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隽早 加油

    第692章 隽早 加油

    经过舒静这么一闹,梁隽邦这两天连工作时都不敢和她多说话了。网好容易熬到下班时间,梁隽邦只盼着她赶紧走,接下来两天是公众休息日,总算是可以暂时避开她。

    梁隽邦自己却在办公室里待到很晚,中间手机响了两次,都是崔立屏打来的,可是他都没有接。事情一旦被揭开,他就没法像原先那样坦然了。

    七点多钟,内院里来了电话。

    “喂,我希茗过来吃饭。”

    “我不去。”梁隽邦拧眉,一口拒绝了。

    韩希茗还不知道他和崔立屏他们发生过的事,低吼道,“就在我院子里,没有别人,怎么这么别扭快来”

    听了这话,梁隽邦没有再推辞,答应了。“那好,我马上来。”

    当他一拉开办公室的门,却见外间的桌上灯光还亮着,舒静埋着头还在忙碌,神情专注而认真。梁隽邦一怔,脱口问到,“你还没有走”

    “嗯”

    舒静抬起头,看到他随即露出了笑脸,“上司都还没放话,我怎么能走你要走了”

    梁隽邦有点不太好意思,没想到她会忙到这么晚,“对不起,我以为你自己会走,所以就没通知你。”

    “嘻嘻。”舒静毫不在意的笑笑,关掉台灯走上前来,“你要是真的觉得对不起,就请我吃饭吧”

    梁隽邦一怔,眼睛瞬时瞪大了。

    舒静笑容不改,也丝毫没有掩藏心意的意图,“不用这么吃惊,我就是在这里等着你,想要争取更多的跟你在一起的机会。但你让我无偿加班到现在总是事实吧请我吃顿饭而已,又不是要你现在娶我”

    她一边说,一边上前来揽住梁隽邦的胳膊,“走吧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梁隽邦无奈的摇头笑笑,不知道这丫头哪里来的自信。

    两人从办公室出去,韩希茗院子里的下人来请他了。

    “梁少,您忙好了少总怕您不去,特意让属下来请你。”

    梁隽邦拧眉,为难的看了眼舒静。

    舒静倒是比他大方很多,笑道,“不是说见者有份吗少总应该不会介意我跟着去蹭吃蹭喝的噢”说完,不等梁隽邦开口,便拉着他一起出了门往内院里走去。

    内院里,韩希茗和杭宁黛正靠在一起窃窃私语。

    “喂,一会儿见机行事。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对就这样散了”杭宁黛戳戳韩希茗。

    “嗯。”韩希茗抱着胳膊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他知道的事情比宁黛多,自然不能像她这样毫无顾忌的撮合他们。

    早早换了衣服,从楼上下来了。

    “今天我们就在这里,不去和外公他们一起吗”

    “是”杭杭宁黛立即上前挽住早早的胳膊,拉着她往餐厅里走。正好玄关处一阵响动,下人朝着里面通报到,“少总,梁少来了。”

    一听到这话,早早的神色立即变得紧张起来,眸光不由自主的转了方向。

    脚步声传来,梁隽邦和舒静并肩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梁”杭宁黛正准备说几句欢迎的话,可是在看到一旁的舒静之后,立即垮下了脸来,瞪了梁隽邦一眼,斜睨着舒静,语气不阴不阳,“这谁啊”

    口气如此不友好,饶是舒静这种爽朗的性格一下子也有些不知该如何招架。

    梁隽邦的视线落在早早身上,不知道是不是他多心,总觉得每次见她,她都要比上一次还消瘦。她这样不会照顾自己,雷耀辉还没有醒过来,让他怎么能放心

    可是,他现在连对她好都不敢了因为早早不愿意。

    气氛一时凝滞,韩希茗只好出来打圆场,招呼着众人坐下。“舒静也来了那正好,就一起吃顿饭吧也没有旁人,就我们几个。来都坐。”

    韩希茗为他们一一做了介绍,正要落座。

    “你过去”

    杭宁黛一把将梁隽邦推到早早身边,两人轻微的相撞。短暂的对视之后,都匆匆避开了。

    “咳。”梁隽邦不自在的轻咳着,拉开椅子想让早早坐下,“早”

    可是,他只说了一个字,舒静就毫不客气的在椅子上坐下了,抬头对梁隽邦笑笑,“谢谢部长,其实这种事,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梁隽邦一怔,蹙眉看向早早。

    早早垂着眼眸,伸手捋了捋发丝,拉开另一张椅子坐下,若无其事的样子。

    一旁杭宁黛早已看的七窍生烟,拉着韩希茗低吼,“怎么回事怎么又出来个妖孽从哪儿弄来的还嫌他们之间不够乱吗”

    韩希茗无奈的耸耸肩,“这可不关我的事,崔上讲安排的再说了,人家舒静不是什么妖孽,性格挺好的一女孩。”

    “我管她性格好不好我只知道,梁隽邦是早早的”杭宁黛一捏筷子,恨不能将其折断

    下人上了菜,梁隽邦习惯性的端起汤碗,用筷子将里面的葱丝和姜丝去掉,早早不喜欢这些。可是,当他放下筷子,准备递给早早时

    “谢谢啦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这些,挑的这么干净。”

    舒静一把抢过汤碗,端着就往嘴边送。

    “喂你”梁隽邦气结,瞪着眼直发愣。再去看早早,早早微微噘着嘴,接触到他的视线后迅速移开了低下头继续自己挑碗里的葱丝姜丝。

    “早早,我来”

    梁隽邦急了,伸手想要接过早早的汤碗。

    “不用”早早紧紧的抱住汤碗,根本不松手,“我自己来。”

    梁隽邦一怔,眉心紧蹙。早早这是怎么这么别扭她不给他机会,可是看到他对别的女孩好,又会耍脾气。

    她到底要他怎么做其实她不知道,只要她一句话,他都会由着她。

    梁隽邦正烦躁着,舒静却还在往他碗里夹着菜。“来,尝尝这个牛骨,挺好吃的、很入味。”

    “喂”梁隽邦终于憋不住朝她低吼,“够了你吃你自己的,你干什么不知道你的筷子上沾着自己的口水吗”

    舒静却没被他吓着,无所谓的耸耸肩,“那有什么关系如果进展顺利,我们会比现在更亲密,不是吗”

    “你”

    梁隽邦被她气的头疼,突然啪的一声,早早将手里的汤碗打翻了。

    “早早”

    梁隽邦吓的立即转过去照顾早早,一把将汤碗打落,将早早抱了起来放到别的椅子上。抬头关切的看着她,“烫着没有烫着哪儿了”

    早早抿着嘴并不理他,“宁黛,你陪我上楼换衣服吧”

    “早早。”梁隽邦心底一沉。

    “噢,好”

    杭宁黛已经憋了一口气到现在,此刻立即走了过来,一路撞着舒静和梁隽邦的肩膀,“让开、让开别站着当道我们早早是什么身份,伤了哪儿了,你们赔得起吗哼”

    “走,早早,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嘁”

    舒静也不是好惹的人,冷笑着讥诮道,“什么身份总统的外孙女,难道就要高人一等是她自己烫着自己的,可和别人没有任何关系”

    “你说什么”杭宁黛秀眉倒竖,挽起袖子想要打人的架势,“你有种再说一遍”

    “说就说”

    眼看着两人要吵起来,韩希茗和梁隽邦深感头疼,慌忙上前将他们拉开。

    “隽邦,你带舒静走,这里交给我。”

    “好”

    梁隽邦拉着舒静疾步往外走,舒静冷哼着把矛头转向了他,“哼你拉开我干什么难道你也以为,总统的外孙女就要高人一等”

    梁隽邦静默不语,一味拉着她往前走。

    “喂你怎么不说话我本来就没有做错什么”

    “够了”

    梁隽邦突然停下了脚步,猛的回头垂眸低吼,“别说了”

    舒静还没有见过他如此凶狠的样子,顿时间收住了声音,怔怔的看着他。

    片刻后,忧伤从梁隽邦眼底现出来,他仿若叹息般说到,“对,你说的没错,总统的外孙女确实没比别人更加高人一等。可是她在我心里却是高出任何人”

    舒静浑身一震,惊愕的看着他。

    “所以,你不要在我面前说她任何不好,否则我不会把你当女人,我真的会揍你”尾音一收,带着些许狠意。

    舒静慢慢回味过来,可是更加不理解了,“但是,她不是已经和雷家小公子结婚了吗你你们是不可能的啊”

    梁隽邦轻蔑的淡笑,“这不关你的事,但你要清楚一件事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也不要妄想用任何方式吸引我的注意。你的举动除了给我带来困扰之外,并不会起任何其他作用”

    说完,转过身大步往前走了。

    舒静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非但没有觉得难过,而且也没有嫉妒、羡慕,而是庆幸

    这样优秀的男人,韩希瑶竟然没有要

    那么也就是说,她有机会了

    “yes”舒静双拳紧握给自己打气,“加油舒静,这个人你可千万不能错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