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 隽早 混蛋

关灯
护眼
    第651章 隽早 混蛋

    电话很快接通了。

    “喂,早早”

    听到梁隽邦的声音,早早委屈的哭诉,“berg,嘟嘟嘟嘟”看着地上那一团血肉模糊,她实在是没法将事实说出来。

    “早早,你妹妹在你身边是不是”

    梁隽邦的声音给了早早很安稳的力量,早早挂着眼泪,疑惑的点点头,抬头看看杭宁黛,“嗯,是。”

    “你乖,让你妹妹接电话。”梁隽邦柔声哄着早早。

    “噢。”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可是早早出奇的听梁隽邦的话,把手机递给了杭宁黛,“宁黛,berg要你听电话”

    “嗯”杭宁黛眨着眼,茫然的接过手机,“喂,我是杭宁黛”

    “嗯,你现在带着早早过马路,我在婚纱店旁的咖啡厅里。”梁隽邦嘱咐着,“告诉早早我在这里等她,别让她哭了麻烦你了。”

    杭宁黛吃惊的抬起头,看向婚纱店的方向,梁隽邦竟然就在这里

    “早早,起来,berg来了,你乖乖的、不要哭、不要说话,我带你去见他,要是被小姑知道了,就见不到他了噢”杭宁黛扶着早早起来。

    “噢。”早早听到berg,随即擦了擦眼泪,可是还有些犹豫,“但是嘟嘟”

    “走吧”

    杭宁黛感觉自己成了梁隽邦这头的人,提心吊胆的带着早早走向婚纱店旁的咖啡厅。

    “早早”

    梁隽邦已经在门口等着她,手里还抱着嘟嘟

    “嘟嘟”早早惊喜交加,冲过来抱过嘟嘟,仰头看着梁隽邦,“为什么、为什么嘟嘟,嘟嘟不是怎么在这里”

    梁隽邦看她笑了,大大松了口气,“被撞的不是嘟嘟,只是很像。你看”他拉过嘟嘟脖颈间的狗链,指着上面的金属牌,“上面还有嘟嘟的名字。”

    “嗯”早早看清楚了,破涕为笑,“吓死我了。”

    “傻丫头。”梁隽邦垂眸看着她,眸光里净是疼惜和溺。即使是杭宁黛,也能明显的感觉出来,这个人是真的喜欢早早的。

    杭宁黛看向梁隽邦,“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不是跟着我们”

    梁隽邦没有正面回答,算是默认了,“我就快离开帝都了,就这段时间,我想多见见她你放心,我真的什么都不会做,如果我要做什么,有的是机会。”

    早早抱着嘟嘟,疑惑的看着他们,“你们在说什么听不懂。”

    “呵呵。”梁隽邦勾唇暖笑,“没说什么,你们快回去吧韩太太还在婚纱等着你们,出来这么久,她会担心嘟嘟很调皮,把它看好了。”

    早早嘟着嘴,不舍得。

    杭宁黛秀眉微蹙,拉着早早,“走吧,小姑该着急了。”

    “噢。”

    深深凝望之后,杭宁黛拖走了早早,梁隽邦始终保持着微笑,面部神经几乎麻痹。

    从咖啡店出来,梁隽邦站在婚纱店门口,透过落地玻璃窗,能看到早早在里面试礼服。早早身材高挑,穿着礼服就像画上走出来的公主。

    “呵”梁隽邦凄迷的笑着,不是像,早早就是公主,这一点他五岁那一年第一次遇见她就知道了他曾幻想着早早会穿着婚纱嫁给他,可是幻想最终也只是幻想。

    转身离开,梁隽邦在夜色喝的酩酊大醉。

    职业要求,他很少让自己喝的这么醉,因为一时的意识不清很可能就会导致任务失败或是身份露。但今天他太难受了,即使是火狼,也有神经脆弱的时刻。

    摇摇晃晃的掏出钥匙开开门,梁隽邦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隽邦”

    付海怡听到动静,从里面走出来扶住他。“你怎么了怎么喝的这么醉”

    “嗯”梁隽邦扶着额头,视线有些模糊,“没事,我没醉你不用管我”

    “隽邦”付海怡拧眉,扶着他低喝到,“你这是干什么啊是为了韩希瑶吗你还在想着她不值得的报纸上都已经登了,她马上就要和雷家公子订婚了,你们没可能了”

    梁隽邦一下一下敲击着胸口,五官纠结很是痛苦,却说不出话来。

    “我我”

    “隽邦”付海怡眨眨眼,睫毛湿了。她和梁隽邦在一起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狼狈、失魂落魄的样子。“你不要这样,这都是命中注定,强求不来的,你接受现实吧”

    “现实”

    梁隽邦挥起手臂将付海怡一把推开,醉眼朦胧,笑容苦涩,“现实是,她在我心里,但是我却不能让她知道因为我松手了我竟然松手了,我亲眼看着她掉下江,我没资格告诉她”

    “隽邦”付海怡怔忪,伸手想去扶他。

    “你别碰我”

    梁隽邦躲开她,“我自己可以走,你回去吧”

    付海怡咬紧牙关,呆呆的站着。

    梁隽邦兀自往前走,扶着楼梯扶手,没走两步,膝盖一软整个人往前一扑,咚的一声倒在地上。

    “隽邦”付海怡吓了一大跳,赶紧上前将他扶起来,“隽邦,你怎么样了醒醒啊,隽邦”

    梁隽邦已经醉的不省人事,满身的酒气,人也很不舒服。

    “起来,隽邦别在地上睡,我扶你回房。”付海怡吃力的拉起梁隽邦,费了半天工夫才将他扶到房间的上躺下。她刚要起来,却被梁隽邦抱住了。

    付海怡心头一凛,身子僵住了。

    梁隽邦抱住她不放,如诉如泣的靠在她耳边喃喃,“早早,别跟雷耀辉订婚好吗我是隽邦啊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小哥哥啊我五岁就认识你了,那时候你才一岁,你好可爱从小到大都是”

    付海怡趴在他胸口一动不动,心里满是震惊,她从来不知道原来梁隽邦和韩希瑶竟然有这样的渊源。

    “早早”梁隽邦滚烫的气息在付海怡耳边萦绕,“早早,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原来,不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真的会生不如死”

    他的手臂在不断收紧,将付海怡一寸寸嵌入怀中。

    付海怡心跳急速加剧,她低头看着梁隽邦,伸手描摹着他俊挺深刻的五官。有着混血血统的梁隽邦无疑是英俊的,加上他出众的男子气概,正是他魅力所在。

    “隽邦,我是早早”付海怡心一横,将梁隽邦反抱住。这不能怪她,是梁隽邦先抱住她的。

    梁隽邦两眼直勾勾的看着付海怡,掌心托住她的后脑手,慢慢推向自己,四瓣唇即将要贴上,付海怡缓缓闭上眼等着那一刻的到来。然而

    “不、不行。”梁隽邦猛的推开了付海怡,用手臂挡住了眼睛。

    付海怡惊愕,他竟然推开了她,难道他还没醉,知道她不是韩希瑶

    梁隽邦其实并没有醒,他的确是把付海怡当做了早早。

    “不行的”他挡住眼睛,喃喃道,“你就要和雷耀辉订婚了,以后还要结婚,我不能对你做这种事雷耀辉会嫌弃你,我不要你被嫌弃,你是宝贝我的宝贝”

    此时此刻,听到这样的话,付海怡的震惊岂是言语可以形容梁隽邦对韩希瑶的感情竟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他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愿意做出一点让韩希瑶为难的事情来

    付海怡别过脸,心中阵阵发凉,眼泪掉下来。她自认,即使是当初他们在一起,梁隽邦也不曾对她用情至此

    “早早,宝贝”

    梁隽邦闭上眼,慢慢睡熟了。付海怡擦干眼泪,去浴室拧了毛巾出来给他擦脸,“隽邦,你这是何苦只要你愿意,多少个韩希瑶都会心甘情愿跟你的。”

    破晓,天将明

    宿醉,醒过来,梁隽邦缓缓睁开眼,只觉得头痛欲裂。想要起来,却发现胸口压着什么。低头一看,顿时惊醒怀里躺着的竟然是付海怡

    他这么一动,付海怡也醒了。

    “嗯”付海怡揉着眼睛,微笑着,“醒了头疼不疼你昨晚喝的太多了。”

    梁隽邦蹙眉看着她,喉间喉结略一滚动,“我、我们”他们这样相拥在一起醒过来,昨晚他又喝多了,由不得他不往那方面想,心中疑惑丛生。

    “我们怎么了”付海怡反问,大概猜到了他的想法。

    “没什么。”梁隽邦急促的摇了摇头,他不想问、不敢问。如果他真的和付海怡怎么样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心里惦记着早早,此生怕是没法对另外一个女人负责。

    付海怡心一沉,扯了扯嘴角,“起来吧”

    说着,掀开被子下了,脚下发软险些摔倒。

    “小心”梁隽邦眼疾手快的扶住她,“你没事吧”

    付海怡摇摇头,推开梁隽邦,“我没事,昨晚有点累。我去给你做点吃的,你收拾好下来吧”

    看着付海怡的背影,梁隽邦惊出一身冷汗,她的话暗示的太明显了他当真是

    梁隽邦烦躁的扬起手,狠狠捶在面上,“梁隽邦,你真是混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