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隽早 吊牌

关灯
护眼
    第673章 隽早 吊牌

    dr.的诊疗室,今天是早早接受治疗的日子。

    “怎么样,现在想起什么来了吗”

    dr.翻看着她的病历,“你有一阵没来了,中断治疗不太好,你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吧”

    “嗯”早早认真思索着,“我想我想起很重要的事情来了。我的未婚夫,我以前对他很不重视,可是记忆里,我们应该是感情很好的,不过后来发生了什么,我还没有想起来。”

    “噢”dr.微笑,“听说你们就要结婚了,你在这个时候想起这一点,是喜上加喜啊”

    dr.带着早早进去里面,扶着她躺下,“那么,开始今天的治疗吧今天想从哪里开始”

    “嗯”早早细细想了会儿,“小时候行吗我想多了解和我未婚夫小时候在一起的事情,总觉得那一段很重要。”

    “呵呵,我只能引导你,行不行要看运气了,开始吧”

    早早闭上眼,慢慢陷入梦境。

    她很幸运,梦里面,她又是小时候的模样。不过,样子看上去有点狼狈,正趴在车后座上,身边好像是父亲、舅舅,还有盛叔叔。她一直在掉眼泪,嘴里哭喊着什么。

    “早早,快走”

    她只能听见有人对她说这句话,眼前有模糊的影像,似乎是个小男孩在被人殴打,狠狠的掼在地上、拳打脚踢隐隐约约间,她似乎看到有晶亮的东西在自己脖子上闪耀。

    “啊不要”

    因为场面太惨烈,早早看着不忍,很快便惊醒了。粗喘着气,“啊”

    dr.拧眉,递给她纸巾,“看来不是什么太好的记忆,擦擦汗,要不今天就到这里了”

    “嗯。”早早点点头,心下有些空荡。

    “早早”

    杭宁黛坐在外面等着她,“出来了怎么样,想起什么来了”

    早早沉默了片刻,抬眸问杭宁黛,“什么东西会在脖子上一闪一闪的”

    “脖子上一闪一闪的”杭宁黛几乎没有多想,扯着脖子上韩希朗送给她的钻石项链,脱口说到,“你是说项链吗像这样的是比较闪。”

    项链

    早早胸口如同被撞了一下,有什么要涌现出来。对了,项链她应该有条非常重要的项链。

    “宁黛,我们回家吧”早早拉住杭宁黛就往外走,很着急。

    匆忙赶到长夏,早早一口气也没喘,直奔卧室衣帽间。拉开首饰柜,一样一样看过去。早早的首饰很多,样样都很昂贵奢侈,可是没有一样是和梦里面一样。

    “早早,你找什么啊”杭宁黛追着她进来,上气不接下气。

    “就这么多了吗”早早茫然的求助杭宁黛。

    “啊”杭宁黛惊愕,“这你还嫌少啊一柜子了啊”

    “不对,少了”早早秀眉紧蹙,直觉告诉她,少了一条

    “呃”杭宁黛没明白她什么意思,因为她有病,忙哄着她,“好好好,少了少了,我马上打电话给大宝哥哥,让他给你买,要多少有多少啊”

    “不是”早早着急了,怎么宁黛就是不明白呢

    “噢噢。”杭宁黛直点头,“现在你不要大宝哥哥了,那给你找耀辉哥哥啊耀辉哥哥那么疼你,一定”

    早早心烦,听不了她的话,疾步冲了出去。

    “哎,早早,你去哪儿啊”

    早早转身出了卧室,去找乐雪薇。

    “妈妈,妈妈”

    乐雪薇正在画室里画图纸,冷不防早早冲了进来,“怎么了这么着急忙慌的,什么事”

    “我少了条项链。”早早喘着气,比划着,“你看到了吗我少了条项链”

    “项链”乐雪薇秀眉一挑,“什么样的项链。”

    “嗯”早早伸手画了个四方的圈圈,“我记不太清楚,可是下面的坠子应该是个方形的吊牌,我刚才找过首饰柜了,里面没有,你帮我找找看。”

    乐雪薇垂下眼眸,放下画笔和图纸,走过去揽住女儿,“早早,妈妈觉得是你记错了,你所有的首饰妈妈都给你放在首饰柜里,而且,妈妈很肯定你没有这样一条项链。”

    “没有”早早不相信,明明梦里那么清楚。dr.说过,催眠的梦境里,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嗯没有。”乐雪薇再次肯定,并且抬头看了看杭宁黛。

    杭宁黛会意,帮着说到,“是啊早早,一定是你记错了,难道你忘了吗dr.也说过,你现在想起来的只是片段,并不代表全部的事实。”

    “是吗”早早泄了口气,叹道,“好吧,dr.是这么说过。”

    “宁黛,和早早出去玩儿吧,厨房做了糕点,去吃一点。”乐雪薇把早早交给了杭宁黛,看着她们一起出去了。

    随即,她脱下围裙,回了主卧。从衣帽间的首饰柜里取出一条项链正是早早要找的那一条,铂金项链、下面坠着方形的吊牌,刻着梁隽邦的名字。

    在早早出事之后,她就把和梁隽邦有关的东西都收了起来。

    只是如今,乐雪薇却动摇了。早早现在想起来的事情越来越多,总有一天,她会想起和梁隽邦之间的一切。她是个母亲,做所有的事情,都是从女儿的幸福出发。

    如果是以前的梁隽邦,她自然会选择雷耀辉

    乐雪薇把项链攥在手心里,给儿子韩希茗打了电话。

    “喂,妈妈”

    “嗯。”乐雪薇应了一声,直接说道,“梁隽邦和你在一起吗让他听电话。”

    韩希茗一脸狐疑,把手机递给了梁隽邦。“给,我妈找你。”

    “嗯找我干嘛”梁隽邦疑惑更甚,接过电话,“韩太太,我是梁隽邦。”

    “听着,这件事需要你来选择。”乐雪薇口气很严肃,“你要想好了早早刚才问我有没有看到刻着你名字的项链,她在渐渐康复,关于你的一切,恐怕都会想起来。至于这条项链,现在在我手里,如果你想让她知道,我现在就去给她。”

    梁隽邦原本握着的手放下了,退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韩太太,很感谢你跟我说这些,还给机会让我选择。”梁隽邦深吸了口气,忍痛说到,“请您藏着那条项链、或者扔了销毁了,永远都不要让早早看到。”

    “你说什么”乐雪薇很是惊讶,“你想好了如果早早知道一切,未必不会选择你。”

    “韩太太。”梁隽邦嗓子眼发硬,“谢谢你,可是我不想让早早为难,早早现在很幸福,我不想插进去一脚,我能为她做的,就是安安静静的退出。”

    乐雪薇深受震撼,许久后,才叹道,“好,我尊重你的选择,你是个好孩子,一定会幸福的。”

    “谢谢你。”梁隽邦挂了电话,眼眶泛酸,湿意就要涌上来。

    他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握住,走到位子上,单臂伸直,紧盯着靶心,连开数正中红心太晚了,一切都来的太晚了为什么要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世

    如果他什么都不知道,他现在一定冲进长夏,把早早抢过来,不管她是不是对雷耀辉动了感情、或是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他不在乎,什么都不在乎

    a国,梁家。

    “怎么样”

    中年男子坐在书桌后,混血样貌,虽然有些年岁,两鬓有些发白,但是依旧难掩英俊,他正抬眸问着站在对面的下属。

    “梁骆已经被韩承毅给关起来了,这辈子恐怕都出不来了。”下属把文件袋递到他手上,“不过您放心,少爷没事这些是少爷的日常照片。”

    “嗯。”

    中年男子翻看着,渐渐露出不满,“只有这么一点你们不是24小时跟着他吗”

    “是,可是”下属面露难色,“少爷不太好跟,经常跟丢。就这些照片,也是他回梁家的时候才拍到的。少爷经常是神出鬼没、行踪不定的。”

    “哼”

    中年男子勾唇笑笑,满眼森冷,“还能是谁在搞鬼除了那个女人,我想不出来第二个。我倒是要看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儿子是我的,她妄想抢走”

    “总裁,那属下该怎么做”

    中年男子摇摇头,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做。对于这个儿子,他的感情历来很复杂。起初是抗拒并且憎恶的,母亲坚持将其接回梁家,他也没有过问过。

    他们暗中在计划什么,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懒得参与。韩承毅是那么好对付的吗简直异想天开。

    现在,既然计划失败了,儿子就不能再留在帝都。这么多年来,他除了这个儿子之外,再没有别的孩子,将来他的一切也都要这个儿子来继承。

    拿起桌上的照片,细细看着。

    都说男孩子像母亲,真是如此。这孩子长得可真像她啊

    现在想起来,她的确是曾吸引过他,但终究只是一瞬,在他心里,始终放不下一个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之间的恩怨早该烟消云散了吧他只想要回儿子,其他的什么都不想了。

    代金券兑换码:938s8v前100名兑换有效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