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隽早 珍藏

    第679章 隽早 珍藏

    总统杭泽镐的外孙女大婚,婚讯一经公布,顿时让整个帝都都陷入了喜庆和热闹中。 .l.

    街头巷尾,无论是电视、网络,或是各种小报都能看到这则婚讯。

    在帝都某处破落的阁楼上,梁骆正握着杂志看着,狰狞可怖的脸上面无表情。许久才将杂志放下,几不可查的发出一声冷哼。“哼”

    在他面前的桌上,放着一只。是他从医院偷跑出来时,打伤狱警抢来的。韩希瑶要结婚了很好。他在这里困了这么多天,正苦于不知道该怎么对韩家下手,没想到机会就来了

    韩承毅,你等着。就算我要下地狱,也要拉着你一起

    梁骆把拿起来藏进靴筒里,戴上帽子,出了阁楼

    总统府里,梁隽邦正在做着最后一次安全测试。

    因为梁骆逃出了监狱,至今还没有消息。所以,为了安全起见,雷耀辉和早早的婚礼改在了总统府里举行。对于这一点,雷家自然没有意见,这是多大的荣耀啊

    既然定在了总统府,那么安保系统自然交给了梁隽邦。他是这方面的高手,整个帝都,或者说世上也没有几个人能赢过他。

    各个点都检查了一遍,梁隽邦松了口气,证实没有问题。

    “嘿接着”

    梁隽邦从总监控室出去,迎面甩过来一罐牛奶,韩希茗正在他对面站着。

    “靠之”梁隽邦戏谑的笑着,“牛奶你当我三岁孩子啊”

    “不敢。”韩希茗耸耸肩,“我只是听从崔老师的话,盯着你不让你喝酒,她说牛奶适合你。”

    梁隽邦斜睨他一眼,韩希茗耸耸肩闭上了嘴。“走吧去我院子,你反正是孤家寡人了,这么晚了就不要跑来跑去了,这几天还有的你忙,明天我妈和早早就住进来了,你操心的事更多了。”

    “走吧”

    梁隽邦扯扯嘴角,现在听到早早的事,似乎已经麻木了,痛过头了,也就不觉得了。

    第二天一早,乐雪薇带着早早进了总统府,住进了杭泽镐所在的内院,和韩希茗的院子距离并不远。后天,早早就要在这里举行婚礼,一切已成定局。

    暮春将近,天气渐热。

    做了一天的婚礼准备,晚上早早还不觉得累,穿着睡衣在花园里散步,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内院的宴厅。此刻的宴厅里黑暗的一片,门也是锁着的,只有外面的路灯发出微弱的光亮。

    “嗯”

    早早盯着紧闭的宴厅,产生了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这个地方,她曾经来过。

    当然,作为杭泽镐的外孙女,她怎么可能没有来过这里此刻,她正凭着感觉往走过去。走上石阶,在门口站定。那种熟悉的感觉越来越浓烈。

    早早闭上眼,捂着胸口,有记忆的残片涌现出来。

    “小哥哥、小哥哥”

    “喂,小不点”

    早早使劲摇晃着脑袋,却想不起来更多了。她一抬手,想把门推开,总觉得推开门会想起更多。

    “喂,门锁上了”

    黑夜中,突然想起这样一声低沉的男声。

    早早大惊失色,这里怎么会有人她的思维和正常人还不完全一样,吓的拔腿就跑。嘴里直嚷嚷着,“啊啊”

    梁隽邦从暗影中走出来,看着早早跑远的身影干瞪眼,她是怎么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像鬼吗吓的她头也不回的跑本来不打算管,可是,早早没跑两步就摔倒了。

    “啊”脚下不知道绊倒了什么,身子直直的往前扑。

    “真是”梁隽邦无奈的摇摇头,这丫头都这么大了,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走个路都能摔倒。五岁那年,他第一次在这里遇见她,她也是像现在这样扑到在地。

    早早撑着胳膊要起来,一直手伸到了她眼前,“起来吧”

    梁隽邦蹲下身子,把手递给她。

    早早脸上一热,扶着他站了起来。脚下不太稳,闷哼道,“嘶”

    “怎么了”梁隽邦蹙眉。

    “不知道,疼。”早早皱着眉、嘟着嘴。

    梁隽邦稍稍弯下腰,掀起她的裙摆,果然两处膝盖都蹭破了皮还真是位真正的公主,完全可以和豌豆上的公主拜把子了。梁隽邦抬头问她,“疼的厉害吗”

    “嗯。”早早点点头。

    “哎”梁隽邦叹息着,将她抱起来走回台阶上,“坐着,等会儿。”

    他把早早放下,从口袋里掏出创可贴,上面还印着迷彩的图样。“把腿抬起来”说着,拎起早早的腿放在自己身上,凑到她的膝盖上,轻柔的贴上创可贴。

    “你随身带着这个嘛”早早盯着他,小声问到。

    “嗯。”梁隽邦点点头,并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我习惯了,因为受伤的机会太多了,只要不是立马死人的伤,都要靠自己解决。”

    看着他这样,早早心口一阵不舒服,内里似乎在翻滚,有潮水将她包围。

    “疼不疼啊”

    “你别怕,涂点口水就不疼了”

    “呃”早早捂住心口,轻呼出声。

    梁隽邦一惊,神色紧张,“怎么了”

    “没事。”早早缓缓摇头,她只是好像又想起来一些事。小时候她曾经在这里摔倒,有个小男孩上前来背起她,并且哄她,往她的膝盖上涂口水。

    那个小男孩应该是耀辉吧和她一起长大,又一直对她好、让着她。

    “那就好。”梁隽邦松了口气,把她的腿放下,轻笑道,“后天就要结婚了,感觉怎么样当新娘子,期待吗”

    早早没有回答,突然朝他伸出了手。

    “嗯”梁隽邦不解,“什么”

    “礼物。”早早倨傲的抬起下颌,“我们好歹也交往过,虽然分手了,可是我结婚的话,你好歹要送个礼物表示一下祝福,是不是”

    “呃”梁隽邦一顿,“我能送什么啊你还能缺什么你们韩家富可敌国,而这个c国其实也是你们韩家的,我一个小小的公务员,真送不起像样的礼物。”

    早早摇摇头,不肯放过他,“诚意,我要的是诚意。”

    “啧”

    梁隽邦蹙眉,想了想。“好,你等着”

    说着,从石阶上一跃而下,闪进了一旁的树丛里。早早伸着脖颈,却已经看不见他的身影。树丛里一阵影影绰绰、树枝摇晃,不过片刻,梁隽邦便又出来了。

    他双手背在身后,笑着朝早早走过来,身上还有散落的树叶。

    “先说好了啊我没钱,只能送不起眼的东西,你就是不喜欢也要收着。”

    早早笑眯眯的点点头,伸出手,“好快给我吧”

    “呐”梁隽邦把胳膊从身后拿出来,东西却没有递到她手上,而是戴在了她脑袋上。原来是用树枝和花朵编织的帽子果真是不值钱,根本是在哄小孩子。

    可是,早早却很开心。

    “哇好漂亮啊”

    “喜欢吗”梁隽邦满脸堆着笑,看着她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充满溺和疼惜。如果早早是正常的、没有病,那么她就能察觉出蛛丝马迹来。

    只可惜,那只是如果。

    “嗯。”早早点了点头,“很喜欢,这是我收到的最有诚意的礼物了。”

    “傻丫头。”梁隽邦轻摇头,“你还真容易满足,这种东西谁都可以给你做的。”

    “可是,没有别人给做我啊到现在为止,只有你给我做了。”早早摇摇头,并不同意,“所以,谢谢你我很高兴。”

    她无心的一句话,差点让梁隽邦落下泪来。

    梁隽邦突然站了起来,把手伸给早早,“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睡了。我送你回去吧”

    “你背我,行吗”早早拉着他的手,仰望着他。

    梁隽邦微微迟疑,答应她吧后天,她就要披上婚纱嫁给别的男人,以后想要关心她、为她做什么,都再也不可能了。于是,点点头,蹲在她面前,“上来吧”

    “嗯。”

    早早欣喜的笑着,趴在他背上。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不由自主的便环住了他。

    梁隽邦背着她到了内院门口,早早已经趴在他背上睡着了。韩希茗和他们迎头撞上,看到这情况吃了一惊,“你们”

    “嘘”梁隽邦压低了声音,“小点声,早早睡着了我不方便进去,你把她抱进去吧”

    韩希茗会意,从他背上将早早抱了起来,进了内院,把早早送回卧室里,带上房门出去了。房门才一关上,早早就睁开了眼,她其实并没有睡着。

    她把树枝帽子从头上取下来,看了又看,先是微笑,后来竟然陷入了无尽的忧伤中。这种感觉,就好像那无数次的夜班醒来,捂着空荡荡的心口。

    倏尔,早早站了起来,拿着树枝帽子走到衣帽间,找出只盒子来,把它郑重的放了进去。这是梁隽邦送给她的,虽然她不记得了,可是,他们曾经是恋人。

    他刚才祝福了她,她会永远记得这个夜晚。她觉得,他们的曾经一定没有爱错对方即使错过,也要珍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