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隽早 孩子

    第668章 隽早 孩子

    梁隽邦把早早放下来,过去扶起雷耀辉,“你怎么样”

    “嗯”雷耀辉撑着坐起来,有气无力的摇摇头,“没、没事,还撑得住。”

    梁隽邦看一眼早早,沉声问到,“你还能开车吗这里距离雷家庄园并不远”

    雷耀辉有些讶异,“你要走”

    “嗯。”梁隽邦点点头,“人跑了没多久,我现在追还能追上,要是再耽搁,可就说不好了”

    “可是。”雷耀辉很疑惑,“早早还没醒,你就这么走了”

    梁隽邦垂下眼眸,掩盖住失落的情绪,“现在不会有危险了,有你照顾她,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难道不等她醒过来吗”雷耀辉摇摇头,“我想,你应该有话要对她说,如果你不说,她不会知道的,她现在比以前还要简单。”

    没想到雷耀辉会对他说这样一番话,梁隽邦颇为赞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虽然迂腐、文弱了点,但到是个光明磊落的男人,早早选你没错。”

    “可是”雷耀辉蹙眉,觉得这样有点胜之不武。

    早早现在是没有想起以前的事,如果她想起来了,还会选他吗而且,他同样敬重梁隽邦,经过今晚的事,他能肯定,梁隽邦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绝情。

    他为了早早,是可以奋不顾身的。

    “没什么可是的。”梁隽邦抱着早早交到雷耀辉怀里,深深凝望着她,那眼神包含了太多的不舍,“我和她,也许是有缘无分吧要是能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哪儿轮到你”

    “我要走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梁隽邦站了起来,指指路边的车子,“这车你开回去,我走了。”

    “那你怎么办”雷耀辉叫住他。

    “不用替心,我有的是办法”梁隽邦突然回过头来,叮嘱雷耀辉,“对了,今天发生的事,请你忘了,也拜托你的家人,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好。”

    隐隐约约明白,梁隽邦做的事情不同寻常,雷耀辉立即答应了,目送他离开,很快消失在了视线里。

    雷耀辉吃力的抱着早早上车,驱车往回赶。他的伤有些重,幸而距离不远,一到家门口,他就彻底撑不住了,连车门都没下,便直接晕了过去。

    “先生,太太是少爷和少奶奶啊”

    一阵慌乱,雷耀辉和早早被抬进了雷家。

    早早并没有受什么伤,浑身上下除了脖子有点痛之外,可以说是毫发无伤,可是雷耀辉的情况就要严重很多。他肩上重了两,浑身都是擦伤和撞上。

    因为伤口拖延医治,情况一度很凶险。取出的头两天一直高烧不退,整个人浑浑噩噩的,早早一直守在他身边、寸步不离,雷家父母劝她休息她也不肯。

    这种时候,她怎么能安心休息呢

    耀辉都是为了她,才伤成这样的。

    那天她被梁隽邦打晕了,是耀辉开车带着她回来的。她便认定了是耀辉救了她,所以才会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耀辉对她这么好,不像有些人,无情无义,还莫名其妙的把她打晕

    “早早”雷耀辉精神好了些。

    “耀辉,感觉好些了吗”早早扶着他坐起来,“口渴不渴还是想吃东西”

    雷耀辉握住她的手,“不用,都不用你怎么一直守在这里你身体又不好,不能这么熬着,太辛苦了”

    “耀辉”早早嘟着嘴,紧握住雷耀辉的手,“你都为我伤成这样了,我只是照顾你而已,有什么辛苦的,你对我这么好,我会被你坏的。”

    雷耀辉微怔,是了早早两次被打晕,这中间发生的事情,她大部分都不知道。在她的印象里,完全没有梁隽邦为她奋不顾身的一段。

    该不该告诉她理智和道德,驱使雷耀辉想要说出真相。

    早早却端着汤碗过来了,“你先喝点汤吧猪肝汤,补血的你流了那么多血,要好好补一补。嘻嘻”早早浅笑着,压低了声音,“是我煮的,你尝尝看,不知道能不能喝。”

    “嗯”雷耀辉怔住,这汤竟然是早早煮的那必须好喝啊尝了一口,味道不算很好,但还可以入口。

    “好喝吗”

    “好喝。”

    早早吐吐舌头,满意的笑了,“接着喝,全部喝完。”

    雷耀辉被早早这样照顾着,满心都是柔软而甜蜜的。想要把梁隽邦的事告诉她的念头,就这么被压下了。算了,还是不说了。本来早早就要和他结婚了,何必多一事

    如果早早真的念着梁隽邦的好,对他而言又有什么好处

    他会好好对早早的,梁隽邦本身都放弃了,他不说也不算是从中作梗。

    “早早。”雷耀辉握住早早的手,两个人相视而笑,笑容里都夹杂着些微羞赧

    帝都,总统府。

    梁隽邦把取回来的原件和副本一起放在桌上,“都在这里了。”

    杭泽镐满意的点点头,“很好,你真是没有一次让我失望。”

    梁隽邦但笑不语,“还有事吗没事我就走了。”

    “啧”杭泽镐蹙眉,“你这孩子,刚到放下东西就要走这里究竟是哪里容不下你让你来总统府上任,你有私事,连复命你也迫不及待的要走。”

    梁隽邦怔忪,“不是我留在这儿也没事啊我饿了,要回去吃饭。”

    “嘁”杭泽镐嗤笑道,“还知道要吃饭今晚不许走,总统府有饭给你吃”

    “呃”梁隽邦吓了一跳,看了看韩希茗,韩希茗耸耸肩,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嘿嘿,不用了吧这种场合不适合我。”

    杭泽镐低喝道,“什么场合不适合你你也该要学着适应这种场合了。不过不是今晚,今晚在内院,小酒宴,人你都认识对了,你老师崔上将也会来,你可不许跑。”

    看这情形,是推脱不了了。

    “好吧”梁隽邦瘪瘪嘴,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内院小酒宴,来的人果然是不多。梁隽邦坐在位子上,左看右看,怎么看他都是当中最不起眼的,论职位、论级别,他好像完全没有参加的资格。

    抬头一看,杭泽镐和老师崔上将正在说着什么,神情还颇为严肃。

    梁隽邦没在意,低下头闷声吃自己的东西,都说了这种场合真的不适合他。

    “喂,喝一杯,祝贺你平安归来。”

    韩希茗端着酒杯走了过来,朝梁隽邦举了举。梁隽邦端起杯子,一饮而尽,“谢谢。”

    “如果不出意外,总统府你是再也逃不出去了。”韩希茗放下杯子,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嗯”梁隽邦不太明白,“什么意思”

    韩希茗指指杭泽镐和崔立屏的方向,“没看到吗我敢打赌,他们现在正在讨论你的问题。本来四十二所非你莫属了,你小子偏偏要犯浑。这次,是外公特意为你找的上位的机会别说你不懂。”

    梁隽邦真有点懵,茫然的摇摇头,“我真是不懂,不是的吧为什么啊”

    “别问我,我不知道。”韩希茗抿了口酒,耸耸肩。“或许,崔老师知道她走开了,不如你去问问她”

    梁隽邦抬头一看,杭泽镐和崔立屏果然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上了。

    “走”梁隽邦一拉韩希茗。

    “你自己去”

    “是兄弟就一起去”梁隽邦佯装凶狠,韩希茗无法,只好陪着他一起去。

    “哎,人去哪儿了刚才不是往这走的吗老师一个女的,真是什么都不怕啊,这么黑,她喜欢往这种地方散酒”梁隽邦话没说完,便被韩希茗拉住了。

    “嘘,小点声,你看”

    两个人同时屏住呼吸,朝着韩希茗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杭泽镐和崔立屏相对而立,崔立屏背对着他们,好像在掉眼泪。杭泽镐抽出纸巾递给她,叹息道,“哎给,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也别太难过。”

    崔立屏接过纸巾,“嗯,我现在没什么要求了,只求你给他一个好的安排。”

    “你放心,他现在不是好的很他就是再倔,我也会让他老老实实的上任的。”

    “那是”崔立屏朝杭泽镐哼道,“当初是你要我把他生下来的,当然要负责到底”

    “是是是,我绝对负责到底。”

    听到这样的对话,梁隽邦和韩希茗都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崔上将和总统什么孩子、什么负责啊好吓人难道说,崔上将生过孩子,而且听这话的意思,孩子还是总统的

    “啧”杭泽镐赞叹道,“隽邦这孩子,真是不错,就是性格太像你了,不好管束,难得他和希茗关系那么好,这也是幸事。”

    话到此处,梁隽邦如遭电击,瞬间僵住了。他刚才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吗

    韩希茗也是同样的不可思议,震惊的看向他,难道梁隽邦是崔上将和外公的孩子

    代金券兑换码:5ppgng前100名兑换有效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