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隽早 千年

    第678章 隽早 千年

    公众休息日,梁隽邦接连两天没了消息。网

    韩希茗作为他的兄弟,也是现在他唯一可以依赖和信任的人,自然要关心他。最后,他是在酒吧里把梁隽邦给拖了出来,接回家,直接扔到上。

    “喂,小子,你这样有什么用这么喝,不要命了”

    “关你屁事”

    梁隽邦喝的两眼发直,还在叫嚣,“我就是不要命了要这条命有什么用你告诉我,早早要嫁人了,我活着干什么那么努力上进、出人头地又是为了什么”

    韩希茗怔忪,无可反驳。

    “呕”

    梁隽邦叫嚣完,突然捂住胃,冲进了洗手间,抱着马桶一阵狂吐。

    “哎”韩希茗跟进去,无奈的直摇头。

    梁隽邦吐完,趴在马桶上不动了。韩希茗扯过毛巾扔给他,“洗个澡吧一身酒味,臭死了。”

    可是,梁隽邦毫无反应,一动不动。

    “喂”韩希茗叫了他两声,感觉不对劲,走过去把他拉起来,这才发现,马桶里有血头皮一阵发麻,韩希茗轻拍着梁隽邦,“小子,隽邦快醒醒”

    梁隽邦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过去了,根本叫不醒。

    韩希茗把人甩到背上,咒骂道,“臭小子,不让你喝,你偏要玩命喝这下好了吧胃出血,真玩出命来了”

    他一边骂,一边背着人冲出家门,上了车直奔医院。

    “少总胃部烧灼,轻度出血,需要住院。”检查过后,医生下了结论。

    韩希茗点点头,无奈的办理了住院手续。

    崔立屏得到消息,尽管是凌晨,也立即赶了过来。

    “老师。”韩希茗蹙眉,看她这么紧张,隽邦的身世还能瞒得了多久他这个兄弟,还真是苦。

    “嗯。”崔立屏随意应了,匆忙问道,“隽邦呢人怎么样了怎么会把自己搞到胃出血这么严重现在没事了吧”

    韩希茗心想,如果不是你们长辈做错了事,隽邦又怎么会需要承受这么多既然知道不对当初就不应该做,孩子生下来却又不能负责,才是最失职的。

    “是,现在没事了。”韩希茗点头回答,“需要治疗,以后注意饮食不会有什么大碍。”

    “好,辛苦你了,老师进去看看他。”崔立屏没有多说,着急进去看梁隽邦去了。

    崔立屏整夜都守在梁隽邦身边,梁隽邦酒意未散,又用了药,睡得是昏昏沉沉。睡着了,满嘴都是梦话。不安的摇晃着脑袋,口中喃喃,“早早、早早早早。”

    他的声音不大,崔立屏听不清,“孩子,你说什么”

    “早早、早早”

    崔立屏弯下腰,贴在他唇边,总算是听清了。早早是谁名字这么熟悉,好像在哪儿听过倏尔,她脸色大变,想起来了杭泽镐的小外孙女韩希瑶小名不就叫早早吗

    为什么隽邦睡梦中会喊着这个女孩子的名字,而且还是乳名该不会,儿子对这个早早是那种心思听说韩希瑶马上就要结婚了,那么,儿子就是因为这个才喝的酩酊大醉,继而胃出血

    崔立屏心乱如麻,就算韩希瑶不结婚,隽邦和她也是不能在一起的啊儿子怎么这么傻,世上有那么多女孩子,他要么喜欢个离过婚生过孩子的,要么就偏偏看中了乐雪薇的女儿

    “儿子。”崔立屏轻抚着梁隽邦的脸颊,喃喃道,“对不起,是妈妈对不起你,害的你这么难过。”

    长夏,夜很深了。

    早早躺在上,并没有睡着,这两天她一直心不在焉、恍恍惚惚的,眼看着婚期将近,她却还在动摇。

    主楼后面,雷耀辉正拉着韩希朗和杭宁黛,“喂,你们别睡啊拜托认真点,帮着看看,是不是这个位置”

    “嗯嗯,是。”杭宁黛眯眼靠在韩希朗怀里,随意敷衍两句,人家很困的好不好不是情愿陪你来的,是被你生拉硬拽来的,还挑三拣四的。

    韩希朗低头看着怀里的小丫头,唇角上扬,心情颇好。

    指点着雷耀辉,“就是这里,你从这里爬上去就行了”

    “呃,我会不会摔下来啊”雷耀辉还是有点紧张的,回头看看大舅子,靠之,大舅子就知道泡妞,哪儿还有心思帮他算了,还是靠自己吧

    两手攀住水管,蹬着墙上的落脚点,雷耀辉深吸一口气朝上爬着。早早的房间在三楼,这对于文质彬彬的雷公子来说,实属一个不小的挑战。

    但是,为了哄早早开心,就算再大的挑战都要上。

    早早这两天不太高兴,没什么精神。长辈们都说,这是婚前恐惧症,女孩子和男人不一样,一旦想到结婚总会有各种各样的顾虑,也会莫名的忧伤、低落。

    所以,雷耀辉才想出这个办法来。

    三楼的高度,雷耀辉爬的算快。

    韩希朗压根不管他,专心的搂着杭宁黛,非常忠诚,“冷不冷”

    “嗯,有点。”杭宁黛打着哈欠,真的困死了。

    “那大宝哥哥抱的紧点”韩希朗内心狂喜,哥哥什么的,真是好借口。

    “嗯。”不等他抱紧,杭宁黛主动往他怀里钻的更深了,双手环住他的腰身,脸颊贴在他胸膛上。突然,像是清醒了,抬头仰望着韩希朗。

    “怎么了”韩希朗疑惑。

    杭宁黛抿嘴轻笑,摇摇头,“没什么。”她才不要说觉的大宝哥哥身材好好这种话呢

    两人花前月下,情愫暗生之际,雷耀辉终于爬到了窗户口。一手攀住窗沿,一手轻轻在玻璃上敲了敲。

    早早原本就没睡着,听到玻璃窗上有人敲,立即起身好奇的走了过去。她满脸疑惑,只见雷耀辉正趴在那里,朝她挥手,从他的口型可以看出来,他在叫早早。

    早早不由笑了,走过去把窗子打开,“耀辉,这么晚了,怎么从这里爬上来”

    “嘻嘻。”雷耀辉满头大汗,羞赧的笑笑,“我看你这两天不太高兴,就想逗你开心,你看你现在不是笑了”

    早早怔忪,他这么辛苦的爬上来,只是为了让她笑一笑心上一暖,没法不感动。“耀辉”

    暗夜中,雷耀辉澄澈的双眸亮如星辰。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只不大不小的锦盒,笑着递到早早面前,“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什么啊”早早笑着问他,“戒指首饰,你们家都送了一大堆了,你又送什么给我”

    “嘻嘻。”雷耀辉挠挠头,“那些都是我爸妈给你准备的,这个是我自己挑选的。”

    “噢。”早早打开锦盒一看,里面是一条脚链。链身是铂金材质,中间两颗宝石,看不出来是什么,相撞在一起,点缀着流苏,样子很精致漂亮。

    “好看吗”雷耀辉取出脚链,“早早,把脚抬起来,我给你戴上”

    早早依言照做,雷耀辉吃力的趴在窗台上,替她戴上。“宝石的人说,女人要是戴上了男人送的脚链,就永远都跑不掉了。这两个珠子是陨石做成的,几千年才会光顾地球一次。现在,我给你戴上”

    扣子扣上,雷耀辉抬起头正视着早早,深情的说到,“也就是代表着,以后我们会永远在一起,花了几千年的时光,这条脚链才能戴到你脚上。早早,你不要害怕、不要担心、不要忧伤、不要低落,我会一辈子爱你、对你好,不会让你掉一地眼泪。”

    早早倏地的抬起手捂住唇瓣,眼泪瞬间便涌了出来。

    “啊怎么哭了啊”雷耀辉大囧,手忙脚乱的替早早擦眼泪,“我刚才说了不让你掉眼泪,就让你哭了都是我不好。早早不哭啊”

    “耀辉”

    早早张开双臂抱住雷耀辉,“谢谢,谢谢你”

    “嘿嘿。”雷耀辉傻呵呵的笑着,“不用谢,我对你好,是应该的。”

    突然,脚下一滑,一激动没踩稳。

    “啊”雷耀辉匆忙四处乱抓,惊慌失措的大声呼救,“大哥、大哥救命啊”

    韩希朗抱着杭宁黛,一听到这声音立即不悦的蹙眉,吼道,“嚎什么是不是男人”

    极不耐烦的松开杭宁黛站起来,不管怎样,总不能不管妹夫的死活。可是,他来晚了。雷耀辉一路抓着水管、树枝,跌跌撞撞的,从三楼下来,几经缓冲,人摔在地上。

    幸而,并没有摔出好歹来,就是屁股疼了点。

    “没事吧”韩希朗象征性的问了问。

    “耀辉”早早却是担心的不得了,“你怎么样我马上下来”

    雷耀辉立即觉得,就算屁股摔成了两半也是值得了

    “耀辉”早早从大门里冲出来,直扑向雷耀辉,紧紧抱住他,“傻瓜,你这个傻瓜”

    雷耀辉憨笑,“为了你,傻瓜就傻瓜”

    韩希朗看不下去了,抖了抖肩膀,转身把昏昏欲睡的杭宁黛抱了起来。月色正好,身后还有对未婚夫妻在拥抱韩希朗于是一低头,轻轻吻在了杭宁黛唇上。

    代金券兑换码:ppxv前100名兑换有效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