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隽早 回归

关灯
护眼
    第685章 隽早 回归

    “啊”

    韩希茗一听这话,忙收回了手。“给早早熬的不是,总统府没厨子了”

    梁隽邦忙碌的收拾食材,头也不抬,“总统府厨子再多,做出来的东西她不爱吃也是白搭。你看看早早,小脸都瘦成什么样了原来肉嘟嘟的多可爱。更何况,她现在还有孩子。”

    嫌弃韩希茗在一旁碍事,伸手轰他,“去去去,让开点怎么这么碍手碍脚的”

    “嘁”韩希茗还在一旁嘲笑他,“你会熬什么汤啊虽然你这番心意让我很感动,可是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添乱了你熬出来的东西,能喝吗”

    “哼”梁隽邦冷哼一声,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条,斜勾着唇角,“放心,我有法宝。这是我让典藏的大厨给我写的,本来让他熬,不过他今天没空,我只好自己来了。像我这种智商,既然有食谱,还能熬不好个汤”

    韩希茗觉得,自己有点小感动。

    “我跟你废什么话”梁隽邦低头开始洗食材。

    “咳。”韩希茗轻咳了一声,“那个,什么汤啊”

    “苹果鲫鱼汤,早早瘦了、也不爱吃饭,这个开胃的,最适合孕妇了。”

    梁隽邦说的认真,韩希茗听的震撼。多可惜,早早要是能跟梁隽邦在一起,那才叫天作之合。雷耀辉是好,可是谁又能说梁隽邦就不如他好

    “咳,我有什么能帮你的”韩希茗吸吸鼻子。

    “有。”梁隽邦点点头,“一会儿把汤给早早送去。”

    厨房里,阵阵丁铃当啷作响,梁隽邦忙活了一晚上,终于在夜宵时间把汤熬好了。他把汤在汤盅里装好,回头去找韩希茗。“这小子,答应我事情又不做到,人呢”

    餐厅外,韩希茗正搭着早早的肩膀走过来,“早早自己进去吧隽邦熬了汤,花了一晚上时间,即使不好喝,你好歹也尝一口,不要表现的太明显啊”

    “嗯”早早懵懂的点点头,对于这种状况还不是很明白。

    “小哥走了。”韩希茗拍拍妹妹的脑袋,转身上了楼。

    早早带着疑惑,迈开步子进了餐厅。

    梁隽邦以为是韩希茗,开口就骂,“去哪儿了赶紧的,把汤给早早早”

    早早站在他面前,视线慢慢落在餐桌的汤盅上,“苹果鲫鱼汤”

    梁隽邦呆呆的看着早早,机械的点点头,“嗯。”

    “嗯。”早早深吸了一口气,唇边隐隐有些笑意,“闻起来好像很香的样子。”

    “嘿嘿。”梁隽邦傻笑着,深受鼓舞,忙替早早拉开椅子,“是吧用了最好的材料,一直在火边守着,都没敢离开一步坐下,尝尝看。”

    他把汤盅打开,汤勺递到早早手里。

    早早接过勺子,盛了一勺汤到嘴里。有点烫,汤汁很浓,带着一点点酸甜的气息,并没有什么腥味。

    “好喝吗”梁隽邦满心期待,心都是提着的。

    “嗯。”早早点点头,对着他竖起大拇指,“好喝。”

    “呵呵。”梁隽邦笑着揉了揉鼻子,这一晚上的忙碌总算没有白费。他拉开椅子,在早早身边坐下。小声说着,“别光喝汤,鱼肉也吃一点,你放心吃,鱼刺我全部都剔掉了。”

    早早拿筷子夹了一口,鱼肉很嫩,大刺确实都剔了,小刺都已经熬的很烂。

    她小口小口吃着,梁隽邦看着很满足。“慢点吃,多吃点,最好全部吃光这样你好,宝宝也会好。”

    听到他提起宝宝,早早手上一顿,抬头看着他。“你也会关心宝宝吗你不是说,让我把宝宝拿掉吗”

    梁隽邦沉默片刻,解释道,“对,我让你拿到,也是为你考虑。不过,你既然做了这个决定,我也和你家里人一样,尊重你的选择。”

    早早盯着他,企图能够看穿他的心思。梁隽邦被她看的莫名其妙,不安的摸着脸,“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吗”

    “呵呵”早早抿着嘴摇摇头,终于忍不住笑了,“呵呵,哈哈”

    太久没有见过她笑起来的样子了,早早还是笑起来漂亮啊梁隽邦痴痴的看着他,不由自主的也咧开了嘴角,呆望着她。

    “哈哈”早早笑的停不下来,伸手捂住了脸颊。

    梁隽邦:有这么好笑吗

    “你啊”早早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凑近他的脸颊,梁隽邦慌忙往后躲。“别动,你脸上真有脏东西”

    她的气息近在咫尺,梁隽邦紧张的一动不敢动,即使是这样简单的靠近,也会让他心跳不止。

    餐厅外面,乐雪薇和韩希茗并排站在一起看这里面的两人。

    “妈妈。”韩希茗小声叫着乐雪薇。

    乐雪薇转过身,轻声叹道,“告诉梁隽邦,让他抽个空,我有话要跟他说。”

    “好。”

    喝完汤,早早心情明显好了不少,回到房间里,脚步都是轻盈的。

    “早早。”乐雪薇正在房里等着女儿,看她这样,唇边也不由带了笑意,“回来了,来跟妈妈说说话。”

    “嗯。”早早乖巧的坐下。

    乐雪薇梳理着早早的发鬓,语气轻缓,“早早啊,隽邦对你很好啊”

    早早心头一跳,紧张起来。

    乐雪薇握住女儿的手,“傻瓜,我是妈妈,心里永远是向着你的。你告诉妈妈,比起耀辉,你是不是更喜欢隽邦不用怕,说实话就行。”

    早早拧着眉,想想在医院里的耀辉,又想想为她煲汤的梁隽邦,咬着牙最终点了点头,“嗯。”

    果然是了,乐雪薇松了口气。“早早,妈妈有样东西要给你看你曾经问过我的,不过,当时我没有给你,现在给你看”边说边从口袋里取出了那条铂金项链。

    和前两天早早在梁隽邦脖子上看到的那条一模一样。

    “啊”早早大惊,伸手拽过项链,“这妈妈”

    乐雪薇点点头,“是,你有一条,吊牌上刻着梁隽邦的名字。”

    早早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只看着母亲,有太多的疑惑需要母亲来解答。

    “早早。”乐雪薇凝望着女儿,“你们曾经很相爱,但是,中间有一点误会,我们全家包括你在内,都误会了隽邦。其实,他从来没有伤害过你。你病了,也是因为承受不住他伤害你的打击。”

    母亲的话,和曾经付海怡跟她说的话一模一样

    “我知道,跟你说这些,对耀辉很不公平,可是,如果我不说出来,那么对你、对隽邦就不公平。耀辉是很好,也为你牺牲太多,可是早早,人不能因为恩情做出一辈子的选择。”

    乐雪薇双眸晶亮,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

    早早紧握着项链,神色犹疑,“可是可是,隽邦他”

    “妈妈知道。”乐雪薇拍拍早早的手,“他是个真正的男人,虽然年轻,可是很有担当。你不要着急,也不要怪他,他不接受你,想必他心里比你还要苦。你想想,他是不是还是对你很好”

    早早默然,点了点头,“嗯。”

    “交给妈妈,妈妈会帮你的。”乐雪薇轻轻抱住女儿,“至于耀辉,我们祈祷他平安,他心地这么好,一定会没事的”

    隔天,梁隽邦便去了长夏见乐雪薇。

    “韩太太。”梁隽邦恭敬的站在乐雪薇面前。

    “嗯。”乐雪薇点点头,让他坐下,“坐事关早早,我就不和你拐弯抹角了。”

    梁隽邦心口一提,紧张的看着乐雪薇,“早早怎么了”

    “你还很喜欢早早对不对”乐雪薇没有回答的他,“你不回答我也不要紧,我心里自然有答案。我今天找你来,是想告诉你,为了我女儿,我必须做个自私的选择。”

    梁隽邦怔怔的,有种强烈的预感。

    “你和早早在一起吧”

    乐雪薇清晰而肯定的说到,梁隽邦却是吓了一跳。

    “韩太太,我”

    “这种话由我来说,真的是不合适。”乐雪薇垂眸轻叹,“可是,我是早早的母亲。早早病了,我却是清醒的。以前,我认为你伤害了早早,所以才会反对你们,但并不是。”

    她顿了顿,继续说,“早早只有跟你在一起,才会笑的那么开心。她不记得过去的事,但却依然这样喜欢你,你不觉得这是天意吗”

    梁隽邦垂着眼帘,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的项链,我已经给早早了”

    梁隽邦大惊,猛的抬起头。

    “不要再逃避了。”乐雪薇看着他,郑重的说到,“知道吗就因为你逃避,雷耀辉才会躺在医院里说句不该说的话,应该替早早挡的,是你应该徘徊在生死线上的,也是你”

    梁隽邦被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dr.的诊疗室里,光线暗淡,早早躺在沙发上,梦里面的场景,让她泪流满面,那些忘却的过往,短暂却刻骨铭心此刻,正一一回归她的心房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