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隽早 谢谢

    第658章 隽早 谢谢

    早早死死扣住梁隽邦,脸色发白,眸光也发直。 .l.

    “早早,你怎么样”梁隽邦扶住早早,担心的不得了。

    早早虚弱的摇摇头,气息微喘,“她她叫你什么”

    梁隽邦一滞,唇角的苦涩掩藏不住,早早只是听到他的名字就这样,若是想起以前的事,他根本没法想象。“没什么,你听错了。”

    早早半信半疑,反问道,“是吗我真的听错了”她一边说,一边抬头去看付海怡。

    梁隽邦暗自朝付海怡摇摇头,付海怡不明情况,但领会了梁隽邦的意思,点了点头,“你真的听错了”

    女人都是极其敏感的,早早看海怡便往梁隽邦怀里靠了靠,小声说到,“这个人是谁啊我不喜欢她。”

    “这。”梁隽邦一顿,转移了话题,“对了,你怎么会来这里没有人陪你吗你家里人呢”

    早早心思单纯,便没有再把付海怡放在心上,跟着梁隽邦往里走,“是我小哥接我来的,呀”她像是才突然想到这个问题,抬头盯着梁隽邦。

    “我忘了问小哥,你们认识吗”

    早早的小哥,那不就是韩希茗梁隽邦有些吃惊,韩希茗这是明知道妹妹被自己伤成这样,还要给他机会

    “berg”见他发呆,早早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怎么了我不该问吗”

    梁隽邦轻笑着摇头,“没有,可以问,我和你小哥是朋友不过,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他扶着早早在沙发上坐下,蹲在她面前,一种十足守护和爱的姿势。

    “我”早早刚一张嘴,便被一阵孩子的啼哭声给打断了。

    “哇哇”付海怡抱着孩子正从玄关处进来。

    梁隽邦蹙眉,差点忘了他们母子。

    “孩子大概是饿了。”付海怡讪讪的笑笑,疾步往厨房里走,“我给他泡点奶,你们接着谈”

    “宝宝”

    早早秀眉紧蹙,神色不若刚才那么轻松愉快,“为什么会有宝宝还有她,你还没有告诉我她是谁,我不喜欢她。”

    梁隽邦有些微的讶异,早早生性单纯善良,她说不喜欢付海怡,大概在潜意识还记得曾经的那些伤害吧

    “她是我要照顾的人。”梁隽邦咬咬牙,有些问题,终究是要面对。早早有了雷耀辉,她不再需要他守候一辈子,他虽然不爱付海怡,但却不能不对她负责任。

    “嗯”早早疑惑的歪着脑袋,脱口问道,“那我呢”

    梁隽邦愣了愣,随即笑了,伸手揉了揉早早的脑袋,“傻丫头,你和她不一样。你有雷耀辉啊,他会照顾你的。”

    听到这样的话,早早满心的不舒服,从胸口一直到指尖都是涨涨的,还有些闷痛。沉默了片刻,嘟嘴反驳,“可是,可是我想要你照顾。”

    “呵呵。”梁隽邦当她孩子气,轻笑着摇摇头,“别说傻话,女人都是要跟自己的丈夫共度一生,只有你的丈夫才有这个资格。早早啊,这个话你千万不要在雷耀辉面前说,他会不高兴的。”

    突然间,早早非常生气,腾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把梁隽邦带的一阵踉跄。她往厨房里看了看,付海怡正在给孩子喂奶喝。

    “你她,你要做她的丈夫吗”

    面对这质问,梁隽邦不自在的垂下双眸,牙龈阵阵发酸。脖颈上的脑袋仿佛有千金重,好容易才点下来,“是”

    早早懵了,“为什么”

    梁隽邦实在不想再纠缠在这个问题上,“早早,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你”早早直直看着梁隽邦,想到那一天他那样对她,她虽然脑子笨笨的,可是也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她已经不能跟雷耀辉了,可是现在berg却说要做别人的丈夫

    “我不要你送,我讨厌你,更讨厌她”

    说完,猛的推开梁隽邦往玄关外跑出去。

    “早早”梁隽邦生怕她有事,急忙追去,但是在院门口却被拦住了。

    院门口,停着辆凯迪拉克,车门打开,穿着黑色制服的年轻男子将他拦住,“梁先生,我们太太想找你谈谈”

    “你们太太,哪位我没空也没兴致”梁隽邦很不耐烦,他现在哪有心思见什么太太。

    “梁先生,你必须见韩太太,你应该听过吧”

    梁隽邦顿住,焦躁的神色立即被震惊所取代,韩太太在帝都提起韩太太,能想到的首先自然是韩承毅的妻子早早的母亲当然是不能不见的。

    “梁先生,请。”

    手下一扬手臂,将梁隽邦请上了车。

    房车内,乐雪薇端坐着,一向谦和优雅的她,此刻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对于她而言,已经是种很不喜欢对方的表现。

    “坐。”乐雪薇审视着梁隽邦,这是她第一次见梁隽邦,但已经带了偏见,就是这个和自己的双生子一般大的男孩子把她的宝贝女儿变成了这样

    “谢谢夫人。”梁隽邦从未这样拘谨过,束手束脚的在乐雪薇对面坐下。

    乐雪薇双手在膝上交叠,右手抚摸着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你和我的儿子一样大,我就随意跟你说话了,可以吗”

    “是,夫人,您随意。”梁隽邦低着头,哪敢说半个不

    “我不喜欢你。”乐雪薇直截了当的表明态度,“我说这个话,和你的人品、能力等等都没有关系,只因为你伤害过我的女儿。我来见你,也不是要替你父母教育你,只想给你个警告请离早早远一点,这样对她好,你觉得呢”

    梁隽邦还能说什么乐雪薇既没有恶语相向,也没有用强权逼迫他,却又把话说的如此明白。

    “夫人,您放心,我从没有奢望过还能跟早早在一起,她弄成这样,我也很难受。”梁隽邦几近哽咽。

    乐雪薇点点头,没有嘲讽,“我相信”

    “什么”梁隽邦讶然,没想到乐雪薇会这么说。

    “我说我相信。”乐雪薇重复了一遍,“我相信你是真的喜欢早早,因为我的女儿值得、有这个魅力。女儿是我的,我自然清楚她有多脆弱。在你们这个年纪,很容易处理错一些事。但是,错已经错了,作为母亲,我不想再看她重复受到伤害。”

    梁隽邦心绪复杂,感慨的说不出话来。

    “所以我来见你,选择再信任你一次。”乐雪薇直视着他,缓缓说道,“请你默默守候她吧这对你未尝不是好事,相信你也受不了看着她和雷耀辉在一起。”

    “是,夫人。”梁隽邦胸腔满涨,酸涩与痛楚充斥着、撞击着。

    “你走吧”乐雪薇移开视线,不想再和他多说话。

    “是”梁隽邦站了起来,居然摇摇晃晃的要倒下,快速扶住桌面才没有真的倒地。

    乐雪薇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你不舒服”

    “没事,多谢夫人关心。”梁隽邦极缓的摇摇头,脸色略显苍白。

    “你”乐雪薇秀眉微蹙,脱口问道,“冒昧的问一句,你是梁家人,那你父母是”

    梁隽邦没想到她会问起这个,迟疑了片刻,据实以告,“我只是梁家的旁支,梁家到了这一代,已经后继无人,我是被父母过继的。”

    “嗯”乐雪薇疑惑不减,“那你知道梁斯文和梁佳文吗”

    梁隽邦顿了顿,点点头,“当然知道,他们很早就移民a国了,我只听说过他们,但是并没有见过。夫人,您这么问,是还认为我会对韩家怎么样”

    乐雪薇挥挥手,摇摇头,“你走吧我只是随口问问。”

    是夜,长夏。

    主卧里,韩承毅回来的有点晚,轻手轻脚的走近卧室,生怕弄出一点声响吵醒了妻子。他还没摸索到浴室,大灯便开了,明晃晃的吓了他一跳。

    “小雪。”

    韩承毅转过身,朝妻子张开双臂。

    “嗯。”乐雪薇走过去,自然的靠在他胸膛上,“怎么回来的这么晚还有酒味。”

    韩承毅陪着笑脸,解释道,“推不掉,我只喝了一点点。你怎么又等我,要跟你说一辈子吗太晚了,就自己睡不要等我。”

    “习惯了,你不在旁边我睡不着。”乐雪薇抬起手替丈夫松领带、脱外套,笑着捏捏他的胳膊,“你的胳膊比枕头枕着舒服,不错,要继续健身啊嘻嘻”

    韩承毅低头看着妻子,在他眼里,妻子还像当初第一次见面一样,漂亮、单纯,甚至是孩子气。这样在灯光下看,脸颊被附上一层光晕,更是美艳动人。

    情不自禁的,就将人搂紧了。

    “承毅。”

    “嗯。”

    “谢谢你。”

    “好好的,怎么说这种话。”

    乐雪薇眼底一阵潮湿,“没什么,就是想谢谢你你说,我们的孩子,会像我们一样幸福吗”

    “会的。”韩承毅低头吻了吻妻子,“你别太操心了,你只能关心爱护孩子,过程得他们自己经历,没有人替他们走,无论是好的坏的,我们不也是这么过来的世上哪有一帆风顺、唾手可得的东西”

    “嗯。”乐雪薇点点头,紧紧圈住丈夫。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