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隽早 革职

关灯
护眼
    第654章 隽早 革职

    杭泽镐怒意飙升,声音陡然提高八度,“你把你的性格给我收起来少在我面前耍我要具体的理由。网做出这种事,你不会就想这么糊弄过去了吧”

    梁隽邦紧闭双唇、一言不发。

    片刻的静默之后,杭泽镐一拍桌子,吼道,“梁隽邦”

    “属下无话可说。”梁隽邦岿然不动,神色没有一丝松动。

    “你”杭泽镐气结,头疼的扶额,“好、好,你有个性,有出息希茗,既然这样便按照规矩办”

    韩希茗拧眉,有些犹豫。按照他的猜测,梁隽邦历来不是为了私事犯浑的人,而能够让他坏了规矩的私事,恐怕只能是早早。不同于其他人,韩希茗是同情并理解梁隽邦的。

    “外公,这件事”

    “你还想替他求情”杭泽镐摇头打断韩希茗,指着梁隽邦,“你看看他这个态度,这样桀骜不驯的人,连对我都有所隐瞒,你还指望他将来毫无保留的效忠于你虽然是个人才,但也只有算了”

    此言一出,韩希茗和梁隽邦同时都蹙了眉。

    “哼”杭泽镐轻叹,“我最后再问你一次,解释还是不解释”

    梁隽邦丝毫不为所动,还是那句话,“属下无话可说。”

    “嗯。”杭泽镐忍着气,吩咐韩希茗,“带下去领罚,另外革除他所有职务、军衔现在,就交出配、证件和所有装备”

    听到这句话,梁隽邦总算有反应了,“收取所有装备我可不可以”

    他想说想留下手机,因为在这之前他还把号码留给了早早。万一早早有需要,打电话找不到他怎么办可是,他心里很清楚,事到如今,不交出是不可能的。

    “怎么,后悔了”杭泽镐轻笑,误会了他的意思。

    “不,不是。”梁隽邦摇摇头,从腰间掏出配,取下证件和手机,手上的定位腕表等一齐放在办公桌上,“都在这里了少总,请带属下去领罚吧”

    杭泽镐愕然,无奈的摇了摇头,朝韩希茗挥挥手,“把他带下去”

    “是。”韩希茗顿了顿,面有难色的走向梁隽邦,“走吧”

    韩希茗领着梁隽邦到了审讯室门口,回头看了他一眼,“我只问你一句,是不是为了早早”

    梁隽邦勾了勾唇,大方承认了,“是。”

    答案并不让韩希茗意外,韩希茗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具体为什么,我就不问了。我敬重你这份担当,说实话,早早没能跟你在一起,是她的遗憾。”

    “嘁”

    梁隽邦状似不在意的淡笑,没有多说一句话,跨步走进了铁门。韩希茗站在门口,看着他的背影,敛眉摇了摇头。

    大概半个小时,梁隽邦从里面出来了。韩希茗一回头,疾步走上前扶住他,蹙眉问道,“你怎么样”作为同样受过严苛训练的人,韩希茗心里很清楚,惩罚意味着什么。

    “没事。”梁隽邦面色不改,说话却有些停顿,“这点小事,我还能承受不住吗”

    韩希茗没说话,垂眸看了眼他身上的衣服,衣服完好无损,可是鲜血已经渗透了衣料,印上了点点斑痕。梁隽邦果然不愧火狼的称号,接受了惩罚还被革除所有职务,却一句废话都没有。

    要知道,今天从这里出去,就意味着他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尽数付诸东流了。

    “我扶你偏厅,让医生来看看,好歹处理一下伤。”韩希茗对他有几分敬重,不忍看他这样离开总统府。

    “呵呵。”梁隽邦苍白的笑笑,斜睨着韩希茗,“多谢少总,不过,我已经不是火狼,不再隶属总统府,就不劳烦总统府的医生了,这种资源和福利,我一个普通人是没资格享受的。”

    说着,推开韩希茗独自往前走,“少总不用送了,我自己会离开总统府。”

    目送他离开,韩希茗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

    母亲打来电话,要韩希茗回长夏吃晚饭。韩希茗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便直接去了车库,取了车子开出总统府去往长夏,路上追上了梁隽邦。

    梁隽邦伤势不轻,自己开车颇有些吃力,遇到红绿灯停在十字路口,痛苦的拧眉、咂嘴。

    红灯闪烁,绿灯亮了。韩希茗转动方向盘,和梁隽邦驶往两个不同的方向。

    长夏里,今晚是难得的热闹。

    韩希茗从玄关进去,便听到里面欢声笑语一片。管家上前来接过他手中的外套,韩希茗随口问到,“今晚这么热闹请了客人吗”

    “不算客人。”管家笑嘻嘻的回答,“是雷少爷,他这一阵子特别忙,有好久没来长夏了,今天倒是空闲,好早就来了,陪着小姐玩了好一会儿了,小姐开心,全家上下自然都高兴。”

    韩希茗眉目轻耸,点点头往里走。

    “头发乱了,我帮你理一理啊”

    雷耀辉坐在早早身边,抬手替她整理着鬓发,细致而体贴。早早偎依在他身侧,小鸟依人,两个人看上去的确是很般配,但韩希茗却不由想起了刚刚受过重罚,前途未卜的梁隽邦。

    “二哥。”雷耀辉看到韩希茗走过来,立即站了起来,彬彬有礼的行礼。

    “嗯。”韩希茗蹙眉,轻声应了。

    “哎”乐雪薇忙在一旁打断了雷耀辉,“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刚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用这么客气,你们年纪都差不多,不用大哥、二哥的称呼,听着还真别扭。”

    雷耀辉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这礼数还是要的吧”

    韩希茗往沙发一坐,挤在韩希朗和韩希霆中间,胳膊一伸,兄弟三靠在一起,小声议论着。

    “啧,大哥,你看这个雷耀辉怎么样”

    “不怎么样”韩希霆先瘪了嘴,“我看他就一普通的公子哥,没什么毛病,但也绝对不出挑,爸妈是怎么了,竟然把早早许给这样的人。”

    韩希朗横了弟弟一眼,低喝道,“小点声,就你好你什么时候能放下你的钢琴跟着你二哥、还是我,你选一个”

    “嘁”韩希霆闭上嘴,举手投降,“算我没说。”

    韩希茗摇摇头,看向韩希朗,“大哥,你怎么看你觉得早早和雷耀辉合适吗”

    “呼”韩希朗吐了口气,勾唇浅笑,“这不应该问我,要我说,这个雷耀辉还不如那个混蛋梁隽邦可是,在爸妈看来,早早幸福安稳才最重要。”

    韩希茗沉默着,若有所思。

    “咦”韩希朗倒是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奇怪的上下前后左右的看着韩希茗。

    韩希茗被他看到心里直发毛,“大哥,你别这么看我,我这张脸你还没看够啊跟照镜子一样,你至于目不转睛的盯着吗”

    “啧”韩希朗咂嘴,“别开玩笑,我问你,你怎么自己一个人来了宁黛呢”

    “嗯”

    这么一问,韩希茗也才想起来。虽然是韩家的聚会,但杭宁黛和韩希朗感情好,一般都会跟着过来,像今天这样缺席,的确是不多见的。

    “你不会忘了接她吧”韩希朗瞪着弟弟。

    韩希茗忙摇头摆手,“不关我的事,我倒是想接她来,不过她昨天就跟同学出门了,好像有什么活动吧”

    “活动,什么活动”韩希朗猛的坐直了,浑身充满戒备,“她为什么没告诉我”

    韩希茗:

    韩希霆:

    糟了,他们的大哥又开始吃干醋了,这种护妻的节奏啊

    “小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跟同学出门,昨天就走了这么说,还在外面过夜了”韩希朗越想越不安,“昨天一早通电话,她提都没提”

    腾地一下,韩希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往外走。惊得周围人一众人将目光集中到他身上,“这是怎么了”

    韩希茗和韩希霆齐齐摇头,“不知道。”

    “哎,二哥,宁黛有那么好吗”韩希霆凑到韩希茗跟前,“不就是个小丫头吗”

    “嗯。”韩希茗一本正经的开玩笑,“是的,年纪太小,本来就是订给你的,还是让大哥不要跟你抢了,兄弟俩何必为了个女人闹的不愉快是不是”

    “哎”韩希霆蹦了起来,压低了声音吼到,“你饶了我吧二哥我不喜欢小萝莉型的”

    “饶了你行,放下你的钢琴,跟着我还是大哥,你选一个。”

    “偶买噶”韩希霆抱头,“又来了救命啊”他一边喊,一边站起来扑向了乐雪薇,“妈妈,大哥、二哥欺负我”

    乐雪薇面不改色的抱住小儿子,口中却是恶狠狠的,“欺负的好”

    长夏上下满堂的欢笑,而此时,梁隽邦却正在医院里。

    “嗯”他趴在检查上,嘴里咬着枕头,蹙眉闷哼,汗水大颗大颗成串的往下流淌。

    医生正在替他清创缝合,已经不知道湿透了多少纱布,手上的手套也都染红了。“我说,你这怎么受的伤被打的吗”

    “嗯”梁隽邦忍痛点点头,的确是被打的没错。

    “那打你的人呢你自己来的医院,对方打了人就跑了啊”医生叹息着连连摇头,这男的看起来人高马大的,浑身都是健硕的肌肉,腹肌足足八块,这样都能被人打,那对方得是多雄壮的汉子

    梁隽邦苦笑,总统府的铁鞭,一般人谁能承受的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