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隽早 挟持

关灯
护眼
    第666章 隽早 挟持

    主楼里,早早已经睡下了。 .l.

    雷耀辉在书房里和父亲谈一些生意上的事,从里面出来。

    “唔”他才踩在门口,便被人捂住了嘴巴,顿时惊慌失措,挣扎着,“唔唔”

    “老实点”对方凶相毕露,目光阴狠,“别乱动,进去”

    雷先生见儿子去而复返,而且还是被人挟持着,也吓坏了,指着他们,“你、你你是什么人快放开我儿子”雷先生一边说,一边伸手想去摁桌下面的报警系统。

    岂料,对方手快。

    嘭的一声,火光四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木头烧焦的味道。雷先生是个生意人,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惊吓的收回手,脸色骤变。

    歹徒收回,抵在雷耀辉腰间,狠戾的勾唇恐吓道,“别乱动,也别想什么花招否则,我就一崩了这小子”

    “别、别”雷先生护子心切,慌忙应承,“你别动我儿子,我什么都不做你想要怎么样想要钱要多少,我有都给你,别伤害我儿子。”

    歹徒满意的笑笑,“知道你有钱,不过我现在不要钱。打电话,叫医生来”

    “啊”雷先生不明所以,犹豫了片刻。

    嘭的又是一,这一打在了雷耀辉肩上。

    “啊”雷耀辉皱眉痛呼,鲜血顿时从他肩上逸出来。

    歹徒阴恻恻的笑着,“现在可以叫医生了你儿子有需要,看到没有快”

    “耀辉”雷先生再不敢有所迟疑,立即拿起电话,“你别动我儿子,我现在就叫医生来耀辉,你撑着点啊”

    书房里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了主楼里其他人的注意。雷太太和早早都被吵醒了,披着睡衣从房间里赶过来,两人迎面撞上,“这父子俩说什么这么大动静,我们进去看看。”

    早早点点头,和雷太太一起推开了书房门。

    “别动,过去”

    才一进门,就被歹徒制住了。歹徒将他们两两绑在一起,靠在墙上。

    早早心跳很快,看到耀辉肩上的伤,失声大叫,“耀辉”

    歹徒猛地皱眉,扬起手敲在她脖劲处,早早不经折腾,只一下就晕了过去。雷耀辉大惊,“早早你们你们有什么冲我来,不要伤害她”

    “哼”歹徒不屑的瞥他一眼,白白净净的文弱小子,还在他面前逞这种能

    雷耀辉努力移动着身子,肩上的伤越发严重了,他努力移动过,让早早好靠在他身上。

    “放心,她死不了,只是晕了而已我不想要你们的命。”歹徒扫他们一眼,“可是,如果你们不老实,我的子可是不长眼的”

    仓库里,梁隽邦解决了那两个人。从他们身上搜到了原件和副本。现在,他还需要找到刚才出去的那个,任务就完成了。

    暗夜里,他的身形修长、行动矫健,犹如一尾燕子,轻盈跳脱、来去自如。他的腰间别着总统府新给他配的,身上有个火狼的标识,在夜光下闪闪发亮,被西服外套给遮盖住了。

    主楼里防盗监控系统很完善,但那只是对一般人而言,连歹徒都拦不住,又怎么可能拦得住火狼

    梁隽邦摸入主楼,在四处搜寻,很快发现目标在书房,而让他惊讶的是,目标手上竟然有人质,而且是四个他眼睛上戴着夜光镜,一眼便看出其中两个是雷耀辉和早早

    “糟了”

    梁隽邦心道不妙,早早说她要来雷家,这里就是雷家那么,另外被绑住的就是雷耀辉的父母情况变得棘手。他没有什么弱点,可是,早早就是他的弱点。

    现在该怎么办梁隽邦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破窗而入,歹徒看到梁隽邦,神色几变,随即笑道,“呵呵火狼果然并非浪得虚名。也是,你要是那么容易死,才奇怪了。不过,你这么快就找来了在下真是佩服”

    梁隽邦纵身一跃,稳稳落在地毯上,看了一眼被挟持的雷家一家。

    “哼你们好歹也是有名有号的,已经落魄要挟持无辜的公民吗真是下三滥”

    “你”歹徒恼羞成怒,“你少说风凉话,要不是你那两,我们至于吗他们需要医生”

    “噢”梁隽邦扬声,似笑非笑,“我看未必吧”

    歹徒一顿,慢慢回味过来他话语里的意思,怒目圆睁瞪着他,“你已经”

    “嗯。”梁隽邦志得意满的点点头,“承让现在就剩下你了,是先交出副本,还是先交出性命,你自己选吧”

    看着他们的对话,雷耀辉像是明白过来了。梁隽邦原来有着特殊身份,他虽然不知道他具体是干什么的,可是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普通的富家子弟那么简单。

    刚才那个歹徒,好像叫他火狼

    “你休想”

    歹徒一听同伴已经遇难,态度更为坚决,举指向雷家一家人,“我还活着,也就是说胜负未分看见了吗这一家子可是无辜的”

    梁隽邦神色不变,丝毫不为所动,“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什么”歹徒有些吃惊,“你难道你们的宗旨不是不能伤及无辜吗”

    “是。”梁隽邦点点头,“可是,你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什么”

    梁隽邦淡淡瞥了眼雷家人,刚好接触到雷耀辉不敢置信的目光,但很快便移开了视线,“这里是a国,并不是c国,也就是说,他们不是我该守护的人简而言之,我只要完成任务就行了。”

    “你”歹徒怔住。

    梁隽邦步步逼近,胜券已然在握。

    歹徒犹自不相信,随手拉起昏睡的早早,扼住她的脖颈,“好,既然这样,老子就先解决了这个”

    梁隽邦瞳仁剧烈收缩,双手在身后猛的收紧,手撕他的心都有可是,他不能表现出来,一旦他表现出来,那么早早就真的会出事

    “呵。”梁隽邦强压下巨大的担忧和恐慌,朝歹徒抬起手,“请便”

    这种情况下,雷耀辉却是没法保持沉默了,他猛的站起来,朝着梁隽邦吼道,“梁隽邦,你说什么没想到你是这么无情无义的人,为了自己的目的,就连早早都不顾了吗我们雷家是和你没什么关系,可是这是早早啊是你爱过的人”

    梁隽邦迅疾闭上眼,所有伪装和隐忍,都随着雷耀辉这两句话而分崩离析了。

    “噢”歹徒一扫刚才茫然的神色,大笑起来,“哈哈,真是惊人的消息啊原来不是没有关系,而叵捣饲常磕悴坏鲜墩庖患遥艺馀木谷皇悄愕男纳先耍俊br>

    软肋被人抓住,梁隽邦不由瞪了雷耀辉一眼,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梁隽邦,你快救救早早早早要是有什么事,你真的能安心吗”

    “哈哈”

    歹徒越发张狂了,梁隽邦气的想堵上雷耀辉的嘴。

    “怎么样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吗”歹徒如同获得了救命符,紧扼住早早不放,“听着,给我准备车和钱,我要马上离开这里快”

    “好,你不要伤害她,我们马上准备”雷耀辉一口答应了。

    “慢着”

    梁隽邦却是斩钉截铁的否决了他的说法,态度比刚才还要狠,“我可并没有同意。”

    歹徒和雷耀辉齐齐看向梁隽邦,“你说什么早早在他手上”雷耀辉发急,他身上还有伤,可是此刻最挂心的却是早早。

    “哼”梁隽邦斜勾唇角,淡淡开口,“你也说了,只不过是曾经好过一阵的女人,她现在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了而且,她还跟了你,我会顾惜这种女人的生死吗”

    话音刚落,被打昏的早早缓缓睁开了眼。她其实刚才就醒了,刚好一字不落的把梁隽邦说的话听了进去。

    “你说什么”

    梁隽邦没料到这个时候早早会醒过来,她都听到了吗

    “早早”雷耀辉见早早醒了,松了口气,“你没事吧”

    早早摇摇头,看看梁隽邦,心里又凉又痛,“我没事耀辉,你怎么样肩膀怎么了”她不清楚事情究竟是怎么样,只是想起梁隽邦在车上时的样子。

    猛的抬头瞪着他,“是你这些人是你招来的和我们没有关系的,请你不要伤害我们”

    “早早,你听我说”梁隽邦没了刚才的硬气,眉宇间隐含焦虑。他只犹豫了那么一刹那,歹徒便全都看在眼里了。

    “哼,不用嘴硬了现在就按照我说的做”歹徒手中的用力一抵,“看清楚了,那小子的肩伤就是我打的,好,给小姑娘个面子,还拿这臭小子开刀”

    说完,举着,朝着雷耀辉肩上又是一

    “耀辉”早早吓坏了,挣扎着要扑过去,“不要啊隽邦,我求求你,不要让他伤害耀辉啊”

    梁隽邦怔住隽邦,早早叫他隽邦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