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隽早 决定

    第683章 隽早 决定

    在外面抽了根烟,胸腔里的憋闷和不适稍稍好了些,梁隽邦拧灭烟头,回到病房里,打算和韩希茗一起走。

    不过此刻,韩希茗却已经不在了。梁隽邦疑惑,他自己先走了

    往内室上看了一眼,早早安静的睡着。梁隽邦不忍多留,转身要走。

    “能陪我说说话吗”

    身后突然响起早早的声音。

    梁隽邦疑慢慢转过身子,只见早早正吃力的想要坐起来。他不假思索的上前,将她扶起来,“别起来,躺着吧你身体这么虚弱,加上又”

    话到这里,突然顿住了。

    早早微怔,抿着嘴笑了笑,“我怀了宝宝,你也会这么紧张”

    “当然。”梁隽邦嗓子眼发硬,胸口、指尖都涨的发紧,“我们还是朋友,而且,你是希茗的妹妹。”

    “就只是这样吗”早早抬眸看着他,隐含着期盼。

    梁隽邦语滞,半晌才点点头,“嗯。”

    良久的静默,气氛凝滞。

    “哎”早早长舒了口气,靠在软枕上,“其实,我觉得很好奇。我不记得了,可是你应该是记得的我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分手应该没有多久,你对我都没有感情了”

    面对这种轻柔的质问,梁隽邦双拳紧握,需要多大的力,才能忍住不将她拥抱

    没有得到他的回应,早早眼里的眸光渐渐暗了下去。

    “你也赞成我把宝宝拿掉吗”早早伸手抚摸着小腹,她还没有作为母亲的自觉性,可是,腹中的胎儿却是不争的事实。

    梁隽邦浓眉紧蹙,艰难的点点头,“你母亲是为了你好,谈不上残忍,毕竟这个孩子还没有出生你还太小,万一有意外,会影响你将来的一生。”

    “可是,我们家养的起的。”早早争辩道。

    “这不是养不养的起的问题”梁隽邦发急,早早就是太天真了,“你还没有完成婚礼,未婚夫躺在监护室,而你在帝都不是一般的千金将来会不会有人”

    “别说了”

    早早听不下去,生硬的打断了他。“我想问你件事。”

    “嗯”梁隽邦一怔。

    “我们”早早舔了舔因为缺水而干燥的唇瓣,试图对他提起他们的那一次,“我们以前,是不是很”她的话没说完,突然就瞥见他脖颈间的项链。

    平时他穿着衬衣、打着领带,所以看不见。但已是初夏时节,梁隽邦此刻身上只一件宽大的休闲t恤,弯腰的瞬间,项链便从领口滑了出来。

    脖颈链子下坠着块方形吊牌,折射出来的光芒刺痛了早早的眼帘

    “这个”她仓皇的握住吊牌,抬头看着梁隽邦,“这个是什么”

    “嗯”梁隽邦怔忪,突然响起早早对这条项链是有印象的。匆忙从她手中抢过吊牌,将项链塞进了t恤里。摇摇头,“没什么,一条普通的项链,没什么好看的。”

    早早却没那么容易放弃,“你,只有这一条吗你有没有有没有一模一样的,送过人”

    梁隽邦知道,早早手上有另外一条,可是他能承认吗

    他果断的摇摇头,“不,没有,只有这一条还谈什么送过人”

    “是吗”早早不太相信,难道催眠来的记忆,都是错的“可是,我好像有一条一模一样的,只是找不到了。”

    “哈”梁隽邦故作惊讶,“是吗这不可能吧你一定是记错了,这种项链很普通,到处都有的,应该只是相似,并不是一样的。”

    早早倏尔扶住心口,近来心口的不适感越来越强烈,次数也越来越频繁,能够想起的事情也渐渐增多,只是还不够连贯,无法拼凑到一起。

    梁隽邦扶住早早,“你没事吧”

    “没事。”早早扯扯嘴角,打消了要告诉他事实的念头。看上去,他已经不需要这个事实。“你走吧,我想一个人待着。”

    “好。”梁隽邦替早早盖好薄毯,轻手轻脚的往门外走。

    突然,他又转过了身,对着早早说到,“你好好考虑吧我建议你把孩子拿掉,雷耀辉如果没事你们,你们还可以再要,但是,医生的话很保守,他到现在还没从监护室出来,那就说明情况还是不容乐观。”

    早早闭着眼,睫毛轻颤,许久才应了一声,“嗯。”

    从医院出来,梁隽邦异常憋闷,总统府也不想回去,正不知道该往哪儿去,手机响了起来。

    “喂,老师。”梁隽邦接起,竟然是崔立屏打来的。

    “隽邦,在哪儿呢老师家已经收拾好了,刚煲了一锅汤,来老师家喝汤。”崔立屏并不是和他商量的口气,直接就是陈述事实、命令的架势。

    梁隽邦吐了口气,应到,“好,马上就到。”

    崔立屏在帝都的住所也在总统府区,上面分配的住宅,有些年月了,但每年都翻修保养,不显破旧,倒是分外古朴雅致。

    玄关处门铃响起,崔立屏亲自去给梁隽邦开了门,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来了还挺快。快进来,时间刚刚好换拖鞋,洗手。”

    “是。”梁隽邦乖乖照做,在她面前依旧是一副学生样。

    餐桌上,崔立屏一边替梁隽邦布菜,一边跟他说话,“多吃点,最近瘦了,很忙吧”

    “嗯。”梁隽邦点点头,心里惦记着早早,其实没什么胃口。

    “怎么不吃老师做的不好吃吗”崔立屏看他只动了几筷子,心中不悦。

    梁隽邦慌忙否认,“不是,很好吃我自己没有胃口,辜负了老师一番心意。”说着,放下了筷子,不打算再吃了。

    看他这样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崔立屏更是生气。手上筷子奋力往桌上一掼,发出巨大的声响,冷哼道,“哼什么没有胃口t74825你是我一手教出来的,我会不了解你”

    t74825是梁隽邦当年的学号,崔立屏此刻这样称呼他,可见是气急了。

    梁隽邦吓了一跳,呆愣的看着她。

    只见崔立屏秀眉皱成一团,低喝道,“不要以为你那点心思藏得很好为了那个丫头,你还要怎么作践自己前阵子胃出血,你还没闹够吗”

    “老师”梁隽邦怔忪,“你怎么”

    “我怎么会知道是不是”崔立屏冷笑,“那要问问你,怎么没掩藏好韩希瑶已经和别人结婚了,那也就是说,你们不可能的现在她未婚夫弄成这样,你还为了她憔悴,你傻不傻”

    “老师”

    梁隽邦拧眉,辩驳到,“我我知道我傻,可是,我控制不住”

    他什么也没有说,但一句话就承认了对早早的心思,而且,直白的语言,让崔立屏都有点呆住了。

    “控制不住”

    梁隽邦垂下眼眸,“是,看着她这么难过,我心里一点不比她好受”

    崔立屏恨的牙根痒痒,低喝道,“不好受你也不能管还有,你对她的心思趁早给我收起来,就算她的未婚夫,那个什么雷耀辉死了,你也别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

    梁隽邦心头一凛,蓦地抬头直视着崔立屏,脱口问道,“为什么”

    这下轮到崔立屏慌乱了,她眸光闪烁,“为什么我说过,我是你的老师,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的婚事、或是和谁谈对象,都必须经过我同意,我有权过问”

    “所以我才问,这是为什么”梁隽邦逼视着她,希望从她口中得知自己身世的真相。

    崔立屏几番欲言又止,“不为什么总之你给我记着,韩希瑶不行不管你多喜欢她,都不行”

    她这样左右闪烁其词,直叫梁隽邦心灰意冷。她这种态度,坐实了他心中所想。可不是不行吗他自己也知道不行一旦身世揭穿,他就是早早的

    梁隽邦咬紧牙关,不忍再为难崔立屏,端着汤碗,点点头,“我知道了,我本来也没有打算要和她有什么。我要是想抢,不必等到这个时候。”

    低头喝了口汤,称赞道,“嗯,老师,你的手艺还不错,我现在觉得饿了。”

    当天晚上,凌晨时分。

    深切治疗部监护室里,一阵乱。雷耀辉的病情有反复,突然恶化,紧急抢救,忙忙乱乱直到天亮。

    几家人再度守在了门口,焦急的等着消息。

    “现在没事了,抢救过来了。”

    众人悬着的心这才放下,雷太太却已经掌不住哭了起来,“耀辉啊,要怎么办啊为什么要对你这么不公平还要遭多少罪,你才会真正平安、醒过来”

    儿子伤成这样,母亲自然比谁都心痛,将心比心,乐雪薇觉得愧疚也是应该。

    看着雷耀辉如此艰难的在生死线上挣扎,早早慢慢握紧了双手,做出了决定。肚子里的孩子,不能要了只有她清楚,孩子不是耀辉的,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生下来,才是真正的对不起耀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