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隽早 吞没

关灯
护眼
    第655章 隽早 吞没

    医生拿着病历开住院证,“你这情况需要住院,去办手续住院吧”

    梁隽邦接过病历和住院证,随手将住院证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l.

    “你”医生吃惊的看着他,“你干什么你这伤挺严重的”

    梁隽邦脸色不太好,但神色冷峻,没有商量的余地,“开药吧我拿点药回去吃就行了。”

    他话不多,但态度很坚决。医生见过的奇怪病人多了去了,没有再坚持,摇摇头,拿过处方给他开了药。嘱咐道,“按时吃药,这两天可能会发烧”

    梁隽邦蹙眉,没听医生说完,抽过处方转身往药房走了。

    医生怔忪,不禁唏嘘,不知道会不会有事,整个背都被打烂了啊居然还能站起来走。

    次日、晨,长夏。

    韩希茗前一晚在长夏休息,并没有回总统府,起得有点早,还得赶回去参加晨间议事。出了房门,经过客厅时,瞥眼看见早早站在长廊上舒展身体。

    心念一动,韩希茗朝早早走了过去。

    “早早。”

    早早刚从花园里跑了两圈回来,脖子上挂着条毛巾,笑嘻嘻的看着她二哥,“小哥,要走吗”

    “嗯。”韩希茗点点头,左右看了看,这个时间还早,家里其他人还没有起来。他揽过早早,靠在她耳边说到,“早早,小哥带你去个地方,好不好”

    “嗯”早早想也不想就点了点头,“小哥,你要带早早去哪儿啊”

    “你快去换衣服,去了你就知道了。”韩希茗轻拍了拍妹妹,“小心点,别被爸妈发现,是秘密,知道吗”

    “噢。”早早乖巧的点点头,轻手轻脚跑去换了衣服出来,韩希茗在玄关处等着她,拉着她的手,“快走晚了爸妈都该起来了。”

    管家跟在他们身后,“二少爷、小姐,这是去哪儿啊”

    “出去玩我带着早早有什么可担心的早早,我们快走”

    “嗯”

    韩希茗带着早早到了梁隽邦的住处,早早一脸疑惑,“小哥,这是哪儿呀”

    “先下车。”

    韩希茗并不确定此时梁隽邦是不是一定在家,他只是来拼一把运气的,同时也要看梁隽邦的运气怎么样。作为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他想帮他一次。

    摁了门铃,很久都没有人来应门。

    “小哥”早早茫然的看着韩希茗,说话小小声的。

    韩希茗拧眉,直觉以梁隽邦的性格,发生了昨天那样的事情,一定不会留在医院。他索性脱下外套,进去。“早早,你乖乖在这里等着,小哥马上给你开门”

    说着,便跃入高墙,身影没入不见。

    和梁隽邦一样,想要进出哪里,这只是韩希茗最基本的技能。他很快顺利进入了里面,并且确定梁隽邦在,只是伤的比较重,浑浑噩噩的睡着。

    “哼臭小子,这么硬,也有趴下的时候”

    韩希茗摇摇头,反身去给早早开门。

    “早早,进来。”

    “噢。”早早懵里懵懂的被韩希茗牵着往里走,这是什么地方,小哥为什么带她来,她一概不知。

    站在卧室门口,韩希茗低头看着早早,“早早,小哥知道,你只是忘记了一些事,但是,你还是很聪明的,如果有人需要你照顾,你会不会”

    早早瞪着大眼睛,紧张的捏住了裙摆,犹犹豫豫的点点头,“嗯,会。”

    “好,早早真棒。”韩希茗推开房门,“里面有人需要你照顾,你进去看看,小哥相信,你能做的很好小哥先走了,我会跟家里人说你跟我在一起,晚上小哥再来接你。”

    “噢。”早早不明所以,答应着,韩希茗已经转身离开了。

    早早屏住呼吸走进房里,慢慢靠近中央的大。梁隽邦在上趴着,双眸紧闭,满头大汗,嘴唇却是干燥的起了皮屑。上身没有穿衣服,包扎的纱布绷带都被鲜血浸透了。

    他侧着脑袋,正对着早早。

    “berg”早早看清了,惊呼着扑到边,“berg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梁隽邦高烧不退,睡的不省人事。事实上,他昨天回来之后,并没有按照医生的要求按时吃药。相反的,爱情和事业同时失去,他借酒浇愁,把自己弄的更糟糕

    此刻,药还在桌上放着,地上倒着酒瓶,满屋子都是酒气。

    “berg、berg”

    早早秀眉紧蹙,神色紧张起来。原来小哥要她照顾的人,就是berg。

    可是,应该怎么做平时都是家里人照顾她看了眼昏迷不醒的梁隽邦,早早咬着手指,只有自己想办法了。

    “对了,医药箱,先要给他换药。”早早急忙站了起来,在屋子里翻找了一边,总算是把医药箱翻出来了。幸好梁隽邦是趴着,换起药来要容易许多。

    揭开纱布,早早才知道他伤的有多重。怎么会伤成这样早早似乎是会这些的,可是手上动作却不怎么协调,加上紧张,等到换完药,她自己也是满头大汗。

    虽然包的不好看,但至少不再是血肉模糊的一片了。

    “berg,感觉好一点了吗”早早凝望着梁隽邦,伸手替他擦着汗,但梁隽邦依旧昏睡没有回答她。

    “对了,该吃药了。”早早拿起桌上的药袋,仔细阅读说明书,把要吃的药一一取出来,准备去倒水,可是一想,“不行啊,berg一定还没吃东西,空着肚子吃药不好,得喝粥。”

    看样子,还得熬粥。

    早早拉过被子,替梁隽邦盖好,轻手轻脚的下了楼。

    站在厨房里,早早一筹莫展。熬粥,应该要淘米,要找汤锅吧可是究竟应该怎么做突然,心口一阵绞痛,出奇的疼痛

    “啊”早早紧捂住胸口,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心跳的很快,但是另外还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她感觉好像曾经下过厨房,做过饭。

    蓦地,早早举起右手。右手虎口处,有块小小的疤痕,直觉告诉她,这块疤痕里似乎有和厨房有关的经历。可是,她能够想起来的,只是一些片段,无法拼凑到一起。

    “米、水”

    早早闭上眼,想起这些程序和步骤,等到她把汤锅放在炉子上,记忆还是无法完整。

    “哎”长长叹了口气,早早自言自语,“究竟为什么想不起来这种空荡荡的感觉,好难受。”

    煮了最简单的白米粥,里面加了姜丝和葱,剁成细碎的沫子,盛了一碗出来,顿时香气四溢。早早抿嘴笑了,端着盘子上了二楼房中,梁隽邦依旧没有醒过来。

    “berg,喝粥啦”

    梁隽邦无法回应,早早费力的将他扶起来,侧躺着。

    她比较细心,也很有耐性,拿着小勺子吹凉了,一点点往梁隽邦嘴里喂,一碗粥好歹也喂下去大半碗。“好啦,那现在要吃药了啊”早早放下碗,拿起药。

    这就没那么容易了,试了几次,都被梁隽邦呛了出来。

    “怎么办”早早咬着下唇,不吃药不行的。细细想了想,她拿起药塞进梁隽邦嘴里,端着水杯自己喝了一大口,抱住他的脸颊,对准他的唇瓣贴了上去。

    四唇相触的瞬间,梁隽邦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喉结轻滚,把药吞了下去。

    “早早”梁隽邦喉咙像火烧一样,声音喑哑粗噶。

    “你醒了”早早大喜过望,扶着他要起来。

    腰上一紧,却是被梁隽邦带进了怀里。他还在发烧,滚烫的身子如火般将早早禁锢住。他脑子不清醒,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既然是现实里不能和早早在一起,那么做梦是不是能放肆一点

    “早早,别走”

    “嗯”早早脸颊绯红,还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已被他扣住后脑勺,火热的吻碾压着她的粉唇,带着吞噬一切的力量。

    “早早,我喜欢你,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别走、别走好吗”

    唇齿相依间,梁隽邦如梦似幻的说着情话。

    早早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抬手环抱住梁隽邦,“我也喜欢你”

    “早早”梁隽邦两眼发直,勾魂摄魄一样盯着早早,“这种时候,我想做什么都可以,对吧”

    早早听不懂他的话,只会痴痴的看着他。

    天旋地转间,他们的位置换了下。衣衫渐退,彼此拥抱,直到身体的疼痛无比真实的到达,早早皱着眉,才明白一个道理,她好像再也离不开这个人了

    梁隽邦挥汗如雨,将早早吞没。

    “早早,我爱你你要是能听到,该多好”

    早早环抱住他,轻声回他,“我听到了。”

    终究是伤势太过严重,又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梁隽邦咚的一声栽倒。

    “berg”早早大惊,伸手抱住他,看着他昏睡的俊颜,心里却是甜蜜的,“嘻嘻,berg,你刚才说了喜欢我了啊妈妈说过,两个相互喜欢的人,就应该朝夕相对,然后一起分享开心的、不开心的。”

    她扣住梁隽邦的手,贴近心口,“我要和你朝夕相对,永远在一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