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 隽早 弟子

    第664章 隽早 弟子

    麻药逐渐退散,梁隽邦醒了过来,第一反应是躺着很难受,想要起来。 .l.

    “哎,别起来”崔立屏正从洗手间出来,见他这样,疾步过来将他摁住,“知道身上有多少伤吗快躺下,刚从手术室出来,消停点啊”

    梁隽邦才刚一动,便觉得身上的确是疼的厉害。

    “嘶”他蹙眉轻呼,不过,此刻他更在意是的,出现在这里的崔立屏。“崔上将”

    她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好像是医院,他最后是从列车上飞了下来,虽然他极力凭着技巧减缓了冲击力,但是,落地后还是昏过去了。

    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他是怎么被送到医院的是崔立屏找到他,送他来的吗

    “上将,您”梁隽邦捂住胸口,他是正面着地,胸口的确是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力,只是软组织损伤已经很幸运了。

    “你这孩子,让你别动怎么不听话”崔立屏虎着脸,很不高兴,“快躺下知道你现在了不起了,我就算不在帝都,也能听到你火狼的名头,但是火狼也是肉身,不能这么拼的”

    “是。”

    面对昔日恩师,梁隽邦规矩的像个孩子。

    事实上,崔立屏是他们这一代人的偶像。身为女子,但是却是系统中的一个,试问将军里面,出过几个女的崔立屏就是这样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佼佼者。

    “上将。”梁隽邦躺下,可还是有点紧张,“您怎么会在这里啊”

    崔立屏没有回答他,倒是笑了,“你开口闭口就是上将,怎么,现在成了火狼,连老师也不肯叫我一声了”

    “当然不是”梁隽邦急忙否认,这么一来又牵扯到了伤口,疼的他直皱眉,“属下是不敢造次嘶”

    “躺好”崔立屏秀眉紧拧,教训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一披学员里,最不听话的就是你和希茗,他是明目张胆的坏,你呢就是蔫坏”

    说话间,已然带上了笑意。

    “呵呵”梁隽邦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时候不是不懂事吗觉得您是故意难为我们训练起来,简直不把我们当人。不过,现在我们都知道了,您是为我们好。”

    “嘁”崔立屏慈爱的笑着摇摇头,“知道就好,总算是长大了,明白事理了。”

    她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从茶几上取来保温饭盒,拉过桌子,在梁隽邦眼前摆好。房间里顿时飘散起一股食物的香气,梁隽邦吸了吸鼻子,“好香,我真饿了。”

    他撑着胳膊要起来,却又被崔立屏摁住了,“哎,躺下要说多少遍,你才记得住”

    “可是,老师我饿了。”梁隽邦无辜的眨着眼,不起来怎么吃东西啊

    “躺下。”崔立屏一把将他摁倒,端着碗坐在他身侧,拿起勺子喂到他嘴边,“来,张嘴吃吧”

    “啊”梁隽邦惊愕,呆兮兮的张开嘴。历来只看到崔上将比男人还要冷酷的一面,没想到她温柔起来,还挺像个母亲的。不过,崔上将好像一辈子都没结婚,真是可惜了。

    崔立屏一边喂着梁隽邦,一边不动声色的找他说话。

    “隽邦,多大了”

    “啊23周,快满24了。”

    “噢,是男人了。”崔立屏豪爽的直言,“想女人了”

    “噗”梁隽邦一口汤汁喷出来,真是被这话吓的不轻崔上将虽然已经是四十岁的人了,可是毕竟还是个没嫁人的女人,怎么好说这种劲爆的话

    “咳咳咳”

    崔立屏没觉得什么,梁隽邦却是涨红了脸,剧烈的咳嗽着。

    崔立屏瞥他一眼,哼道,“没出息”她抬起手,替梁隽邦拍背顺气,言辞更加不加掩饰,“你这个年纪,的确是该想女人了,不想就不正常了。”

    “咳咳咳咳”梁隽邦涨的脸红脖子粗,无奈的看着崔立屏,“上将老师您能不能别不说了”

    “害臊”崔立屏一扬眉,冷笑道,“你还知道害臊听说,你为了个女人,还跟总统杠上了什么样的好女人,让你非娶不可啊”

    “没”梁隽邦擦擦嘴角,“就是个普通的女人。”

    崔立屏懒得听他说那些废话,直截了当说到,“我告诉你,你想女人可以,交女朋友也可以可是,你看上的那个女人,不可以这一点上,我和总统的意见是一致的。”

    “啊”梁隽邦惊讶的不是崔立屏反对的态度,而是这好像不关她的事吧他只不过是要结个婚,怎么人人都来反对

    崔立屏趁势盛了一勺汤塞到他嘴里,堵住他的嘴,眼角一勾哼道,“啊什么啊听不懂话这个女人结过婚,还有个孩子,又不是你的种,而且,我看了她的照片,面相不好。”

    梁隽邦两眼发直,感觉眼前这个崔上将,他根本不认识。

    崔立屏接着说,“一看她就是个倒霉相,而且满脸满肚子都是心眼,和你不配。你就已经够坏的了,找对象就该找个傻一点的让她给你积点德,不然以后天堂不收你。”

    “上将,老师”梁隽邦苦笑不得,他是哪里得罪她了不同意就不同意嘛,要不要这么损他好歹也是c国百年来唯一女上将的关门弟子。

    “叫什么叫”崔立屏扬起手,朝着他的后脑手狠拍了一下,“听到没有回答”

    “是,上将”梁隽邦忙不迭的点头,他能有其他回答吗

    雷家庄园里,早早正由雷耀辉陪着在花园里散步。雷家的花园,并不比韩家小,而且因为环境的关系,空气更加清新。

    “嗯真舒服。”早早眯着眼,靠在雷耀辉肩上。

    正是午后,下人们也都在各自休息,有三五成群的人聚在一起,没有在意到雷耀辉和早早往这边走过来。

    “哎,听说了吗还真是有人坠车了,就是少爷和少奶奶回来的那辆列车。”

    “是啊我家那位的弟弟在车站工作,说是搜寻到很晚,找到人的时候,浑身都是血”

    “呀,这么恐怖,那还能活着吗”

    “不知道,反正是找到了,好好的怎么会从列车上掉下来”

    “谁知道”

    这些议论声,对什么都不知道的雷耀辉来说,自然不会在意。可是,早早只是听到只言片语,便是脸色大变了。列车、,浑身是血

    会是谁

    她不能不想到梁隽邦,那天他就是从车窗里跳进来的,走的时候她没看见,但他唯一的出路也只有车窗难道,是他从车上想到这个可能性,早早心头一空,膝盖发软。

    “早早”雷耀辉伸手扶住早早,否则她就要摔倒了。“突然这是怎么了”

    早早秀眉紧蹙,紧捂住胸口,很痛苦的样子,“我不舒服,胸口好疼。”

    “我们回房休息”雷耀辉着急的将早早抱起来,转身往屋子里走,直奔卧室,将她放在上,“你好好躺着,我去叫医生”

    “不用了”早早慌忙拉住他,虚弱的摇摇头,“不用医生,我这是心病,每次我只要想起什么,就会觉得不舒服,不要紧,休息一会儿就会好了。”

    雷耀辉点点头,在她身边坐下,“那好,你好好休息,要喝水吗我去给你倒水。”

    “别走”

    早早觉得很不安,拉住雷耀辉不松手。“你在这陪着我,行吗”

    “好。”雷耀辉岂有不答应的道理,无论早早说什么,他都会顺着她。

    早早松了口气,闭上眼,努力让自己安静下来。恍恍惚惚中,竟然意外的睡着了。雷耀辉悄无声息的替她拉上被子,握着她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她睡着了,做了个梦。

    梦里面,她还很小很小,似乎只有三岁的样子,片段支离破碎

    “死丫头,你以为这是哪儿老实点”

    “不许哭,晚上没饭吃”

    “喂,醒醒,早早肚子饿了没有吃东西了。”

    “早早,醒醒啊快起来,我背着你走,这样坏蛋就不会欺负你了快点上来”

    “嗯”早早在睡梦中紧拧着眉头,不安的晃着脑袋。她想要看清一直背着自己的人,可是,根本看不清她能肯定小女孩是自己,因为叫早早,可是小男孩是谁

    他好像比自己大几岁,是谁啊

    “早早,早早”雷耀辉见她睡得很不安稳,轻唤着她,想让她醒过来。

    “啊”

    梦里面,嘭的一声响,好像有火光四处迸射出来,早早被惊醒、满头是汗。看到雷耀辉,本能的扑进他怀里,“耀辉”

    雷耀辉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做噩梦了别怕,只是梦而已。”

    “耀辉,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人,比我大几岁,是男的有这样的人吗”早早抬头看着雷耀辉问,她很想知道梦里面的男孩是谁,既然从小他们就在一起了,那么,应该是青梅竹马吧

    雷耀辉蹙眉想了想,笑道,“呵呵你这是在说我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