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隽早 幸好

关灯
护眼
    第669章 隽早 幸好

    “梁隽邦”

    韩希茗在后面卯足了劲追赶着,他们俩本来就不相上下。可梁隽邦发起疯来,潜能自然又高出一筹,韩希茗追的有些辛苦。“你给我站住”

    好容易搭上了他的肩膀,韩希茗单手一扣,想让他停下来。

    “放开”

    梁隽邦眸光锐利如鹰,灵活的压下身子眼看着就要挣脱,韩希茗长腿一勾,扫向他的下盘。

    “你”梁隽邦见他出手,自然也不会客气,两兄弟就这样在总统府后院里打起来。

    韩希茗见梁隽邦心情不好,下手时自然收敛了两分。梁隽邦找到间隙,成功将韩希茗压在身下,扬起拳头作势要捶下去,韩希茗躲都不躲。

    可是,最终梁隽邦的拳头偏移了两公分,落在韩希茗脑侧。

    “啊、啊、啊”

    他紧捏着拳头,发狠的一拳一拳砸在地上,即使是泥地,手也经不住这么捶打。韩希茗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并不劝阻,他是旁观者,在起初的震惊过后,冷静的也快。

    “哈啊”

    梁隽邦终于耗尽了力气,收了手,满头大汗的倒在草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发泄完了舒服了”韩希茗骗过头看着他。

    “放屁这事放在你身上你能舒服”梁隽邦狠剜他一眼,怒气冲冲。

    “嘁”韩希茗轻笑,“这事绝对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是人都知道,韩承毅有多爱乐雪薇像这种下个世纪都不会发生的事情,你就不用拿出来假设了。”

    “你”梁隽邦气结,“你这是在安慰我吗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情炫耀你父母的爱情”

    “哼”韩希茗摇头冷哼,“不,我不是在炫耀我父母的爱情,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的外公杭泽镐,也是和我父亲一样的男人据我所知,他一生只钟情于我外婆,即使外婆昏迷了很多年,他也从来没有过任何花边新闻,到现在他们的感情也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梁隽邦怔愣片刻,讥诮道,“你也说了,你外婆昏迷了很多年”

    细细一想,越发觉得不对劲,“你外婆昏迷了很多年我,不就是在你外婆昏迷的时候出生的”

    这个疑问,让韩希茗也没法解释,他们同龄,当年的事情他怎么可能知道

    只是,直觉让他不相信外公会做出背叛外婆的事情来。杭泽镐后继无人,宁肯让身为外孙的他来继承大统,也没有想别的办法为自己留下子嗣不是吗

    “要不,去问问”

    梁隽邦横了他一眼,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韩希茗知趣的闭上嘴,的确不太合适。既然杭泽镐和崔立屏瞒了这么多年,就算是问,恐怕也问不出什么来。

    梁隽邦胳膊一撑,从草地上弹了起来,韩希茗跟随其后,“你去哪儿”

    “喝酒、吃饭”梁隽邦吼了一声,“不是留我下来喝酒吃饭的吗我的肚子到现在都是空的”

    生怕他做出什么傻事来,韩希茗跟在他后面不敢放松警惕。

    前面杭泽镐和崔立屏正带着人找他们俩,见到他们一起回来,同时松了口气,“希茗、隽邦,快过来,俩兄弟去哪儿了快快,各位叔伯前辈都等着见你们,小辈也没有小辈的样子。”

    杭泽镐训斥完两人,转而面对大家,却又是换了种态度。

    “呵呵,真是不好意思,让各位长辈见笑了。希茗你们都见过了,这个啊是隽邦。当年我一眼挑中的孩子,一直秘密培养着,现在出息了,也历练够了,准备让他来见见各位,以后希茗和他还要靠各位多多指教。”

    这情况

    梁隽邦瞪了韩希茗一眼,以前没觉得,现在是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咳。”韩希茗伸手挡在唇边,轻咳了一声,“以后再说,今天这场子先过了吧”

    梁隽邦木着脸,此刻被身世之谜折磨的心绪难平,脸色自然不好。

    “这孩子,发什么呆啊,来,老师陪你一起,给各位长辈敬酒。”崔立屏拉着梁隽邦,走进人群里。

    梁隽邦心头更加不安了,这算什么谁能告诉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夜色渐浓,酒宴接近尾声,梁隽邦喝了不少,有些醉了。

    杭泽镐指挥着下人,“来人,把人给我扶到内院去,今晚就不回去了在内院歇下崔上将,你刚回来帝都,家里还没有收拾妥当,今晚也先在内院将就一晚吧”

    “谢谢总统。”崔立屏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这也是他们母子难得在一起的机会。

    但这细微的一幕,落入梁隽邦眼里,却是如鲠在喉。

    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他真的是杭泽镐的孩子,自己会怎么样不,他绝对不能是杭泽镐的孩子,如果是那样,他不就成了早早的不,绝对不可以

    崔立屏和下人一起,把梁隽邦先扶到了房里。

    “你们先下去吧,我在这里就行了。”

    “是。”

    崔立屏屏退了下人,自己去浴室拧来热毛巾,替梁隽邦擦拭着头脸。看梁隽邦睡得迷迷糊糊,便有些放松了,笑着低声说到,“这么看你,还真像个孩子。”

    “也许你已经不记得了,小时候我也有这么照顾过你,但是你太小了那时候你还不会说话,一哭起来却会喊妈妈。”

    崔立屏的声音变得哀伤起来,“那时候,你还不叫隽邦,妈妈总是叫你宝宝。一转眼,宝宝已经这么大了宝宝,妈妈什么时候,还能再听你叫一声妈妈”

    “哎”崔立屏叹息着站起来,把梁隽邦扶好,脱下外套,又扯过被子替他盖上。

    “妈妈知道你听不到,妈妈也不敢让你听到。妈妈年轻的时候犯了错,明知道那个人有喜欢的人,还是有了你隽邦,妈妈的好孩子,妈妈会帮助你,妈妈以你为骄傲”

    崔立屏把房间的灯关小了,转身出了房门。

    暗淡的光线中,梁隽邦缓缓睁开了眼。现在还用问吗他已经什么都听到了真可笑他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梁家上下也一直野种野种的叫他。

    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他的身世会是这样的

    难怪他会那么幸运被杭泽镐选中,他还以为是自己运气好这是运气好吗简直讽刺

    巨大的震惊中,梁隽邦抬起手遮住了眼睛,滚烫而透明的液体从眼角溢出,薄唇开合,喃喃自语,“早早、早早还好,早早跟了雷耀辉”

    深吸一口气,心口阵阵刺痛。想想自幼和早早相遇、相识,到后来相爱梁隽邦痛的难以自持。

    “早早,我竟然还好,早早已经忘了我,还好,早早什么都不知道。”

    长夏。

    客厅里热热闹闹的,管家正带着人在收拾地上的箱子,里面都是一些地方特产,是雷耀辉从雷家庄园上带回来的。他们才刚回来,精神都还不错。

    “早早,累不累”雷耀辉揽着早早,低下头温声问着她,“要是累了,就上楼睡一会儿,晚饭迟一点吃也不要紧。”

    “不用,我不累。”早早靠在他怀里,像只慵懒的小猫,态度极为亲昵,“靠着你很舒服,明天你就要上班了,我想多跟你待在一起。”

    “好。”雷耀辉抿嘴点点头。

    这让大家多少都有点意外,在去雷家庄园之前,两个人的感情分明还没有这么好。

    “这挺新鲜啊”韩希霆从楼上下来,弯腰随手捏了个果子往嘴里塞,“嗯,味道不错”打眼看见偎依在一起的雷耀辉早早,大吃一惊。

    “你们俩干嘛靠这么近”

    一句话,说的雷耀辉和早早都红了脸,随即分开了些。

    乐雪薇嗔怪的瞪他一眼,“臭小子,不会说话别瞎说话。”

    “噢”韩希霆吐吐舌头,靠像一旁的杭宁黛,“喂,宁黛,你不觉得不正常吗早早怎么好像喜欢上雷耀辉了”

    “呵呵”杭宁黛干笑两声,“有什么不正常他马上就是你姐夫了”

    “啊”韩希霆摇头叹道,“看样子是真的要成姐夫了啧看来我的感觉错了,我总觉得早早喜欢的另有其人,以为他们即使订婚了,也肯定结不成婚,哎,我错了。”

    杭宁黛瘪瘪嘴,没说话。她想起了梁隽邦,那个人要是看到早早这样会不会流泪连她见到早早这样,都会以为早早是动了感情,看来梁隽邦是没有希望了。

    “嗯希霆,你哥呢”

    “总统府”韩希霆回答的那叫一个顺溜

    杭宁黛一棍子打在他脑袋上,“混球我是问大宝哥哥,小宝哥哥在总统府还需要你告诉我吗”

    “靠之”韩希霆揉着脑袋,不满的嘟囔着,“我哥究竟看上你哪一点了”顿时没好气的朝杭宁黛低吼道,“我大哥啊和女人约会去了”

    “嗯”杭宁黛一惊,随即不在意的笑笑,“什么约会,是应酬吧”

    “嘿嘿。”韩希霆眼珠子一转,坏心眼上来了,“是约会,大哥有喜欢的人了,你不知道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