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隽早 自私

关灯
护眼
    第682章 隽早 自私

    长久的静默,早早只看着里面,什么话也没说。 .l.

    “早早”

    梁隽邦太过担心她,早早这样不正常啊他倒是宁愿看到她哭出来,即使撕心裂肺也好过现在闷声不响。她这么单薄、娇弱的身子,怎么承受得住这样的打击

    “早早要有点希望,雷耀辉一定会为了你坚持下去的。”

    梁隽邦伸出手想搭住她的肩膀,但犹豫许久,最终没有勇气。

    “嗯,我没事”

    早早苍白着脸,原本带着婴儿肥的圆嘟嘟的脸庞骤然消瘦下去,下颌猛的尖锐起来,渐渐凸显出一种女人味来。孩子气渐散,却是在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之后。

    “我要回去了。”

    早早收回视线,硬生生的撑着。她没有资格倒下,耀辉都还在坚持,耀辉是用他的命换来她的安全,在他醒来之前,她不能再倒下。

    梁隽邦推着早早回了病房,病房里乐雪薇正在焦急的训斥着下人。

    “你们是怎么回事说了多少遍怎么嘱咐你们的,千万不要让小姐出病房,我只是走开了一会儿,你们就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妈妈。”

    梁隽邦推着早早进来了,早早慌忙朝乐雪薇伸出手,“妈妈,我没事,我去看看耀辉,你别担心。”

    “韩太太。”梁隽邦朝乐雪薇点点头,“是我不好,是我带她去的。”

    乐雪薇一滞,看到他们在一起,松了口气。如果是梁隽邦,她是可以放心的。“看过耀辉了妈妈不是不让你去,你去了不是也不能进去吗”

    “嗯。”早早点点头,神情恹恹的,“我累了,想睡一会儿。”

    “好。”乐雪薇答应着准备扶早早起来。

    母女俩都是娇弱的体质,乐雪薇这些天操心女儿的事,情况并不早早好,两个人看上去都是摇摇欲坠。

    “韩太太,我来吧”

    梁隽邦蹙眉,轻声说着。乐雪薇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梁隽邦走到轮椅前,将早早抱了起来,安放在病上,悉心的替她拨开凌乱的发丝,盖上薄毯。

    乐雪薇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禁唏嘘。

    作为一个母亲,她不能不自私的感慨。雷耀辉虽然生死难测,但好歹还有梁隽邦在。哎只是不知道,这究竟是早早的福气还是不幸

    雷耀辉的情况虽然凶险,但在精心治疗和拼力抢救下,生命体征渐渐趋于平稳,也就是说命是暂时保住了。

    得到这个消息,雷家和韩家人都松了口气。

    “啊太好了。”雷先生、雷太太抱拳感叹,这短短的几天,已然让他们憔悴了不少。

    “那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早早欣喜之余,更关心这个问题。

    “这个”医生面露难色,“暂时还不知道,伤的太凶险,现在能够平稳下来已经不容易不过,诸位不用太担心,既然已经平稳了,加强治疗,并不会一直昏迷不醒。”

    对于这个答案,早早并不是很满意,耷拉下脑袋,沉默了。

    “早早,不要这样,已经是好消息了,不是吗”

    乐雪薇握住女儿的手,温声安慰着。早早努力打起精神,点点头,“嗯,我知道。”

    安顿好早早,乐雪薇和韩承毅在外面小声商量着事情。

    “承毅,我有话跟你说。”

    “嗯”韩承毅顿了顿,“这么郑重,有事你说。”

    乐雪薇几次欲言又止,的确是难以启齿,“哎本来这件事,我和早早都不打算说的,原因是她和耀辉就要结婚了,想着婚后再说出来,早早也不用那么害臊。”

    韩承毅怔住,他是个男的,这种事情上面自然要迟钝点。“什么事情”

    “你”乐雪薇无奈的摇摇头,“真是有些事情上笨的要死耀辉和早早,不能说的事情,还有什么”

    韩承毅拧眉,思忖了片刻,惊到,“难道早早她”这个惊人的想法让他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雷耀辉竟然他竟然敢这么对早早”

    “你安静点”

    乐雪薇一把拽着他坐下,蹙眉低喝,“找你是商量的,不是让你大吼大叫的,把早早吵醒了怎么办”

    “这”韩承毅一个头两个大,“这怎么办啊雷耀辉躺在监护室,呼吸要靠呼吸机,吃东西要靠胃管,虽然现在是没事了,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也不知道病情会不会有变化”

    “所以”乐雪薇看向韩承毅,“我们不能不为了早早考虑。”

    韩承毅静默,看着妻子,他明白妻子的意思。

    “只是”乐雪薇犹豫的叹息,“觉得这样会很对不起雷家,我们这样我知道很自私,可是,女儿是我的,我心疼、舍不得,承毅,你要找个好一点的医生,让早早少受点罪,最重要的是,不要伤身体。”

    “爸妈”

    房门被不期然的推开,门口站着韩希茗和梁隽邦。他们因为工作忙不方便,接到雷耀辉平稳的消息,直到现在才赶过来。不过,没想到一到门口就听到父母这样的对话。

    其余三人都不约而同将视线落在梁隽邦身上,猜测着他听到这样的对话,会怎么想

    梁隽邦面上无波,可是眼底眸光却已经出了他早就有心里准备了,雷耀辉和早早只怕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不过,他没想到,早早竟然连孩子都有了

    “爸妈,你们这么打算,早早会同意吗”韩希茗无奈的摇摇头,当务之急,是要考虑早早的处境。

    乐雪薇摇头,叹道,“她现在还能考虑那么多吗但是这个打算对她是最好的,她还这么年轻啊如果雷耀辉有个闪失当然,我并不是希望他出事。我也不知道,早早太可怜了”

    她说着说着便不忍心了,偏过脸靠近丈夫怀里。

    韩承毅轻拍着她的肩膀,“不怪你,做母亲的这么想很正常希茗你觉得呢她是你妹妹,万一雷耀辉有个意外,你要让她这么小就一个人带着孩子吗”

    韩希茗语滞,无可反驳。

    内室的门,悄无声息的被推开。早早靠在门框上,环视了一圈众人,“你们在说什么”

    “早早”

    众人大惊,韩承毅和乐雪薇一同站了起来,“你你怎么起来了”

    早早捂着太阳穴,眼圈都是黑的,“睡不着,听到你们在说话,就起来了但是,你们在说什么妈妈”早早将视线移向乐雪薇,疑惑不解。

    “刚才,你的意思,是要我把宝宝拿掉吗”

    她一边说,一边将手覆在平坦的小腹上。“好残忍。”

    听她如此清晰明白的说出来,梁隽邦再也不忍,骤然转过了身子去背对着她。

    “早早”乐雪薇理解女儿的感受,当初她怀着孩子,纵使知道走上了绝路,可还是舍不得拿掉。但是,早早和她不一样,早早太脆弱,而且,雷耀辉随时都可能离世啊

    早早抬眸瞥了一眼背对着她的梁隽邦,幽幽叹道,“其实,我没有权利一个人决定它的去留。”

    这里并没有人知道早早真正的意思,只能替她发急。

    “早早,你现在要商量,能找谁雷耀辉要是醒着的,妈妈绝对不会动这个念头啊”乐雪薇感觉自己的理智正在崩塌,难道她所经受的苦痛,一定要在女儿身上重演吗

    早早没有回答,转过了身子,往内室去了。她好累,真的好累。

    这个孩子,原本就不是耀辉的。但是拿掉,她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好笑的是,宝宝的父亲,并不知道它的存在,而且也一点都没有兴趣知道它的存在。

    他们早就分手了,让分手的恋人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负责,不是很讽刺吗

    头好疼,早早拉过被子,将头脸一起盖住。黑暗中,她终于失声痛哭。

    “啊”

    泪水滂沱,成汹涌之势,根本无可遏制。

    耀辉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你对我这么好,我却怀着别人的宝宝。他们都以为,这个孩子是你的,但其实不是啊现在你病了,我该怎么办

    “早早”

    听到女儿蒙头大哭,乐雪薇冲进去,将早早拽出来,抱进怀里,“别哭,你要是不愿意,妈妈不逼你你要生我们就生,就算耀辉真的出事妈妈也会和你一起把孩子养大的”

    “妈妈”早早声泪俱下,哭声不大,但却悲戚至极。“我不想对不起耀辉啊耀辉他这么好、这么好”

    “妈妈知道,都知道是妈妈不该那么想的,由你自己做主,好不好对不起,妈妈太自私了,没有考虑你的感受。”乐雪薇抚摸着女儿的脸颊,虽然心痛,但只能这样选择。

    “妈妈,你让我考虑考虑,我做不了决定,下不了决心”

    “好,妈妈不逼你。”乐雪薇忙不迭的点头,只要女儿能好过,什么她不能答应

    场面混乱,充斥着悲伤和绝望。梁隽邦感觉自己就是个局外人,他不该来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