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隽早 破坏

关灯
护眼
    第670章 隽早 破坏

    韩希朗有喜欢的人,杭宁黛自然是知道的,他曾经亲口告诉过她。

    只不过,听韩希霆这么说起来,为什么觉得那么难过

    “我,我当然知道”杭宁黛梗着脖子,嘴硬的很,“大宝哥哥有什么事,绝对不会瞒着我的他早就告诉我了,你少在我面前嘚瑟,哼”

    韩希霆诧异,“啊,你知道”

    忍不住腹诽,他大哥这个衣冠,表面看着不知道多疼宁黛,居然都已经下手了简直是斯文败类

    但是,杭宁黛下一句话,差点让他噎住。

    “喂,那个人是谁啊”杭宁黛小小声的问着,“他只告诉我他有喜欢的人,不过没有说是谁,究竟是谁啊”

    韩希霆怔住,大大缓了口气,说了半天,她不知道啊

    心底立即对大哥表示一万点的鄙视有那么拉风的老爸,大哥居然能这么怂想当年,老爸可是硬生生把妈妈给抢到手的大哥这种龟缩行为,简直是有辱家门

    过了晚餐时间,雷耀辉和杭宁黛都要走了。

    杭宁黛打着哈欠,看着雷耀辉和早早在门口低声说着话,那副亲昵的样子,直让她心里不舒服。于是索性别开了视线,正好,韩希朗开车回来了。

    “大宝哥哥”

    杭宁黛一扫困顿,疾步走上前。

    韩希朗停下车,从车上下来。杭宁黛往他车上看了看,只有他一个人,应该的他应该先送对方回去,自己才回来的。

    “大宝哥哥。”杭宁黛挽住韩希朗的胳膊,眼珠子转悠的可快。

    韩希朗见她这样,就知道她心里有鬼主意了,“有事又想要什么”

    “不是。”杭宁黛摇摇头,笑眯眯的看着他,“你今天跟人出去啦跟谁啊”

    韩希朗微怔,没太明白她为什么特别问起,随口答到,“同学聚会我的同学你又不认识,我说了你知道吗”

    原来是同学那感情基础一定很牢固了杭宁黛不由皱了皱眉,有股危机感。

    “你的同学我也见过一些啊虽然那时候我还小,但总有些印象的。”杭宁黛不肯就此放松,今天一定要知道大宝哥哥喜欢的人是谁不然那今晚一定睡不着。

    韩希朗垂眸看着她,暗自思忖,似乎想通了一些事。

    忍着笑,说了个名字,“黄文煖,你还记得吗”

    “啊”杭宁黛想了想,还真想起来了,“她啊就是那个学习成绩特别好,可是长得特别难看,脸上还都是雀斑的那位嘛我当然记得,长那么难看,能忘吗看一次,三天都吃不下肉”

    大宝哥哥竟然就是去跟她约会大宝哥哥是那种注重内在,而不在乎外在的人

    可是,黄文煖也太丑了,不开心

    “嘁”韩希朗忍着笑,“有那么夸张吗我倒是觉得,她气质不错,而且,她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雀斑早没有了,也算是个美女了。”

    他一边说,一边佯装不在意的往里走。

    “大宝哥哥”杭宁黛嘟着嘴不高兴的瞪着他,“你不送我回去啊”

    “呃。”韩希朗伸手抚了抚额头,“今天恐怕不行,有司机送你也是一样,我今天喝的有点多,能开回来就不错了。”

    “哼”杭宁黛不高兴的冷哼,“可是,你从来没有让我自己回去过只要你在家,你都会送我的你不疼我了”

    “傻丫头。”韩希朗捏捏她的鼻子,“你是我妹妹,我怎么可能不疼你今天真的有点头疼,明天一早还有很重要的会议,听话让司机送你。”

    雷耀辉此时也走了过来,“宁黛,不用担心,我先和司机一起送你,然后我再回家。”

    杭宁黛横了雷耀辉一眼,气的嘴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这个人要不是马上要成为早早的丈夫,她都想骂他了有他什么事啊要他多管闲事哼不是每个人都是大宝哥哥好不好

    “乖,让你姐夫送你。”

    “哼”杭宁黛一跺脚,不情不愿的上了车。一肚子的不快活,非常讨厌那个黄文煖都是她不好,要不是她,大宝哥哥今天一定会送她回去的。

    不行,她要想办法拆散大宝哥哥和黄文煖

    目送雷耀辉和杭宁黛离开,韩希朗心情愉悦的揽着早早往里走。

    早早好奇的抬头看她哥,笑问道,“大哥,你心情很好啊”

    “嗯嗯。”韩希朗浅笑着点点头,当然心情好,好容易看到宁黛有吃醋的迹象虽然目前,她好像还不明白自己是吃醋了。花盛开固然美好,可是看着她一点点绽放,那滋味同样妙不可言。

    “可是。”早早戳戳她哥,“我看宁黛好像不太高兴。”

    “是吗”韩希朗佯装不知道,“我怎么没看出来小丫头,心思太难懂,懒得管。”

    “噢。”

    前一刻,韩希朗还在说他懒得管,可是,等到他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倒了杯红酒便立即给送杭宁黛回去的司机打了电话过去。

    “是我。”

    “大少爷,宁黛小姐已经到家了,一路平安,您放心。”

    “嗯,还有呢”韩希朗靠在沙发上,微敞的睡袍里结实的胸肌若隐若现,他遗传了父亲良好的基因,又糅合了母亲的清雅俊秀,正所谓青出于蓝,便是这个道理。

    “宁黛小姐问了属下很多话,都是关于什么黄文煖的。”

    “嗯,你怎么说”

    “属下说,大少爷今天就是去见她的,你们在帝都酒店吃的饭,饭后还去听了演奏会,大少爷您和黄小姐多年没见相谈甚欢,您对她很体贴,处处照顾的很周到。”

    “很好。”韩希朗满意的勾唇,笑意更甚。“接着说。”

    “宁黛小姐又问,黄小姐长得怎么样属下说,五官一般,但是气质很成熟、很优雅,属于很容易让男人动心的类型。”

    “非常好。”韩希朗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杯,“这个月,会给你加薪。”

    “谢大少爷,宁黛小姐很不高兴,下车的时候还狠狠瞪了属下”

    “噢是吗”韩希朗忍俊不禁,“她瞪了你几眼”

    “哎哟”司机叫苦不迭,“属下真是提心吊胆的撒谎,宁黛小姐少说也瞪了属下十几次吓的属下心惊肉跳。”

    “别跳了。”韩希朗浅酌了口红酒,“就算一共瞪了你二十次好了,一次一万,一共二十万明天一早你来总裁室取支票。这事办得好,以后若是也这么办,照样奖励。”

    “是,谢大少爷”

    韩希朗把电话挂了,唇角已经完全咧开。

    “哈哈”

    此刻,他才能笑出声来。高兴,实在是高兴。十六岁的姑娘了,该是开窍的时候了。先让她认清自己的感情,认准了自己将来要嫁的人,把婚事给定下,时机到了他就该采摘了

    仰起脖子,韩希朗将红酒一饮而尽。这一晚,他睡的特别香甜。

    韩希朗睡的好,可是,总统府里的杭宁黛可是睡的不怎么好。第二天一早,她是顶着两个黑眼圈起来的。她想了一个晚上,终于想出办法来拆散韩希朗和黄文煖了

    那就是给韩希朗介绍女朋友,要他知道,黄文煖可丑大宝哥哥找她太吃亏

    到了学校,杭宁黛趁着下课的空档,给韩希朗打电话。

    “喂,大宝哥哥”

    “嗯。”韩希朗心情异常的好,一大早接到小心上人的电话,太棒

    “你今天有没有空,来接我放学好不好好不好嘛”杭宁黛极尽撒娇之能事。

    “想我去”韩希朗故意逗她。

    “嗯,想、特别想。”

    “好,我会早点去,别吃零食,晚上带你去吃好吃的。”韩希朗心情愉悦的挂了电话,手指抵在薄唇上,双眼微微眯起。秘书走过来,看到他这样,不知道他又在算计什么了。

    韩希朗开口了,“准备晚上的邮轮,餐点在上面准备,不要太多,就两个人。对了,口味要偏甜,多准备点冰淇淋和沙拉。”

    “是。”

    “嘁”韩希朗扶额摇头笑笑,宁黛还是太小,但是不管怎样,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迷死她的机会。

    下午四点,韩希朗准时合上了文件夹和笔套,顺手将电脑关机。

    “总裁,您要走了”

    “嗯。”韩希朗站起来,扯过外套披上,“有事就找司马昱。”

    韩希朗自己开车,手指轻快的在方向盘上敲打着。到了帝都大学门口,杭宁黛已经等在那里了。看到他的车子,蹦跳着朝他招手,“大宝哥哥”

    韩希朗满眼都是溺,下车朝她走过去。

    “这么早下课了,没逃课吧”

    杭宁黛摇摇头,“没有啦”她忙着拽过一旁的同学,介绍给韩希朗,“大宝哥哥,这是我学姐,我们系的系花呢是不是很漂亮,今晚你请我们吃饭好不好”

    韩希朗这才将视线移向一旁,看到了所谓的系花。客观的说,这位系花长得确实漂亮。可是,在韩希朗眼里,又怎么能看到除了宁黛以外的女人

    他要是看得上,就不至于守身如玉到现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