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隽早 是他

关灯
护眼
    第665章 隽早 是他

    “嗯”早早有点懵,“你”

    雷耀辉抿嘴轻笑,“我不知道啊,不过,你说的从小和你一起长大、比你大几岁、男的,我的确是符合条件啊”

    “那”早早说不上哪儿觉得不对劲,追问到,“那除了你,还有谁”

    “嗯,我想想”雷耀辉真是认真仔细的想,捏捏她的鼻子,“从小围着你转的、符合你说的条件的,并不少,你要找的是谁啊当着我的面,这么问,好吗”

    早早扯了扯嘴角,还是不肯就此罢休,“那,我在问你,小时候你们谁背我最多最护着我”

    “呵呵。 .l.”雷耀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什么,我不室庖┑媚愫酶邪。还凑漳闼档模歉鋈擞檬俏摇嵌嗌俣加械闶懿涣四愕男〗闫2宜闶亲罾鲜怠19蠲挥衅2牧耍阈焙虮荒惆职止叩目刹皇且话恪br>

    他话音未落,早早已经盯着他两眼发直了。

    “怎么了”雷耀辉不明所以的摸摸脸颊,“怎么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耀辉”早早抬起手将雷耀辉紧紧抱住,“是你、原来是你”

    雷耀辉讶然,轻拍着她的背,“怎么了呀什么是我说话说一半,我听不太懂啊”

    “嗯”早早只往他怀里蹭,窝在他颈窝里,“你对我这么好,从小就一直对我那么好可是,我怎么病了,还把你给忘记了我真的好坏”

    原来是这个事,雷耀辉松了口气,口气很是温和,“没事,你又不是单单忘了我,你不是连你爸爸妈妈都一并不记得了吗我又没有怪你,别难过。”

    “嗯”

    早早点头答应着,把雷耀辉抱得更紧了,“我现在想起来了,我以后会更加对你好的我再也不会犯错了,会一直和你好好在一起。”

    “好。”雷耀辉笑弯了眉眼,喜悦打从心底里漫上来。他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早早会有这么对他的一天,纵使他们的婚事定下,他也没有此刻这样感觉幸福。

    “耀辉,你现在背我一次好不好”早早趴在他肩头撒娇。

    “嗯好。”雷耀辉转过了身,在前蹲下,拍了拍背,“上来吧”

    早早心口一跳,有熟悉的感觉现在脑海里,是了是雷耀辉,她现在的记忆里从小到大就有个背,一直背着她。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和韩家一点关系也没有的梁隽邦。

    “嗯”

    早早清脆的应着,爬上雷耀辉的背,欢呼道,“走啦”

    “说吧,想去哪儿”雷耀辉很是纵容她。

    “嘻嘻,从这里出去,绕着花园走一圈,好不好”早早贴在他耳边,要求有点过分。

    可是,雷耀辉却是满口答应了,“好,绕两圈也没有问题。”

    随即,他便背着她站了起来,从房门出去,直奔楼下花园。

    “哈哈”早早的笑声在花园里响起。

    “高兴吗”雷耀辉一边背着她,一边回头看她,“我再跑快点,更有意思”

    “啊哈哈”

    雷家上下,看着这一幕,都纷纷赞叹,少爷、少奶奶感情真是好,瞧瞧,少爷都疼少奶奶。当然啦,少奶奶这么漂亮、又这么可爱,也的确是值得少爷好好疼爱。

    说到底,真是相配的一对啊

    “耀辉,累吗”

    早早趴在雷耀辉背上,拽着袖子替他擦去鬓发上的细汗。

    “不累,出汗是因为天太热了。”雷耀辉摇摇头,“放心,背着你,我不会觉得累。”

    “嗯。”早早心上一暖,抱住雷耀辉。这个人,就是梦里的面一直牵挂的人吧她不能再想着梁隽邦了,那本来就是错的她应该听家里的安排,好好和他结婚,而后生活,就这么一辈子

    医院里,梁隽邦伤还没有好,却已经站起来换衣服了。

    崔立屏推开房门,看他衣着整齐,正在往腰间装配。立即蹙眉问到,“你这是干什么不要命了”

    “不是。”梁隽邦失笑,“老师,这可不像您您应该知道,我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有任务,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还得”

    “还得什么”崔立屏果断的打断他,神色很严肃,“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任务,我只知道你的伤还没好。”

    梁隽邦摇头笑笑,“老师,您怎么了我从小带着伤执行任务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些伤要不了我的命。”

    “我”

    崔立屏被他的话堵住,目光暗藏隐忍。孩子说的没错,从小到大,他吃过多少苦可是,都因为她的身份,不能够给他普通孩子应该有的。

    把装进套,梁隽邦走过来拍了拍崔立屏的肩膀,“没事,老师,这点伤我自己有分寸。您不是教过我,服从和效忠是我要记一辈子的事情吗”

    “好”

    崔立屏欣慰的看着梁隽邦,她虽然不能让他叫一声妈妈,可是,却将他培养的足够优秀,无论从哪一方面都不输给任何人。

    她抬起手,替梁隽邦整理着衣领,鼻子有点发酸,“你看看你,都这么大了,还和小时候一样,领带也打不好等你这次任务结束,老师给你介绍个好女孩,嗯”

    梁隽邦一滞,脑海里立即现出早早的样子,慌忙推脱道,“老师,不用了。”

    “不用什么”崔立屏虎下脸,把他的领带一扯,低喝道,“你给我听着,你是我一手教出来的,你的婚事我是绝对有权利过问的,我不同意的人,你不能娶,知道吗”

    梁隽邦微张了薄唇,迟钝的点点头,“知道了。”

    “好了。”崔立屏拍拍他的衣襟,“出去做事小心安全,记得吃药。”她边说边把药瓶放进他的上衣口袋里,“上面写着服用方法。“

    “是。”梁隽邦点点头,朝崔立屏行了个礼,“上将”

    “去吧”

    梁隽邦转过身往房门外走,突然停下脚步来,回头看向崔立屏,“老师,您什么时候回去啊您这身份离开太久不合适吧”

    “你走了我就走了。”崔立屏眼底满是不舍和慈爱。

    这目光看的梁隽邦心念一动,邪肆的一笑,戏谑道,“上将,您要是有孩子,一定是个好母亲,可惜了,您这么好的基因”

    “臭小子”崔立屏作势要打他。

    “哈哈”梁隽邦疾步跑远了,拍拍上衣口袋,“老师,开玩笑的,您别介意我走了,药我会记得吃,也会注意安全保证不给您丢脸。”

    “好”

    崔立屏忍着流泪的冲动点点头,喃喃自语,“孩子,你就是我的孩子啊我的基因都给了你,你很好,会比我还要优秀。”

    从医院出来,梁隽邦便着力寻找那三个人的下落,他立即和总部取得了联系,经过确认,他们很可能还没有离开这个地方。

    那么也就是说,梁隽邦锁定的范围仍旧在这一块。

    “火狼,需要支援吗”总部那边也听说了他坠车受伤的消息。

    “不用。”梁隽邦摇摇头,“人多了未必是好事,我已经没事了,我自然有办法找到他们的确切位置。”

    夜幕降临,雷家庄园。

    后院堆砌杂物的仓库里,三人正缩在黑暗中,不敢点灯怕引来注意,只用一只微弱的手电照明。

    “他么的那臭小子真有两下子”

    其中一人一边骂着,一边忍着痛由同伴包扎伤口。

    那一天,梁隽邦虽然从列车上受伤不轻。可是,火狼岂会让人弄得如此狼狈事实上,对方三人同样狼狈不堪。

    一个膝盖中了一,一个小腿中了一,这也是他们逗留在这里没法离开的原因。他们是在逃,又不能去医院,只能窝在这里等待机会。

    “嘶你他妈轻点”

    受伤、被困,加上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让他们渐渐躁。

    “不行,总窝在这里根本不是事,我们的伤必须处理,否则迟早是困死”

    “那怎么办”

    其中一人眼珠子转了转,“这是什么地方”

    “听说庄园的主人姓雷。”

    “哼,管他姓什么,反正就是有钱人,挟持了主人让他给我们找医生”

    “不行啊,万一出什么岔子我们的身份不能露。”

    “我们要是死了,或是被逮住了,身份还是一样露”

    议论声停止了,商量过后,他们决定要潜出仓库。因为那两个都伤着了,只剩下一个,当然便由他出马。

    “那我走了,你们小心。”

    那人悄悄潜出仓库,往主楼的方向而去。可他才一走,便有一道黑影随即闪了进来。

    “谁”

    “哼”暗夜中,响起一声尖锐的冷笑,“记性这么差才几天,就不记得我了好歹也跟了你们一路”

    “你”

    对方受惊不小,指着暗处,“你不是坠车了吗竟然、竟然”

    “哼,不劳你们操心,没解决了你们,我怎么舍得死”梁隽邦扬起手,眸光发狠,“敢让我坠车,敢败坏我威名,简直该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