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 隽早 想哭

    第680章 隽早 想哭

    两日后,婚礼如期举行。

    总统府上下从后半夜就开始忙碌,梁隽邦更是从前开始就没合眼。到了清晨,他才回房间洗了个澡,换了身制服。虽然没休息,可他丝毫不觉得疲惫,今天早早要嫁人,他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从韩希茗的院子出去,一路往婚礼场地赶去。

    婚礼场地已经布置好,下人们正在往长条餐桌上分放各类食物和各色饮品。

    如此忙碌拥挤的氛围中,并没有人注意到,在角落里有个身影,佝偻着身子,手里握着电动扫帚,正在清扫随时落下来的树叶。

    “哎,让开点,你往边上站站铺第二层地毯了,一会儿可不能让孙小姐的鞋沾到半点灰尘,不吉利”

    “知道,放心吧”

    “呵呵,真是大喜事啊总统府热闹的时候多了,就数这次最高兴。”

    握着扫帚的人被撞开到一旁,低着头听他们的对话,嘴角暗自勾起。开心吗高兴吗还真是一派举国欢庆的景象啊很好,越是开心,结局就会越凄惨。

    即使是在总统府里,该省的环节还是一个都不能省掉。

    簇新的劳斯莱斯,载着韩承毅和早早绕总统府一周,最后停在婚礼场地入口处。早早紧张的偎依在父亲身侧,小脸上两侧通红,比之当初的乐雪薇要稚嫩许多。

    “早早。”

    韩承毅抬手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脑袋,笑道,“今天就要嫁人了,爸爸感觉像做梦一样。”

    “爸爸。”早早仰望着父亲,过往她都记不得了,可是全家上下都告诉她,父亲是最最疼爱她的人,为了这一点,母亲没少责怪父亲。这会儿,早早突然有点想哭。

    “别哭啊”韩承毅捏捏女儿的鼻子,“要是你在这个时候哭了,你妈妈会让我做选择题的。”

    “嗯什么选择题”早早止住了想哭的冲动,疑惑的问父亲。

    韩承毅抬起手,眸光里净是纵容,“一、遥控器,二、键盘,三、方便面”

    “哈”早早一愣,随即大笑不止,“哈哈这要怎么选”

    “咦”韩承毅故作惊悚,“我还没说完呢还有四。”

    “啊还有”早早惊呆了。

    “嗯。”韩承毅点点头,“四就是电子秤”

    “哈哈”早早咧嘴大笑,眉眼弯弯很是可爱。

    韩承毅慈爱的看着宝贝女儿,神情严肃起来,“早早,爸爸的宝贝爸爸最大的心愿,就是你能找到一个像爸爸对待妈妈一样,能够一辈子着你、爱着你的丈夫,耀辉不错,爸爸很放心。”

    “爸爸”早早收住笑容,扑进韩承毅怀里,“爸爸,早早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早早爱你。”

    “早早乖,爸爸知道。”韩承毅不由湿了眼眶,满心的酸涩与不舍,原来嫁女儿是这种心情,真是不好受。都说嫁女儿父亲更舍不得,当真如此。

    “记着,嫁人了以后也要多回家来,好好跟你妈妈学学,她这辈子可是把我制的服服帖帖的。”

    “嗯。”早早眼泪直掉,抱着父亲不停的点头,“早早会经常回来看爸爸妈妈的。”

    车子停下了,韩承毅松开早早,先下了车,走到车门边朝早早伸出手。“来,早早,把手给爸爸”

    早早点点头,把手递到韩承毅掌心。

    也许是刚才哭过的原因,早早下车时没站稳,脚崴了一下,脚从鞋子里脱了出来,踩在了地毯上。周围顿时一阵寂静,这可是不太吉利的。

    早早紧张的看着父亲,“爸爸”

    她遗传了父亲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此刻不安的眨着,无声询问着父亲早早是不是闯祸了

    “去给孙小姐拿双新鞋来”

    “是。”

    吩咐完下人,韩承毅微蹙了眉,索性将早早打横抱了起来。

    “没事,早早不用怕,有爸爸在,早早不论做了什么,爸爸都能帮你摆平不要多想,早早会幸福,一定会的。”

    “嗯。”早早安心的靠在父亲怀里,那一刻,只觉得父亲仿若她生命里的英雄。

    等等生命里的英雄

    怎么想起这个,脑子里好像还有另外一个人除了父亲,还有谁想不起来,心口又隐隐的不舒服了。

    韩承毅抱着早早,一直沿着红地毯,伴随着乐曲走到雷耀辉面前。下人此时也将鞋拿来了,“姑爷”

    “嗯。”韩承毅点点头,看向雷耀辉,“你帮早早穿上吧”

    “是,岳父。”雷耀辉没有多问,拿着鞋子蹲到了地上。韩承毅放下早早,雷耀辉捧着早早的脚,悉心的替她把鞋子穿上。早早再次站在了地上,松了口气。

    新娘以这样的方式登场,被父亲和新郎如此疼惜呵护,全场在震惊过后,哗啦响起一片掌声,众人甚至纷纷站了起来,太激动太羡慕了。

    韩承毅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退到场下自己的位子上,坐在妻子身旁。

    乐雪薇随即紧握住他的手,和他十指相扣。靠在他耳边小声说着,“忍住啊千万不许哭,要不然,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可就毁于一旦了。”

    那怎么行那必须不能啊

    韩承毅使劲眨着眼,把泪水逼了回去。

    结果,婚礼仪式正式开始。新郎新娘开始宣誓、戒指,朝双方父母行礼,刚才还说千万不能哭的乐雪薇哭的满脸都是泪水。

    “好了好了,别哭了啊”韩承毅掏出手帕,不够用,急的扯着西服袖子替妻子擦眼泪,“哭的这么伤心早早是嫁人,高兴的事啊”

    乐雪薇哭着抬头瞪他,“你以为谁都像你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太冷酷了,我算是看透你了我可爱的早早,这么小,就要离开妈妈了。”

    韩承毅无语,怎么横竖都是他不对呢

    仪式就要完成,新郎新娘走到一边的香槟处,准备开启香槟。

    梁隽邦正在严密监视着周围的一切,范围集中在雷耀辉和早早周围五米以内。突然,他的视线里有了可疑的画面。只见一个穿着下人制服的中年男子,头戴着帽子,弯腰将身子压的很低。

    这个身影

    梁隽邦心头一凛他是间谍出身,对这种事原本就比一般人敏感。更何况,梁骆这个人,他认识了十几年,备受他的折磨。就算他化成灰,他也一眼就能认出来

    前段时间,他越狱了,遍寻不着,今天居然出现在婚礼现场

    不好,梁骆的目标一定是早早早早危险

    梁隽邦以闪电般的速度,直窜到雷耀辉和早早面前。这样惊心动魄的场面,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台下,韩承毅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注意到了。

    韩承毅抱起乐雪薇,一个旋身,轻松的让开身子。随即和梁隽邦一起跳到了台上,两人同时单掌、单膝着地,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的点点头。

    梁骆猛的抬起头,知道行踪被发现了。不过,他并不怕,此刻他已是亡命之徒目的只有一个,乐雪薇或是韩希瑶,总要陪着他死一个

    此刻,距离他最近的便是乐雪薇。

    梁骆毫不犹豫的举起,对准乐雪薇的心脏。

    “畜生”韩承毅咒骂一句,闪电般的速度举起,在梁骆开的同时也开了。

    惊人的一幕发生了,两颗在空中相撞,发出一声惊天巨响,火光四溅开来。吓的众人惊慌失措的高声尖叫,乐雪薇首当其冲,捂住耳朵,失声叫道,“承毅”

    韩承毅眉眼一抬,单手持,在高台上一蹬,飞身扑向乐雪薇,成功将她抱进怀里。

    “没事了,不用怕,我在。”韩承毅嘴上这样说着,心跳的却是极快,刚才差一点点,他就要让小雪出事了简直该死

    另一边,梁隽邦单臂伸直,朝着梁骆的方向连开数,击中要害,可是梁骆却没有一点事。

    “哈哈”梁骆发出张狂的笑,“以为我这么容易死吗我穿了避弹衣那帮愚蠢的狱警,身上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

    看他这副疯狂的样子,梁隽邦恨的牙根痒痒。被他折磨了这些年,苦于要掩藏身份不敢抵抗,今天就新仇旧账一起算须臾间,梁隽邦朝着梁骆胳膊、腿连发数。

    “呃”梁骆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狼狈,却狰狞笑道,“梁隽邦,有点本事你真是当得起你父母的孩子这一说你父母都是那么厉害的角色,生出来的孩子还能差吗”

    梁隽邦一怔,呆住了。

    “哈哈”

    见他这样,梁骆仰天长笑,“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吧在梁家当了二十几年野种的感觉怎么样”

    “住口”梁隽邦双眸赤红,“给我闭嘴”

    “怎么怕我说出来,受不了”梁骆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其实啊她就在这个总统府里哈哈呃”

    梁隽邦举起又是一连发扣动扳机,而后一挥手,“来人,给他绑了”

    “是”

    守卫在一旁的特种兵立即走了上来,将梁骆摁倒在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