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隽早 长睡

    第690章 隽早 长睡

    深夜,长夏。

    早早还没有睡,她是睡不着。

    “早早。”乐雪薇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是不是睡不着妈妈来陪你,好不好”

    “嘻嘻,我是没有问题,可是爸爸会不会不高兴啊”早早戏谑的笑着,往边上挪了挪,给乐雪薇腾出位置来。

    乐雪薇掀开被子躺上去,嗔怪道,“你啊,也跟着学会开爸妈的玩笑了是不是”

    早早搂住母亲,摇了摇头,“我不是开爸妈的玩笑,我是羡慕我都这么大了,你们感情还这么好,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像妈妈一样幸福。”

    “会的。”乐雪薇抚摸着女儿头发,温声说到,“耀辉是个好孩子,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你就不要多想了,安心的等着耀辉醒过来。”

    “嗯。”早早点点头。“妈妈,明天一早耀辉要换呼吸机,换成半辅助的,你没事的话,陪我一起去吧我想耀辉需要我。”

    乐雪薇拍拍女儿的脸颊,笑着答应,“好。”

    与此同时,医院的深切治疗部。

    身穿隔离服、全副武装的清洁工人在护士的指引下进了隔离层流监护室。

    “时间不要太久,打扫的干净点,病人容易感染。”护士特意交待道。

    “是,知道。”清洁工人答应了。

    医院的清洁工人也都是经过培训上岗的,护士并没有多在意,转身出去忙了,监护室里只剩下清洁工人。一开始,他的确是在打扫卫生。

    可是,当他来到病边,对着雷耀辉神情却变得不一样了,露出的眼睛里,散发着陌生而森冷的光芒。他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什么,而后扒开雷耀辉的病员服,抬起手伸向他

    “还没好吗”

    护士推开门走进来,催促着,“该给患者做治疗了。”

    “好了,这就出去。”清洁工人收拾着水桶、拖把等,朝护士笑笑,疾步走出了监护室。护士随即端着治疗盘,开始给雷耀辉做晚间治疗,监护仪器上显示一切正常。

    第二天一早,乐雪薇和早早便到了医院。

    医生给雷耀辉再做了一次检查,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将全辅助呼吸机改成了半辅助呼吸机,这也就代表着雷耀辉的情况好了很多,整个过程也很顺利。

    “医生,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医生办公室里,早早问着医生。

    医生翻看着病历,微微蹙眉,“啧说来也奇怪,他并不是脑部受伤,如果说先前体质太弱醒不过来,这也算正常,可是他的体能正在慢慢恢复,所有指标也都在好转,可是一直不醒过来,确实是有点说不通。”

    “什么意思”早早一听,坐直了身子。

    “噢”医生见状,忙摇头解释道,“韩太太、韩小姐别着急,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总体来说,他的情况在好转,刚才只是我过于保守的看法。”

    乐雪薇和早早同时松了口气,“谢谢医生。”

    自从做出决定之后,早早就一门心思放在了雷耀辉身上。至于肚子里的孩子,早早只能盼着耀辉快点醒过来,把事实告诉他,让他来选择。

    可是,虽然雷耀辉的情况一直在好转,但是他却依旧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正应了那位医生的疑惑,太奇怪了。做各种检查,但是都得不到合理的解释。

    没有更好的办法,雷耀辉只要醒不过来就还必须在监护室里待着。

    梁隽邦这边,成天只把自己埋在工作里,似乎是对早早彻底死心了。

    “今天我要回长夏,你跟我一起去”

    一早上见面,韩希茗就邀请梁隽邦。

    梁隽邦一脸错愕的看着韩希茗,“我为什么要跟你一块去我好像跟长夏没什么关系吧”

    “你真不去最近早早不太好。”韩希茗好心提醒他,“雷耀辉的情况恐怕有变,总是也醒不过来你真不跟我一起去你就一点也不担心早早”

    “不去”梁隽邦微怔,狠心拒绝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有很多关心她的人,并不少我一个。”

    “你”

    “请问,哪里是梁部长办公室”

    韩希茗正要反驳,却突兀的响起个清丽的声音。

    两人一同看过去,只见门口站着个年轻的女孩子,长发在脑后梳成干练的发髻,一身总统府的暗色套装制服,衬的她肌肤胜雪。正笑意盈盈的站在那里,微微笑着。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他们兄弟的办公室出现这么个人

    “你们好,我叫舒静,今天开始被调过来,担任梁部长的助手。”女孩子落落大方的做着自我介绍,视线在韩希茗和梁隽邦身上转了转,最后定在了梁隽邦身上。

    神情自若,很是自信。

    “这位,想必就是梁部长。”

    韩希茗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微微眯起眼,“噢何以见得”要知道他们的制服毫无差别,就连肩上的级别勋章都是一样的。

    “呵呵。”女孩子浅笑,“因为梁部长嘴上长了水泡。”

    韩希茗和梁隽邦就更加不解了,为什么长泡的就一定是梁部长

    女孩子笑意更甚,解释道,“因为我来之前,崔上将告诉我,梁部长最近烦心事很多,已经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很多天了。既然很烦心,那么着急上火嘴上长了水泡,就应该是梁部长没错了。”

    “呃”梁隽邦正要张嘴反驳。

    却被女孩子打断了,“而且,看两位的表情,我并没有猜错。”

    继而,女孩子面对着韩希茗微微弯下腰,“少总,我说的对吗”

    “咳咳。”韩希茗轻咳了两声,忍着笑意,点点头,“聪明。”

    梁隽邦一时间也被她的观察力和气场给怔住,“那什么你就是要调来的助手,我最近的确很忙,你跟我过来,有很多工作让你做。”

    “不用了。”舒静摇摇头,径直往里走。“我自己会熟悉,给我点时间,我会把您的工作理出个头绪来,到时候您来检验一下看看合不合理。”

    说完,人已经进去了。

    韩希茗和梁隽邦梁隽邦面面相觑,这什么情况,哪儿来的这么个丫头

    “噗”韩希茗先笑了,“哈哈有点意思,崔上将安排的又是个和崔上将一样的女金刚啊”

    梁隽邦抽了抽嘴角,“女人要这么能干、强硬做什么”

    “哎。”韩希茗若有所思的摇摇头,在这小子眼里,当然还是软乎乎、甚至是有点傻兮兮的早早好。“你说,崔上将给你安排这么个人,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意图”

    “瞎说什么”梁隽邦立即反驳,可是心里却也产生了嘀咕。

    事实证明,舒静的效率和能力果然一流,办起任何事来丝毫不逊色,给梁隽邦省去了很多时间。这么多天以来,他头一次按时吃上午饭,并且晚上也可以按时下班。

    拒绝了和韩希茗一同去长夏的邀请,梁隽邦拿起外套,准备出一趟总统府,在这里实在憋的太久了。

    “等等,这个给你。”

    舒静背着包,拦在了他面前,手里拿着一只膏药。

    “这是什么”梁隽邦疑惑的看着他,并没有接。

    “药膏。”舒静简单的解释着,拉过他的手把药膏塞给他,有迅速松开了。“涂在水泡上,明天一早就能消了。”说完,转过身离开了办公室。

    梁隽邦握着药膏,怔怔的出神。倏尔,猛的收紧了掌心,疾步走向崔上将的办公室。

    他没有敲门,就这样直接进去了。

    “老师,你把那个叫舒静的调到我身边,除了工作还有没有别的意图”

    梁隽邦脱口而出,却发现办公室里除了崔立屏还有杭泽镐看到这样的画面,梁隽邦心不由又往下沉了两分。

    “隽邦,你怎么进来也不知道敲门”崔立屏立即站了起来,和杭泽镐一样,两人的神色都有些慌张。

    他们越是这样,梁隽邦越是无法忍受了,这算什么就算他的身世再怎么见不得人,他也有权利知道

    “隽邦,你先出去,舒静的事情,老师以后再跟你解释我和总统还有事情要商量。”崔立屏推着梁隽邦,想让他出去。

    可是,梁隽邦阴沉着脸岿然不动,终于问出了口,“商量商量怎么继续瞒着我”

    崔立屏和杭泽镐对视一眼,都太过震惊。“你知道什么了”

    “哼”梁隽邦勾了勾唇角,冷笑道,“什么都知道了,只是一直不敢确信崔上将、老师,我应该这么叫你吗还是,你想听我叫一声妈”

    崔立屏如遭电击,瞬间僵住了。

    “隽邦”杭泽镐迟疑着想要说话。

    梁隽邦却将视线移开了,猛的瞪着杭泽镐,“还有你你又要装到什么时候是你让我来到这世上,让我接受最好的教育,无论我犯了多大的错,你都容忍着,可是,你想过我最想要的是什么吗”

    杭泽镐也僵住了,薄唇微张。

    狠狠瞪了他们一眼,梁隽邦赤红着眼低吼道,“是你们你们自以为是的保护和培养,让我失去了最宝贵、最珍视的东西我不会原谅你们永远不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