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 隽早 归还

关灯
护眼
    第687章 隽早 归还

    杭宁黛一放学,就去接了早早来了总统府。网小姑乐雪薇交给她一个任务,让她带着早早多往总统府走动。人小鬼大的杭宁黛自然明白这其中的缘故,她多聪明啊

    谁不知道梁隽邦现在基本就是驻扎在总统府了小姑这是要给他机会呢

    说来也奇怪,小姑好像特别喜欢这个梁隽邦。但说实话,杭宁黛个人也认为梁隽邦跟早早更配。

    梁隽邦和韩希茗一同从杭泽镐的书房里出来,下楼就看见了横冲直撞的杭宁黛,身后还跟着早早。

    “宁黛你慢点,手要被你拽断了。”早早皱眉,小声抱怨着。

    杭宁黛一抬头看到梁隽邦,笑着停下了脚步,“好,听你的,我们慢慢走。”

    早早无语,视线却和梁隽邦的撞在一起,两人一时都有些尴尬。

    杭宁黛和韩希茗了眼色,两人各自拉住一人,“走,打壁球去。”

    梁隽邦和早早根本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就被拉去了壁球室。

    到了地方,韩希茗才说道,“早早不能打球,隽邦你陪早早坐着说话宁黛走,陪小宝哥哥打球去”

    “好嘞”杭宁黛扛着球拍喜滋滋的跟在韩希茗身后小跑着走远了。

    “嘁”梁隽邦讥诮的摇头轻笑,“真是兄妹俩,早早不能打球,你拉我们干嘛来了把我们晾在这里算怎么回事”

    早早开口了,“你要是觉得闷,和他们一起去打球吧,我自己一个人没事。”

    “呃”梁隽邦一愣,慌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闷,陪着你怎么会累那,我们坐下吧”

    早早点点头,两人在外面的椅子上坐下。结果,一坐下,两人都沉默了,许久都没有人打破。看着玻璃门里的韩希茗和杭宁黛,两人各自想着心思。

    里面一局打完,韩希茗和杭宁黛出了一身汗,走过来喝水。

    看他们这样相对而坐,韩希茗眉眼一挑,将梁隽邦一把拉到角落里,低吼道,“喂,你刚才都干什么了怎么像个哑巴一样我和宁黛这么力的给你机会,就连我妈都同意了,你怎么还跟缩头乌龟似的你到底是不是我认识的火狼”

    梁隽邦肩膀一耸、挣脱他,口气也不见得好。

    “别人说我也就算了,可你是知道的我现在这情况,我能对早早做什么”

    “梁隽邦,你该不是嫌弃早早坏了别人的孩子吧”韩希茗故意刺激他。

    梁隽邦跳起来,“我是这种人吗”

    “那你按兵不动算个什么男人告诉你,你现在就来个痛快的”韩希茗拽着他的衣领,下颌抬起指着早早,“你究竟是不是我小舅舅,找个机会问崔上将要真是,你就彻底死了这条心,要不是,就赶紧的追不然,等雷耀辉醒了,真没你什么事了”

    顿了顿,接着说道,“说句不厚道的话,雷耀辉出事,就是老天爷给你的机会老天爷都在等你,你还等什么”

    梁隽邦一怔,幽幽的叹息,“我就是怕问了,连最后一点希望都没了”

    韩希茗眉眼轻耸,难得看他这样,“要不要把握这个机会,究竟该怎么做,你自己考虑清楚吧机会未必一直等着你。我和宁黛去打球,你看着办。”

    球室外面,梁隽邦还没想好,倒是早早侧过来看着他,“这里有点闷,能陪我出去走走吗”说着,不等梁隽邦回答,她已经站起来径直往外走去。

    “啊噢。”梁隽邦点点头,站起来跟在早早身后。

    总统府后院,有个人工湖。早早在湖边停下,双手背在身后,刚要准备在石椅上坐下。

    “等等。”梁隽邦慌忙拉住她,脱下自己的外套铺在石椅上,“你怀孕了,孕妇不能受凉,这样坐着放心点。”

    早早轻笑,“谢谢,其实天气这么热,没关系的。”

    “还是小心点好。”

    接着又是沉默,梁隽邦觉得浑身不自在。

    “咳,那个听说雷耀辉好了很多,你不用太担心了。”憋了半天,梁隽邦就憋出这句话来。

    “嗯。”早早点点头,突然抬头看着他,“我有样东西要给你。”

    “什么”梁隽邦疑惑,看早早伸手往包包里掏着。

    早早把那条铂金项链掏出来,握在掌心递到梁隽邦跟前。“给这个,还给你。”

    在看到这条项链的那一刹那,梁隽邦脸色已经变了。现在,早早竟然要把它还给他

    “早早”梁隽邦嗓子眼发硬。

    早早见他不接,也不催。她垂眸看着掌心,眸光里含着水汽,唇角却是上扬的。“这条项链,我从3岁保存到现在,它还和以前一样,可是,我已经长这么大了。”

    梁隽邦震惊的看着早早,她、她说三岁早早她已经想起来了

    “从小背着我的人是你,偷东西给我吃的人是你,为了救我被打的人是你,奋不顾身把生存的希望留给我的人,也是你”早早眼中盈盈含泪,“梁隽邦,这个名字,我记了十几年,是和我父亲一样的英雄,我怎么可能忘记”

    “啊”

    梁隽邦眼眶泛红,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早早真的想起来了

    “你好残忍啊”

    早早泪眼婆娑,伸手一把扯下领口,露出左边的锁骨。

    “这一针、一针扎在我皮肉上,渗进骨髓里和你的是一对,寓意比翼双飞”

    “早早”梁隽邦大口喘着气,泪水从眼角滑落,他再也没有办法忍着,张开怀抱将她抱住,用力摁进怀里,“对不起、对不起,我当时真的以为,我可以做好所有的事,可是还是让你受伤了。是我不好,是我太自以为是了。”

    “呜呜”

    早早趴在他胸口,泪水成片滑下。

    “你怎么那么讨厌做什么都不告诉我,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我那么笨,猜不到的。害我误会了你,害我恨你,害我自己亲手毁了跟你在一起的机会啊”

    “不”

    梁隽邦伸手托住她的后脑勺,“不要这么说,不怪你,都是我的错你怎么会有错”

    “你最坏的,就是为什么不及早告诉我,你是隽邦”早早抬手敲打着梁隽邦,她很想用力,因为真的恨啊非常非常恨“berg你宁愿用这种身份来接近我,也不说你就是隽邦”

    “呜呜”

    早早虚弱的靠在他胸膛,抬手敲打着锁骨处,“你知道这种感觉吗忘记了所有的一切,但是,却又清楚的知道自己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想破了脑袋就是想不起来那种感觉,就像被人剜去了心脏、控制了大脑你明明在我眼前却不说”

    她一张嘴,狠狠咬住了梁隽邦的肩膀,隔着衣料,梁隽邦也能感觉到皮肉被咬破。

    “现在,你要我怎么办耀辉变成这样了,我欠他一条命啊”

    早早死死揪住他的衣领,“我宁愿这个人是你,至少我不会觉得欠了谁。隽邦、隽邦我好难过啊”

    “早早,早早对不起早早。”梁隽邦捧着她的脸颊,轻柔的替她擦眼泪。“是我没用,是我犹豫不定你给我次机会,你们还没有正式结婚,我们还有机会的”

    早早泣不成声,艰难的摇摇头,“不,没有机会了。”

    梁隽邦僵住。

    “原先你有很多机会,可是现在没有了。”

    “不。”梁隽邦不接受这个说法,“有的,雷耀辉受伤了,你们没结成婚,这是老天给我的机会你是不是因为怀了他的孩子早早我不在乎的,我爱你,这个孩子有你的一半,就有我的一半”

    “不是”早早拼命摇头,“不是这个问题隽邦啊,你不明白吗我不可能再接受你了,我要等着耀辉、等着他醒过来,这是我现在唯一的选择。”

    伸手抚摸着梁隽邦的脸颊,每看一眼,早早都觉得心痛难当。

    “我舍不得你,可是耀辉为了我连命都舍得,我也只能舍下你”

    梁隽邦的心脏,痛的似乎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他已然乱了阵脚,将早早抱住,低头吻住她。纠缠的吻中,泪水滑进彼此嘴里,苦的让人颤抖。

    “早早,求求你、求求你别这么说。”喘息间,梁隽邦无力的恳求着,但他明白无可挽回了,真的是无可挽回了。

    早早慢慢松开他,把项链递到他掌心里。

    “你收好,我现在把他还给你。”

    梁隽邦重重的闭上眼,叹道,“早知如此,我宁愿你想不起来这样我不会如此不甘心”

    “我走了。”早早哽咽,不忍再多看他一眼。

    “既然你不要了,我留着也没有用。”梁隽邦深吸口气,扬起手臂,一道银色的亮光闪过,项链被他扔进了湖里。

    早早上前两步想要阻止,可是项链已然落入了湖面下,瞬间沉了下去。梁隽邦背对着她站在湖边,许久都没有动一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