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隽早 血迹

    第656章 隽早 血迹

    早早从上起来,去浴室里洗了个澡,顺带拧了干净的毛巾出来给梁隽邦擦身子。网

    刚才她一直费力的替他换药,包括那么激烈的过程里,她也因为太过紧张,而一时没有注意到,此刻她倒是发现了奇怪,怎么在梁隽邦右边锁骨上贴着块胶布

    难道这里也有伤

    早早皱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浑身都是伤

    其实,早早如果再多点好奇心,揭开梁隽邦锁骨上的那块胶布,就能发现他锁骨上和她锁骨上一模一样的翅膀纹身但可惜,早早并没有这么做。

    她帮他擦了擦身子,扶着他趴着躺下、盖好被子,静静的守在他身边。

    梁隽邦一直昏昏沉沉睡着,始终都没有醒来。中间早早又喂他喝了粥,药也按时喂了。

    下午四点多钟,韩希茗来接她了。未免引起家人的怀疑,早早并不能回去的太晚。

    “早早”

    韩希茗推门进来,早早在替梁隽邦换额上的冰袋,他的烧已经渐渐下去了。

    “小哥。”早早回头看看韩希茗,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

    韩希茗看着妹妹,有种熟悉的感觉。早早这样子,倒是像极了母亲乐雪薇。他三岁前都没见过父亲,母亲的坚强他是亲眼目睹着过来的。

    早早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主,历来都是受人照顾这是韩希茗第一次看到早早照顾别人。韩希茗拧眉,不由怀疑,真的如家人所想的那样,雷耀辉更适合早早吗

    “他怎么样了”

    韩希茗弯下身子问妹妹。

    “好多了。”早早轻声回答着,“身上没有开始烫的那么厉害了,我有一直给他换冰袋,而且也喂他吃了东西,药也吃了就是还没醒。”

    韩希茗眉眼一耸,瞥向一旁空了的碗,更为讶异早早居然还给梁隽邦熬了粥

    “早早,我们得回去了,再不回去,家里该担心了。”

    “可是”早早看了看梁隽邦,不舍的就这么离开,“他还没有醒。”

    韩希茗搭住妹妹的肩膀,温声劝着,“没醒我们也要走了,你要是还想再来看他,就得听小哥的,告诉小哥,还想来看他吗”

    “嗯”早早迟疑了片刻,羞涩的点了点头。

    “那就跟小哥回去。”韩希茗微微一笑,“小哥答应你,还会带你来的。”

    早早思索了片刻,只好答应了,“那,好吧小哥,你稍稍再等一下”

    早早重新给梁隽邦换了冰袋,又把桌子上的东西整了一下,帮他把被子盖好,这才抬头看向韩希茗,“小哥,好了我们走吧”

    韩希茗握住早早的手,带上房门离开了梁隽邦家。

    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前脚刚走,后脚付海怡就来了。

    之前梁隽邦为了照顾付海怡母子,给了她家里的备用钥匙,是以付海怡要进梁隽邦家并不难。付海怡有段时间没来,一进玄关就察觉到了异样。

    厨房里竟然飘出一股食物的香气,要知道梁隽邦家里的厨房就是摆设,他是从来不自己做东西吃的。

    难道说,梁隽邦已经有了别的女人会是谁韩希瑶是不可能了付海怡心头一凛,疾步在屋子里晃了一圈,楼下没有人。她又上了二楼,除了梁隽邦在上躺着之外,也没有看到别人。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她想太多了,根本没有人来过

    付海怡摇摇头,走到旁坐下,赫然发现了梁隽邦背上的伤。

    “啊隽邦”付海怡吓的惊呼,“怎么会弄成这样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他们曾在一起共度过半年,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虽然梁隽邦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什么,但是,她也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他并不是像表面上的普通小商人那么简单

    他身后似乎有着什么巨大的秘密。

    付海怡抽抽搭搭的擦着眼泪,梁隽邦就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

    “呃”梁隽邦眼睛眯成一条缝,视线里是双眼红肿的付海怡,她手里还拿着已经化了的冰袋,他吃力的张开嘴,唤了她一声,“海怡,是你”

    “你别动”

    付海怡知趣的闭上嘴,不问他过多的问题。“你还在发烧,冰块不冰了,我去换一下。”

    “呃”梁隽邦皱着眉,身上的确没什么力气,“好,谢谢你。”

    “你等着。”

    梁隽邦伸手扶住太阳穴,不但身上疼,头还疼的厉害,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清醒过来。他记得昨晚喝了很多酒,之后好像睡了,一直在做梦

    梦太美了,梦到了早早

    醒过来,格外的空虚。苦涩的笑笑,他和早早他也只能在梦里想想罢了。

    没多会儿,付海怡端着冰袋和白米粥进来了。

    “你既然醒了,就先吃点东西吧”付海怡把白米粥端到梁隽邦面前。

    梁隽邦看到这碗粥,心念一动,挑了挑眉,“这粥,是你熬的”

    付海怡沉默着没说话,他怎么会这么问难道说,他压根不知道家里来过别人

    梁隽邦头更疼了,抬眸盯着付海怡,“你是不是给我换了背上的纱布,还喂我吃了药”问到这里,他突然顿住了,不敢再继续问下去。

    看着他迷茫的样子,付海怡心跳如鼓,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心思在飞速的盘算。

    看来,梁隽邦是真的不知道家里来过别人这么说,他伤的应该很重,之前难道一直是昏睡着

    这个发现让付海怡不由兴奋起来不管刚才一直照顾梁隽邦的是谁,但现在老天爷把这个机会给了她她真是太幸运了

    “是”付海怡面色如常,甚至还有点疑惑,“怎么了你伤的这么重,又不会照顾自己,也不通知我。要不是我自己过来,你就准备让自己烧死吗还喝那么多酒”

    “啊”

    梁隽邦闭眼扶额,胸口闷痛的厉害上一次的事情他还没有弄明白,这就又犯了第二次原来刚才的都不是梦的确是有人给他换药、喂粥喂药,还发生了那种事

    可是,这个人并不是梦里的早早,而是付海怡

    他一拳头砸在上,怒吼着,“你出去”

    “隽邦”付海怡吓了一跳,眸光闪烁,心想难道这么快就被他拆穿了

    “我让你出去”梁隽邦拔高了声音,指着门口,“出去听到没有”

    他不是冲付海怡,他是恨自己付海怡有什么错错的是他一次两次,虽然每次他眼前看见的都是早早,可是这并不能作为男人犯错的借口

    “早早对不起”梁隽邦低着头,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从他额上低落。

    付海怡并没有走,她蹲在门口靠着墙壁,身子蜷缩成一团。房门却突然打开了,梁隽邦扶着墙站在门口。

    “隽邦”付海怡抬头看着他,她现在拿捏不清楚梁隽邦的心理,并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乱说话。

    “呼”梁隽邦长舒一口气,顿了顿,“谢谢你照顾我,我你回去吧对不起,我没法送你,你自己小心点。”

    即使事实摆在眼前,他的错是一犯再犯,但他还是没有勇气说出要负责的话来。

    “噢”付海怡站了起来,没有多做停留,转身往楼下去了。

    “海怡”梁隽邦突然叫住她。

    “嗯”付海怡心下一喜,立即转过了身,“什么事”

    梁隽邦沉默了许久,才缓缓说道,“你不是说和家里人联系吗怎么样了”

    “噢,这事啊”付海怡心头一沉,扯了扯嘴角,“我回过家了不过还没有把孩子的事情告诉他们,下次去,我会带着孩子一起去。怎么了”

    梁隽邦神色不太自然,“呃没事,你回去吧”

    “嗯。”

    目送付海怡离开,梁隽邦没有再拦住她。如果付海怡能就此和梅彦鹏重归于好,那么他的愧疚感就能稍稍减轻些了毕竟,梅彦鹏是孩子的生父,梅彦鹏更应该对她负责。

    这一晚,在长夏,早早却失眠了,她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睁眼闭眼都是梁隽邦抱着她翻来覆去的画面

    “呀”早早捂住脸,脸颊火烧般滚烫。怎么办根本没有办法不去想。明天一早她就要打电话给小哥,她要去见梁隽邦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梁隽邦,他的身体素质好,经过那么一次高烧,已经没有大碍了。他正在衣帽间里拉出行李箱,随手整理了几件衣物塞进去。

    他现在真是什么都没有了,想要离开帝都散散心。

    白天睡得太多,晚上一丝困意也没了。收拾好行李之后,梁隽邦便起身准备离开。

    “咦这是什么”临走前,他突然瞥见了单上的血迹。因为单颜色比较暗,所以并不现眼。“应该是背上的伤口渗出的血沾染上去的吧”

    片刻的疑惑之后,梁隽邦没有多想,拎着行李箱转身出了房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