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隽早 越狱

    第676章 隽早 越狱

    机票、护照、行李付海怡看着梁隽邦帮她清点东西,忍不住笑了,“行了,你这么婆妈,我以后还不是要自己照顾自己”

    梁隽邦不在意的勾勾唇,“真要带着孩子一起梅家也许能更好的照顾孩子。 .l.”

    “嗯。”付海怡点点头,看看怀里的宝宝,“你不用再为我担心了,经过这么多事,我也该独立了。孩子本身就是个意外,留在梅家,我怕梅彦鹏会不疼他。我什么都能不带,但绝对不能不带孩子。”

    “海怡。”梁隽邦感慨着,“你真的长大了,成熟了。”

    付海怡咧嘴笑说,“当然,我已经是妈妈了。放心,a国那边,你连住房、工作都帮我安排好了,还能把我们母子饿死最困难的时期,你都帮我度过了,剩下的,我要靠自己。”

    “嗯。”梁隽邦点点头,抬手看看腕表,“时间不早了,去安检口吧”

    “等等。”付海怡叫住了梁隽邦,单手伸向他,“就要告别了,以后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见面,拥抱一下吧”

    “好。”

    梁隽邦上前两步,将她和孩子一起抱在怀里。手掌托着她的后脑勺,轻抚她的发丝。

    这一刻,付海怡终于忍不住哭了。

    “隽邦,到这一刻,我还是要告诉你,你很好我和当初一样,仍旧爱着你。可是,你那么好、那么好,要足够好的女孩才能和你相配。”

    梁隽邦闭上眼,睫毛轻颤。

    “隽邦,我常常想,如果当初我坚持和父母对抗到底,我们是不是就不会分开”付海怡轻声问着梁隽邦。

    分别在即,梁隽邦不忍告诉她真相。点了点头,“是,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和你交往的六年,我很快乐。”

    “谢谢。”付海怡含着泪满足的笑了,松开怀抱,踮起脚吻上梁隽邦的薄唇。梁隽邦没有躲开,只是蜻蜓点水的离别之吻,他们此生真的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梁隽邦忍着满腹凄凉,替她推着行李,“走吧该进安检了。”

    “不用了。”付海怡从他手上接过推车,“你送我到这里就行了,从这里开始,让我自己来吧你对我没有责任,我会永远记得你这个好朋友。”

    梁隽邦怔忪,极缓的点头,“好。”

    “走了,再见。”付海怡朝梁隽邦挥挥手,脸上是大大的笑容,“也许是再也不见。”

    目送付海怡进了安检口,梁隽邦才转身离开机场。他站在铁丝网外,看着飞机升上高空,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海怡,对不起骗了你,不管怎样,希望你从此一切都好。”

    长夏。

    早早从洗手间里出来,掰着手指碎碎念。

    “7号,11号,今天是29号了,是不是过了很久会不会是病了啊”

    想不明白,早早打开电脑,上网查。这么一查,她脸色都变了。不会吧再算一算,好像有可能啊越想越害怕那天,就是那次,要是真的,那可怎么办

    “早早,下来吃点东西”

    “噢”

    杭宁黛从门外冲了进来,早早吓的赶紧合上电脑,站起来往外走。弄得杭宁黛一脸茫然,“干什么这么慌张你在看什么啊”

    “没事,肚子饿了,下去吧”早早拉着杭宁黛往门外走,心跳的很快,发虚的很。

    楼下餐厅里,正是下午茶时间。

    早早闻到香气顿时吸了吸鼻子,“嗯,好香啊”

    乐雪薇慈爱的看看女儿,“好香就快吃吧”

    “嗯,一块不够,我要三块。”早早朝妈妈竖起三根指头。

    “好。”乐雪薇捏捏女儿的脸蛋,笑着答应她,“给小姐再添两块。”

    杭宁黛坐在她一旁,吃惊的长大了嘴。“哇塞,早早,你怎么变得这么能吃你好像胖了变了个人似的,你原来不是小猫的胃吗食神上身了”

    “啊”早早听不懂,“什么”

    “没什么。”杭宁黛摇摇头,低头吃自己的那份。

    两个孩子无心的对话,却引起了乐雪薇的注意。还是杭宁黛提醒了她,早早最近似乎是变得能吃了。就在刚才,才吃了盘水果,现在又要吃三块蛋糕。问题是,正餐她一顿也没少啊

    女人在饮食方面出了异常,多半是那个原因。乐雪薇不由蹙眉,难道早早和雷耀辉已经

    虽然早早从来没有在外面过夜过,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发生那种事。一想到这种可能性,乐雪薇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但又一想,雷耀辉这男孩不错,而且他们都要结婚了,就算早早真有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目前的问题是,要找个时间带早早去确认一下。

    晚上,乐雪薇便抽空来了早早房间,和她商量。

    “早早,最近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乐雪薇问的很含蓄。

    “嗯”早早还不明白母亲的意思,“没有啊”

    “那妈妈这么问,你这个月来了没有”乐雪薇放低了声音,就算是女儿,被问这种问题也会不好意思。

    早早脸一红,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乐雪薇一看这情形,八成是了。“早早,跟妈妈不用不好意思的,遇到事情要跟妈妈商量,知道吗妈妈会帮你,你自己解决不来的。”

    “嗯。”早早迟疑的点了点头,“妈妈,我害怕。”

    “傻孩子,怕什么”乐雪薇捏捏女儿的脸蛋,“妈妈也是差不多你这个年纪有了你哥哥们,就算真有了,也不用怕啊”

    早早愣愣的点点头,心里却极为忐忑,她不敢说啊即使是妈妈,她也不敢说啊妈妈还不知道,这个孩子是梁隽邦的啊她和耀辉,压根就没有什么,最紧密的举动莫过于拥抱了。

    “傻孩子,看你吓的。”乐雪薇扶着早早躺下,“什么都不用想,好好睡觉,现在还不确定,等妈妈安排好了,带你去医院看看再说,嗯”

    “嗯。”早早乖乖的闭上眼,但却是辗转反侧,很久才睡着。

    书房里,韩承毅和韩希朗正忙完了,准备回房休息。

    桌上的电话突然就响了,是总统府打来的。韩希朗接起,里面传来韩希茗的声音,“爸,还是大哥不好了”

    “什么事慌成这样”韩希朗拧眉,感觉不妙,弟弟希茗很少如此慌张的,他生性比他这个大哥还要冷静两分。

    “梁骆在狼山监狱不见了”

    “什么”

    韩希朗大惊,声音瞬间变了调,“怎么会这样他不是重犯吗看守的那么严,还能让他跑了”

    “哎,现在说这些都晚了,他是在狱中,然后被送往医院就医梁骆有点本事,竟然让他跑了什么,根本就是他的逃跑计划”

    “大哥,不说了,我告诉你,你和爸商量一下,要小心,我和舅舅这会儿正带人四处搜寻。”

    “好,知道了。”

    挂了电话,韩希朗看向韩承毅,“爸,梁骆越狱了”

    “什么”饶是韩承毅,听到这个消息也不免震惊。“真是一帮废物,连个废人都看不住这个畜生一旦跑了出来,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怪来”

    “爸,现在怎么办”韩希朗拧眉。

    韩承毅思忖片刻,“现在他在暗,我们在明,除了加强警戒,赶快找到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你快吩咐下去吧对了,早早和你母亲尤其要注意。”

    “是,爸你放心,不会让她们出事的。”韩希朗答应着,赶紧去司马昱,商量加强警戒等等事情。

    隔天,乐雪薇带着早早出门,便发现保镖比原来多了三倍,出门的阵仗简直吓人。

    乐雪薇哭笑不得,“这是干什么需要这么夸张吗”

    “太太,先生吩咐的,您就别为难我们了。”管家笑眯眯,先生还是和以前一样,让全家上下瞒住太太和小姐,坚决不让她们操一点心。

    “行了,知道了。”乐雪薇摆摆手,拉着早早上了车,“开车吧去医院。”

    给早早看诊的,自然是私密的资深妇科主任。

    问过诊,又做了详细的检查,翻看着报告,抬头看向乐雪薇,不知道该不该把结果如实说出来,毕竟韩希瑶还这么年轻。乐雪薇却是看明白了,笑道,“您请直说,我女儿过几天就要结婚了。”

    “噢这样啊”医生松了口气,笑道,“那合该是要恭喜韩太太,这算是双喜临门吧令嫒的确是有了。”

    “哈”乐雪薇笑意更甚,结果报告,仔细看了,“嗯,还真是。”

    相对于他们,早早已然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双拳紧握,止不住的发抖。

    “谢谢你啊医生。”乐雪薇道着谢,回头看早早,“早早,你怎么了在发抖傻孩子,怕什么啊不用怕,女人都有这一天。你和耀辉那么好,这是好事啊”

    早早脸色苍白,粉唇轻颤,“妈妈,能不能、能不能先不要告诉别人”

    “嗯”乐雪薇一怔,随即笑了,点头答应,“好,妈妈答应你。早早害臊是不是行,反正你们马上就要结婚了,结婚了再告诉大家也是一样。不过,从现在开始,妈妈要开始给你好好补身体了。”

    乐雪薇笑着摇头,“时间过得真快,我们早早都这么大了。”

    早早僵硬着身子,却是笑不出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