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隽早 释怀

关灯
护眼
    第675章 隽早 释怀

    付海怡趁势握住早早的手,泪眼婆娑,“知道你记不得了,所以现在,我来告诉你。网你和隽邦是对恋人,你们曾经很相爱当时你都住进梁家了,你们已经快结婚了”

    早早漂亮的桃花眼泡在泪水里,端的是楚楚可怜。

    “你就是以为他爱的不是你、误会他利用你,才会把自己弄成这样的你逃避的是他不爱你这个事实”付海怡有点激动,“可是,你不应该逃避,因为隽邦他从始至终,喜欢的都是你啊”

    早早还是不说话,她忘了一切,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付海怡。

    “韩希瑶”付海怡拔高了嗓音,很是焦急,“你不能忘了隽邦隽邦没有对不起你是我,是我嫉妒你,从中破坏,造成你们的误会,才会让你们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你忘了隽邦,知道他有多痛苦吗”

    付海怡哽咽着,“他那么一个大男人,为了你深夜一个人借酒消愁,哭的像个小孩子啊”

    “呜呜”

    早早痛哭出声,紧捂住唇瓣。“可是,你们宝宝”

    “宝宝”付海怡低头看看怀里的孩子,凄楚的一笑,“对不起,我又骗了你,孩子不是隽邦的。你不记得了,这是我和我前夫的孩子,我和我前夫离婚后才有的孩子。”

    付海怡感慨,“隽邦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他是看我可怜,才一直照顾我们母子。”

    “不是berg的”早早还是不习惯,仍然叫着他berg。

    付海怡发急,“韩希瑶,是隽邦啊对不起你的是我,不是隽邦,你不要这么残忍忘了他他很苦,真的很苦你再给他个机会吧”

    “我”早早挂着眼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桌上的手机响了,早早接了起来,是雷耀辉打来的。

    “喂,早早见完朋友了吗我还有五分钟就到了,陪你吃完午餐再去公司,好不好”

    “嗯,好。”早早点头答应,挂了电话。

    她不好意思的抬头看着付海怡,“对不起啊,你说的这些,我很感动可是,我真的不记得了。我不能因为听说了一些故事,就去改变什么。我未婚夫,他对我很好。从小一直对我就很好,我不想做对不起他的事。”

    付海怡怔忪,没有用吗就算她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韩希瑶了,也不能为隽邦换来一个机会。

    “韩希瑶。”付海怡叫住早早,直视着她,“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那个雷耀辉了”

    早早顿了顿,随后点了点头,“是,我想起来和他以前的事了,我觉得那种感觉就是喜欢,我和他的婚期已经定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付海怡激动的将她打断,紧拽住她的手,“隽邦从来没有放弃你,没有喜欢过别人,你你怎么可以喜欢上雷耀辉雷耀辉怎么跟隽邦比”

    早早吃痛的皱眉,“你弄疼我了。”

    “对不起。”付海怡匆忙松开,祈求到,“韩希瑶,求求你,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话,你要是真和雷耀辉结婚了,将来你再记起隽邦,那一切都晚了”

    早早皱着眉,很为难。

    雷耀辉推开门,正朝着她这个方向走过来,“早早”

    “对不起,我未婚夫来接我了。”早早朝付海怡点点头,“我要走了。”

    “韩希瑶,请好好想想我说的话”

    早早没有再回头,朝着雷耀辉小跑着迎了上去。付海怡站在远处看着,只为梁隽邦叹息,愧疚更甚,如果帮不到他,看不到他和韩希瑶和好,她就是走都会走的不安心。

    事实上,付海怡的话,对早早并不是完全没用的。

    早早回到长夏,第一件事,就是到浴室里松开衣服,对着镜子仔仔细细的盯着那枚纹身看。女孩子在身上纹这种东西,想必需要足够大的勇气。

    她虽然记不得付海怡说的那些事,可是她想她应该的确是和梁隽邦相爱过的。

    “呼”

    她不想嫁了人之后再后悔,事情究竟是什么样的,她想要见一见梁隽邦,亲口问一问,毕竟他才是当事人不是吗算是给他,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早早想要找梁隽邦并不难,她是把电话直接打到了他的办公室。

    “喂,你好,我是梁隽邦。”

    “喂”早早怯怯的开口,“我,我是早早。”

    梁隽邦怔住,早早竟然给他打电话。

    “我想和你见个面,可以吗”早早的声音低低的、柔柔的,却有着让人无法拒绝的魔力。

    梁隽邦沉默片刻,答应了,“好。”

    为了避人耳目,约见的地点选在了梁隽邦的典藏。

    两人相对而坐,梁隽邦替她倒水。早早环顾着四周,“那个这里,我们是不是一起来过”

    梁隽邦微怔,随即恢复如常,放下茶壶,淡笑着,“重要吗不管有没有一起来过,也都是曾经了。”

    “berg”早早摇摇头,“不对,是隽邦,我应该叫你隽邦。”

    梁隽邦垂下眼眸,扯扯嘴角,“随便你,你喜欢就好。”

    “你我们。”早早紧张的紧握双手,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才好。

    “你想说什么,不用怕,我又不会吃了你。”梁隽邦笑着摇头,眸光柔和。

    早早点点头,鼓足了勇气,“那个,我们曾经是不是很相爱”

    梁隽邦的笑容僵在脸上,肌肉瞬间有些发酸。

    “是吗”早早追问道,“我从付海怡那里听说的,她说我们才是真正的一对,她做了很多破坏我们的事,她说对不起我们。还有,我出事的时候,你也跟着我跳江了还有、还有”

    “假的”

    不等早早说完,梁隽邦便将她打断了,并且是矢口否认。

    “什么”早早顿住,漂亮的桃花眼里写满震惊,她没听错吧

    “我说是假的。”梁隽邦直视着她,清晰而缓慢的说到,“没听清吗如果没有,我还可以多说几遍。”

    早早语塞,这场面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静默片刻,梁隽邦轻笑,“你还真是个傻丫头,别人说什么你都信别瞎想了,我们以前是好过,不过,我们都没有当真。真正喜欢你的,是你的未婚夫雷耀辉。”

    是吗早早虽然笨,可是这种话,怎么听起来都不可信。

    梁隽邦双手藏在桌下,死死掐住大腿,只有疼痛,才可以让他违背良心,说出这种弥天大谎来

    “你就为这事找我还有别的事吗”

    “没了。”早早失神的摇摇头,感觉什么都还没发生,就已经结束了,似乎连今天来见他这一趟都相当多余。

    “嘁”梁隽邦讥诮的一笑,“那行,我还有事要做,你走吗”

    “嗯。”早早点点头,站了起来。

    梁隽邦面带微笑,“那我就不送你了,反正你的司机就在门口等着。”

    “好,再见。”早早慢吞吞的往外走,走到门口时再次回头看了眼梁隽邦。梁隽邦始终微笑着,朝她挥挥手,“走好,再见。”

    于是,早早转过了身,往外走了,再没有回头。

    “啊”

    早早一出门,梁隽邦便再也坚持不住了,他浓眉紧蹙,抬手捂住胸口,艰难的喘着气。“早早,对不起早早。我想,我再也没有机会告诉你这世上,没有人比梁隽邦更爱你”

    眼角有点湿,内心却早已滂沱。

    见了早早一面,比起执行一次任务还要累。梁隽邦开车直接回了家,失魂落魄、脸色灰败。

    “隽邦”付海怡见他这样,匆忙将他扶住,“你怎么了很不舒服吗”

    “付海怡”梁隽邦沉着脸,推开她,“你想怎么样为什么要去找早早,和她胡说八道”

    面对质问,付海怡很委屈,反驳道,“我不是胡说八道,我只是把事实告诉她难道你真的就要这样看着她嫁人吗我认识的梁隽邦不是这样没胆量的人”

    “胆量”梁隽邦嗤笑,“哈哈你懂什么我只是想要我爱的人幸福,这需要什么胆量”

    付海怡怔住,惊愕的失语。

    “别搞事了。”梁隽邦语气缓和下来,“你要是真想帮我,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不要去打扰早早,让她和雷耀辉结婚吧雷耀辉才是最适合她的人,早早会幸福的。”

    说完,转身慢悠悠的往楼上走去。

    付海怡不明白,他们这是怎么了

    “隽邦,我要走了。”

    梁隽邦的脚步停下了,转过身看着她。

    “我真的要走了。”付海怡从未有过的爽朗的一笑,“我想通了,不想再拖累你,我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我也想放下过去,重新开始。”

    “海怡。”梁隽邦多少有些诧异。

    “呵呵。”付海怡展颜,“我没什么放不下的,就是没能帮到你和韩希瑶,很过意不去,但是看来我只能帮倒忙,对不起。”

    梁隽邦走下台阶,无声的将付海怡抱进怀里。时光静默,他们终于放开了彼此,释怀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