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隽早 拦截

关灯
护眼
    第684章 隽早 拦截

    病房里,早早换好衣服,乐雪薇替她披上披肩。网

    “不用怕,今天先去做一下检查,从上次查过之后,都一直没有再检查过,你的身体这么虚弱,还不一定就是今天”乐雪薇疼惜的抱着女儿,“早早,你真的想好了”

    早早默默的点头,“嗯。”

    母女俩相拥着往门外走,没到门口,房门突兀的被推开了。

    雷先生和雷太太神色焦急的冲了进来,上前一把拉住早早。

    “早早,你不能这么做啊”雷太太的情绪很激动,“我们耀辉是为了你才变成这样,你不能这么狠心啊”

    早早懵了,呆愣的看着他们。

    乐雪薇秀眉紧蹙,这件事情怎么会让雷家人知道了原本就一直瞒着,现在被他们知道了,恐怕又要横生枝节。“雷先生、雷太太,你们不要这么激动,我们坐下慢慢说。”

    “不。”雷太太没说两句就红了眼眶,直掉眼泪,“韩太太,我们雷家自知是高攀了你们韩家。如果不是耀辉这么喜欢早早,我们也不会顶着被人说是攀附权势的压力让耀辉娶早早”

    乐雪薇一怔,确实,韩家门第太高,怪不得雷太太这么想。

    “韩太太,耀辉一门心思都在早早身上。他为了早早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他现在还不一定能活过来”雷太太哭的喘不过来气,“这是我们耀辉的骨肉我求求你,不要让早早拿掉”

    说着,她便往地上跪

    乐雪薇大惊失色,急忙将她拉住,“雷太太,你不要这样耀辉为了早早生死难测,我怎么受的起这么大的礼数”

    “韩太太”雷太太神色憔悴,紧紧扼住乐雪薇的胳膊,“我们都是母亲,而且,我知道韩太太你一向为人和善,你心地那么好,请你可怜可怜我们耀辉吧如果他真的不幸、不幸至少为他留个后”

    一席话,说的在场所有人都禁不住湿了眼眶。

    乐雪薇做不了决定,没有办法回答她,只好回头去看早早。

    早早早已是满脸泪水,做出这个决定,她比任何人都要难过。但是,她这么做,也正是为了耀辉。

    “早早”雷太太看出来了,转了方向去求早早,“早早,阿姨求你你想想耀辉的好,真的忍心这样对他吗”

    早早有口难言,“阿姨,我不是”不是要那么狠心。

    “需要阿姨跪下来求你吗”雷太太禁不住要往地上跪,儿子弄成这样,她怎么能接受早早拿掉儿子的骨肉

    “阿姨”早早伸手没拉住她,只好和她一起跪倒在地,“阿姨你别这样,快起来”

    “不,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早早急的无法,急的直点头,答应道,“好、我知道了我答应你你起来吧”

    “真的”雷太太扯出一丝笑容,犹自不敢相信,追问道,“你没有骗我吧不是为了敷衍我才这么说的,对不对”

    “不是,我答应你了你快起来。”早早一边说,一边扶着雷太太站起来。

    雷太太渐渐止住了泪水,感叹到,“谢谢你,早早阿姨知道为难你了,可是,我们要相信耀辉,为了你和孩子,他一定会醒过来的。”

    早早失神的看着她,说不出一句话来

    经过几天,早早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雷耀辉却还在监护室里,情况一直不好不坏。

    韩承毅和乐雪薇把早早接回了长夏,每天下午的时候会送她来医院探望雷耀辉。

    站在监护室外,早早穿着隔离衣,看护士在给雷耀辉擦身子。心念一动,拉住护士,轻声恳求道,“可以让我来吗我穿着衣服,带着帽子口罩手套,保证不会感染他的。”

    “这”护士很为难,请示了医生。

    医生碍于她的身份,经过仔细考虑,同意她在护士的陪同下进去。

    “谢谢,谢谢。”

    早早感激不尽,终于在这么多天之后,近距离的见到了雷耀辉。雷耀辉的样子,比她想象的要好很多,虽然身上插着各种管子,但脸面、身上的衣物都很干净。

    最触目惊心的,便是脖子那一块,包着纱布,喉部也切开了,管子连通着呼吸机。监护室这么安静,早早能听见呼吸机一张一合的声音。

    这就是雷耀辉的呼吸了。

    “耀辉。”早早握住他的手,止不住湿了眼眶。“我是早早,我来看你了。好多天不见了,你想没想我”

    雷耀辉安静的躺在上,无法给她回答。

    “耀辉。”早早洗洗鼻子,从护士手中接过毛巾,“该擦身子了,我做的不好我会慢慢来的。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从我睁开眼开始,就一直是你陪在我身边我不会忘了你的好。”

    “耀辉,你要快快好起来,我们的婚礼还没有结束,香槟没有倒、蛋糕也没有切。”

    早早弯下腰,吻在雷耀辉唇上。“还有啊,你还没有吻新娘现在我吻你了,你感觉得到吗耀辉,你说过要一辈子对我好、不让我掉一滴眼泪的,可是你看我现在,眼泪都止不住你快醒来,不要让我再哭了。”

    一旁,护士看着他们俩,情不自禁的红了眼眶

    从监护室出来,杭宁黛已经等在门口了。

    “早早。”杭宁黛迎上去,看到她眼睛红红的,也不敢多说话,“小姑让我来接你,宋国医现在在总统给妈妈看诊,你这一阵身体太虚弱了,刚好接你过去给他看看,开点药给你补补。”

    早早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随着杭宁黛一起往外走。

    医院门口,梁隽邦正站在车门边等着她们。本来接送人这种事,司机和保镖就够了,不过早早回长夏之后,他有好几天没见到她了,所以就主动来了。

    看到她们出来,梁隽邦拧灭手里的烟,从口袋里掏出口香糖往嘴里扔了两粒。早早怀孕了,可闻不了烟味。

    “早早、宁黛,上车。”

    杭宁黛扶着早早上了车,早早没什么精神,好像没看到梁隽邦一样。

    梁隽邦胸口有点闷,扯了扯嘴角,上车载着她们回了总统府。

    内院楼下客厅,梁隽邦和韩希朗、韩希茗几个小辈坐在一起,长辈们都在楼上。

    “喂,你能安静点吗坐下来行吗晃的眼晕。”韩希茗蹙眉,指指一直不停走来走去的梁隽邦。

    梁隽邦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噢。”可是脚下依旧不停。

    韩希茗只好看着干瞪眼,真是见过痴情的,没见过这么傻乎乎的痴情汉子,早早都怀了雷耀辉的孩子,瞧他这紧张样子,就好像早早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一样。

    楼梯口一阵动静,乐雪薇、阮丹宁带着早早和杭宁黛下楼来了,早早垂着眼精神不太好。

    梁隽邦眼巴巴的看着早早,满眼都是疼惜和不舍,但凡长着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他对早早的心意。乐雪薇看看他这样,又低头看看女儿,不由摇头轻叹。

    “雪薇,今晚在这里住吧宋伯伯开了药,让他们抓好了,你明天一起带回长夏。”阮丹宁挽住乐雪薇的胳膊。

    乐雪薇看看女儿,点点头,“好,今晚就不回长夏了。”

    听到这话,梁隽邦不自觉的勾了勾唇,露出一丝笑意。手机在他口袋里震动,他快步走到窗沿旁接起,“喂是吗那太好了,你没时间我有时间,我现在就取,你等着啊”

    “去哪儿啊早早晚上在这,你还要出去”

    韩希茗神出鬼没的站在梁隽邦身后,梁隽邦狠捶了他一拳,“少管闲事我出去一会儿,很快回来。”

    梁隽邦出了总统府,如他所说,很快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一大袋东西。进了韩希茗的院子,径直往厨房里走。途中遇到韩希茗,韩希茗诧异的吼道,“你这是干什么干嘛手里拎着个买菜的篮子”

    一句话说的梁隽邦脸都红了。

    “你怎么这么八婆”

    梁隽邦恼羞成怒,瞪他一眼进了厨房。

    厨房里的下人慌忙伸手要去接他手里的袋子,“梁少,这是要做吃的吗给我们吧您想吃什么,说一声就是,怎么还自己去买材料”

    “不用,我自己来。”

    梁隽邦没有把袋子递给下人,而是放在流理台上,自己卷起了袖子,“你们不用管我,忙你们自己的吧灶台借我用用就行。”

    “这怎么行”下人们惶恐,回头看看韩希茗,“少总,这”

    韩希茗朝下人挥挥手,“没听见梁少的话吗你们去忙吧”

    “是。”

    下人们都退了下去,韩希茗抱着胳膊靠在墙上,看梁隽邦把食材一样一样从袋子里拿出来。苹果、鲫鱼浓眉挑起一角,戏谑道,“哟,这是干什么不能说说吗”

    梁隽邦头也不抬,“真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本少爷这是要熬汤”

    “噗”韩希茗笑喷,“熬汤喝汤你就会了还熬汤还有,熬汤你买苹果干嘛”说着伸手要去够一只来吃,却被梁隽邦伸手打落了。

    “丧心病狂的二哥”梁隽邦瞪他一眼,“别偷吃这是给早早熬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