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隽早 坠落

    第662章 隽早

    “早早”

    雷耀辉没看到早早,脸色和音调都变了。

    早早其实并没有走远,此刻,她正在洗手间里,被梁隽邦捂着唇瓣。梁隽邦听到雷耀辉的声音,朝她摇摇头,低声说到,“你别出声,我不是要跟着你们,我是呃”

    他发出一声闷哼,痛苦的皱着眉,“我是有自己的事做,我在这里躲一会儿,马上离开。”

    早早点点头,梁隽邦松开了她。

    “我在这里”

    早早扬声朝着外面吼到,随即听到雷耀辉走了过来。

    “吓死我了,你在洗手间啊没什么事吧外面的保镖说,刚才那一下晃动恐怕有问题”

    隔着洗手间的门,依稀能看见雷耀辉的轮廓,梁隽邦朝早早摇摇头,右手还紧捂住左肩。

    “我没事啊你快走开,我马上就好了。”早早极力保持着镇定,其实心慌的不得了。“你在这里不要动,我想办法让耀辉出去一下。”

    说着,拉开了洗手间的门。

    “耀辉。”早早朝着雷耀辉走过去。

    “嗯”雷耀辉伸手拉住她,蹙眉说,“脸色怎么不太好是不是旅途时间太长了,不舒服”

    早早摇摇头,笑笑,“没有大碍,是有点不舒服。耀辉,我胃有点不舒服,想喝点椰汁西米露。”

    “好啊,终于想吃东西了”雷耀辉点点头,撑着胳膊去够桌上的电话,“我给餐厅打个电话,让他们送过来”

    “哎”早早匆忙将他拉住,神色有些慌乱,“你、你自己去吧他们又不清楚我的口味,你看着他们让他们按照我的口味现做,行吗”

    她是个被娇惯的公主,有这种要求也不奇怪。

    雷耀辉没有多想,立即答应了,“好,我去,不过你一个人在这里要小心。保镖就在门口,有事记得大声喊,知道吗”

    “知道。”早早答应了,催着雷耀辉站起来,推着他往门口走,“你快去吧”

    “呵呵,好。”雷耀辉笑嘻嘻的出了车厢门,对她是言听计从。

    他一出门,早早立即就将车厢门反锁了。迅疾转过身走到洗手间,将门打开,却没看到梁隽邦。她正疑惑的四处张望着,梁隽邦从上面跳了下来,稳稳落在她面前。

    “他走了”

    “嗯。”早早点点头,“你出来吧里面有药箱。”她指指梁隽邦捂住左肩的动作。

    “噢。”此刻,梁隽邦倒是显得呆呆的,跟在早早身后出了洗手间。

    梁隽邦在沙发上坐下,早早拿出医药箱坐在他身旁,“把衣服脱了吧”

    “啊噢。”梁隽邦只觉得嗓子眼里直发痒,慢吞吞的脱下了上衣。他是左肩受伤了,伤口不大,但是似乎很深,不知道是被什么伤的。

    早早用双氧水、消毒水替他洗过,上了药,有用纱布、绷带一圈圈的缠绕上去。

    因为彼此靠的太近,梁隽邦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不知不觉就有些心猿意马。想起刚才他爬进来时,看到的画面,心上一刺,双手不由自主便握紧了。

    “疼吗”早早会错了意,紧张的抬头看他。

    “不疼。”

    两人的脸颊近在咫尺,梁隽邦不由脱口而出,“刚才,他吻你了”

    早早手指微颤,垂下眼帘,“嗯。”

    梁隽邦拳头握的更紧,咬牙生涩的笑着,“呵呵,你们看起来很般配对了,你们怎么会在这辆列车上这是要去哪儿啊”

    “去见耀辉的父母,我们准备结婚了。”早早包好绷带,将剩余的一部分打了个结,轻轻一系。

    “呃”梁隽邦吃痛,皱眉闷哼。

    “疼”早早抬眸看他。

    “嗯。”这次梁隽邦没有否认,疼,确实是疼

    早早下手又轻了些,突然,在她的视线里,看到了他右边锁骨那是什么为什么她以前没有见过在他的右边锁骨上,赫然有一枚翅膀纹身,当中还刻着个字。

    虽然小,但是很清晰,是个早字。

    “这”早早神色恍惚,心口的疼痛感又来了。这个小翅膀,和她身上的那个,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她的上面,是个隽字。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

    梁隽邦心绪翻腾,此刻有种不管不顾的冲动在他体内乱撞。

    “早早,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早早指尖轻触着那枚纹身,粉唇轻颤,像是在问梁隽邦,却又像是自言自语,“这个早字,是我么”

    听到她这么问,梁隽邦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是早早,你想起来了”

    早早疑惑的看着梁隽邦,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们以前曾经相爱,是不是”

    “是。”梁隽邦感慨不已,“早早,你”

    “啧”早早微微蹙眉,“可是,隽字是谁berg是你的英文名,你应该还有个名字叫什么”

    往昔如狂潮,向着梁隽邦排山倒海席卷而来。梁隽邦觉得,这段日子以来的坚持,他已经无法再继续下去。他一把握住早早的手掌心,贴在他右边锁骨处,深情凝望着她。

    “早早,我是隽邦”

    隽邦、隽邦、隽邦。

    早早默念着这个名字,很奇怪的感觉,好像很熟悉、又好像很陌生。

    “隽邦”她尝试着念出声。

    梁隽邦激动的差点落泪,终于又听到早早这么叫他。

    可是,下一秒,早早便让他如坠深渊。只听早早茫然的反问他,“隽邦是谁”

    梁隽邦心底一凉,这股凉意一直窜到指尖。

    “是你吗”早早抽回手,抱歉的摇摇头,“对不起,我还是想不起来。”

    “怎么会”梁隽邦单手扼住早早,急道,“你刚才不是想起来了吗你不是记得我们曾经相爱吗你想起这些,却想不起我是谁我是隽邦啊”

    早早吃痛,皱着眉推开梁隽邦,“你别这么用力我只是有模糊的影响,可是,对不起,我还没有记起你来。”

    梁隽邦犹如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一圈,到最后还是无法超生。

    早早站起来,默默的整理着医药箱。

    “你的伤口我只能处理到这个程度,一会儿到了站,你再找个医院看一下吧”

    眼看着她疏离自己,梁隽邦满心不是滋味。不应该这样的,即使是什么都不记得的早早,也是喜欢他、粘着他的梁隽邦情不由自己,失控的上前将早早抱进怀里。

    “别走,早早,你再好好想想你都记得我们的感情,怎么就是不记得我呢”

    早早不知道该怎么说,在她记起来的片段里,她是个彻头彻尾的第三者

    “你不是要结婚了吗而且,你们有宝宝了。”早早转过身,质问着他,“我见过她,也见到你们的宝宝了我是想起来了,在我的印象里,她捂着肚子,对你喊疼”

    “不”梁隽邦怔住,事实不是这样。

    可是,早早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现在我也要结婚了,虽然我的脑子还是乱乱的,可是我相信妈妈不会害我,我要和耀辉结婚,我再也不想介入任何人之间,耀辉对我很好。”

    “早早。”梁隽邦嘴里发苦。

    门外传来雷耀辉的声音,“早早,快开门,椰汁西米露来了还是热的门怎么反锁上了”

    早早看一眼梁隽邦,低声催促道,“你快走吧耀辉回来了你小心。”

    说完,便转身去给雷耀辉开门。

    “来了”

    开门前的一刻,早早回头看了一眼,确认梁隽邦已经不在了,才将门把手转动开。

    “哎呀,有点烫”雷耀辉笑嘻嘻的端着盘子走进来,浑然不觉刚才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怎么锁着门是有什么事吗”

    “不是。”早早摇摇头,在他身侧坐下,“不是你让我注意安全吗所以我就顺手将门锁上了嗯,我闻闻,好香啊真是你看着他们做的”

    雷耀辉卖乖的点点头,“那当然。”他拿起勺子盛了一勺喂早早,“来,张嘴。”

    “嗯,真好吃。”

    “是吗我也尝一口。”

    两个人就着一把勺子吃起来,亲昵的很。雷耀辉溺的看着早早,觉得他们的关系似乎在之间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这算是好事吧而且早早好像没有以前笨拙了,她的病也会慢慢好的。

    而此刻,车厢外,梁隽邦正挂在列车外墙壁上,单手抓紧挂钩,在急速行驶的过程中,他这个姿势太危险了,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可能,更何况他还在走神

    “哼”

    猛然间,头上传来一声冷笑,“原来你在这儿小子,挺能耐啊想送我们上西天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梁隽邦大惊,没想到稍一走神,就让敌方钻了空子。他双脚往列车外墙壁上一登,旋即飞身上了列车顶。

    “哼去死吧”在他降落的瞬间,对方两个人,齐齐袭向他。梁隽邦躲闪不及,身子360度旋转朝着列车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