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 隽早 错位

    第659章 隽早 错位

    房间里一片沉寂,安静的有些诡异。

    付海怡呆坐着,保持一个动作很久,因为她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许久,还是梁隽邦再次开口了。“你觉得,这样怎么样可以吗”

    付海怡终于是动了动,眸光闪烁,“隽邦,你是认真的吗”

    “是。”梁隽邦点点头,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这个决定一旦做出,真的没法后悔了。“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和孩子,你看,要不要回去见见你父母,都由你来决定。”

    付海怡紧盯着梁隽邦,因为太过激动,她根本说不话来都这么久了,况且她不是没有感觉的人,她心里很清楚梁隽邦心里只有韩希瑶没有她。

    她对于能够和梁隽邦在一起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却没想到他竟然说要和她结婚

    没错,她没听错,他是真的说要和她结婚

    “隽邦”付海怡刚一开口,便从房间里传来了孩子的哭声。

    梁隽邦打断了她,“先去看看孩子吧婚事你做主就好,有什么要求,我能办到的,都依你。”

    “好。”付海怡难掩兴奋,转身去了房里,脸上笑意始终收不住。

    客厅里只剩下梁隽邦,他才卸下所有伪装,好累、真的好累。他站了起来回房,经过付海怡的房间,看到她在里面哄着孩子,只觉得满心的陌生,可这就是他要共度一生的人。

    因为决定了要结婚,梁隽邦必须要回一趟总统府。

    先前他虽然被杭泽镐卸除了所有职务,但是所有手续都还没有办理,他的人事归属还隶属总统府。到达总统府,表明了来意,出乎意料的,他再次被带进了总统府前院议事厅。

    杭泽镐这会儿倒是没有在办公,而是在大厅的长条紫檀木桌上写字。

    “总统。”梁隽邦摸不清他的意思,喊了一声之后便在一旁笔直的站着。

    杭泽镐压根没有理会他,似乎没听到,仍旧在专心致志的写字。梁隽邦瞥了一眼杭泽镐的书法,瘪瘪嘴,附庸风雅但其实写的不怎么样。

    “哼。”

    杭泽镐终于放下了笔,抬眼看了看梁隽邦,越看越舍不得。梁隽邦虽然看起来散漫、玩世不恭,但那么多间谍里,就数他最顶尖。

    “来干什么的”杭泽镐冷哼着问道。

    “结婚,要身份证明。”梁隽邦不卑不亢,虽然他已经什么都不是。

    “哟”杭泽镐讥诮的一笑,“哈哈要结婚啊你知不知道,像你这种身份结婚,对方是要经过审核的”

    梁隽邦蹙眉,嘟囔道,“审核什么啊我已经不是火狼了,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吧”

    “哼,臭脾气”杭泽镐拿起桌上的文件袋,里面是手下刚刚拿进来的关于付海怡的资料。他逐一翻看着,越看眉毛皱的越厉害,最后干脆咂嘴否决了。

    “不行,这个我不批”

    杭泽镐把文件袋一扔,朝梁隽邦挥挥手,“回去吧要是这个就算了,重新找一个。”

    梁隽邦懵了,扬声反问,“凭什么啊你也管的太宽了”

    “你”杭泽镐被他气着了,吼道,“你还有脾气你自己看看,你找的这是什么人结过婚,还有个孩子而且付家也不是什么干净起家的商家,不行”

    梁隽邦眼眸一扫,勾着唇角,“总统,我现在不归您管,您把我的档案扔出去就行了,成吗”

    “你真是”杭泽镐气结,“你还真打算就这样了培养你出来,容易吗”

    梁隽邦一滞,嘀咕道,“当初可是您把我革职的”

    “梁隽邦”杭泽镐真是动了大怒,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你给听我清楚了,从你被选中那天起,你这辈子就没有第二个选择你可以抱怨,可以有情绪,但是,想要脱离关系这坚决不可能”

    梁隽邦怔住,慢慢回味过来了。难怪了,当时他便觉得惩罚太轻了。他的身上可是有着多少机密和高技能,打一顿、革职就算了

    原来,在这等着他呢

    “那您要怎么样”梁隽邦隐隐有些兴奋,毕竟他是热爱这份工作的,他喜欢那种惊险刺激而又紧张的过程,和获取胜利时的愉悦感。

    “看见你我就一肚子气”杭泽镐一指门外,“出去,这个人你不能娶”

    “为什么啊是个女的不就行了吗”梁隽邦梗着脖子,心想,我想要您外孙女,您倒是给啊

    杭泽镐头疼欲裂,觉得自己就要被他气得血管爆裂了。抬手指着他,气得直摇头,“你是成心想气死我是吧是个女的就行你还有没有点追求了”

    “没”梁隽邦刚想说没有,迎上杭泽镐凶横的目光,立马闭嘴。

    “还不走你还是没认识到错,回去给我好好想”

    梁隽邦灰头土脸的从总统府出来,烦闷的一踢车轮,怎么什么事都这么不顺好容易下决心对付海怡负责,偏偏还被阻拦了,要知道他这个决定本身就不怎么牢固。

    而与此同时的梁隽邦家里,付海怡迎来了位不速之客。

    “你”付海怡看到早早,惊讶之余更多是心虚,要知道当初如果不是她有意从中作梗,早早和梁隽邦也不会弄成今天这样。

    早早充满敌意的瞪着付海怡,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她分明不认识这个人,可是一看到她就很讨厌、很不喜欢。“我不是找你的,我来找berg的。”

    berg付海怡心生疑惑,她为什么这么称呼梁隽邦上次她就已经察觉出异常了,只是不敢确定,这次这么看来,韩希瑶果然是不正常。

    “他他不在家,要不你进来等他吧”付海怡心念一动,将早早让进了客厅。

    客厅里有点乱,付海怡要做家务,又要看孩子,便在客厅中央铺了褥子和毛毯,把孩子放在上面。是以,早早一进来便看到了满地乱爬的小不点。

    “哎呀,不好意思。”付海怡慌忙走过去,把孩子抱起来,“你随便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早早不自觉的咬着下唇,犹豫着问道,“宝宝,你和berg的”

    “嗯”付海怡一愣,随即暗自窃喜,没想到韩希瑶病的这么严重,以前所有的事都不记得了那正好,是她自己误会了。“已经八个月了。”

    八个月

    早早一听到这个数字,心里凉了一截。她本来是理直气壮的来的,可是现在她没那么硬气了。原来,berg是有妻子的,孩子都已经八个月了。

    也就是说,她成了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她脑子笨,可也明白第三者是可耻的。

    “你喝水。”付海怡端着水杯递到早早面前。

    “啊”早早一阵慌乱,失手将杯子打落,杯子落在地毯上没有碎,却是洒了一地的水,“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不要紧的。”付海怡先早早一步将杯子捡了起来,“你别碰,我来就行了。”

    早早呆愣的看着她,心口突然又剧烈的疼痛起来,这一次心跳的特别快。她猛的看向蹲在地上的付海怡,脱口而出,“付海怡”

    “嗯”付海怡惊讶的抬头看着她,“怎么了你知道我的名字”这怎么可能的呢韩希瑶连隽邦的名字都叫不出来了。

    早早很茫然,是啊,她怎么了为什么她会叫出这个名字而且,好像还叫对了为什么难道,她以前就认识付海怡

    早早激动的拉起付海怡,“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我病了,不记得了,可是你是付海怡是不是我们以前认识吗我不认得你,你应该认得我啊”

    “不”付海怡惊慌失措的摇摇头,推拒着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认识你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早早的心跳慢慢恢复,那种心悸的感觉也消失了。脑袋有点空,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感觉很恍惚。

    “你没事吧”付海怡心有余悸,担忧的看着早早。

    “没事。”早早摇摇头,转过身往外走。她来过了,虽然没有见到梁隽邦,但至少弄清楚了,他原来有妻子、孩子,在她之前心里面好乱、好不安。

    上了车,早早吩咐司机。

    “去dr.那里。”

    “是。”司机迟疑了片刻才应道。

    司机迟疑是有原因的,因为早早口中的这个dr.,是帝都有名的心理学医生。自从她醒过来之后,一直在接受他的治疗,但是都是一些寻常的心理辅导,而且都是dr.亲自去长夏,从来没有早早去他的诊所的。

    司机从后视镜里小心看着早早,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韩承毅和乐雪薇。

    “你不要告诉我爸妈,这件事我自己处理。”

    早早靠在车窗上,叹息着吩咐。

    “是,小姐。”司机应了一声,感觉今天的小姐似乎和以往不太一样。

    的确,早早感觉沉睡在身体的某个部分正在觉醒,她只是病了,并不是永远好不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