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隽早 斯文

    第686章 隽早 斯文

    窗帘拉开,dr.抽了纸巾递到早早面前。网

    “这是你哭的最厉害的一次,但是你的反应反而最平淡。”dr.问到,“是不是有好消息”

    早早擦干眼泪,神色茫然,“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好消息。”

    “嗯”dr.仔细观察着她,片刻后会心的一笑,朝她伸出手,“看来,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应该恭喜你。作为你的医生,只能说你痊愈了。”

    早早站起来,和dr.握了握手,无论是举止还是言谈都不一样了

    长夏,乐雪薇在陪着赵梓彤收拾行李。

    “你和天磊怎么这么着急就要回去a国,在帝都多留几天多好,你们难得回来一趟,天磊晚回去几天,那边的生意也不会出问题的。哎本来是参加早早的婚礼,没想到却搞成这样。”

    言辞间很忧伤,全然没有在人前展现出来的坚强。

    “天磊也是不放心,毕竟韩家的根基在a国,还不是很稳定。”赵梓彤轻握住乐雪薇的手,换了话题,“大嫂,知道我最佩服你什么么”

    “嗯佩服我”乐雪薇微怔,“我有什么可佩服的”

    赵梓彤轻笑,“当然有,你的家世那么显赫、丈夫是韩家家主,而你本人又是知名设计师”

    “梓彤。”乐雪薇笑着摇头,“这些都是些虚名。”

    “对,这些只是虚名。”赵梓彤拍拍她的手,“大嫂你让我佩服的,也并不是这些。而是你是这个家的主心骨,这么多年,幸好有你,韩家才能这么稳固、兴旺。你可千万别倒下。这个家,无论是大哥还是孩子们,都要靠你。”

    乐雪薇被她说的有些动容,“梓彤”

    赵梓彤突然想起来件事情,“哎,对了大嫂你还有没有和梁斯文有”

    “嗯”乐雪薇猛的一怔,“什么谁”

    她没听错吧梁斯文这个名字,她都多少年没有听说过了。

    “梁斯文啊”赵梓彤重复了一遍。

    “怎么好好的提起他来”乐雪薇摇摇头,“别说了,自从当年他们伤了你,离开帝都之后,我连他的消息都没有,听说去了a国。你和天磊也在a国,你又这么问,难道是有他的消息”

    赵梓彤点点头,“嗯,我和天磊也是知道没多久。梁斯文这个人很低调,这些年活的韬光养晦的很。虽然他行事低调的很,可是听说在a国生意做得很大,而且那方面也很有势力。当年他被大哥打压成那样,能够那么快恢复过来,真是有些本事的。”

    “呵呵。”赵梓彤浅笑,“我这是背着大哥悄悄跟你说,我们大哥虽然是男人中的极品,但是这个梁斯文也真的并不差。最重要的是,他可能到现在也没忘了你。”

    “啊”乐雪薇惊愕,紧张的瞪了赵梓彤一眼,“这种话你可别乱说,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千万别提了,承毅这把年纪了,可是心眼并没有跟着年纪一起长”

    赵梓彤忙不迭的点头,“我知道,这不是在偷偷跟你说吗你可别不信,梁斯文到现在还是单身,你说为什么”

    “这”乐雪薇微怔,“他还是单身这么多年了哎,反正不关我的事,快别说了。”

    赵梓彤抿叹道,“我就是小小感慨一下他要是真因为你一个人这么多年,那他还真是痴情,不比大哥逊色。不说了、不说了,说说我们家希琛和希晴吧”

    妯娌两人一谈到孩子,话题就更加多了。

    从dr.的诊所出来,早早去了梁隽邦家。

    在车上,她给韩希茗打了电话,“喂,小哥。”

    “早早”韩希茗有些吃惊,“找小哥有事吗”

    “小哥,隽邦和你在一起吗”早早靠在车窗上,精神不太好。

    韩希茗看了眼正在埋头忙碌的梁隽邦,“在啊,你是找他吗小哥让他”

    “不”早早果断的打断了韩希茗,“我不是找他,我只是确认一下他和你在一起。没事了,我挂了。”

    电话被挂断,韩希茗怔忪的盯着手机,好半天没缓过劲来。

    “怎么了快干活”梁隽邦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来瞪着韩希茗,“接了通电话怎么还走神了不是女人打来的吧”

    韩希茗摇摇头,继续手中的事情。只是浓眉不由蹙起,刚才的早早总觉得和以往不太一样,究竟是哪儿不一样

    车子载着早早到了梁隽邦家里,“小姐,到了。”

    司机替早早拉开车门,早早下了车,吩咐司机,“你们不必跟着来,在外面等着我。”

    “是。”

    早早独自走到门口,抬起手伸向密码锁。如果没有记错,她还记得密码的六位数字。指尖轻轻摁动,院门咔哒一声开了。早早猛的闭上眼,感觉心口被重重捶了一下

    门开了,也就是说,那些回来的记忆都是对的她的病,真的好了。

    从院门到玄关,再到客厅。早早一步步走着,即使闭着眼也知道房子的陈设是什么样的她真真切切的在这里生活过心跳逐渐加速,她拔腿冲上了二楼。

    推开客房的门,里面还是她离开时的样子

    当时,她刚搬来这里。隽邦说,她还小,他们没有结婚不能睡在一起,头柜上还有他们的合影

    “呜呜”

    早早蹲在地上,抬手捂住脸颊,压抑的哭泣着。原来想起来了,真的不是件好事。如果她还是懵懂无知、样样需要人照顾的早早,就不会如此痛苦。

    现在她该怎么办隽邦和耀辉,这两个男人都对她用情至深,伤害了谁,她都会心痛。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是韩希朗打来的。

    “喂,大哥。”

    “早早,声音怎么了”韩希朗打来是想问她怎么还没有看完医生,却没想到电话一通,就听见早早在哭。“哭了”

    “大哥。”早早避而不答,“我没事,我在回来的路上,一会儿先去看看耀辉,你别担心我没事。”

    擦干眼泪,早早离开了梁隽邦家,吩咐司机去了医院。

    每天这个时候,早早都会来探视雷耀辉,医生护士对此并不陌生。极自然的把隔离衣递给她,“韩小姐,今天来的巧了,雷先生、雷太太也在。您未婚夫的情况好了很多,这两天都很平稳,医生正在考虑给他换呼吸机,可以由全辅助改为半辅助了。”

    “真的吗”早早欣喜的笑了,这的确是好消息。“太感谢你们了,辛苦你们。”

    进去监护室,雷先生、雷太太见到早早也很高兴。

    “早早来了,听说消息了吗”

    “嗯。”早早点点头,微微笑着,“叔叔、阿姨,耀辉这么好的人,自然是不会有事的。”

    雷太太连连点头,握住早早的手,“好孩子,阿姨前一阵子对你态度有点不太好,那也是因为太担心耀辉了。阿姨知道,你每天都来陪着耀辉,还给他擦身子、换衣服,阿姨很感激你。”

    “阿姨,您别这么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早早苦涩的笑笑,这种感激她承受不起。

    雷先生拉拉妻子,朝她使了个眼色。雷太太会意,“早早啊,我们来了有一会儿了,现在要走了,你好好陪陪耀辉,跟他说说话。”

    “嗯,好。叔叔、阿姨慢走。”

    监护室里安静下来,只剩下早早。护士打了水来,协助早早给雷耀辉擦身子换衣服。早早替雷耀辉擦完脸,摸着他的脸颊,浅笑道,“耀辉,你胡子长长了,还从来没见过你留胡子的样子,都不像你了,帮你刮一刮好不好”

    从头柜里取出电动剃须刀,早早坐在沿上,捧着雷耀辉的脸颊,轻柔的替他剃胡子。

    这么近距离的面对雷耀辉,早早发觉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这么认真而仔细的看他。雷耀辉长的像雷太太,五官很俊秀,皮肤又生的白,端的是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微微扬起唇角,早早低声赞叹,“耀辉,原来你这么英俊啊长得像女孩子呢难怪以前总是被我欺负,我的嗓门是不是比你还要大”

    倏尔,她仰起脸来,眼泪挂在眼角。

    这个人,虽然是父母为她选的,可是对她的好却是实实在在的。如果不是他,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她。

    泪光闪烁中,早早握住雷耀辉的手,两只交叠的手上,无名指上戴着同一款钻戒这是他们的结婚钻戒。婚礼尚未全部完成,他们还来不及登记注册,可是他们却了婚戒。

    “耀辉,你不要担心,我等你醒过来。”

    早早弯下腰,吻在雷耀辉眉心。

    总统府里,下人进来送咖啡。梁隽邦正要接过,却突然打了个喷嚏,“阿嚏”一甩手,将咖啡打落在地。

    “哎呀,梁少,对不起、对不起。”

    下人手忙脚乱的蹲下收拾。

    这里正乱着,那边韩希茗拿着两份报告朝梁隽邦扬声问到,“怎么回事这两份都有错处今天你已经出了好几次错,不舒服吗”

    梁隽邦摇摇头,“不知道怎么回事,头有点疼,哪儿错了我马上改。”

    强打起精神,这一整天心绪不宁的,为什么这么不安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