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 隽早 祈祷

关灯
护眼
    第649章 隽早 祈祷

    “早……”

    杭宁黛微张着唇瓣,没能完整喊出早早名字,因为眼前的情形太让她震惊了。早早竟然和个男人抱在一起?杭宁黛默默的走近,终于看清了男人的样子。

    “啊——”

    杭宁黛吓的惊呼,下意识的往后倒退了两步,捂着嘴指着梁隽邦,“你、你、你……”

    她当然是认得梁隽邦的!这个人,不是已经离开帝都了吗?怎么会突然又出现了?还、还和早早在一起?这要是被家里人知道了,那还了得?

    梁隽邦和早早闻声同时抬头看向杭宁黛,梁隽邦心惊,而早早却是一脸茫然。

    “宁黛,你来了。”

    “你……”杭宁黛还在震惊中没缓过神来,指着梁隽邦说不话。

    早早看看杭宁黛,又抬头看看梁隽邦,疑惑的问道,“Berg怎么了?宁黛你干嘛瞪着他?”

    “什么?你叫他……”杭宁黛眼睛越瞪越大,这是什么情况?

    早早疑惑的重复,“Berg啊!Berg就是Berg嘛!”

    杭宁黛移过视线,瞪着梁隽邦,眸光带着质问的意思——这怎么回事?

    梁隽邦扯扯嘴角,上前两步自我介绍,“你好,我叫Berg,在这家宠物医院做事,也是……早早的朋友。”

    “哈?”杭宁黛诧异不减,脑子里乱成一团,“你——”她实在是语塞,曾经她甚至称呼他为姐夫,可是现在,这个‘姐夫’却是全家人的公敌!

    “Berg?”杭宁黛吐出口气,什么鬼?

    梁隽邦看了眼早早,闻声说到,“一会儿嘟嘟打完了针,还要修剪一下皮毛,很有意思的,你进去看看?”

    “噢,好啊!”早早没有多想,乖巧的点点头,往里面去了。

    “哈!”杭宁黛面上凶色毕露,毫不客气的朝梁隽邦吼道,“你想干什么?”

    梁隽邦淡淡一笑,“我不想干什么,如果我想做什么,那么现在早早就会知道我是隽邦,而不是什么Berg。”

    “所以我才问你,为什么变成什么Berg出现在早早面前?!”杭宁黛和早早姐妹情深,态度极为恶劣,“早早已经很可怜了,你看到了,她很脆弱的,失恋这种事她都接受不了,你别再伤害她了!”

    梁隽邦垂下眼帘,苦涩的笑笑,“也许你不信,可是,我从来没想过要伤害她,你以为她变成这样,我很好受吗?”

    “这……”杭宁黛怔住,看他的神情的确是很忧伤。

    “我拜托你一件事。”梁隽邦期盼的看向杭宁黛。

    “我不会答应的!”杭宁黛听也不听就拒绝了,“早早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梁隽邦轻笑着摇摇头,“我只是想拜托你,不要把我是梁隽邦的事情告诉早早——至于你要不要把我的行踪告诉韩家,我一点也不在乎。”

    杭宁黛怔住,他的要求竟然是这个?难道他不希望早早记起他来?

    “我知道,她就要订婚了。”梁隽邦一字一句的说着,心头没有伤口,但是血确实在往下滴,“雷耀辉,很好——他的确比我更适合早早,早早跟他在一起,是对的。”

    “……”杭宁黛彻底呆住,她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这个人为什么让她有想哭的冲动?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明明是他把早早害的心因性失忆,为什么会觉得他也很可怜?

    “如果真有上帝……”梁隽邦哽咽,“我希望它保佑早早永远都不要想起我,那样,她就不会想起曾经有多痛苦。”

    “啊……”杭宁黛捂住唇瓣,太过震惊。

    “我走了。”梁隽邦强自笑笑,“再见。”

    看着他远走的背影,杭宁黛心中五味杂陈。这个人,真的像大家说的那么可恶吗?为什么,她觉得好像不是这样?如果是演戏,那他也演的太逼真了。

    “好啦!”

    早早抱着嘟嘟从里面出来了,开口就找梁隽邦,“Berg……Berg呢?”

    “他……”杭宁黛支吾着,“他刚才接了个电话,有事先走了。”

    “走了啊!”早早眼神一暗,很失望,怎么就走了呢?还没有说再见。“那……我们走吧!”

    杭宁黛上前挽住早早,试探着问道,“早早,你很喜欢这个Berg吗?”

    “嗯。”早早毫不犹豫的点点头,“Berg很好,很有耐心,也知道我喜欢什么……”

    看她这样,杭宁黛越发觉得心惊,没忍住问道,“早早啊,你把他说的这么好,那他和耀辉哥哥,你觉得,谁更好啊?”

    “……”早早一愣,被问住了,神色茫然,“Berg和耀辉,嗯……不一样的。”

    “怎么不一样?”杭宁黛追问,隐隐有些着急。

    早早抱着嘟嘟,答不上来,“我……不知道,但是,就是不一样。”

    杭宁黛怔忪,即使早早不记得梁隽邦了,可是在她心里,他依旧是不一样的。今天见过梁隽邦的事,该不该告诉家里人?梁隽邦怎么看也不像是要伤害早早……杭宁黛暗自做了决定,还是不要说了。

    早早要订婚的消息,让梁隽邦消沉了不少,接连两天他都没有去宠物医院。他把自己关在家里,想了很多事。第三天一早,收拾整齐,出了家门。

    梁隽邦去的地方,是总统府。

    报上‘火狼’的名号,顺利进入了总统府前院,梁隽邦在议事厅收到接见。

    “梁先生请,总统正在内室议事,您请稍等。”

    “好。”梁隽邦点点头,神色肃然。

    等了有一会儿,内室的门打开,有人走近梁隽邦,

    第649章 隽早 祈祷

    领着他往里走,“梁先生,总统有请——您这边请。”

    “多谢。”

    跟着侍从,梁隽邦进入了内室。内室里很安静,除了梁隽邦之外,就只有杭泽镐和韩希茗。

    看到韩希茗,梁隽邦微微一怔,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但随即便释然了,杭泽镐已经有下野的念头,那么就意味着韩希茗即将上任,在这里见到他,再合理不过。

    “总统。”

    梁隽邦施施然弯下腰恭敬的行礼。

    “火狼。”

    杭泽镐微微一笑,虚扶了他一下,“不必多礼,作为你唯一的上级,我上一次见你,你才十几岁,现在已经这么大了。呵呵……虽然一直没有见到你,但是你给‘火狼’这个两个字增添了不少光彩,你绝对对得起我当年亲自为你起的代号。”

    “谢总统夸奖。”梁隽邦微微颔首,不卑不亢。

    “嗯。”杭泽镐点点头,指指韩希茗,“这位你想必听说过了,韩希茗,下一任总统继承人。”

    “是。”梁隽邦看了眼韩希茗,点头行礼,“少总。”

    韩希茗淡扫眉眼,“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梁隽邦会心的微笑,同为杭泽镐培养的栋梁,梁隽邦和韩希茗当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他们也曾在一起秘密受过训练,可以说,梁隽邦就是杭泽镐一手为韩希茗培养的左膀右臂。

    私下里,他们虽然没有过什么交流,可是却是知道彼此的存在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一次在韩希朗的私人游艇上,梁隽邦会区分出韩希朗和韩希茗兄弟俩的原因。

    ——同样的,这也是为什么那一次在江边,韩希茗会阻止韩希朗打梁隽邦的原因。

    “呵呵。”杭泽镐在一旁欣慰的笑着,“好、很好,你们都是很优秀的年轻人,将来就要靠你们了。火狼,将来希茗需要你好好辅佐,你要成为他的心腹。”

    梁隽邦面上无波,垂下眼睑沉默着。

    “你既然来总统府,那就是来报到了,怎么样,休息够了,可以上任了?”杭泽镐期待的看着梁隽邦,“那正好,希茗也正在着手接班,你们可以好好磨合磨合。”

    “……”梁隽邦薄唇开合,“总统。”

    “嗯?”杭泽镐微怔,看他神色不对,“你还有什么问题?”

    “我……”梁隽邦犹豫了片刻,看了看韩希茗,“我想,我不适合留在总统府工作,您还是给我外派任务吧!”

    一言既出,杭泽镐和韩希茗都愣住了,梁隽邦怎么会提这样的要求?‘火狼’再怎么神通,名号再如何响亮,那也是个间谍,谁不想进入中枢组织,有更好的将来?

    “给我个理由。”

    杭泽镐面色沉下来。

    “我……”梁隽邦顿了顿,“很抱歉,是因为一些私人原因。”

    “什么?”杭泽镐震惊,有些恼怒,“火狼,你不是个新手了,你在系统里做了这么多年,你是我当年一眼看中的人,你从来也没让我失望过,今天你竟然说出这么不专业的话来?”

    “很抱歉。”梁隽邦站的笔直,但态度很坚决。

    “你……”杭泽镐真动气了,“现在没有外派任务给你,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回来辅佐好少总!”

    梁隽邦唇线紧绷,不发一言。

    “你!”杭泽镐瞪他一眼,吼道,“你倒是说话啊!还摆起架子来了?培养你出来容易吗?由不得你耍性子!私人原因,真是可笑、荒谬!”

    韩希茗拦住杭泽镐,“外公,您别动气,我想再给他点时间想想吧!火狼大概还没休息好,现在还不着急,再让他想想。”

    梁隽邦依旧沉默,杭泽镐气闷,只好吼道,“出去!给我回去好好把你的私人原因给我处理了!没解决就不要来这里耍性格!还站着干什么?出去!”

    “是。”梁隽邦垂下眼,低下头行了礼,默默退了出去。

    韩希茗看了他一眼,随即追出门。

    81dx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