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1章 隽早 舒静

    第691章 隽早 舒静

    梁隽邦夺门而出,崔立屏和杭泽镐都愣住了。

    “这”崔立屏抱歉的看向杭泽镐,“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以为你现在该怎么办”

    “哎。”杭泽镐摇头叹息,“事情终究是瞒不住的,我倒是不介意他怎么误会我。可是,迟早他还是会知道的。既然梁斯文已经回来了,可见是下了决心要把孩子带回去,要不你还是”

    “不”

    不等杭泽镐说完,崔立屏便一口否决了,眸光里净是决绝,“我不会让他把隽邦带走的当年如果不是我职责所在,不方便照顾孩子,会让他们梁家把隽邦抢走吗”

    说到这里,杭泽镐忍不住歉疚的说到,“说到底,还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可是,当时那个情况,你确实是c国最优秀的间谍,要不是我派你出去执行任务,梁家也不会有机可乘”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想起当年的情形,崔立屏不是不恨的。

    作为杭泽镐的得力助手,即使她违反了纪律、未婚怀孕,杭泽镐也因为惜才没有处罚她,反而还帮着她掩护,让她顺利生下了孩子。崔立屏感念他的恩情,所以在生下孩子没多久,就接受了新的任务。

    任务难度系数太高,整个c国,崔立屏是最合适的人选。

    临行前,杭泽镐答应她一定会替他照顾好孩子,可是他食言了,孩子最终还是被梁家抢走,在最初的几年,他们根本查不到他的下落。

    谁能想到,梁家抢了孩子,却没有养在梁斯文名下,而是寄养在梁家一房远方亲戚家里

    崔立屏永远没法忘记,当她时隔多年再见到儿子的情形

    他明里被人尊称为少爷,可是事实上却是任何下人都可以看不起的所谓的小野种那么小的孩子,却已经懂得看大人的眼色行事,活的战战兢兢。

    因为他如果一个不小心说错了话,很可能那天就没有饭吃

    杭泽镐觉得亏欠了崔立屏,在确定了梁隽邦的是崔立屏的儿子之后,便想尽办法,通过途径将梁隽邦秘密培养起来。并且答应崔立屏,一定会给梁隽邦一个好的未来

    这些年,他也一直是这样做的。而且梁隽邦表现的很好,无论是哪方面,都没有辜负他们的期待。

    眼看着儿子成长的这样优秀,崔立屏别无所求,也从来没有要和他相认的打算。

    只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不尽如人意先是对儿子从来不闻不问的梁斯文回来了,想问她要回儿子,现在又是儿子竟然知道了她就是他的母亲

    “哎”杭泽镐叹息着,将纸巾递到崔立屏面前,“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崔立屏接过纸巾,慢慢收紧掌心,“您帮我个忙,想办法让梁斯文找不到他,行吗”

    “你的意思是”杭泽镐顿了顿,“要把隽邦调离帝都你舍得吗你们母子这多年,好容易才能这样见面。”

    “舍不得能怎么办他当年那么绝情,是他亲口说的,孩子他不要,就算生下来他也不会认现在想要儿子了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崔立屏眼角泛红,眸光里含着恨意。

    “这些年,他不是不知道隽邦在梁家的处境,他给过他一丝一毫的关心吗哼认儿子晚了”

    作为上级,杭泽镐只能给予关心和帮助,但感情这种事,过多的干预就不合适了,既然崔立屏是这么打算的,他也只有按照她的意思来。

    “好,你别着急,我会想办法。”

    崔立屏感激的看着杭泽镐,“谢谢。”

    从总统府出去,梁隽邦将车速开大,漫无目的的一直往前。

    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正是亮着红灯,梁隽邦看都没看一头闯了过去。当班的岗亭里,值班交警正在吃饭,急忙放下筷子冲了出去,拿着喇叭吼道,“前面的车子,立即停下”

    梁隽邦早就开远了,怎么可能理会

    急的交警骑上铁马就要追,却被一旁身穿便服的舒静拦住了。

    “爸,你吃饭,我去帮你追”舒静下了班,换了便服,正巧是来给父亲送饭的,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事。她没记错的话,刚才那辆车的车牌号,是梁隽邦的。

    “哎那怎么行”舒父想要拦着,可是舒静已经骑上了铁马,把帽子一扣,“行了,这人是我一朋友,你就当给我个面子,我追上去说他两句就算了。”

    说着,将挡风玻璃拉下,一踩油门,驾着铁马疾驰而去。

    “前面的车子,请立即停下”

    舒静一边急速行驶着,一边拉过车上的喇叭对着梁隽邦呼喊道。

    梁隽邦看到后面的铁马,才意识到自己超速驾驶被盯上了,极为嘲讽的一笑,“想让我停下,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紧接着,脚踩油门,加快了速度。

    他不但不停下,还开的更快这么一来,也刺激了舒静。舒静一勾唇角,燃起了斗志,“有点个性好,今天就陪你飙飙车”手上一转动,舒静连同座下的铁马如同闪电般驶向梁隽邦。

    但毕竟梁隽邦是四个轮子,她再快也只有两个轮子,这么追下去,肯定要被他甩掉

    “哼”舒静勾唇冷哼,突然调转了车头,驶向小道,算准了以梁隽邦的速度和方向会经过哪个路口,抄近道赶过去。

    梁隽邦看着后视镜里,奇怪了交警的车呢这么轻松就放弃了,还真是没意思不知不觉间,已经驶出了公路,正前方是片空旷的绿化草地。

    就在梁隽邦准备减缓车速时,突然刚才那辆铁马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而且是以一种腾空的姿态。

    “我现在命令你立即停车这次还不追到你”

    舒静的声音在喇叭里响起,梁隽邦一怔,刚才没听清,但这次听清楚了,居然是个女人靠之,一个女交警居然追了他这么久,而且竟然还被她追上了

    眼看着两辆车就要正面相撞,梁隽邦一惊,急忙踩下刹车。舒静却是不慌不忙,一个旋身漂移,车尾在地上划出一道漂亮的弧度,将铁马稳稳的停住了,刚好抵住梁隽邦的车头。

    而她本人,甚至无所谓的抬起右腿踩在车头上。

    这种震撼的画面,梁隽邦见惯不怪,可是对方是个女人,那就另当别论了。梁隽邦提着一口气,急速推开车门下了车,劈头便骂,“你不要命了知道有多危险吗”

    “嘁”

    舒静无所的笑笑,抬手摘下头盔,笑意盈盈的看着梁隽邦,“你知道危险既然知道危险,就不该在市区开这么快的车”

    “是你”梁隽邦一怔,看她一头飘逸的长发散落下来,倒是比在办公室的样子显得年轻不少。

    “怎么,不能是我吗”舒静扬眉,走向梁隽邦。

    突然就朝他伸出了双手,稳、狠、准的双拳左右夹击,梁隽邦反应迅速的躲过,舒静继而蹲在身子又攻向他的下盘,梁隽邦翻身而起,巧妙的再次闪过。

    “哼”舒静露出满意的笑容,“火狼是有两下子”

    话音刚落,又是一连番的攻击。梁隽邦鉴于她是个女孩子,只是躲避并没有做出攻击。最后,梁隽邦脚下一滑身子,被舒静压在身下。

    舒静扬起手臂抵在他的喉结处,洋洋得意的笑着,“你输了。”

    “呵”梁隽邦无所谓的笑笑,“好,我输了”再看看两人的姿势,戏谑道,“你赢了,所以,可以麻烦你从我身上下去吗”

    一个女孩子,这么厉害,却又肆无忌惮的把个男人压在身下梁隽邦摇摇头,他是消受不起。

    舒静挑挑眉,朝梁隽邦伸出手,“拉你起来你让着我,你压根没出手,放心,我没那么傻,连这个都看不出来。”

    对于这一点,梁隽邦根本无所谓,站起来整理着衣服、拍打着粘上去的草屑和灰尘。他这个样子,看上去倒是有几分孩子气。舒静看着他,唇角渐渐上扬。

    “看什么”

    梁隽邦抬起头接触到她的目光,莫名其妙的瞪她一眼,转身要走。

    “喂”

    舒静却蹦了起来,直接压到他背上,吓了梁隽邦一大跳,“我有话跟你说。”

    “你干什么”梁隽邦急的要将舒静甩下来,像这种女孩子,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有别吗“快下来。”

    “我说完要说的话,就下来。”舒静搂住梁隽邦的脖颈,靠在他耳边,“正式介绍一下,我叫舒静,今年22岁,军大刚毕业,家里父母健在,父亲是名交警,母亲是全职主妇,还有个弟弟在j大念书”

    “哎,等等”梁隽邦不耐烦的打断他,“关我屁事你赶紧的下来”

    啵唧一声,梁隽邦只觉得脸上一阵湿热,半边脸都僵住了舒静竟然亲了他一下

    “听着,我喜欢你。”舒静骄傲的宣布,“念书时,就一直听着火狼的事迹,反正你又没有女朋友,那就让我来吧我会让你满意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