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隽早 味道

关灯
护眼
    第672章 隽早 味道

    档案库里,梁隽邦在翻看着资料,韩希茗坐在一旁,并不打算帮忙。网

    “你快点,翻到了没有”韩希茗打着哈欠,真没有好兄弟的样子。

    梁隽邦瞪他一眼,“你就这么站着,不动手”

    “啊”韩希茗笑眯眯的看着他,“动手干嘛你想证明什么证明是我小舅舅”

    “靠之”梁隽邦咒骂一声,继续低头翻看资料。二十多年前的资料,想要翻出来并不是那么容易。如果电脑库有就会方便很多,只可惜,那一部分是缺失的,否则以梁隽邦的本事,早就能查到了。

    “哎。”

    韩希茗继续在一旁添油加醋,“其实啊,当我小舅舅没什么不好啊你看,你不是说梁家一直对你不好吗杭家和韩家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梁隽邦浓眉一挑,感觉没兄弟做了。

    “咳咳。”韩希茗轻咳两声,摊摊手,“你继续、继续。”

    啪的一声,梁隽邦把手里的资料一扔,低吼道,“不找了,什么也没有,能摆出来的,对我来说都不是秘密。”

    “哟,总算是清醒了,在这费半天工夫。”韩希朗上前搭住他的肩膀,“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要真能被你找出来,那他们还苦苦瞒着你干什么反正你心里也有数了,别难为自己啊大男人的”

    “韩希茗”

    梁隽邦真来气了,侧过脸狠剜着韩希茗,“我必须为难自己,不能不为难自己你别说你不知道原因”

    “呃”

    韩希茗怔住,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是。”他点点头,叹息道,“我是知道原因,可是隽邦,我是把你当兄弟才告诉你,对早早死心吧我不想帮你吗撇开你现在的身份不说,你和早早也不可能了。”

    梁隽邦一怔,“什么意思”

    韩希茗欲言又止,很不忍心告诉他。

    “你他妈倒是说啊”梁隽邦急了,一把揪住韩希茗的衣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咳咳。”韩希茗伸手推开他,皱眉道,“别这么大火气,早早她我觉得她现在似乎是真的喜欢上雷耀辉了,以前她只是听从父母的安排,但现在不是这样了。”

    梁隽邦脑子里嗡嗡直响,受了莫大的刺激,身子僵住、眼神发直。

    他牵强的扯扯嘴角,“不、不可能,早早她她只是依赖雷耀辉,她虽然还没想起我,可是,她喜欢的还是我”

    “啧”韩希茗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知道你不相信,今天雷耀辉会来见我外公,你也来吧亲眼见到,才会死心。”说完,轻拍着他的肩膀,“你要有心理准备。”

    当晚,雷耀辉果真带着早早来总统府拜访,一同来的,还有韩承毅夫妇。

    这意味着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一家人都聚在内院客厅里,韩希茗和梁隽邦站在楼上往下看。早早偎依在雷耀辉怀里,确实不像以往那样生疏了。梁隽邦蹙眉,满心疑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哈哈”杭泽镐满意的看着雷耀辉,直点头,“不错不错,年轻人也要考虑终身大事了。结婚太晚,并不是好事。哎,希茗呢”

    他环顾着四周,抬头看见了楼上的韩希茗和梁隽邦,朝他们招招手,“这两孩子快下来,站在那里做什么隽邦也一起下来,来,认识一下,都是自己人。”

    自己人梁隽邦现在最听不得的,就是这种话。

    “走吧”韩希茗生拉硬拽,将他拖了下去。

    韩承毅和乐雪薇对视一眼,都很惊讶,没想到在这里会见到梁隽邦。

    “爸,这位是”乐雪薇紧盯着梁隽邦问到。

    “噢,他啊,是我给希茗培养的人,叫梁隽邦”杭泽镐拉着梁隽邦介绍给女儿女婿,“他很能干,以后就要靠他和希茗了。这孩子,以前吃了不少苦,身份特殊也不能露,现在准备给他调回来。”

    韩承毅不由蹙了眉,没想到梁隽邦还有这样一层身份。

    当初,梁隽邦盗取了ds的商业系统,虽然那本就是韩承毅事先准备好的假的备份,但是后来他们都发现,梁隽邦给梁家的那份假的备份也有问题。

    这是他和儿子韩希朗一直没想明白的地方,直到此刻见到梁隽邦。

    韩承毅才明白了,原来,这就是原因。

    那么也就是说,即使当初他们没有准备那份假的备份商业系统,韩家也不会遭遇任何危机。

    “来,隽邦,打个招呼。”杭泽镐把梁隽邦往前推了推。

    梁隽邦满腔的苦涩,恭敬的朝韩承毅夫妇行礼,“韩先生、韩太太。”

    “嗯,你好。”乐雪薇秀眉微蹙,隐隐有些歉。,想起她曾经对梁隽邦说的那些话,突然心疼起他来。这个孩子,想必承受了很多,可是他却一句解释和埋怨都没有,实属难能可贵。

    “来来来,这边是我的小外孙女韩希瑶,这是他未婚夫雷耀辉,呵呵他们就要结婚了。”

    杭泽镐继续介绍着,他还压根一点不知道梁隽邦和早早之间发生过的事。

    “你好。”梁隽邦扯扯嘴角,朝雷耀辉伸出手,“恭喜你。”

    雷耀辉和早早同样也是此刻才知道梁隽邦的身份,“谢谢。”雷耀辉站起来,和梁隽邦握了手。两人相对而立,梁隽邦能闻到他身上淡雅的香水味。

    这味道,是属于早早的。他们得靠的多近,雷耀辉身上才会沾满早早的味道

    梁隽邦迅速收回手,刺痛感从指尖迅速窜到心口。

    乐慈从厨房出来,和管家一起招呼大家,“都过来吧还在说什么呢上了席,再慢慢说。”她一眼看见了梁隽邦,忍不住叮嘱丈夫,“哎,我跟你说啊,今天是家宴,你也让隽邦休息一下,别跟他说公事,好好一孩子都让你使唤的团团转隽邦,今天多吃点。”

    “好好,今天只是家宴,只说家事。”

    杭泽镐点点头,招呼着家人往餐厅走。

    雷耀辉弯下腰扶早早起来,靠在她耳边轻声细语的说着,“一会儿多喝点汤,前两天医生还说你体质太弱了,结了婚以后负担会很重,影响要孩子的。”

    这话被站在他们身后的梁隽邦听的一清二楚,梁隽邦顿时捂住了心口,里面一阵钻心的刺痛。他们竟然已经在考虑要孩子的事情了

    他们发展到这个阶段了难道早早已经已经和雷耀辉梁隽邦闭了闭眼,不敢往下深想。

    “哎。”

    身旁发出一声叹息,梁隽邦侧头一看,是乐雪薇,“韩韩太太。”

    乐雪薇善意的笑笑,“我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韩太太”梁隽邦受不起,有些惊慌。

    “你听我说完。”乐雪薇打断了他,坚持说到,“我以前不知道你真正的身份是这样的,所以说了你伤害我女儿这种话,真的是很抱歉。我知道一声对不起,对你而言也没有什么意义。”

    梁隽邦口中发苦,内心脆弱而疲惫从他下楼到现在,早早都没有看她一眼,她靠在雷耀辉怀里,满眼只有雷耀辉

    “现在说什么也没意义了。”乐雪薇抬着下颌,指指早早,“你看到了,他们现在很好是韩家对不起你,为了你好,还是把早早忘了吧”

    “小雪”

    韩承毅在前面转过身来朝妻子招手,“过来啊”

    “哎,来了。”乐雪薇应了,看了梁隽邦一眼,惋惜的摇摇头走开了。

    这一晚,梁隽邦仍旧是大醉。

    “呼”

    韩希茗把梁隽邦抗进房间里,扔在上,“臭小子,我都快成你老妈子了喝酒要是能解决问题,这世上哪儿还那么多痴男怨女”

    “早早”醉的迷迷糊糊的梁隽邦把韩希茗用力拽住,死死抱在怀里,“早早,你别走,告诉我,你不喜欢雷耀辉,你喜欢我,是不是”

    韩希茗奋力挣脱梁隽邦,“臭小子,快松手谁是早早”

    “呜呜”

    被推到一旁的梁隽邦突然捂住了脸,毫无预兆的痛哭起来,那叫一个撕心裂肺韩希茗怔住,就算是他们在经受炼狱般训练的时候,这小子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看来,是真的心碎了。

    “喂你没事吧”韩希茗蹙眉,他没喜欢过谁,无法理解他的感受。

    “我不是故意的我没得选择啊我也不想做间谍,我也不想身在梁家”梁隽邦像个耍赖的孩子一样,发泄着,“现在跟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谁来还我早早啊”

    韩希茗蹲下,无声的拍着他的肩膀。

    梁隽邦突然抬起头看着韩希茗,问道,“喂,这世上,会不会谁离了谁,真的活不成”

    “这我怎么知道”韩希茗一头雾水,“你不会干傻事吧”

    “不知道。”梁隽邦无力的往上一倒,“我不知道离了早早还能不能活,我只知道,现在难受的还不如死了算了”

    火狼也有如此脆弱的时刻,谁能质疑他的情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