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隽早 蹊跷

    第657章 隽早 蹊跷

    韩希茗带着早早再来时,梁隽邦已经走了。

    “啧”韩希茗单手叉腰,撩起西服外套,蹙眉咂嘴,“这个臭小子,那么重的伤,退了烧就到处跑还真当自己是铁打的”

    早早眼里掩饰不住失望,“小哥,berg去哪儿了”

    “唔”韩希茗敛眉摇摇头,“不知道,我也一时也想不到他会去哪儿。”不忍心看妹妹失望的样子,劝到,“也许他是出去走走,这样,小哥答应你,他一回来了,就立即带你来看他,好不好”

    “嗯。”早早恹恹的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找不到梁隽邦的早早,时常翻出手机拨打他最后留给她的号码,可是这个号码已经停用了,自然是打不通的。时间一天天过去,早早内心逐渐变得焦灼起来。

    梁隽邦离开帝都,在外面游荡了一圈,只要他不愿意,并没有人能够找的到他,他不但是和总统府,连梁家包括付海怡那里都没有任何联系。

    半个月后,背上的伤愈合的差不多了,梁隽邦才收拾行李起身回帝都。

    他走的时候,没有带手机,一进家门便摁下了座机,家里座机是有电话录音的。

    是我,臭小子去哪儿了受了这点挫折,就真打算从此人间蒸发了

    梁隽邦放下行李,勾唇笑笑,这是韩希茗打来的,还算他有点兄弟情义。他往厨房里走,从冰箱里取出罐啤酒,拧开了往脖子里灌,紧接着听到了第二通留言。

    隽邦,你去哪儿了我是海怡,你帮帮我好不好我知道不应该在麻烦你的,可是呜呜你去哪儿了

    付海怡没继续说下去,只能听见哭声。

    梁隽邦刚在沙发下坐下,听到这通留言不由蹙了眉。付海怡又怎么了她不是已经回家了吗想到她,内心便开始焦躁起来。接下来,又是好几通付海怡的留言,言辞含糊不清。

    梁隽邦腾地一下站起来,走过去随手将电话录音给关了,烦躁的提着行李上了楼。

    但很快,他又从楼上下来了。长舒了一口气,拿起电话,他始终做不到对付海怡不闻不问。如果是以前他也许还能狠心,可是最近,他们已经有过两次

    梁隽邦阴沉着脸,拨通了付海怡的号码。

    “喂,海怡。”他抬手捏着睛明穴,尽量让自己保持耐心,“我听到了你的电话录音,有事”

    “隽邦,你回来了”付海怡的声音听上去没什么力气。

    梁隽邦拧眉问到,“你怎么了病了”

    “没有,嘶”付海怡一边否认,一边不由自主的发出闷哼。

    “你在哪儿在家吗”梁隽邦急了,这样子还说没事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现

    “嗯,在家”付海怡有气无力的答应了一声。

    “你等着,我马上来”梁隽邦挂上电话,立即出门赶去付海怡的住处。

    梁隽邦很快便到了,付海怡给他开开门,面色不太好,唇角还有块淤青,“你来了。”

    “你”梁隽邦上下仔细看了看她,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到底出了什么事脸上怎么青了”

    “啊嘶”付海怡的胳膊被他猛的拉住,不由痛呼,“疼”

    疼梁隽邦大惊,随即卷起她的胳膊,上面果然是青红肿胀的一片。他抬头质问她,“有人打你把你打成这样谁,谁打你”

    付海怡抽出胳膊,转过身背对着梁隽邦,摇摇头回避道,“没什么,你不用管我。我是自己不小心摔的,并没有谁打我。”

    “海怡”梁隽邦疾步上前,扳过她的肩膀,低头看着她,言辞焦急,“你别骗我,这种事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自己摔的能摔成这样吗”

    付海怡低着头,只是不说话。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梁隽邦急了,吼道。

    “你别管我”付海怡猛的抬起头,将他的手打落,哭诉道,“你不是走了吗不是不管我了吗不管我是自己摔的也好,还是被人打的也好,你心里真的在乎吗”

    “我”梁隽邦怔住,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没错,他的确是逃避了。他没有勇气、也不甘心对付海怡负责

    付海怡眸光暗淡,看着他失望的摇摇头,“你走吧我不想勉强你。”

    梁隽邦生生后退两步,内心复杂纠结。许久才抬头看向付海怡,薄唇开合,“对不起,海怡,我我以后不会这样突然消失,这次是我不好。”

    他的态度一旦软化下来,付海怡便没法再对他冷眼相向。她哭着扑到梁隽邦怀里,紧紧搂住他,“你到底去哪儿了我以为你像上次那样一走一年半载我只有你了,没有你,我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隽邦,求求你不要丢下我”

    梁隽邦僵直着身子站着,双眸低垂,内心似乎已经麻木。

    “告诉我,怎么了”

    付海怡一边哭,一边说道,“梅彦鹏已经知道宝宝的事,他派人来要把宝宝抢走,我不让所以,他就、他就让人打我”

    竟然有这样的事梅彦鹏究竟还算不算是个男人

    “他抢孩子,那”梁隽邦的疑惑没有完全问出口,便顿住了。

    付海怡猜到他想问什么,嗤笑道,“对,他只要孩子。不然呢,你以为他还会和我复合吗我们以前在一起时就没什么感情,我不想再受一次屈辱。”

    “那你父母”

    “哈”付海怡仰起脸,泪水更加汹涌,“我父母自从我告诉他们我有了孩子,他们便觉得我有辱家门,更是连家门都不让我进了隽邦,我做错了什么要落得如此凄惨”

    人情如此淡薄,梁隽邦无话可说。

    他把付海怡轻轻拥在怀里,叹息着安慰她,“算了,你别太难过,就当从来没找过他们,以后我还是会照顾你们母子。”

    “嗯。”付海怡伸手环抱住他,“答应我,以后不管去哪儿,都要告诉我一声”

    梁隽邦没有回答,踌躇着问道,“海怡,那天我们对不起。”他顿住了,最终还是说不出口。

    “嗯”付海怡疑惑的看着他,“什么对不起你不需要跟我说对不起,你对我这么好,为你做什么我都是心甘情愿的”

    梁隽邦重重的闭上眼,双手紧握无论他怎么害怕和逃避,责任是必须要负的,他只是还需要一点勇气和动力。

    长夏,早早接到了韩希茗的电话。

    “早早,是小哥,berg回来了。小哥现在走不开,会让助理去接你你不要怕,小哥忙完之后就去接你,好不好有没有问题”

    早早一听梁隽邦回来了,哪儿会有什么问题,忙不迭的点头答应,“嗯嗯,我自己可以,不会有问题。”

    “那小心了,别让家里人知道,嗯”

    “好。”

    早早乖顺的应了,挂上电话,去衣帽间换了衣服,匆匆往大门口赶,韩希茗的助理已经等在门口了。

    乐雪薇和阮丹宁正一起从花厅里出来,抬眼便见早早匆忙往外跑,忙拦住管家询问,“早早这么着急去哪儿她一个人吗没有人陪着”

    管家回到,“是二少爷派人来接的,说是要带小姐出去玩。呵呵,兄妹感情好,二少爷最近经常带小姐出去。”

    “噢,这样啊”乐雪薇点点头,没有太在意。

    “咦”阮丹宁却觉得疑惑,拉住乐雪薇小声说到,“雪薇,不对劲啊”

    “怎么”

    阮丹宁蹙眉,“今早我听安之说,今天比较忙,有好几个重要会议,晚上可能会晚。希茗马上就要着手接班了,现在爸和安之做什么都带着他,他怎么有空在这个时间带着早早出去”

    乐雪薇一听这话,吃惊不小,“管家,确定是二少爷派来的人吗”

    “是啊”管家急忙点头,“是二少爷贴身的助理,先生太太都是见过的,不会有问题的啊”

    乐雪薇和阮丹宁对视一眼,“难道是我们想多了还是给希茗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怎么样”

    乐雪薇打完电话确认过,点点头“是,是希茗让人接的没错不过,我始终觉得,好像有点问题。”

    这次没有韩希茗,早早在梁隽邦家门口等了有段时间。梁隽邦停下车子下车,还没走两步,就见早早朝自己跑了过来,一脸的欣喜,直撞入他怀里。

    “berg”

    梁隽邦浑身一震,今天的意外真是一个接着一个。早早怎么会来这里她应该不知道他住在这里。

    “早早”梁隽邦低头看着怀里的人,感觉不是那么真切。

    “嗯。”早早咧嘴笑着抬头看他,“你回来啦,我等了你很久了,你去哪儿了”

    太过震惊,梁隽邦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然而,另一边车门被推开,付海怡从车上下来了,怀里还抱着孩子。“隽邦”

    “住嘴”梁隽邦条件反射的猛回头朝付海怡大吼,吓的怀里的早早不由一颤。早早倏地捂住胸口,那个人刚才叫berg什么心口好空,好难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