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隽早 亲吻

关灯
护眼
    第661章 隽早 亲吻

    听完韩希茗的话,梁隽邦静默片刻,哼道,“我能拒绝吗”

    “你说呢”韩希茗反问。

    “嘁”梁隽邦冷笑,“我就觉得奇怪了,你们怎么那么肯定,我不会叛变”

    韩希茗附和,“说的没错,我也觉得奇怪。不过,你不要表错情了,信任你的,不是我,是我外公他一生都在政坛活跃,自然有他看人的眼光。”

    “不去”梁隽邦嗤笑,“我要是这样,你们能怎么样”

    韩希茗压根不理会他,直接说到,“你马上来一趟,我把装备和证件还给你,这是你戴罪立功、重返阵营的好机会。”说完便将电话挂了。

    “靠之”梁隽邦听着里面的盲音,无可奈何的笑骂,“真是狂妄”

    嘴上说着不愿意,但心里自然不是这么想的,挂上电话,并没有耽搁便赶去了总统府。

    拿回属于自己的证件,梁隽邦心里踏实了许多。不过,配怎么有点不对劲。“咦这不是我的”

    “这是给你的奖励。”韩希茗沉声说到。

    “嘁”梁隽邦勾勾唇角,“谢了啊没其他事,我就走了。”

    “火狼。”

    看着梁隽邦的背影,韩希茗突然叫住了他。梁隽邦停下步子,却没有转过身。只听韩希茗说到,“小心,注意安全。”

    梁隽邦不置可否,扬起手臂朝韩希茗挥了挥,“走了”

    回到家里,梁隽邦详细了解了这次的任务,之后便是要准备出发了。他在房间里拿出行李箱,准备收拾行李,付海怡走了进来,从他手中接过。

    “我来吧”

    梁隽邦一怔,才想起来这次离开该怎么向付海怡解释虽然他们还没有结婚,可是承诺已经许下了。

    付海怡从衣柜里取下他的衣服,蹲在地上一件件往箱子里放,“你出门,要小心。”

    梁隽邦讶异,她怎么会这么说。

    “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付海怡顿了顿,抬头看了他一眼,“可是,和你在一起的那半年,有好几次你是带着伤回来的,你在我面前装作若无其事,可是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

    梁隽邦垂下眼眸,避开她的视线,“对不起,我的这些事”

    “你不用跟我解释。”付海怡摇头打断他,“不方便说,就不要说,我只是想告诉你,不管你做什么,都一定要注意安全。我现在,什么都没了你是我和孩子唯一的依靠。”

    “好,我答应你。”

    长夏,乐雪薇也正在替早早收拾行李。

    “妈妈,差不多了,不用带那么多的。”早早站在一旁,乐雪薇根本不要他们帮忙。

    “没事,又不用你拿,不是有耀辉吗”乐雪薇笑着站起来,拉着早早坐下。看着早早满是感慨,在早早这个年纪,她和承毅才刚相遇,一转眼,女儿已经这么大了。

    乐雪薇祝福着女儿,“妈妈跟你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吗去见耀辉的父母,要有分寸。你要有什么不懂的,不要自己拿主意,要问清楚耀辉才可以做,知道吗”

    “嗯。”早早乖顺的点点头,这话母亲已经说了无数遍了。“妈妈,耀辉的爸爸妈妈会不喜欢我吗”

    “不会的。”乐雪薇轻握住早早的手,“早早这么可爱,不会有人不喜欢。”

    母女俩说话说到很晚,第二天早早就要跟着雷耀辉离开帝都去见他的父母。雷耀辉的父母这两年已经移民a国,他们既然决定结婚,礼节上还是要去拜会一下的。

    从长夏出发,韩家这边自然安排的是专机,一直到达a国境内都没有任何问题。

    不过,雷耀辉的父母住在远郊的庄园上,那里没有飞行信号,他们还需要乘坐两个小时的列车干线才能到达。这一点,韩家也都安排好了,包下了一节车厢。

    上了车,雷耀辉便扶着早早在上躺下,“累了吧躺下休息一会儿,还有两个小时就到了。”

    “嗯。”早早听话的躺下,但是在飞机上已经睡够了,此刻根本睡不着。

    “睡不着”雷耀辉轻声问她,他对她的确是很体贴的。“那我陪你说话吧你想听什么”

    早早从来没有仔细看过雷耀辉,自打她醒过来,就一直是按照父母的意思在和他交往,坦白说,这种交往多少带了点强制性,也没有什么悸动可言。

    但是,自从知道自己是第三者,她便死了心也是从那一刻开始,她的视线开始落在了雷耀辉身上。

    这个人,真的是对自己很好的。

    “耀辉。”早早抬起手,轻抚着他的鬓发,“我以前,对你好吗”

    “呃”雷耀辉吃了一惊,笑道,“怎么这么问你不需要对我好,只要我对你好就行了。”

    那么,也就是不好了早早听出了他话里隐含的意思。她的手慢慢往下移,握住雷耀辉的手,“对不起,我以后会对你好的,会做个好妻子。”

    “傻丫头。”雷耀辉微微笑着,掌心紧了紧,低下头吻在她额上,“你已经很好了。”

    早早心虚的闭上眼,她不好,她哪里好就算他们已经订婚了,她心里还是惦记着别的男人虽然有点难,但是她一定会努力的,雷耀辉才是她的选择

    沿线的镇上,梁隽邦正开车快车,一路逼近前面一辆越野车。

    前面车上坐着的,正是他此次的目标任务。他一路从帝都追过来,目的就是将其击毙,取回他们身上的东西。不过,对方有三个,他只是单匹马,目前还没有得手。

    “怎么办这小子有点能耐,跟了一路了再这么耗下去,我们的体力也要跟不上了”

    前面车上的三位开始发急,他们三个轮换开车都要熬不下去了,后面那个臭小子,是铁打的吗居然一个人撑到现在

    正焦灼万分之际,视线突然瞄到了一旁的列车干线。

    “有了一会儿我们分散开走,选定一辆列车,各自上车,一旦分散开,那小子也会乱了阵脚就这么办”脚下油门一踩,车子冲向了列车干线。

    梁隽邦紧追不舍,心生疑惑,这些人想要干什么他很快便察觉到他们的意图,他们这是想跳列车

    “啧”梁隽邦扬起手敲在方向盘上,他们三绑在一起还是好的,一旦散开,他并不确定东西究竟在哪一个身上,又或者个个身上都有副本,情况开始变得复杂了。

    列车上,雷耀辉正在给早早讲他们小时候的事情。

    早早眨着眼睛不相信,“你骗我”

    “我没有啊”雷耀辉指天发誓,“我怎么敢骗你这些都是真的。”

    “哼”早早不高兴的嘟着嘴,“我怎么可能那么刁蛮跋扈”

    “哈哈”雷耀辉大笑,捏着早早的脸颊,“哟,不错啊,连刁蛮跋扈这么复杂的词都会了”

    早早脸颊憋的通红,“你居然嘲笑我”

    一扬手,拿起枕头就朝着雷耀辉砸过去,雷耀辉陪着她演戏,直嚷嚷着,“哎呀,轻点、轻点你还不刁蛮跋扈你看看,你现在就跟你小时候一样”

    “你还说”早早索性站了起来,追着雷耀辉满屋子的打。

    “呀,小心”雷耀辉故意逗她,吓的早早急忙收手,雷耀辉趁势将早早扶住摁倒在上。姿势有点,早早躺在下面,雷耀辉罩在她上方。

    两个人都是一愣,脸颊不由自主腾地红了。

    “早早。”雷耀辉吞了吞口水,慢慢靠近早早。

    “嗯”早早答应了,紧张的捏住身上的单,看着他慢慢靠近,缓缓闭上了眼。

    她这样就是默许了雷耀辉一阵欣喜,薄唇靠近早早,快要吻上的瞬间,车身一个轻微的摇晃,他的吻落在了早早唇角处,但却足以让他感觉惊心动魄。

    要知道,他们都快结婚了,却一直没有过太过近亲的行为,今天这样算是突破了。

    一次没有成功,气氛正好,雷耀辉羞赧的征询早早的意见,“再、再一次,行吗”

    “嗯。”早早的应答轻的几乎听不见。

    可是,雷耀辉知道她答应了。他弯下腰,再度欺近早早。

    咚咚,车厢门突然被敲响了,中断了这美好的氛围。

    雷耀辉慌忙松开怀里的人,两个人都很有些尴尬。

    “我,我去开门。”

    “嗯。”

    雷耀辉整理了身上的衣物,走到门口去开门,韩家的手下正站在门口,“雷少爷,您和小姐没事吧”

    “没事啊发生什么事了吗”雷耀辉觉得疑惑。

    “刚才车身突然晃了一下,您没感觉到吗”

    听手下这么一说,雷耀辉想起来了,“是,有感觉到真的出了事”

    “还不太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这样的直通列车线应该是不会无故晃动的。您和小姐没事就好,属下们就在门口守着,有事请您立即大声招呼属下。”

    “好。”

    雷耀辉点点头,答应了,将车厢门重新关上。可是,他一转身回去,却已经不见了早早的身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