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隽早 徇私

关灯
护眼
    第653章 隽早 徇私

    雷耀辉从会议室出来,神色有些凝重。

    “耀辉。”早早站起来,怯怯的朝他挥挥手。

    他们约好了要一起吃饭的,司机送了早早来,她在办公室等了他好一会儿了。

    雷耀辉抬起腕表看了看时间,犹豫了片刻,拧眉说到,“早早,我今天有点事,恐怕不能陪你要不,打电话给宁黛,让她陪你好不好”

    早早倒是并没有失望,疑惑的问雷耀辉,“你怎么了出事了吗”

    “嗯。”雷耀辉低声沉吟,“有点麻烦最近可能都有点忙,没有太多时间陪你,你不要生气,找宁黛好不好”

    早早摇摇头,“没关系,你做事要紧,我没有人陪也不要紧,不用找宁黛,她要念书,司机让司机送我回去就好了。等你有时间,再给我打电话吧”

    “好。”

    雷耀辉为公事缠身,没有太多的精力在意到早早,吩咐了司机送她回长夏便没再过问。

    可是,一上车,早早便吩咐司机,“去物医院。”

    “小姐,不是没有带嘟嘟吗”司机觉得疑惑。

    “我”早早眼珠子转了转,“我给嘟嘟买点零食。”她哪里笨了脑子分明转的很快。

    “是,小姐。”

    司机把早早送到了物医院,她自然是来找梁隽邦的。但是,梁隽邦并不在店里。早早看了一圈,只有店长和两个职员在忙碌,顿时失落的低下头。

    “哟,是你啊”店长看到了早早,笑着走上前来和她打招呼,“你自己来了嘟嘟呢”

    早早和不熟的人,还是很拘谨的,“我我,berg呢他不在吗”

    “嗯”店长扬声反问,“你还来这里找他怎么,他没告诉你吗他不在这里做了,以后恐怕都不会再来了。”

    早早眼神瞬间暗了下去,她知道,berg的确告诉过她很多次了,可是她的脑子不够用,直到此刻在这里见不到他,才意识到,berg是真的走了。

    “谢谢,我走了。”早早礼貌的道了谢,耷拉着脑袋往外走,没什么精神。

    “哎”店长开口,没来得及叫住她,感慨着,“奇了这俩怎么回事怎么看都是郎有情妾有意,这么着是何必”他一边感叹,一边掏出手机来给梁隽邦打电话。

    “你最好有正事说”梁隽邦劈头盖脸朝着他就是一顿吼,“这是工作号,本人还在休假,你这么做是违反纪律的”

    “哎哟,吃了”店长嬉笑着,“为了韩希瑶算不算正事啊”

    梁隽邦口气立马变得不一样了,紧张起来,“早早她怎么了”

    “不知道啊我只知道她来找你了,身边既没有未婚夫也没有表妹,而且也没有等着人来接,就这么走了,是不是挺奇怪的”店长如实以告,“我只负责告诉你这些,管不管随便你啊再见,领导。”

    手机里传来忙音,梁隽邦握着手机陷入思索。他是总统府间谍中的头号,最擅长的便是从蛛丝马迹中推测出缘由。根据刚才同伴说的话,梁隽邦猜测,“难道是雷耀辉有什么事”

    事实证明,他的敏锐度和直觉都是超准的。

    运用他手里的关系网,梁隽邦很快知道,雷耀辉的确是遇上麻烦事了。

    雷耀辉家里是从商,既然是从商,就会有赚有赔的时候,而这一次,雷耀辉显然是遇到了后一种情况。

    “公司运转出现问题”

    梁隽邦对着电脑屏幕,手指抚摸着薄唇,“嘁真是,这个雷耀辉,准岳父就是韩承毅,遇到这种情况不知道求大舅子韩希朗帮忙吗”

    起初这件事梁隽邦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照一般人的思维,雷耀辉有韩家这层关系,没有理由不用。相信这个危机很快就能解决,他就没必要在雷耀辉和早早之间插上一脚了。

    会给早早添麻烦。

    总统府那边没有消息来,梁隽邦还真是当起了普通的生意人来,不过他的兴趣并不在生意上,基本上都是交给职业经理人处理,自己则乐得清闲。

    逛了一圈所有产业,大致了解了一下经营状况,梁隽邦便搁下不管了。不过,他没想到会遇到杭宁黛。

    “嗨”

    杭宁黛和同学们一起逛街,远远看见有个人像是梁隽邦,便上来确认一下。

    “还真是你啊”

    对于早早的妹妹,梁隽邦很是客气,“这么巧这样也能遇上你”他往杭宁黛身后看了看,没看到早早,“她没跟你在一起那她就是和雷耀辉在一起了看来,雷家的危机解除了”

    “嗯”杭宁黛讶异,“你知道雷家有危机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这么神这件事没多少人知道啊”

    梁隽邦笑而不答,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他还称得上火狼吗

    “啧”杭宁黛咂嘴,“不过,危机并没有解除”

    “什么”这次轮到梁隽邦吃惊了,“这并算不得什么大危机,对韩家来说,只不过是小问题,这么多天了,还没解决”

    “韩家”杭宁黛扬声反问,“这件事我大宝哥哥并不知道啊,我是听早早说的,她还说的不清不楚,我猜测吧,耀辉哥哥并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大宝哥哥”

    “嘁”

    梁隽邦勾唇冷笑,“这算什么要自尊”

    杭宁黛忙不迭的点头,“嗯嗯嗯,总算是遇到知己了,我也这么认为”

    “杭宁黛”

    不远处,同学们在催杭宁黛了,杭宁黛得走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先走了,早早最近因为这事,总是闷在家里,又不敢跟家里人说来了来了”

    “呼”

    梁隽邦长长吐出口气,直奔雷耀辉公司楼下。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可是就那么巧,看到早早从大门口出来,依旧是一个人,神情恹恹的。不自觉的,拳头便收紧了。雷耀辉这个迂腐的公子哥,这是要干什么

    自尊难道比早早的快乐还要重要吗明明只要一句话,韩家就能帮他解决所有的问题

    不行,他得做点什么,不能看着早早这么消沉下去,他要早早笑着过每一天。

    可是,他能怎么做论财力、势力,梁家是绝对不能和韩家相比的,而且他要帮忙,还得不露痕迹,不能让雷耀辉或是韩家的人察觉出来。

    “啧”

    梁隽邦陷入苦恼,思来想去,想要达到这个目的,只有用他的专长可是,这是违反纪律的,如果一旦被上级知道,他很清楚会遭受到严重的惩罚。

    做,还是不做

    视线里,早早上了车,车子缓缓开走了。梁隽邦咬咬牙,下了决心,为了早早,必须做

    书房里,梁隽邦带着护眼眼睛,端坐在电脑前,修长的十指在键盘上飞速敲击着。雷耀辉遇到的问题,主要是面临了劲敌。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雷耀辉没法做到这一点,但这对于梁隽邦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

    他用了一晚上的时间,成功盗取了雷家劲敌的商业机密。

    天明破晓,梁隽邦凝神静气,移动鼠标,将窃取来的资料匿名并隐藏了域名发送给了雷耀辉,点下发送,屏幕上显示着发送成功,他松了口气,取下眼镜,疲惫的往身后一靠。

    “好了,大功告成。”

    当天,雷耀辉来到办公室,便收到了这封邮件,有了这封邮件,他目前所遇到的问题就将全部迎刃而解只是,会是谁给他寄了这封邮件

    雷耀辉的问题迎刃而解,但梁隽邦这边则不太好。

    为了毫无痕迹的盗取机密,梁隽邦昨晚让整个帝都的商网停止运作了足足十分钟虽然说是在深夜,但并不代表会没有人察觉。

    工商部长在一早就将这个消息告知了总统府,杭泽镐和韩希茗都大吃一惊,“什么十分钟”

    “是,确实是这么久。”

    “谁谁有这么大的能耐”众人议论纷纷。

    杭泽镐和韩希茗对视一眼,心中却是有数的,这个人恐怕就是火狼如果是火狼,那么问题还不算大,但如果不是,那就严峻的多了。

    当下,梁隽邦便被叫来了总统府,议事厅内室里,只有他们三个人。

    “说”杭泽镐瞪了他一眼,低吼道,“你最好给说的明明白白”

    梁隽邦自知这件事没法轻易搪塞过去,他这么做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接受惩罚的准备。索性直截了当的承认了,“总统,您不必惊慌,并不是外敌,事情的确是我做的。”

    “哈”

    杭泽镐失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很好,你倒是敢作敢当,那么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这么做这十分钟里,你都干了什么”

    “总统,属下恳求您不要细问,属下以火狼的名义发誓,绝对没有做任何出卖国家的事,属下做的是一些私事。”梁隽邦垂眸,等待着新一轮的责骂。

    果然,杭泽镐一听,怒意更甚,“你说什么又是私事哈你竟然还以火狼的名义发誓你这种行为,对得起你火狼的名号吗”

    梁隽邦绷紧薄唇,凝神回到,“属下甘愿接受一切惩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