看了看,长夏的车子还停在门口,不过早早却是一个人进来的,“你自己来的?没有家里人陪?上次陪着你的男人呢?”

    “我男朋友,耀辉。”早早纠正梁隽邦,“有名字的。”

    “噢……耀辉。”梁隽邦心上一酸,知道他是你男朋友,有必要这么强调吗?

    看他脸色突然不好了,早早有些心慌,“生气了?”

    “没有。”梁隽邦强自笑笑,他哪是生气?分明是吃醋。“你是要在这里等他来接?”

    “嗯。”早早点点头,“耀辉下班,给我电话。吃饭、约会。”

    梁隽邦的语气越发酸了,“行,你就在

    第645章 隽早 倾诉

    这等吧!到那边坐着等。”虽然心里酸的要命,但对早早却还是要面带微笑。他带着早早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坐下,却发现早早似乎不太高兴。

    她耷拉着脑袋,抱着嘟嘟,兴致没有刚才好了。

    “怎么了?男朋友要来接,不开心吗?”

    早早茫然的摇摇头,“不知道。”

    “嗯?”梁隽邦诧异,“不知道?什么意思?”该不会是雷耀辉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对早早不好吧?

    “他对你不好?”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梁隽邦当即蹦了起来,“他不会欺负你吧?”

    这很难说啊,早早现在这个样子,时刻需要人照顾,雷耀辉那种富家子弟嫌弃她、不耐烦也是很有可能的,顿时,梁隽邦不淡定了。

    “没、没有啦!”早早慌忙摇头否认,“耀辉,很、很好的。”

    “……”梁隽邦一口气憋住,诧异的看着早早,“那你怎么不开心?”

    早早抿着嘴,犹豫了片刻,这些话,一直藏在她心底,她都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因为脑子里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也不敢轻易把心事告诉别人。

    可是,此刻却很想告诉梁隽邦。

    “我……”早早鼓起勇气,缓缓说到,“我病了。”她指指脑子,“这里,和以前不一样了。家里人,耀辉,都很好。”接着,她又指指胸口,“可是,这里……很,不安。”

    梁隽邦眼眶一酸,立时蹲在了早早面前,拧眉神色复杂的看着她。

    “怎么会这样?”

    早早还没继续往下说,眼泪就先掉了下来,“我,不知道。话,说不好。事情,也做不好。好像,忘记了很、很重要,很重要的事。难过……”

    “早早!”

    梁隽邦薄唇轻颤,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你忘记的是我!是我让你这么难过!

    “耀辉,很好,可是……不敢说、不想说。”

    早早说的不明不白,可是,梁隽邦听到清清楚楚。早早的记忆缺失了,虽然身边的人都极尽全力对她好,可是,她很没有安全感,心里的话不敢对任何人说,只能藏在心里。

    “早早。”

    梁隽邦犹豫着握住她的手,小心翼翼的捧在掌心,“如果,你信任我,可以告诉我,说给我听。”

    “真的吗?”早早挂着眼泪笑起来,“可是,我笨……”

    “胡说!”梁隽邦伸手捏捏她的鼻子,“再这么说,我生气了啊!你很聪明,非常聪明。你不要着急,说不好,就慢慢说,做不好就慢慢做,我很有耐性……”

    “嗯!”

    早早展颜而笑,朝梁隽邦伸出手,“拉钩钩,拉了钩钩,我们就是好朋友了,好不好?”

    “好。”梁隽邦哽咽,勾住了早早的小指。“我们交换号码吧!以后你要是找我,我又不在店里,你可以给我打电话……这个会吗?”

    “会的。”早早急忙点头,从包里掏出手机递给梁隽邦,“我已经学会了。”

    梁隽邦眼眶酸胀的厉害,接过手机匆忙输入了自己的号码,备注姓名自然是Berg。刚输完,手机便响了,是雷耀辉打来的。

    早早忙接过,“喂,耀辉——嗯,在宠物医院,好,我不动。嗯,拜拜。”

    看她打完电话,梁隽邦心头空落落的,原来早早属于别人,他会是这种感觉!这么难受,如同被人剜去了心肝。

    “你男朋友要来了,我就不陪你了,还有很多事要做。”

    早早舍不得,但却不好拦着他,“那你忙吧!我……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梁隽邦最后看了她一眼,点头答应,“好。”

    81dx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