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隽早 剜心

    第652章 隽早 剜心

    餐厅里,付海怡把早点端了上来,没有看梁隽邦。

    “洗漱好了过来吃吧”

    “咳。”梁隽邦觉得嗓子有点痒,不太敢看她,别扭的拉开椅子坐下。

    气氛太过沉默,尴尬的有些诡异。

    “那个”梁隽邦想找话说,试图缓解这种尴尬,“你昨晚一直在这里,孩子谁照顾”

    付海怡顿了顿,解释道,“有保姆照顾我本来是想走的,可是你那样,我根本没法走。”

    梁隽邦语滞,恨不能扇自己一耳光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咳咳吃东西、吃东西。”

    “隽邦”付海怡突然叫了他一声。

    梁隽邦吓了一大跳,惊呼道,“干什么”

    付海怡怔忪,随即扯了扯嘴角。她本来是想说清楚,他们昨晚其实根本没发生什么。梁隽邦这样,显然是误会了。可是,他这种如同被蛇蝎缠住的态度刺伤了她

    她就这么让他难以接受吗再怎么说,他们也曾经是对恋人。

    转瞬间,付海怡改变了主意,“没什么,吃吧”

    梁隽邦惊出一身冷汗,心跳剧烈。吃着早餐,却如同嚼蜡。他真是不该喝酒的果然组织上严令禁止酗酒是有道理的,酒精这种东西只能坏事

    用过早餐,付海怡把厨房里收拾好,拿起手袋要走了。

    “我回去了。”

    梁隽邦双手插在口袋里,讷讷的点头,“嗯。”

    “我已经和家里人联系了。”付海怡想了想,说到,“像你所说的,我总是逃避也不是办法,家人终归是家人,还有梅彦鹏他始终是孩子的父亲。”

    梁隽邦有些吃惊,没想海怡突然想通了。“这是对的,你应该这么做。”

    “嗯。”付海怡抿起嘴角笑着,“我走了如果顺利,我想我以后不会再来麻烦你了。”

    看着她转过身往玄关外走,梁隽邦薄唇微张,很想叫住她,问一问昨晚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终究还是没有这个勇气。他很怕,真的是怕。

    他曾发过誓,这辈子要为早早守着可是他果然是不可靠的

    “梁隽邦,我看不起你”梁隽邦紧握拳头,一拳砸在墙壁上,指节磨破,鲜血渗出来,沾染了雪白的墙面。

    帝都酒店,七星级规模,隶属ds旗下。本城韩家小姐韩希瑶和雷家小公子雷耀辉的订婚宴,便是在这里的a级宴客厅里举行。即使只是订婚,那也是盛况空前的。

    仪式还没有开始,宴厅里却已是热闹非常。

    梁隽邦很早就到了,一身合身的银灰色arani西服包裹住他俊逸挺拔的身姿,颈间系着金丝领结,头发也精心打理过。他这副样子,大有盖过新郎风头的意思。

    的确,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他已经失去早早了,这么点小情绪还是可以有的吧

    “嘿”

    肩上被人轻拍了一下,梁隽邦诧异的转过身,是杭宁黛。

    杭宁黛看着他浅笑,“你是来喝喜酒、送祝福的,不是来捣乱的吧”

    “嘁”梁隽邦斜勾唇角,“那不一定”他指了指暗藏在四处的黑衣保镖,“我建议你现在就通知他们把我抓起来,否则我真的会抢新娘。”

    “哈哈”杭宁黛大笑,“你这个人其实真不错。”

    梁隽邦眼神一暗,“不错是大错特错吧”

    杭宁黛的笑容收住,神色肃然,“你真的不抢新娘”

    梁隽邦一挑眉,不明白她的意思。

    “这个”杭宁黛靠近梁隽邦,小声说到,“你也看到了,上次她只是丢了嘟嘟,都能伤心成那样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究竟怎么回事。但感情这种事谁对谁错怎么说的清楚我只知道,不管是记得你的早早,还是忘了你的早早,都一样需要你。”

    梁隽邦难得露出真心的笑容,由衷说到,“谢谢,谢谢你跟我说这些。即使我不跟早早在一起,只要她有需要,我还是会随时出现。”

    杭宁黛怔愣,不解的看着梁隽邦,“什么意思”

    梁隽邦看向楼上,休息室的门紧闭着,他根本就看不到早早。“没什么特别的意思,你快走吧,你和我站在一起,很快就会有人注意到我,我会被赶出去的。”

    说着,转过身主动远离了杭宁黛。

    杭宁黛没空多想,仪式就要开始,她得去陪着早早。

    订婚仪式如时举行,早早身穿杏色拖地礼服,头上戴着钻石王冠,挽着雷耀辉的胳膊走出来。

    底下立时响起阵阵掌声,赞叹着,“真是登对的一对金童玉女啊”

    “雷家小公子好福气啊,这娶了韩家小姐,以后前途无量,韩承毅疼女儿可比儿子还紧张”

    梁隽邦混在人群里,听着这些话,酸胀、苦涩,继而麻痹,但即使是这样,还是会觉得痛。眼前视线模糊,他想象着站在早早身边的是自己。

    早早那么小、那么可爱,战战兢兢而又羞涩无比,抬起头来用小鹿般的眼神看着他

    雷耀辉牵着早早,两个人相对而站,雷耀辉抬起手,捧住早早的脸,在她额上落下一吻,想了想,又在脸颊上落下一吻。底下顿时沸腾了,“雷少爷这是爱不释手啊”

    “新娘脸红了,哈哈”

    咔嚓一声,梁隽邦手里的杯子被生生捏碎了,但在喧闹的人群里,并没有人在意到。梁隽邦目眦欲裂,转过身挤出人群,他快要透不过气来了。

    “哈啊”

    梁隽邦站在走道上,扶着墙壁捂着胸口,疼痛无比。真是奇怪,他并没有心脏病,可是居然会痛的喘不过来气

    “你没事吧”

    杭宁黛默默的走到他身后,在这里她大概是唯一关心他的人了。她抽出纸巾递到他面前,“你流了好多汗,擦擦吧”顿了顿,又说到,“这么辛苦,真的不要紧吗”

    “没事。”梁隽邦摇摇头,看向杭宁黛,“你能帮我个忙吗”

    “这”杭宁黛犹豫,但最终答应了,“你说吧”

    梁隽邦忙道谢,“谢谢你我想单独见早早一会儿。”

    这个要求并不容易,杭宁黛思忖了片刻,“好,一会儿早早会进去补妆,到时候我陪她,你事先在里面等着,我会想办法把人都支开,但不能太久。”

    “谢谢你。”梁隽邦露出了一丝真挚的笑意。

    “哎,我也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啊算了,跟我来吧”

    中间休息时,杭宁黛带着早早去补妆,她把所有人都支开了,“你们都先在门外等着,我要帮小姐整理一下礼服”

    “是。”

    杭宁黛紧张的推着早早进了休息室,紧张兮兮的把门关上,四处打量着,小声问到,“berg、berg在哪儿呢”

    “嘘,我在这儿”梁隽邦从窗帘后面闪了出来。

    “berg”早早欣喜的大叫,梁隽邦急忙伸手捂住她的嘴,朝她摇摇头,“别这么大声,被外面人听到就不好了,知道吗”

    “嗯”早早不明白为什么,但却很听话。

    梁隽邦看向杭宁黛,杭宁黛自觉的站在门口背过身去,“你们说吧我站门口,帮你们把风”说着走到门口,再不往后看一眼。

    “早早。”梁隽邦搭住早早的肩膀,上下打量着她,藏着浓烈的爱意,“你今天真漂亮”

    被他这样盯着看,早早羞红了脸,两个人相对凝望的样子,仿佛他们才是今天的主角。

    “早早,我以后不能来看你,我给你个号码,记着,如果有事需要我,就打这个号码。”梁隽邦事先有准备,掏出笔拉过早早的手,在她掌心写下一串数字。

    这个是他工作时用来联络的号码,即使别的号码会变,但这个号码永远不会变。他这么做,是违反纪律的,但为了早早他什么都不在乎。

    “好了,我要走了。”梁隽邦深深看了早早一眼,如剜心般疼痛。

    “等等。”早早拉住梁隽邦,“你要去哪儿啊我舍不得你走”

    梁隽邦情难自持,俯身将早早抱进怀里,亲吻着她的发鬓,想了想刚才雷耀辉吻她的样子在她额头和脸颊上又分别落下一吻。早早心跳如鼓,这感觉好奇怪啊

    刚才耀辉也有这么吻她,可是她没有什么感觉呢为什么berg吻她,她会这么心慌但这感觉很舒服。

    早早情不自禁的抬起手抵住梁隽邦的胸膛,眸光中爱慕那么明显。

    “呵呵”梁隽邦强作欢笑,“早早是真的长大了,都订婚了。以后,就要和别人一起度过了。早早,你记住,不管这辈子你是谁的,我都是你的”

    早早浑身一震,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却莫名的流下眼泪来。

    外面有动静了,杭宁黛着急的转过身来,催促道,“好了没有小姑好像带着人来了”

    梁隽邦点点头,最后看了早早一眼,“早早,祝你幸福。”说完,展颜一笑,双脚踏上窗台,闪身不见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