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7章 隽早 婚期

关灯
护眼
    第677章 隽早 婚期

    梁隽邦没想到,早早还会来找他。 .l.

    他和韩希茗一起从总统府出去,见到早早站在门口,还用胳膊撞了他一下,“嘿,你妹妹找你来了。”

    韩希茗也以为早早是来找他的,朝早早走过去,“早早,来找小哥吗正好,小哥现在没事了,一起走”

    “嗯。”早早紧张的捏着包包带子,看了眼梁隽邦,“小哥,他也一起去吗”

    “这个”韩希茗本来是要和梁隽邦一起的,不过既然早早来了,当然要以早早为主,“你要是不想他去,就不让他去了隽邦”

    “知道了”梁隽邦识趣的点点头,“你们兄妹俩走吧,我自己解决。”

    说着转身拉开车门要上车。

    “哎,等等”早早拉住韩希茗,怯怯的低声说到,“小哥,让他一起行吗”

    “嗯”韩希茗微怔,虽然不太明白,但妹妹的要求他都是会答应的。于是扬声叫道,“隽邦,一起吧你一个人能去哪儿孤家寡人的。”

    梁隽邦摇摇头,“不去了”

    “去吧”早早站在韩希茗身侧,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那种小鹿般无辜的眼神,看的梁隽邦当即心软了,答应她吧不过就是一起吃顿饭,又不会做什么。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

    早早立即露出了笑容,抿着嘴脸颊微微发红。韩希茗看在眼底,直叹息感慨,真是对苦命的恋人。

    结果,还当真只是吃饭。

    饭桌上虽然只有三个人,可是却热闹的很。梁隽邦一个人又是喝酒又是说话,一张嘴就一直没停过。韩希茗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也不去劝他,让他去闹。

    “呃”梁隽邦打了个嗝,满嘴都是酒气,站了起来,“我去趟洗手间”

    韩希茗拧眉,最近只要和他在一起吃饭,必定见他给自己灌酒,再这么喝下去,胃迟早要出问题。

    早早看他出去了,忙跟着站了起来,“小哥,我也去洗手间。”

    她本来就是来找梁隽邦的,等了一晚上也没找到机会和他说上话,这会儿还不追出去

    “梁、梁隽邦”早早小跑着,叫他的名字还不太自然。

    “嗯”梁隽邦醉眼朦胧,停下脚步转过身,回头看着她,一脸痞痞的笑意,“韩大小姐,什么事啊”

    “你”早早紧张不行,羞臊着脸,低低的说到,“那个你记不记得上个月16号发生的事”

    “嗯”梁隽邦怔忪,不太明白,上个月16号那个时候,他应该刚受了惩罚在家里半死不活的躺着,怎么了难道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

    “不记得了,你想说什么”

    “我、我那天我”早早羞于启齿。

    梁隽邦也不催她,两人就这么默默的对视着。

    “早早”突然,从身后响起一个声音。两人同时回头看过去,原来是雷耀辉。雷耀辉款步走过来,将早早揽在怀里,“我陪客户来吃饭,你也在这里。你是和梁先生一起来的”

    梁隽邦口中一阵发苦,却强自笑道,“哈不是,我们怎么可能一起来韩希茗带他妹妹来,我只过是沾光罢了。”

    “二哥也在”雷耀辉倒是不怎么惊讶,微笑着说,“正好,我这边没什么事了,去见见二哥也好早早,走吧”

    “噢。”早早抬眸看看梁隽邦,满腹的话只好吞了下去。

    看着他们相携着走开,梁隽邦冲进洗手间,拧开水龙头,拿凉水直往头脸上扑,头发连同脸面全都浇湿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苦笑,不管喝多久都没用,越喝越清醒。

    喝的太多了,胃里面一阵火烧火燎,梁隽邦伸手捂住胃,不太好受。

    从洗手间出来,梁隽邦没有回去,而是直接离开了。回去要面对雷耀辉和早早亲密的样子,那种凌迟般的痛苦他承受不了,还是走了的好。

    家里面黑沉沉,梁隽邦也不开灯,直接把自己扔在沙发上,发呆、一直发呆。突然想起刚才早早问他的问题上个月16号这么想起来,早早今天应该是特意为了见他而来的。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但梁隽邦觉得,他都不应该再给早早有任何幻想的余地。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到早早的号码,梁隽邦给她发了条信息。

    我想起来,上个月16号,我一整天都和我前女友在家,没出过门,至于干什么,你还需要问吗落款:梁隽邦。

    早早收到这条短信,还没有离开餐厅。

    韩希茗正嘀咕着,“梁隽邦这小子,怎么走了也不说一声,向来都是这么我行我素。”

    雷耀辉笑着没说话,看的出来,梁隽邦是主动放弃了早早。他想不通原因,如果真要争,他恐怕争不过梁隽邦,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很感激梁隽邦。

    早早看完短信,心凉了,什么也都不想再说了。就算她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显然梁隽邦也不想帮她

    “早早,怎么了”雷耀辉体贴的发现她脸色苍白,关切的问到,“是不是心口又疼了想起什么来了”

    “不”早早摇摇头,“没想起什么来,就是有点不舒服,想回去了。”

    “好,那我送你回去。”雷耀辉抱起早早,朝韩希茗说到,“二哥,我先带早早走了,改天我们再喝。”

    “嗯,走吧”韩希茗点点头,在他们走了之后,拨通了梁隽邦的号码,已经关机了。

    长夏。

    最近真的是很忙碌,雷耀辉的父母从a国赶过来了,两家正为两个孩子的婚事忙碌着。

    乐雪薇突然提出,“我想将婚期提前,不知道雷先生、雷太太有没有什么意见”

    “提前”雷氏夫妇不免惊讶,“倒不是有意见,只不过,会不会显得太仓促,怕准备的不够好,怠慢了早早早早是你们韩家的宝贝,我们当然想做到最好。”

    “呵呵。”乐雪薇微笑着摇头,“您二位太客气了,都是一家人了,两个孩子感情这么好,早点让他们在一起我们也省了桩心事,说不定很快就能有好消息呢”

    雷氏夫妇微怔,听这话,似乎是有所暗示啊

    于是忙赔笑点头答应,“那就一切由韩太太做主。”

    “哎,好。”乐雪薇喜不自禁,婚期果断被提前了半个月。还有两个礼拜,雷耀辉和早早就将举行婚礼,成为正式夫妻。筹备过程忙忙碌碌,婚讯也对外公布了,刊登在各大媒体上。

    婚期突然被提前,有人也跟着手忙脚乱起来。

    商场里,杭宁黛挽着早早,正在挑选礼物。小姐姐要结婚了,做妹妹的当然要送礼。她不像哥哥们那么有钱,大宝哥哥送的私人飞机,小宝哥哥送的游艇,真是巨讨厌

    “早早啊,你过来看看,喜欢什么啊不要挑太贵啊你突然提前结婚,人家零花钱都没攒够。”杭宁黛嘟着小嘴,那模样和母亲阮丹宁有七八分相似。

    一群保镖正跟随在她们不远处,不敢放松警惕。

    早早没什么精神,什么礼物、什么婚礼,她现在脑子里乱成一团,哪儿有心思去挑加上没有人可以说,更是心急如焚。

    “你看着办,我随便,什么都可以,没有也行的”

    “嗯”杭宁黛正专心挑选着,不经意间突然看到了不远处的柜台前,那并肩站在一起的两个人,不是大宝哥哥和杨翎学姐吗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说有笑的样子。

    韩希朗站在柜台前,眼角余光也瞥到了杭宁黛和早早。

    “别动。”他突然伸手搭在杨翎的肩膀上,低头靠近她。

    “怎么了”杨翎讶异,轻声问道。

    韩希朗微笑道,“三点钟方向,宁黛在。”

    “噢。”杨翎了然,笑了,“那看来,我的谢礼又可以要的贵一点了,是不是”

    “哈哈。”韩希朗清朗的大笑,“任你挑选,只要让她吃醋,花多少钱不是问题。”

    “哼”杭宁黛只能看见画面,听不见声音。看见韩希朗和杨翎这样说说笑笑,怎么受得了笑、还笑大宝哥哥怎么这么花痴对着女人就笑

    啪啦一声,杭宁黛一失手,将一只水晶香薰座给打翻了。

    “哎呀,宁黛你没事吧”早早吓了一跳,慌忙拉开杭宁黛,生怕她被碎片划伤。

    保镖也都凑了过来,这么大动静,韩希朗要是再不过来,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早早,宁黛,你们也在这里”韩希朗装作才看见她们,“宁黛来给早早选结婚礼物吗”

    “哼”杭宁黛从鼻子里哼唧着,都不正眼瞧他。

    韩希朗忍笑,“没什么事吧”

    “没事,打碎了东西,人没事。”早早解释道。

    杭宁黛依旧不看他,以为他会像以往一样上来哄她。

    可是,韩希朗并没有多停留,勾了勾唇,“那你们慢慢挑,我还有朋友在,先走了。”说完,转身往杨翎那边去了,杨翎还站在原地等她。

    早早诧异道,“大哥有女朋友了”

    杭宁黛咬牙横道,“什么女朋友,肯定不是”

    味这么浓好像还有点酸溜溜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