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隽早 输了

关灯
护眼
    第667章 隽早 输了

    理智,是对自己,而盲目,是对爱人梁隽邦也不能免俗。 .l.

    “这位先生,求求你不要让他们伤害我的儿子,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雷先生、雷太太也一起恳求梁隽邦。

    梁隽邦蹙眉,终究是点了点头,“好”

    雷先生立即吩咐下去,让人准备车子、食物水和现金。

    等待的时间里,早早小声的和雷耀辉说话,“耀辉,疼不疼你流了好多血。”

    “不疼。”雷耀辉摇摇头,他不想让早早担心,“真不疼,你别担心,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耀辉”

    梁隽邦在一旁看着他们这副样子,满心不是滋味。他是想好了会祝福他们,可是想起来是一回事,亲眼看见又是另一回事。早早对雷耀辉似乎真的有了感情,她以前和雷耀辉没有这么亲近的。

    早早,当真是要属于别人了。

    车子很快备好,歹徒拎起早早,“你跟我走等我安全了,自然会放下你”

    “不”雷耀辉和梁隽邦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反驳。

    两人对视了一眼,雷耀辉说到,“我跟你走放过我未婚妻。”

    “噢”歹徒并不傻,看雷耀辉和梁隽邦同样紧张兮兮的样子,这个人质,还真不能换了,“哼那就非她不可了只有带着她,我才最安全”

    说着,瞥了一眼梁隽邦,露出自得的神色来。

    梁隽邦无奈的叹息,这一战他是输了,输的一败涂地

    “走”

    歹徒生硬的拽着早早,毫不怜香惜玉的往外拖。雷耀辉肩上带着伤,匆忙追了出去,“早早,你别怕”

    早早怎么可能不怕,她吓的都哭了,朝着雷耀辉直摇头,“耀辉,救我”

    “早早。”雷耀辉心急如焚,“这位先生,你把我和我未婚妻一起带走吧反正你也没什么损失”

    歹徒眉眼一耸,忍不住嗤笑,还真有这样的傻子啊

    他走到车旁,拉开车门,将早早扔了进去,而后看向雷耀辉,“好,成全你进去”说着,将雷耀辉也推上了车。

    “耀辉。”早早吸着鼻子看着雷耀辉,感动的又掉眼泪。

    “早早,别怕,不管发生什么,有我陪着你呢”雷耀辉什么也做不了,可是好歹能够守着早早。

    车子发动了,早早靠在雷耀辉胸口,往车窗外看了一眼。梁隽邦负手而立,背对着他们,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似乎她的生死、安危统统不关他的事。

    又想起他刚才说的话她的一切,从此和他没有关系了。

    早早心里直泛酸涩,以前,她是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人鬼迷了心窍吗

    车子疾驰着离开雷家庄园,梁隽邦始终不曾回头看他们一眼。他不想看,看到她被挟持已经够心痛,再看到她和雷耀辉卿卿我我,他会疯的

    “这位先生,你”

    雷先生和雷太太齐齐看向梁隽邦,“请你想办法救救我儿子和儿媳啊”

    “谁是你儿媳”梁隽邦顿时凶相毕露,咬牙切齿,一副恶狠狠的样子,“他们结婚了吗给我听清楚了,别瞎叫他们一天没有结婚,她就不是你们雷家人”

    雷先生、雷太太怔住,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梁隽邦愤恨道,“我需要同样的装备”

    “还愣着干什么不想救人了”梁隽邦怒吼,心情越发焦躁。

    “好好,车子在车库,随时都可以开走”

    梁隽邦很快跟上,但是对方手上有人质,他并不能跟的太近。而且一带的地势,太适合迂回战术了,要不是雷家的车子性能好,恐怕早撑不了这么久了。

    和梁隽邦一样,歹徒同样是受过严苛训练的高素质间谍,智商和计谋也都不弱。

    梁隽邦显示的追踪信号是,他们停下了车子。梁隽邦不敢靠的太近,便也在距离他们一定远的地方停下了。

    歹徒下了车,打开后车座的门,拿指着雷耀辉,“下来”

    “耀辉。”早早害怕极了。

    雷耀辉壮着胆子安抚她,“没事,不用怕。”

    “把衣服脱了”

    歹徒指挥着雷耀辉,一边说一边脱下自己的衣服扔给他,“把我的换上”

    雷耀辉一一照做,歹徒穿上雷耀辉的衣服,低吼道,“去驾驶座,快”

    雷耀辉只好听他的话坐上驾驶座,歹徒走到车前盖前,将其打开,不知道怎么摆弄了一番。“好了,到这里,我们就要说再见了,谢谢二位一路配合,你们可以走了”

    雷耀辉和早早对视一眼,不敢相信他们就这么轻易被放了

    “还不走”歹徒拔高了声音,“再不走,我可就后悔了。”

    “不不,我们走”雷耀辉慌忙摇头,握住了方向盘,“早早,别害怕,我们安全了这就回家。”

    “嗯。”早早抿嘴笑着点点头,对雷耀辉的依赖和信任又增添了几分。

    车子掉头,按原路返回。歹徒斜勾唇角,露出阴毒的眸光,“哼回家,回老家吧祝你们下辈子投身个好人家”

    车子开始动了

    梁隽邦熄灭手里的烟,上了车准备继续追。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不对劲了,怎么好像是朝着他的方向来的雷耀辉的车子越来越近,梁隽邦远远看见车座上的人,居然真的是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来不及想太多,梁隽邦和对方迎头撞上,他一边摁着喇叭,一边吼着,“停车,快停车,听到没”

    雷耀辉这时也看见梁隽邦了,他本能的想踩刹车,他的肩上受了伤,当然还是坐梁隽邦的车更安全。可是,就是这么一踩刹车才发现刹车失灵了,怎么踩都不管用

    “啊”雷耀辉脸色大变。

    “怎么了”早早疑惑的趴在车座上问他。

    “刹车失灵了”雷耀辉方寸大乱,“早早危险”

    “停车”梁隽邦浓眉紧蹙,这是什么情况不合理啊紧急关头,他掏出了,瞄准驾驶座,可是一想到早早还在车行,他还是没有开,万一出了问题,早早也会受伤。

    对方不停车,梁隽邦只好停下车。

    车子擦过他,往前疾驰而去。梁隽邦清晰的听到车上的对话。

    “耀辉,怎么办啊”

    “不知道,刹不住”

    梁隽邦一阵惊慌,迅速迈开双腿追了上去。车子已经不听使唤,歪歪扭扭的行驶着。梁隽邦飞速奔跑,扑向车顶,拍打着车窗,“开开、快开开”

    早早见是他,立即便将车窗摇了下来。

    梁隽邦随即翻身如车内,“什么情况人呢”

    “他已经走了车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刹不住”雷耀辉急的一脑门汗。

    梁隽邦冷静的分析着,“不用想了,一定是刹车被破坏了他是怕你们泄露了他的行踪,所以要灭口。”

    “那,怎么办啊”

    梁隽邦冷声说到,“只有一个办法,撞车之前,跳车”

    “啊”早早第一个惊呼,“耀辉,我不敢。”

    “别怕,早早只有这个办法了,只能跳。”雷耀辉从后视镜里看着早早,焦急的鼓励着她。

    梁隽邦感觉自己已经泡在了醋缸里,酸到尝不出味道了。“雷耀辉,你自己能有把握跳下去吗”

    “我”雷耀辉犹豫了片刻,点点头,“行,我可以。”

    “嗯,那就好。”梁隽邦满意的应了,扬起手落向早早脖颈后,再次将她打晕了。

    雷耀辉惊愕,“你干什么”

    “哼”梁隽邦苦笑,“我能干什么就你这本事,保住自身就不错了,可是早早怎么办她怕成这样,只能我带着她跳放心,我有200的把握,你顾好你自己就行了。”

    “好。”雷耀辉迟疑了片刻,“谢谢你。”

    “谢谢”梁隽邦觉得太讽刺了,讥诮的勾唇,“这声谢谢轮不到你来说记着,我并不需要你同情,我救的,不是你雷耀辉的未婚妻。早早是我喜欢的人,这辈子都是”

    “可是你”雷耀辉怔忪,刚才在雷家,他明明不是这么说的。

    “别废话了,嫌命长吗”梁隽邦不耐烦的打断雷耀辉,把昏睡的早早小心翼翼的抱进怀里。

    雷耀辉从后视镜里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幕,那眼神,他太熟悉了这个人,是真的喜欢早早的

    “我数一二三,一起开车门,跳,嗯”梁隽邦一手抱住早早,一手搭在车门上。

    “嗯。”雷耀辉紧张的点点头。

    只听梁隽邦屏住呼吸,口里念着,“一、二、三跳”

    车门被急速打开,梁隽邦把早早密密实实的护在怀里,车速太快,他用自己的身子垫着早早,在地上几个飞跃、滚动,皮肉伤在所难免,幸而早早安然无恙。

    “哈”梁隽邦停在地面上,得意的一笑,这是他对自己最满意的一次惊险求生了,当初考核时只怕也没有这样优异的表现。

    雷耀辉就没这么幸运了,他跳下车,滚出去老远,加上肩上本身就有伤,生生撞在了路边的硬石上,猛烈的撞击让他瞬时吐出一口鲜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