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隽早 恭喜

关灯
护眼
    第660章 隽早 恭喜

    dr.的诊疗室里,dr.听完早早的想法,点了点头。

    “嗯,你的想法,我已经了解了。那么,现在轮到我来说了”

    “好。”早早有些紧张,凝神静气听dr.讲话。

    “催眠治疗的确是可以达到治疗效果,尤其你这种心因性失忆。不过,因为你记忆缺失,所以治疗的过程,想起一部份残缺的记忆,那并不是完全可靠的,而且治疗过程中,也会承受新的心理压力”

    dr.停顿片刻,其实他是在犹豫,“你家人不建议你这么做,一定是有理由的。你想过吗也许那段记忆很不好,治疗过程中,如果你只想起一部分,可能情况会更糟糕换而言之,比起现在的空虚感,你可能会更加不快乐。”

    “可是,我还是想知道,我好像已经想起什么来了。”早早坐直了身子,眼神里充满了渴望。

    “唔。”dr.沉吟片刻,“要不这样吧,让你家人过来,我们再商量商量”

    “不”早早果断的拒绝了,“不要,爸爸妈妈不会同意,我要自己决定。”

    “可是”dr.很为难,韩氏夫妇在帝都的地位和影响力并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拜托你了,dr.”早早恳求着dr.,“我很难受那种好像明明在脑子里,却想不起来的感觉,太难受了,就好像有驱壳没有心脏。”

    作为一名心理医生,dr.自然很清楚,早早的形容并不夸张。

    纠结了许久,dr.终于点头答应了,“好我答应你。以后你的治疗,我就不上门了,由司机送你过来,催眠需要适当的环境,诊疗室比较合适,而且也不容易被你家里人发现。”

    “嗯,谢谢你,dr.。”早早很感激。

    dr.温和的笑笑,“这样吧,我们今天开始第一次,你试一试什么感觉,我会尝试让你快点醒过来,嗯”

    “好。”

    早早点点头头,深吸了一口气,跟着dr.进了内室。

    她在靠背沙发上躺下,跟着dr.的指示做,“放松,深吸一口气,看着我手里这张图,集中精神,不要想别的,只看着这张图对,很好,认真的看。”

    在早早面前放着一张图,一圈圈的圆圈不断环绕。她越看越困,慢慢闭上了眼睛。

    “你现在想去哪儿不用怕,你想去哪儿都可以,眼前有一扇门,推开门,你就到了想要去的地方”

    早在耳边响起阵阵江水翻滚的声音,接着,她好像看到有人在江边的岸上,她慢慢的走过去,看到自己挂在岸边,拉着她的是berg,但是berg手里不止拉着她,还有付海怡

    他们好像在说话,可是,江水声太大了,她听不清。隐隐约约的,她好像听海怡说,“肚子好痛,我的孩子啊”

    孩子、付海怡,berg早早左右摇晃着脑袋,惊出一身冷汗,身子不安的扭动着。耳边一声响指,让她从梦中惊醒。

    “啊”早早大喘着气,从沙发上弹起来,心跳急促。

    dr.安抚着她,“怎么样没有什么大碍吧”

    早早惶惑的摇着头,无助的看着dr.,“我好像,以前做错了事情。”

    结合白天看见付海怡时的情形,早早懊恼的抱着脑袋,痛苦的直摇头,“我想我的确是记起一些事来了,难怪家里人不想让我想起来,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他们果然是早就认识的她真的是berg和付海怡之间的第三者

    “今天就到这里为止,不要勉强自己,你现在看到的、想起来的,未必是事实的全部。”dr.拍拍她的肩膀,尽量安抚她,“你忘了我刚才告诉你的话了”

    沉默片刻,早早点了点头,“嗯,记得。”

    回到家里,付海怡兴冲冲的上来接过梁隽邦的外套,“回来了,外面是不是很热”

    梁隽邦脸色不太好,付海怡自然看出来了,她也知道他是去拿身份户籍证明准备和他登记的。那么,他现在这样,难道是出了什么问题

    “你,家里人不同意”付海怡抱着他的外套,惴惴不安的问到。

    梁隽邦没有正面回答,“你别担心,这事情我会处理。”

    果然是不同意啊,付海怡心头一沉,面上却极力保持镇定,很理解的口吻,“我不要紧,他们不同意也是正常的。你饿了没有准备吃饭吧”

    梁隽邦满腹心事,生活简直一团糟,无论是哪一方面,他好像陷入了泥沼中,挣扎或是放弃都由不得他

    长夏,晚餐时间。

    餐桌上有些热闹,雷耀辉每次来,全家人能来的都会来陪着。

    “来,喝汤。”雷耀辉盛了碗汤放在早早面前。

    早早心神不宁,突然抬起头来看向雷耀辉,“耀辉”

    “嗯”雷耀辉疑惑不解,“怎么了姜丝已经去了,放心喝吧”

    “我们结婚吧”早早双手紧握,鼓足勇气说出了这句话。

    餐桌上霎时安静下来,众人都被早早的这句话给惊住了。

    “噗”杭宁黛在确定没有听错之后,一口汤包饭直喷了出来,直喷到对面韩希霆脸上,脸涨的通红,“对不起、对不起啊”

    韩希霆一脸嫌弃,正要发怒,“你脏死”

    “啧”韩希朗拧眉瞪着他弟弟,“怎么跟妹妹说话”

    韩希霆赶紧闭嘴,他哥真是要命

    “没事吧烫着没有”韩希朗扯过餐巾,细心的替杭宁黛擦脸。杭宁黛丝毫没有觉得不妥,任由他照顾自己,还忙着朝早早那边咋呼,“早早,你说什么啊这种话,不该你来说太”

    她还没说完,嘴巴立即被韩希朗给堵上了。

    “嗯”杭宁黛眨着眼瞪着韩希朗,干什么堵她的嘴啊

    韩希朗垂眸朝她低吼,“大人的事,小孩子少管爸妈都在,你插什么嘴”

    乐雪薇和韩承毅对视一眼,也很是吃惊。

    “早早,怎么突然这么想耀辉,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早早的意思是你这么教早早的吗”

    雷耀辉很无辜,茫然的摇摇头,“我也不清楚。”他转而低下头去问早早,“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早早心意已决,她现在能理解家人给她安排雷耀辉的原因了,他们这么做都是为了她好。她抬头看着乐雪薇,“这样有什么不对吗我和耀辉迟早是要结婚的。”

    她拧着眉问雷耀辉,“你是不愿意吗”

    “啊不是。”雷耀辉急忙摇头,“我当然是愿意的,只是”

    “只是什么”早早眉头皱的更紧了。

    雷耀辉失笑,“只是这种事,应该由我来做,不该你提的,傻丫头。”

    “是吗”早早认真的思考着,“那你提就你提,你提一次吧”

    雷耀辉:

    “哈哈”韩希霆突然大笑起来,缓解了雷耀辉的尴尬,“姐姐你太可爱了,你什么都不做,耀辉哥也被你迷得晕晕乎乎的,你这么可爱,耀辉哥会乐死的”

    被他这么一说,雷耀辉和早早都有些不好意思。

    乐雪薇看看韩承毅,笑着摇摇头,“既然早早这么说了,耀辉也没有反对的意思,你看要不要开始考虑”

    “你同意就好。”家里的一应大小事务,韩承毅一向都是听妻子的。

    “那好,那我就开始安排了。”

    听到乐雪薇这么说,雷耀辉脸上的笑容都止不住了,他喜欢早早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情,虽然早早现在病了,但对他而言并没有丝毫影响。

    “谢谢阿姨,我会好好照顾早早的。”

    “恭喜你啊姐夫”

    韩希朗也朝雷耀辉抬抬下颌,“恭喜”

    “谢谢、谢谢。”雷耀辉忙不迭的道谢。

    餐厅里气氛异常热闹,可是,杭宁黛却和旁人不一样,她没有那么高兴。相反的,她想起了订婚那天,那么悲伤的梁隽邦。忍不住在心里惋惜,说什么有终成眷属,都是骗人的

    “想什么”韩希朗不知道什么时候俯下身子靠在她耳边。

    “没有。”杭宁黛情绪不高的摇摇头,“我只是想,以后我要是结婚,一定要和自己喜欢的人,不要听父母安排我要找个两情相悦的,不然好可怜。”

    韩希朗挑眉,捏捏她的鼻子,“小丫头,说话这么深沉心思还挺多,等你开窍了再说吧”

    总统府内院里,杭泽镐和韩希茗正在议事。

    “外公,真要这么做”

    “唔。”杭泽镐点点头,“我一手培养出来的人,怎么能就这么废了他现在的状态很不好,需要给他点刺激,一旦任务在身,相信他会很快恢复的。”

    对于这一点,韩希茗自然是理解的。可是,这一次的任务是不是太危险了点

    “你去安排一下,要跟他携手并进的,将来会是你。”

    “是,希茗知道了。”

    是夜,梁隽邦接到了韩希茗的电话。

    “哟,什么事啊少总”梁隽邦的口气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调调,“这么晚了,紧急集合吗”

    “是,紧急集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