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隽早 拍卖

    第688章 隽早 拍

    很晚,梁隽邦才回到房间里。 .l.失魂落魄的,把自己仍在上,什么也不想做,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此时的长夏,早早趴在上,却是哭的撕心裂肺。

    “早早、早早”

    乐雪薇和赵梓彤一起赶过来,“这是怎么了怎么哭的这么厉害,快告诉妈妈和小婶,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妈妈,小婶”早早抽泣的快要喘不过气来。“我、我我好难受”

    “乖啊快说说,到底怎么了”

    “隽邦、隽邦隽邦啊”早早一味说着这个名字,多余的却是什么也不肯说了。

    乐雪薇和赵梓彤对视一眼,多余的也不用再说了。女人这辈子,总要遇上个男人,是劫也是福

    啪的一连声响,梁隽邦房里,大灯被全部打开。韩希茗冷着脸,径直走到旁,将魂不守舍的梁隽邦一下子给拽了起来。梁隽邦喝了很多酒,加上满腹心事,基本就是一摊烂泥。

    韩希茗都没有多看他一眼,扬起手臂直接砸在了他脸上,口中愤愤的骂道,“畜生败类人渣”

    “呃”梁隽邦缓缓睁开眼,抬手擦拭着嘴角处的血迹,倏尔大笑起来,“哈哈畜生、败类、人渣你他妈骂谁呢”猛的收敛笑容。

    他身子一绷,双眼圆睁,瞬时充满了斗志,仿似换了个人

    “今天小爷就陪你好好玩儿”

    “好,今天我就替早早打死你个薄情寡义的东西”

    韩希茗和梁隽邦谁也不肯让步,都是崔立屏一手训练出来的优秀学生,真的动起手来,谁也轻易占不了便宜。拳脚相加中,两人同时倒在了地上。

    “知道吗早早在家哭的天昏地暗,今天你都跟她说什么了”韩希茗喘着气,言辞间护着妹妹。

    梁隽邦眼眶泛酸,吸了吸鼻子,“说什么不重要,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眼睛涨的发疼,梁隽邦抬起手盖在上面,“我以前,为什么要逞英雄”

    看他这样,韩希茗也不忍再苛责他。虽然其中的详情他并不了解,可是梁隽邦看起来也并不早早好到哪里去

    a国,梁家。

    “总裁,您看看吧”

    梁斯文接过手下交上来的资料,翻看着,浓眉渐渐皱到一起,抬眸问道,“这确实吗”

    “应当。”手下点点头,“也在老夫人那边求证过了。梁骆这一死,想必老夫人就算心有不甘也只能作罢。属下已经派人去接老夫人回来了”

    梁斯文抬手,阻止了手下继续往下说,他对母亲一意孤行要的行为向来没什么兴趣,“这件事你看看着办就好我想知道,少爷和韩家小姐的事。”

    “是。”手下点头应到,“他们本来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要不是因为老夫人、梁骆从中作梗,只怕那位韩小姐,如今已经是梁家的少奶奶。”

    “噢”

    梁斯文饶有兴趣的拿起桌上的照片,盯着照片上的梁隽邦和早早,唇边细小的纹路里荡开一丝笑意这个韩希瑶,还当真是韩承毅和乐雪薇的完美结合体。

    雪薇想到这个名字,梁斯文心上一动,即使过去这么多年,每每想到她,他还是会有感觉。

    臭小子很有眼光,雪薇的女儿,应当是和她一样善良、可爱吧

    “那么现在,他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梁斯文微蹙了眉,碧玺蓝的眼眸折射出迷离的光彩。

    “因为这个”手下翻出其中一张照片,指着说,“这是韩希瑶的未婚夫,雷家公子”

    “嗯。”梁斯文沉吟着,听手下说完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眼眸里立时升腾出一股杀意,勾着唇角哼道,“哼那么也就是说,他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还想阻挡我儿子的幸福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和他抢”

    当年,他抢不过韩承毅,那是因为雪薇一门心思在韩承毅身上。但儿子的情况和他不一样,韩希瑶既然是向着儿子的,没道理会输给个白面小子

    “总裁,您要怎么做”

    梁斯文眸光一暗,邪唳的笑道,“雷耀辉不是喜欢躺着吗那就让他继续躺着”

    “是。”手下静默片刻,明白了梁斯文的意思,点点头,“属下明白了,总裁您放心,一得妥妥当当。”

    梁斯文满意的垂下眼眸,帝都,他很多年没有回去了,现在是时候了吗

    ds总裁室,韩承毅和韩希朗穿好衣服正要出门。

    “总裁。”司马昱走了过来,这话是对韩承毅说的,“今晚的酒宴您还是出席一下吧那些老客户,听说你回来了,联络过属下很多次,想要和您聚一聚。”

    韩承毅拧眉,看了看腕表。时间不早了,他答应了要陪小雪看设计展。

    “爸。”韩希朗劝着父亲,“要不,我去跟各位长辈们赔不是,您就先回去吧”

    “不。”韩承毅摇摇头,“不要紧,我还是去吧韩家能在帝都站稳脚跟这么好几代人,靠的绝对不是简单的强权。这不是简单的应酬,我还是要去。”

    “可是,妈”韩希朗知道,父亲一向是很看重母亲的。

    韩承毅些微有些为难,“我打个跟你妈说一声,她不会生气的。”

    “那也好。”

    设计展门口,乐雪薇抬手看看腕表,马上就到约定的时间了,可是承毅还没有影子。自从他们回到帝都,韩承毅又恢复了往日的忙碌。她一向是体谅丈夫的,也知道韩家如此大的家业仅靠儿子的确是会很吃力,所以她从来没有怨言。

    不过,她是学设计的,对于设计展自然有热衷的地方。

    知道韩承毅白天没有时间,因此特意约了晚上。而且,今晚是设计展的最后一天,还有一场拍,将会出名家设计师的手稿,承毅答应她,一定会替她买下来。

    焦急等待间,手机在口袋里响了起来。

    “喂,承毅。”乐雪薇笑着接起来,“你到了吗在哪儿呢我怎么没看到你的车”

    “小雪,对不起。”

    听着韩承毅的声音,乐雪薇脸上的笑容慢慢收起,但口气却依旧很温和,“我知道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忙正事要紧,我自己进去就行了。”

    “好,一会儿的名家手稿,你自己出钱,多少钱无所谓,只要你喜欢,别替我省,嗯”韩承毅温声细语,多少过年去了,对待妻子必定是极力讨好的。

    “是,知道啦。”乐雪薇笑嘻嘻的挂了,本来有点遗憾,可是听了丈夫的话,就将那点不快抛在了脑后。

    下了车,乐雪薇自己进了展厅,细细看起这一季的展品。

    “太太,拍马上要开始了,您过去那边坐吧”

    下人在她身后提醒着,乐雪薇点点头,跟着下人往席间走去。

    她刚坐下没多久,拍就正式开始了。开始拍的几个绝版的设计作品,她都没有什么兴趣,直到名家的设计手稿一拿上乐雪薇的眼睛都亮了。

    “各位,这是名家设计师douglas先生的设计手稿,起拍价格200万,开始”

    乐雪薇抬起手,举起牌子,一次是100万,承毅有话,让她喜欢就拍下,所以一开拍,她就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

    “好,这位太太300万。”

    “这位先生400万”

    “这边这位先生,600万”

    一时间,价格被抬的很高。乐雪薇有些慌了,怎么这么多人都想要这份手稿而且,有钱的人真多啊她虽然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但还不至于视金钱为粪土般挥霍。

    该怎么办想想承毅的话,又实在想要那份手稿,再次举起了手,“1000万”

    “天哪,这位太太好气魄,这位太太1000万,还有没有人有更高的价格”

    一份手稿被炒到1000万,已然是天价,席间各位都露出了犹疑的神色。乐雪薇暗自高兴,虽然花的有点多,可是承毅一定不会怪她的。

    “如果没有的话,那么这份手稿就要属于这位太太了,那我就宣布”

    “3000万”

    突然,从角落里响起一个声音。众人被吸引,纷纷掉头看过去。座位上只是位长相普通的的陌生脸孔,在座的人基本都是帝都的豪门贵胄,可是这个人他们从未见过。

    乐雪薇也疑惑的皱了眉,这是个什么人竟然出了这么高的价

    “3000万那位先生出到了3000万,还有更高的价格吗”

    此话一出,众人将视线投向了乐雪薇,因为刚才就是她一直对这份手稿最感兴趣。乐雪薇拧眉想了想,她确实是想要,可是要是比3000万还高,怎么想着都像是在拿钱赌气了。

    摇摇头,乐雪薇笑道,“我不要了。”

    “3000万一次、3000万两次、3000万三次好,这件设计手稿就归那位先生所有了。”

    一锤定音,乐雪薇颇为遗憾的看了眼那份手稿,心里还是很惋惜的。没有拍到手稿,乐雪薇恹恹的从展厅出来,正好韩承毅的也来了。

    “喂,小雪,结束了没有”

    “嗯。”乐雪薇懒懒的哼了一声。

    “怎么没精神想我了等着,老公现在就来了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