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隽早 醒悟

关灯
护眼
    第674章 隽早 醒悟

    梁隽邦正式上任,帝都四十二所都隶属他领导。网

    穿着崭新的制服,边边角角都熨烫的极为妥帖。

    杭泽镐欣慰的看着他,连连点头,“很好今天就正式上任了,以后要定下性来,在这个位子上可不能像以前一样随意、任性,知道了吗”

    “是。”梁隽邦恭敬的点头。

    “嗯。”杭泽镐唇边有了丝笑意,“不枉费你崔老师对你的期待,我们走吧她也调回来了,以后你们师徒经常有见面的机会。”

    杭泽镐走在前面,梁隽邦和韩希茗跟在后面,听着他的话,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起这些蛛丝马迹加在一起,看来梁隽邦的身份是没有什么可疑的了。

    头一天上任,梁隽邦忙到很晚,有太多的事情需要理清。

    等到他闲下来,已经是晚上九点。拿起手机一看,上面有好几通未接来电,都是付海怡打来的。

    生怕他们母子有什么事,梁隽邦急忙给她回过去,“喂,海怡不好意思,忙了一整天,你的电话我没听见,你和孩子都没事吧”

    “没事,你好几天没回来,就想问问,你今晚回来吗”

    “回来,我马上回来。”

    梁隽邦挂了电话,拿起外套和车钥匙,出了办公楼。他在总统府逗留了这么多天,的确是该回去了。回到家,梁隽邦掏出钥匙,才发现门是开着的。

    心里带着疑惑,踏进玄关,听到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咦家里不止有付海怡还有谁

    “妈,你别说了,隽邦自然会考虑的。”

    付海怡皱着眉,一转头看到了梁隽邦,忙站了起来,“隽邦,你回来了”

    “嗯。”梁隽邦点点头,看向来客,礼貌的笑道,“叔叔、阿姨。”

    来的人,是付海怡的父母。这两个人,当初他和付海怡交往的时候,因为梁家的没落,不知道对他说了多少难听的话,今天居然上门来了。

    “呀,隽邦回来了,很忙吧这么辛苦,吃饭了没有”

    付海怡的母亲满脸堆笑,像是真的多关心他一样。

    梁隽邦扯扯嘴角,“是,有点累。还没吃”

    “哎呀,海怡,还不快去把饭菜热一热,怎么好让隽邦回来还没饭吃”付母夸张的朝付海怡吼着,和以前那个只会给梁隽邦冷眼的妇人简直判若两人。

    梁隽邦今天上任,各种媒体上自然少不了报道。付家付母一看,没想到当年被他们嫌弃的小子竟然有这么出息的一天。随即想到女儿现在还在他家里住着,心思顿时活泛起来了。

    脸皮有够厚,现在就指望着女儿抓牢他呢

    付海怡皱着眉,拉着梁隽邦小声说到,“隽邦,你别介意,我马上让他们走”

    “我先去洗个澡。”梁隽邦未知可否,算是默认了。他对付海怡本就是出于道义和责任,但对她的父母可就没有义务要勉强自己笑脸相迎了。

    “洗澡啊那正好,洗完澡,海怡也把饭菜准备好了。”付母还在一旁没完没了。

    “妈”付海怡急的朝母亲低吼,梁隽邦皱皱眉上了楼。

    “妈,你少说两句,你以为隽邦很喜欢见到你们,听你们说这些废话吗”梁隽邦一走,付海怡就继续责骂父母,“你们快走吧你们以前怎么对他的,难道都忘了吗”

    “哎,你这孩子”付母不高兴的咂嘴,“还不都是为了你好他到现在还跟你在一起,可见长情,他现在可和以前不一样了,手下掌管着四十二所呢他就等于是总统的眼睛你可千万抓牢他了”

    “妈,别说了,快走吧”付海怡生怕母亲再说出什么骇人的话来,推着父母往外走。

    这些话,梁隽邦在楼上都听见了。说不出来的憋闷,一扬手重重砸在墙壁上难道他真的必须为了责任和付海怡在一起不甘心啊

    只是,和早早既然不可能了,那么和谁在一起又有什么区别

    楼下,付海怡送了父母回来,神色却是忧愁的。

    她抬头往楼上看了一眼,叹了口气去厨房给梁隽邦热饭菜。

    原本,她是很想要和梁隽邦在一起的。可是,今天看到他在电视上的直播,却突然改变了主意。电视上的那个梁隽邦,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她一直都知道梁隽邦是人中龙凤,但结果还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摸着良心说,这样的隽邦,她已经配不上了,她没有资格要求他照顾他们母子。当初,是她选择了放弃,没有陪他一路走到今天的荣耀时刻,何谈和他分享

    她想,她该走了。

    饭菜热好,梁隽邦也洗完澡从楼上下来了。

    “嗯,好香。”梁隽邦拉开椅子坐下,脖子上还挂着毛巾。付海怡突然想起,当初念书的时候,他在操场上打球,每次她都坐在旁边看,休息的时候,她就会给他递上毛巾。

    很久之前的事了,他们都变了。

    “隽邦。”付海怡哽咽着,坐在他身旁。

    “嗯”梁隽邦疑惑抬头看她,“怎么了”

    “没什么。”付海怡眼里噙着泪水,幸而光线暗淡,梁隽邦低头吃饭,也没有发现,“吃的慢点,也喝点汤。”

    “嗯”梁隽邦点头,不甚在意。

    “隽邦。”付海怡深吸口气,说到,“韩希瑶,其实我觉得,你们挺般配的。”

    正埋头的梁隽邦突然顿住了,抬眸看向付海怡,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付海怡扯扯嘴角,笑道,“呵呵怎么了觉得我说的是假话吗我是说真的,现在你的身份不一样了,如果你去追,说不定还能把她追回来的。”

    “海怡”

    梁隽邦放下筷子,神情严肃,“不要再说了,我和早早,不可能了她就要结婚了。”

    付海怡低下头,眼泪终于从眼角滑落,“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你们早就在一起了,对不起,是我贪心,是我痴心妄想,是我自私害的你失去喜欢的人。”

    梁隽邦眼眶一阵发热,扯过纸巾递给付海怡,“不关你的事,就算没有你,我和她还是注定不能在一起。”

    “隽邦”付海怡摇着头,哭泣不止,“你再想想办法吧她不是还没有结婚吗你们曾经那么相爱,她会想起来的她只是暂时忘了你”

    “别说了。”梁隽邦再次打断她,“海怡,能听到你这番话,我很感激,可是我和她真的不可能了。时间不早了,我明天一早还有会议,先去睡了。”

    心中痛楚难挡,梁隽邦几乎是落荒而逃。

    “呜呜”付海怡捂住唇瓣,懊悔不已。

    她一直陪在梁隽邦身边,梁隽邦有多喜欢韩希瑶,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为了韩希瑶所受的那些折磨,让人看了都心疼。事到如今,连她都不忍心再逼他

    这个人,对她这么好,她怎么忍心再贪心否则,她和自己贪图权势、财富的父母又有什么区别

    “隽邦,我还能为你做什么要是能帮到你,我一定会做的。”

    付海怡满脸都是泪,脑子里一个激灵对了,韩希瑶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了,那么只要把他们相爱的事告诉她,那么隽邦不就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付海怡擦了擦眼泪,决心已定,她必须要这么做。

    第二天,付海怡拨通了早早的号码,这是她从梁隽邦的手机里偷看来的,偷的时候战战兢兢小心翼翼。

    她约了早早在外面见面,到的时候,早早已经到了。安静的坐在窗边,美好的像一副画。有种女人,无论经历过多少事,都可以活的那么优雅,早早就是这种人。

    “你好。”

    付海怡是带着宝宝一起来的,她把包包放下,在早早对面坐下。

    “你好。”早早移过视线,朝付海怡微笑着,“呀,宝宝也来了好可爱啊”

    如果换成别人,付海怡会觉得是装的,可是韩希瑶不会,她简单的像张白纸。

    “谢谢。”付海怡浅笑着,眼里却有了泪光。“你和从前一样,还是那么善良、单纯”

    早早一怔,视线从宝宝身上移开,抬头看着她,“你以前确实是认识我”

    “嗯。”付海怡点点头,“我们是情敌,确切的说,是我单方面的把你当做了情敌,其实我根本连当你情敌的资格都没有。”

    “什么”早早很茫然,“我听不懂。”

    付海怡轻笑,缓缓说到,“梁隽邦,你还记得这个名字吗韩希瑶,你不能忘了这名字啊他那么喜欢你,当天你江中,他是跟着一起跳下去的啊”

    早早怔怔的看着付海怡,脑海里一片空白,可是非常奇怪的,两行清泪从眼中滑落。

    “不止这些。”付海怡接着说,“你们两次在海上遇难,他一次把氧气给了你,一次把唯一的救生衣给了你,如果不是把你看得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这种生死关头怎么会为了你如此奋不顾身”

    早早微张了唇瓣,泪水成线流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